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孽(十五)

    被陰間使者用鐵鍊捆鎖住的侯弘智不斷掙扎,但不管他再怎麼努力也都枉然。就在他快要被拖走的那瞬間,忽然一道電光閃過,鐵鍊突然鬆斷,侯弘智又重獲自由。

    大家望向電光發射的來處,忽然從空中跳出一名全身黑衣的中年男子,侯弘智認得他,他就是曾在夢中拯救他的那名充滿陽剛氣的神祕男子。

    黑衣男子手持長劍揮向那四名陰間使者,可能長劍有發出劍氣,四名陰間使者雖未直接碰觸,但都被劍氣傷到,陰間使者本質上就是一種幻影,祂們被劍氣傷及之處都冒出黑煙。

    陰間使者的領隊喝道:「你是誰?好大的膽子敢阻擋我等兄弟執行公務!

    「各位兄弟得罪了,請見諒!我是媽祖娘娘的大護法李謹,我奉媽祖娘娘的法旨護送侯弘智返陽,如果他被你們帶回去,一旦超過時間,就無法返陽。人命關天,請各位鬼差大哥見諒。」李謹雙手抱拳對陰間使者賠禮解釋。

    領隊酸道:「哦!原來是大名鼎鼎的李大將軍,你奉媽祖娘娘的法旨,但我等兄弟可是奉城隍之命帶侯弘智去作證,如果耽誤了,恐怕不是李大將軍承擔得起!李大將軍雖然威震三界,但我等兄弟也身經百戰,如果李大將軍硬要阻攔,我等兄弟可以奉陪較量高下!

    李謹解釋:「我不是來跟各位打架的!我真的是來救人!

    領隊根本不理會李謹的解釋,高舉拘魂令,喝道:「兄弟們,上!

    手持打鬼棒的陰間使者飛向虛空揮向李謹,李謹也騰空立即以長劍阻擋,打鬼棒又步步緊逼李謹,招招凶狠,殺機畢露,強勢猛攻。

    李謹由原本的守勢改為攻勢,他靈巧揮舞長劍,不但將打鬼棒的攻勢一一化解,還將打鬼棒給打落到地上,陰間使者飛開閃躲,由一旁的陰間使者拋出鐵鍊捆鎖住李謹手中的長劍;而另一名陰間使者也拋出鐵鍊,本打算鎖住李謹,怎知李謹縱身躍起並在空中翻轉,輕巧地閃躲掉鐵鍊,於是二條鐵鍊一起綑綁住李謹手中的長劍。

    接著李謹的長劍竟變化為長鞭,長鞭就像一條黑蛇纏繞住兩條鐵鍊,李謹飛在空中,手持纏住鐵鍊的長鞭,繞著四名陰間使者飛行,結果兩條鐵鍊竟反將四名陰間使者全都綑綁在一起。

    突然間,空中出現金黃色的祥光,該是我登場的時候了,我出現在祥光中,緩緩飛向四名被綑綁的陰間使者,說道:「各位鬼差大人得罪了。」

    陰間使者領隊說:「五媽娘娘,就算您貴為神尊,也不該阻擋我等兄弟執行公務,難道您不怕觸犯天條?

    我對領隊說:「我沒有阻止各位執行公務,只是侯弘智陽壽未盡,但現在受困於陰陽生死界,他不能在此處久留,如果不趕緊返陽,他就不能回去了,所以請各位見諒。」

    「可是我們該如何回去跟城隍覆命?

    「各位請放心,我已經跟城隍解釋過,他已經理解,所以不會追究各位的責任。」

    「好吧,既然有五媽的保證,我們就放過侯弘智,也請解開我們身上的鐵鍊。」

    我伸出右手比出劍指,劍指射出一道金光劃斷捆鎖在四名陰間使者身上的鐵鍊,陰間使者重獲自由,領隊雙手合掌對我說:「感謝神尊,我們兄弟這就回去覆命!」話才一說完,四名陰間使者便一起消失不見。

    整個經過讓坐在地上的侯弘智都給嚇傻了,他看著我,但如同阿嬌一樣,並沒有看我的真身,這麼做都是為了保護他。他看到的只是一團光,光裡面有模糊的身影,卻看不清我具體的形象。與此同時,因為頻率不一樣的關係,他與我溝通時心跳會加速,體溫升高;不過,他的心情卻很平和。

    「弘智!」我喊他的名字,對他說:「你必須趕緊返陽,不能再拖下去,不然你會有生命的危險。你現在就騎著那匹黑馬,牠會載你回到陽間。一路上我會派護法神保護你,你不用害怕。」

    侯弘智一轉頭,發現身旁出現一匹俊美的黑馬,他露出猶疑的表情,李謹大聲喊道:「小子!想活命就趕緊騎上去,你家裡還有老母在等你呢!

