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孽(十六)

    「為什麼要阻攔我?為什麼要多管閒事?別以為以事神明就可以隨意插手介入別人的事!」陳秀枝對我咆哮。

    「我並沒有管妳的閒事,但如果妳傷害無辜,違反陰律,我就有權利可以插手!」我平靜地回答。

    「就憑你?」陳秀枝嗆我。

    「憑不憑我,你可以試試看。」

    「我不甘心!我一定還會找機會!

    「妳已經索了侯氏兄弟的命,還有什麼不滿足?

    「我要他們侯家絕後!

    「妳沒有這個權利!

    「父債子還,天公地道!有甚麼不對?」陳秀枝怒吼。

    「沒有父債子還這種事,各人造業各人擔;更何況妳已經索了侯氏兄弟的命,這筆債已了,所以侯弘智並不欠妳什麼。」

    「我只要侯正平的兒子來補償我失去的青春與生命,很合理!很公平!

    「妳覺得合理公平,但妳有沒有想過對侯弘智公平嗎?他完全不知道他的父親犯的錯,他也有他的青春與生命,他有他的大好前程,可是如果被妳毀了,這公平嗎?

    「那我怎麼辦?」陳秀枝淚眼潸潸地問我。

    「我說過,妳已經復仇了,已經如妳所願,妳該滿足了。」

    「可是,為什麼我還是覺得好空虛?沒有變得比較快樂?

    「妳說到重點了。我也很想問妳,當妳復仇之後,妳還剩下什麼呢?

    「沒有除了空虛。」陳秀枝雙眼茫然望著前方。

    「放過侯弘智吧,他是無辜的。」

    「可是我愛他,我要跟他結婚,他答應娶我的!

    「妳強調公平,可是妳用鬼遮眼的幻術讓他產生錯覺,就算他曾說過要娶妳,也不是出於真情實意,這樣的婚約對侯弘智來說等於詐欺,並不公平,於情、於理、於法都不成立。」

    「可是我真的很愛他,您說我該怎麼辦?」

    「真的很愛?」

    「是的。」

    「妳懂得愛是什麼嗎?

    「我只知道想要跟他永遠在一起。」

    「妳對侯弘智的愛可以永遠不變嗎?

    「是的!

    「那麼侯正平呢?妳當初不是也很愛他嗎?而且愛到天崩地裂呢!

    「那不一樣!那是過去,更何況他背叛我、欺騙我、還傷害我!

    「妳看!妳對侯正平的愛都可以成為過眼雲煙,妳又如何能保證對侯弘志的愛可以永遠?妳自己尚且不能保證對別人的愛能天長地久,又如何要求別人對妳的愛能海枯石爛呢?

    ….所以你的意思是這世上沒有永遠的愛情?

    「應該說,這世上沒有永遠不變的東西,當然包括愛情。既然妳會失去愛情,就代表它不是永遠的。」

    「可是我就是不甘心!!

    「如果妳真的愛侯弘智,那你當然希望他幸福吧?」

    「當然。」

    「如果他不想跟妳在一起呢?如果他選擇繼續活在人間才是一種幸福呢?」

    「不會的!他曾經跟我說,只有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他才感到幸福!」

    「那是他在被妳鬼遮眼的時候以為妳是活人的事。」

    「可我為他所投入的感情不是白白浪費了嗎?誰來補償我?」

    「不,根本就不存在補償的問題,沒有誰欠誰的問題。因為在妳付出感情的同時,他也對妳付出了感情;在妳給他快樂的時候,他也給了妳快樂。」

    「侯氏兄弟已死,接下來我該何去何從?

    「陳秀枝,妳一直覺得侯正平對不起妳,但妳有沒有想過,其實妳也沒有那麼無辜?

    「哦?妳的意思是難道我有錯?

    「當妳以腹中胎兒要脅他娶妳,妳的愛就已變質,妳的胎兒便成了妳的武器,整件事情變成了一種荒謬的要脅與利益交換;還有妳選擇自戕,不顧妳阿嬤與阿舅的悲傷,親者痛、仇者快,妳犯下的罪業本該到地府去受罰,如今又豈有資格癡心妄想要跟侯弘智冥婚?妳要侯弘志娶妳,不過是想用他來填補妳失去的青春,這不叫愛,這就佔有,叫自私。說到底,妳的不快樂根源出就在妳凡事都只想到妳自己,妳同意嗎?

