台灣的媽祖信仰多來自於早期唐山過台灣的先民,當時的先民為了祈求能平安渡過黑水溝,並在台灣安身立命,許多人便各自奉請了媽祖神像一起飄洋過海來台灣,於是乎幾百年下來成為了許多台灣人重要的信仰與精神支柱。

    台灣許多媽祖廟的媽祖會因應需求而分靈出二媽、三媽,甚至五媽、六媽等等,而位於嘉義縣的這間供奉媽祖的福聚宮,就供奉了五位媽祖。我是福聚宮的五媽,但是,我並不是歷史傳說的那位林默娘。有關於我的過去,以及如何變成今天的五媽,這些我都會在以後慢慢提到。

    所謂道家者流,蓋出於史官,但再怎麼博學多聞的史官,也敵不過我這雙看盡歷代更迭成敗的神眼,我看盡了人海沉浮、悲歡離合,看透了人性的貪嗔癡,也看著恩愛情仇的輪迴;我又彷彿是一個歷史觀察家,看遍了改朝換代與政黨的興衰更迭。回首來時路,一切都不過是滄海桑田。

    面對繁華浮躁,面對紛擾誘惑,凡夫俗子常被矛盾衝突與利害關係迷蒙了雙眼,被沖動慾望與負面情感攪亂了理智,在這麼漫長的歲月裡,生命在我的眼中不過是一個過程,一個轉瞬即逝的歷程,短暫的如蒼穹中一個飛逝的流星。曾經的榮華富貴、傾城佳人、登峰的權勢,不管你握得有多緊,最終 還是如掌中沙,都會從指縫間逐一流失。

    在我的眼裡,人生,就是一連串因果相續的選擇題,也是錯綜複雜的人生網路圖。或許,我們選擇不了自己的出生,但我們還是可以選擇走過的方式。

    詩人陸遊曾寫過《一壺歌》,他從一壺酒中悟透了人間事,他看遍了人間興廢盛衰的萬千事後,終於發現,人生在世,誰都不曾富貴,也都不曾窮苦。是的, 陸游的《一壺歌》道盡了我神眼中的生住易滅,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緣起緣滅,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

    在《神眼》的單元裡,我將用第一人稱,透過我的代理人劉玉嬌,來跟你們大家述說一系列我處理過的精采案例。       

 

 
1、冤孽(一) 2、冤孽(二) 3、冤孽(三)
4、冤孽(四) 5、冤孽(五) 6、冤孽(六)
7、冤孽(七) 8、冤孽(八) 9、冤孽(九)
10、冤孽(十) 11、冤孽(十一) 12、冤孽(十二)
13、冤孽(十三) 14、冤孽(十四) 15、冤孽(十五)
16、冤孽(十六)    
17、破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