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孽(十四)

    「師姐!救人啊!弘智出代誌了!」侯弘智的小嬸打電話給阿嬌求救。電話中,小嬸將車禍的經過簡單交代了一遍,並說侯弘智現在人在台北榮總的加護病房。

    「免煩惱!媽祖娘娘答應要救弘智,就一定會救他。他現在人在陰陽生死交界處,你們趕緊準備他的一些貼身衣物,把他的頭髮指甲放在紅包內,都帶來我這裡,我要替他『掩魂』。」阿嬌在電話的另一頭仔細交代要準備的事。

    「『掩魂』?蝦密是『掩魂』?」小嬸沒聽過這個特殊的詞彙,好奇地問。

    「『掩魂』是道教的一種科儀法術,將當事人給包上一層無形的防護罩,讓邪魔厲鬼找不到當事人的一種保護措施。」阿嬌簡單解釋「掩魂」的概念。

    「好!我馬上去準備,今天我下午趕搭高鐵南下拿給妳。」

    侯弘智的媽媽留在台北榮總照顧侯弘智,小嬸則帶著「掩魂」儀式需要的東西趕往嘉義的福聚宮。

~~~~~~~~~~~~~~~~~~~~~~~~~~~~~~~~~~~~~~~~~~~~~~~

    陷入昏迷中的侯弘智,慢慢睜開眼睛,可是周遭的環境對他來說卻相當的陌生,他發現自己躺在一條步道上,兩旁都開滿了紅色的彼岸花。天空的顏色陰暗,感覺好像陰雨霏霏。

    他順著步道往前走,但不知盡頭究竟為何處,此時的心情是迷惘徬徨,他已失去了時間感與空間感,只是一味恍神地往前走。

    「侯弘智!」突然間身後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他轉身一看,站在他眼前的是一個右手提著燈籠、左手打著古代油紙傘的女子,面貌古典清麗,雖然身穿現代白色洋裝,但感覺不像現代的人。

    「你不要再往前走了!你的時間還沒到,那堣ㄛO你該去的地方。」

    「妳是誰?這裡是哪裡?我為什麼會在這裡?我要回家!

    「我叫青蓮,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如果你要回家,就得趕緊跟我走!

    侯弘智眉頭深鎖,他不知該不該相信眼前的這名神秘女子。

    「你的母親很擔心你,我是奉媽祖娘娘的法旨來帶你回去的。時間不多了,快跟我走吧!再耽擱下去你就回不去了!

    侯弘智一聽是媽祖娘娘派人來接他,他頓時安心不少,沒多問什麼便跟著青蓮的身後走。

    「侯弘智,你要跟緊我,別跟丟了,這個時候是你的關鍵時刻,不管你聽到什麼或看到什麼,都別相信,也別回頭,跟著我就對了。」青蓮再三叮囑。

    侯弘智緊跟在青蓮的身後,一路上都沒有對話,他們倆一前一後走在步道上。忽然間,步道遠處前方的天空烏雲密布,發出轟轟雷鳴,彷彿即將有狂風暴雨來襲。
~~~~~~~~~~~~~~~~~~~~~~~~~~~~~~~~~~~~

    阿嬌帶領眾人聚在福聚宮裡唸經,侯弘智的小嬸也參與祭解法會。侯弘智的叔叔與嬸嬸膝下無子,在侯弘智的父親中風住進療養院之後,他們一直視侯弘智為自己的兒子,對他投注滿滿的父母之愛。

    阿嬌將侯弘智的貼身衣物、頭髮及指甲等物放在神壇桌上的八卦圖內,並按北斗七星的方位點上七根續命蠟燭,並叫大家徹夜唸誦《北斗本命延生真經》及《南斗星君延壽真經》。這是道教七星燈的延命法術,相傳諸葛亮伐魏,但因勞心傷神,以致氣血日耗。他自知來日不久,便以後事囑託諸將官。

    當時姜維便建議諸葛亮施展法術挽回天命。於是,諸葛亮便設七星燈,終日步罡踏斗以祈禳之。而司馬懿也精通星象命理之術,他仰觀星象,也知諸葛亮恐將不久人世,但他又不是那麼確定,便命夏侯霸領兵去一探虛實。

    不料,諸葛亮的下屬魏延見有大軍趨前,便誤認是有人欲劫寨,匆匆奔至帳中報信,結果陰錯陽差之下竟將諸葛亮的七星本命燈給踏滅了。

    諸葛亮一見,便擲劍嘆道:「唉!~~真的是生死有命,不可逆天也。」

    姜維一氣之下,便怪罪魏延,欲命人斬之。但諸葛亮立即阻止之,並解釋:「司馬懿並非真的要劫寨,他只是想要探我生死的虛實而已。」

    後來,諸葛亮交代完後事之後,果真死於軍中。

    「七星燈」是三國演義中,孔明在五丈原為延續自己的壽命而點的燈。按諸葛亮當時的說法:「若七日內主燈不滅,吾壽可增一紀」(一紀12年,在中國12是個經常用到的數字)。