    …..我該怎麼辦?我覺得我好傻……

    「人生不是是非題,人生是選擇題。你活著的時候已經選錯了路,現在不要再錯下去,你依然有選擇的機會。不要活在過去,過去既已過去,都已隨風而逝。放手吧!」

    陳秀枝默不作聲,茫然地望著前方,忽然間,前方的地平線出現猶如旭日東昇的白光。

    「去吧!那才是妳該走的路。」

    「那是哪裡?我好怕,我不敢去。」

    「那是妳早該走的路,只因妳心有不甘,眷戀人間,才耽誤了時間與自己。不過,現在還來得及,不用怕,妳之所以會怕,是因為對未知感到恐懼。」

    陳秀枝此刻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輕靈喜悅,她發現自己的身體在發光,她飄了起來,漸漸飄向那個光,彷彿光有強力的吸力,將陳秀枝慢慢吸過去。

    ~~~~~~~~~~~~~~~~~~~~~

    第二天早晨,雨過天晴,雨水像水龍頭漏水滴般從廟簷一滴一滴落到地面,黎明曙光斜陽從廟門射進殿內,鄰居的公雞開始鳴叫,大家辛苦了一整晚,都已精疲力竭。小嬸的手機響了,她接起電話,忽然大聲尖叫:「真的啊?!哎呦!媽祖真的顯靈了啦!媽祖真的有在保庇咱弘智,揪感恩喔!好好好,等一下我搭高鐵回去,好好,見面再說啦!」小嬸關掉手機。

    小嬸按耐不住喜悅之情,趕忙向阿嬌道喜訊:「咱弘智脫離險境了啦,伊清醒了,現在轉到普通病房了。唉喲,阿嬌師姐,揪感謝啦,等弘智康復後,我一定帶他來當面跟妳道謝。」

    阿嬌笑著回答:「不用謝我,要謝就謝媽祖娘娘吧,是祂救了弘智。應該說,是弘智福大,命不該絕,救過很多人,所以吉人天相。」

    「對對對!要謝媽祖,要謝媽祖。」小嬸趕緊持香對媽祖神像虔誠禮敬。

     ~~~~~~~~~~~~~~~~~~~~

    三個月後,侯弘智在媽媽、叔叔及小嬸的陪同下一起來到嘉義的福聚宮,長輩們帶著精緻的水果禮盒及一大包紅包來感謝阿嬌,阿嬌只收下禮盒,卻堅持拒收紅包,並嚴正地稱替神明辦事之人不可貪財,否則日後會遭天譴。

    「阿嬌師姐,謝謝你。」侯弘智親自道謝。

    「麥客氣啦~我說過,要謝就謝媽祖,還有你自己救過很多人,所以有福報。」阿嬌謙卑地回應。

    「是,我應該要謝媽祖,我這條命是祂救回來的,我都記得。」

    阿嬌說:「弘智,你很有福報,希望你保持這顆單純善良的心,繼續當一個好醫生,日後必定前途無量。」

    小嬸問:「師姐啊,阿那個女鬼呢?她還會來找咱的弘智嗎?

    阿嬌微笑不語。

    大家面面相覷,有些忐忑不安。

    阿嬌說:「媽祖要我問你們大家,你們願不願意讓陳秀枝入你們侯家的神主牌?你們給她『捧斗』(台語:祭祀),讓她享用你們家的香火?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現場一片寂靜。

    阿嬌說:「沒關係,媽祖給你們七天的時間考慮,我開幾張符,確保你們七天內平安無事,你們大家好好商量吧。」

    大家回去後,開了幾次家庭會議,雖然有些不同意見,但最終決議同意讓陳秀枝入主侯家的祖宗牌位。」

    小嬸將此事通知阿嬌,但阿嬌竟說:「不用了, 媽祖已經超渡她了,這是媽祖給你們最後的考驗。」

    二十年後,侯弘智成為某大醫院的院長,家庭美滿,有兩個孝順優秀的兒子與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