    侯弘智一聽到母親,便不多想立即爬到馬背上,黑馬等他騎上去便自行轉頭走去。

    「他還有幾關要過,你們大家多費心了。」我對李謹交代。

    「是!」李謹應諾。

    黑馬就像識途老馬一樣不用人駕馭,熟門熟路自行繞出森林,又回到了當初的那條步道。

    黑馬以飛快的速度在步道上奔跑,忽然間又起濃霧,唉怎麼又來了?有完沒有完啊?!侯弘智心裡覺得好累,怎麼剛過一關,現在又來一個麻煩,不知這一回又要發生甚麼詭異驚險的事。

~~~~~~~~~~~~~~~~~~~~~~~~~~~~~~~~~~~~~~~~~~~~~~~~~

    嘉義福聚宮這裡,大家聚精會神唸誦經文祈求侯弘智平安,忽然間,神壇上的香爐竟然起火。

    「唉喲!發爐啦!歹吉兆(台語:惡兆)!」底下有人大聲喊道。

    阿嬌起身,對一名資深信徒交代:「趕緊準備稻草人,我要用草人當弘智的替身替他擋災!

    資深男信徒趕緊跑到庫房裡將備用的稻草人取出,阿嬌將侯弘智的貼身衣物、指甲、頭髮等物都塞進稻草人裡頭,並要在場眾人集中躲到一旁,以免被煞氣給沖煞到。阿嬌舉起稻草人,像是在引魂一樣,持著稻草人走到大殿的中間,交代信徒燒一桶火爐,然後將稻草人丟進火爐裡焚燒。

    「剩下來,就交給媽祖做主,但主要還是要看弘智自己的福分夠不夠!」阿嬌語重心長地說道。

~~~~~~~~~~~~~~~~~~~~~~~~~~~~~~~~~~~~~~~~~~~~~~~~~~~~~

    騎在黑馬上的侯弘智看見前方的濃霧中傳來一陣鑼鼓喧天的打鑼聲,像是古代結婚時花轎的喜慶迎送隊伍在奏樂,濃霧中漸漸浮現出身穿大紅色喜慶禮服的抬轎人員,八人抬著大花轎迎面而來,旁邊有許多人打著鑼,陣容龐大。可是這些人都很詭異,他們看上去清一色 都是紙紥人,旁邊還有一些紙紥人邊走邊向空中丟撒紙錢,整幅畫面好不詭異至極。

    黑馬似乎也嗅到了詭異危險的氣息,立即掉頭奔跑,但花轎似乎會飛行,緊追在後,沒多久花轎逼近,侯弘智一陣暈眩便失去知覺。

    再度睜開眼時,侯弘智發覺自己倒在一間古色古香的建物裡,他爬起來四周張望,發覺廳堂裡站滿許多人,有的是清朝模樣,有的是民初,有的是5060年代的服飾,但他們都是一號面無表情的紙紥人。

    侯弘智驚覺自己身上的衣服早已換成古代新郎官的大紅色禮服,又聽到站在正廳前旁的紙紥媒人婆高喊「拜堂囉!

    一名紙紥女子牽著一名頭蓋紅巾身穿古代大紅新娘禮服的女子緩緩走入大廳,侯弘智站起來轉身拔腿要逃跑,忽然間一條紅色的繡球彩帶飛射而來,捲住侯弘智的左手,這條紅帶似乎有法力,令侯弘智動彈不得。

    另一名清朝男性紙紥人以詭異的姿勢走過來,扶著侯弘智轉身走進廳堂,似乎要侯弘智跟這名身穿古代紅禮服的新娘準備拜堂。

    就在一拜天地、二拜高堂,準備要夫妻交拜之際,門外傳來一個小孩唱閩南語歌謠的聲音,歌詞唱道:「陰陽雨、直直落;陰陽路,辦婚事。陳秀枝欲搶央(台語:丈夫),紙紥人打鑼鼓。媒人婆仔鬼蠱阿嫂,日頭暗、尋無路;趕緊來、媽祖婆;做好心、來照路。護送弘智再復活。」

    這首童謠歌詞似乎在諷刺新娘以強硬的手段逼侯弘智拜堂,大家轉頭看向門外,一名約小學五年級的男童騎著單車闖進廳堂。

    男童對新娘喊道:「陳秀枝,妳不要太過分!如果妳強逼侯弘智做妳的丈夫,妳就是傷及無辜,已觸犯陰律,天地不容,任何神明都有權力可以收妳!