    因此,在神壇前按北斗七星的位置排列的七盞燈就是承襲古道教傳說中的七星燈,這是我教阿嬌進行的儀式,過程中必須專注唸經,七盞燈不可全滅,否則侯弘智的性命便回天乏術。

    儀式從晚間八點開始進行,必須徹夜到凌晨五點方止。但到了晚間九點,宮廟外忽聞如從天灑豆般的雨滴落地聲,顯然開始下雨了,二十分鐘後殿外開始狂風大作,並伴隨電光間歇乍閃及雷聲轟響,現在正好遇上農曆驚蟄時分,一陣狂風吹向殿內,將七星燈中的一盞燈火差一點給吹滅,其它幾盞雖有驚無險,但也都看似搖搖欲滅。

    阿好姨與其他幾位義工趕緊起身關緊宮廟的大門及其他窗戶。

    衝著侯弘智與青蓮迎面而來的狂風暴雨,使得他們一前一後很吃力地走在步道上,青蓮將手中的傘擋在兩人的前方,油紙傘雖看似脆弱不堪一擊,但似乎蘊涵神奇的力量,它變成了一道堅固的屏風或防護罩,阻擋狂風暴雨的吹襲。

    但兩人仍舉步維艱,每走一步,風勢就愈強,那種場景與感覺就像登山客在山中不幸遇上颱風山難。

    風勢愈來愈強,強到青蓮已招架不住,青蓮轉頭對侯弘智喊說:「我快撐不住了,你要堅持,繼續走下去,一路上都不可回頭,否則有生命的危險。你不要怕,後面還會有其他的神明來幫你度過難關。」話剛說完,青蓮就像樹木被連根拔起,被狂風吹到高空中,隨後被吹到不知名的遠方。

    青蓮被吹跑後,狂風暴雨忽然停歇,只剩下侯弘智一人坐在步道上,他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只記得青蓮被吹跑前對他的叮囑,他必須繼續走下去。

    他望向前方,發現步道周遭的景致有了改變,步道的兩旁各出現了排列整齊的路燈,可是每一根長長燈柱上掛的都是燈籠,燈火一閃一閃,忽明忽滅,顯得很不穩定,他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他覺得燈籠裡的燈火就象徵他的生命力。但因為有了燈火相伴,四周的氛圍不再那麼陰暗恐怖,他開始對自己有了一些信心,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走到終點。

    他走著、走著,一路蜿蜒崎嶇,如羊腸路徑。他覺得好累,於是就地坐下來休息,他發現前方開始起霧,又來了,他心裡暗忖,憑他過去的經驗他知道起霧絕不是什麼好兆頭。接著,霧稍稍淡了一些,他從薄霧中隱約看到步道旁有一片森林,森林中有一座看似廟宇的建物,他被這座建物吸引,走出步道,往該建物走去。

    他靠近建物,抬頭一看,果真是一座廟,而且還是一座古廟,廟頭上方掛著一幅橫匾,匾額上頭寫著「你也來了」四個讓他怵目驚心的大字,他覺得好熟悉,他想起來了,這座廟跟宜蘭的那座城隍廟的外觀很類似,難道這是城隍廟?

    忽然間他聽到遠方傳了鬼哭神號的喝聲,聽起來很像執法人員在押解人犯時的喝罵聲,但聲調不像人聲,很陰森恐怖。

    侯弘智趕緊閃躲在廟門後,他很好奇來者何方神聖,想躲在門後一窺究竟。

    沒多久,他看見遠方空中有四名看似身穿大黑斗篷的黑煙影,其中兩條黑影像牽狗一樣以鐵鍊牽鎖住三名看似人犯的身影,那個飛在最前方手持令牌的黑影應該是領隊;而飛在最後方手持長棒的黑影則在後押隊。

    這一群身影都飄離地面飛在空中,整齊劃一飛進城隍廟,一起穿越廟的中庭,然後整齊飛進城隍廟的大殿,然後整齊地一起落地。當祂們一起落地的那一霎那,原本漆黑的廟裡忽然亮了起來,變得通火通明。

    那三名被鐵鍊鎖住的「人」跪在大殿前,他發現有兩男一女,他驚覺兩個男的分別是爸爸與大伯父,女的則是陳秀枝。

    爸爸怎麼會在這裡?難道爸爸他……??侯弘智心裡泛起一陣悲哀,眼淚幾乎奪眶而出。

    坐在大殿前上方那個看起來非常威嚴嚴肅的中年男子應該是城隍,祂正在訊問跪在大殿前的三個「人」。他聽得不是很清楚,只斷斷續續依稀聽到城隍問:「妳應該知道他陽壽未盡、命不該絕,不是之前已告誡過妳不可傷害無辜,妳為什麼要取那個年輕人的命?