    新娘子仍頭蓋紅巾,不出聲,忽然縱身騰空,伸出雙掌,十指都長出塗滿紅指甲油的爪子,飛撲向男童。

    男童根本毫不畏懼新娘的飛撲攻擊,只是輕鬆四兩撥千金翻滾便閃躲過新娘的攻擊,新娘仍未掀開紅頭巾,只憑聽風辨形,步步進逼攻擊男童。一旁的紙紥人也群起圍攻男童,男童將腳踏出拋向空中,忽然兩個車輪自行拆解分離,然後開始起火,都變成了火輪,兩個風火輪開始燒向在場的紙紥人。

    一些紙紥人沾到了火,於是火焰便像傳染病一樣燒開,接著燒遍每一個紙紥人,紙紥人都發出哀號痛苦聲,沒多久,整間廳堂失火了,現場陷入一片混亂。

    這時,一隻手突然拉住侯弘智,將他拉離現場。跑了一段距離後,侯弘智停下來定睛一看,發覺對方是一位素未謀面身穿黃衣的美貌少婦。

    少婦轉頭對侯弘智自我介紹:「我叫翠萍,是媽祖娘娘的侍女,我奉命前來護你返陽,剛才那個男童是元吉,他也是媽祖的護法神,他的法力很高強,你不用擔心他,我們趕緊走!

    翠萍帶著侯弘智跑進一座森林,侯弘智邊跑邊問:「那個新娘是誰?她想要幹嘛?

    翠萍回答:「她是陳秀枝,之前她被城隍收押關在陰間的牢獄裡,但她是一個厲鬼,練得一身邪術,竟打破牢籠逃了出來。她要跟你結婚,而且不達目的絕不罷休。」

    忽然,前方山丘的一個墳塚冒出紅煙,紅煙中身穿新娘禮服的陳秀枝緩緩從墳塚升起,出場的氣場攝人。

    「侯…..….…..…..….…..」陳秀枝拉長語調以陰森鬼魅的語氣喊著侯弘智的姓名。

    「糟了!陳秀枝追來了!」翠萍眉頭緊蹙。

    陳秀枝飛到虛空中,然後衝向侯弘智。翠萍擋在侯弘智的前方,然後往前跑,接著就像飛機起飛一般飛了起來,只見兩名女子在空中飛來飛去,一個紅影一個黃影,彼此在空中飛舞亂竄,相互追逐攻擊。

    翠萍在空中喊道:「侯弘智快跑!

    侯弘智趕緊轉身逃跑,忽見原先的那匹黑馬在前方等他,他無暇思索趕緊跳上馬背,黑馬自動奔跑。

    在侯弘智的後方一直有陳秀枝喊他名字的聲音:「侯…..….…..…..….…..哈哈哈哈哈….你逃不掉的!....

    黑馬跑回原先的步道,往前方衝去。黑馬跑到一處懸崖停下來,侯弘智從馬背跳下來,他往懸崖下看,懸崖下白雲翻騰,深不見底。

    侯弘智心頭一涼,暗忖已走投無路,恐怕只能等死。他轉頭看那匹黑馬,黑馬忽然化成一名年輕俊俏身穿黑衣的美男子。 侯弘智認得他,他就是曾救過他的另一名黑衣美男子。

    黑衣男子對侯弘智說:「不用擔心,我們已經到了陰陽生死門。」

    侯弘智聽不懂,忽然不知從何處冒出許多人,男女老幼都有。一名老人走向侯弘智拉著他的手說:「侯醫師,謝謝你,你是我孫子的恩人,我的孫子前年初 出車禍,多虧你的相救,他現在已康復。」

    一名婦女走上前說:「侯醫師,謝謝你,我的兒子多虧你的手術活了下來。」

    老人對侯弘智說:「這些都是生前曾受你恩惠的人,你救了很多人,他們很感念你的恩德,所以都趕來送你並跟你道謝。你是仁醫,是一位有福之人,必將後福無量。雖然陳秀枝很厲害,但你放心,只要我們團結,她 就沒辦法傷你。」

    「我想起來了,我認得你們謝謝你們。」侯弘智很感動這些「人」這麼挺他。

    「可是我要怎麼回去呢?下面是懸崖啊!門在哪裡?沒有門啊?」侯弘智東張西望找門。

    侯弘智探頭往懸崖底下看,他有點懼高症,心裡很慌,忽然背後有人狠狠推了他一把,把他推下懸崖。

    侯弘智天旋地轉,眼前一黑,失去知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