    他側耳聽到陳秀枝理直氣壯地回答:「他答應過我要娶我,我沒有錯!

    只聽到城隍疾言厲色大怒喝斥:「大膽刁婦!妳竟敢違犯陰律,休怪我不容情將妳打入地獄!

    他又聽到陳秀枝回嗆:「城隍!我沒有說謊,他真的承諾過我,不信您可以拘他的魂前來跟我對質詰問!

    「好!鬼差聽命!立即拘提侯弘智前來對質詰問!

    最後聽到四名離地三尺飄在空中的黑斗篷黑影齊聲應諾:「是!遵命!」,然後四名黑斗篷黑影便整隊一起飛出城隍廟的大殿。

    侯弘智聽得膽戰心驚,他一聽城隍要差陰間使者來拘他的魂,便嚇得踉踉蹌蹌,連滾帶爬逃離城隍廟。他想跑回原來的步道,可是他已找不到來時路,他發現自己迷路了,嚇得不知所措。

    他現下的心情很徬徨,不知該何去何從,等他再回過神,發現自己已闖入一片黝黑的森林,林間濃霧瀰漫。他在霧中隱約看到前方有一間看似茶藝館的建物,這間茶藝館的造型很古色古香,結合中式與日式的風情,沒有牆壁與門扉,地面是日式的榻榻米,他走上前,看見屋裡有幾個人各自分散盤腿坐在不同的桌子旁。

    他覺得又餓又累,便直接走進去找了張空座位盤腿坐下。他發現茶藝館裡的客人都很怪,至少他們穿得都不是現在的服裝,有的看似清朝,有的看似民初,有的則是5060年代的服飾。

    一名身穿和服的少婦踩著小碎步走來招呼:「先生,你想要點什麼嗎?

    「我好餓,有甚麼東西可以吃的嗎?

    「這樣啊?那就來碗麵吧?

    侯弘智轉頭掃視了一下四周的環境,他發現大家都不說話,氣氛靜得有點陰森,他看到一名男服務生背著他在擦桌子,他定睛仔細一看,他驚覺那名男服務生左手拿著抹布,但左手好像是假手一樣與身體分離,而右手竟然抓著左手在擦桌子;而且他的動作機械規律,一直重複做擦桌子的動作。

    和服少婦端著一碗麵放到侯弘智的桌上,侯弘智餓到拿起筷子開始狼吞虎嚥,但他吃第一口便馬上吐了出來,轉頭問少婦為什麼麵是冰冷的?為什麼湯裡有紙錢燒過的灰燼?

    少婦訝異地反問:「陰間的民眾吃的東西本來就是冰冷的?不然要吃熱的嗎?

    這時,在座的所有「人」聽到侯弘智與少婦的對話,全都轉頭看著侯弘智,侯弘智嚇呆了,他們有的沒有臉;有的眼睛只剩窟窿、沒有眼球;有的臉部像被車子輾過扭曲不堪;有的眼珠掉了出來,被血管神經吊著….,總之什麼樣的恐怖模樣都有,就是沒一個正常。侯弘智驚聲尖叫,嚇得跳了起來,三步併作兩步飛快地逃離這間詭異的茶藝館。

    侯弘智已經失去方向感,他分不清東南西北,也不知該去哪裡,只是一股腦往前奔跑。

    當他跑到一座小山丘時,前方又聚起濃霧,忽然間從地底冒出四個先前在城隍廟看到的那四個黑斗篷鬼差,祂們像陀螺旋轉的方式從地底冒出。

    站在最前方手持令牌的隊長厲聲喝道:「侯弘智!快隨我們回城隍廟開庭接受訊問!

    侯弘智嚇得轉身便跑,一名陰間使者立即拋出鐵鍊,鐵鍊像自動雷達追蹤器一樣鎖定侯弘智,一下子便捆鎖住侯弘智的身體。

~~~~~~~~~~~~~~~~~~~~~~~~~~~~~~~~~~~~~~~

    而福聚宮這裡的時間是晚間11:00,風雨已停,有師兄起身將門窗打開透氣,忽然間一隻黑貓從窗外跳進來,爬到神壇上,差一點把其中一盞七星燈給撞倒。

    好在一名資深年長的師兄機警,迅速逮住那隻黑貓,將牠給丟出窗外。

    阿嬌轉身對大家說:「現在是弘智生死交關的危及關鍵時刻,大家辛苦一點,專心唸經,祈求媽祖慈悲助弘智度過『冥府水火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