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喬正一

    經紀人曉茜與郭麗雲一起在醫院美食街的咖啡廳裡小憩。

    「郭姐,您怎麼了?您在想什麼?

    曉茜是個非常機伶的女生,在演藝圈混久了,帶過很多的藝人,在郭麗雲底下工作過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很會察言觀色,也深得郭麗雲的信任,她好奇地問道。

     郭麗雲深呼吸了一口氣:「沒什麼,我想先讓佳佳在醫院作檢查,等報告出爐後再說。」

    郭麗雲年約四十五,眼睛明亮動人,目光透露著威嚴,有不怒而威之勢。她平時喜歡身穿白衫黑褲這樣對立的穿搭,以突顯她愛恨分明的個性。最常見她紮著馬尾,乾淨俐落,象徵她做事果斷講效率。她五官分明,臉部線條剛毅,看得出是一位個性堅強又歷盡滄桑的大美人。她的作風幹練精明,對娛樂市場判斷精準,深諳人情世故,黑白兩道都有她的人脈,與政商界的關係也良好,演藝圈上上下下都很敬畏她,無人不買她的帳。近年來她的事業觸角擴及對岸,還成立了經紀公司,佳佳就是在跟她合作第一部戲後便加入了她的旗下,所以她也是佳佳的老闆。

    「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趕緊處理佳佳的電影宣傳活動,唉~這個麻煩讓我處理來吧,曉茜,妳就留在這裡陪佳佳,如果她醒來,又或者是檢查報告出爐,妳就趕緊通知我。」

    「嗯!我知道了,郭姐請放心。」

    郭麗雲喝完杯中剩下的黑咖啡,拿起名牌包,踩著黑色的高跟鞋喀啦喀拉地逕自走出了醫院。

三、檢查報告

    台中五星級飯店的會議廳內早已擠滿了來自八方各路的媒體,攝影機、麥克風都是一貫的陣仗,對見過大風大浪的郭麗雲來說早已司空見慣,郭麗雲在心中再次醞釀了一遍等一下要應付媒體發問的腹稿。

    下午三點整的記者發表會拖了二十分才開始,剛在大陸完成拍攝工作的電影劇組一行人一字排開,有導演、編劇、男主角、男配角、女配角,就是獨缺女主角。

    郭麗雲站在中間,開始簡介電影的內容,並一一介紹重點工作人員。接著便有記者發問為何沒看見女主角?

    「是這樣的,女主角現在正在積極趕拍另一齣戲,沒有辦法到場參加這次的電影宣傳活動,真的是很抱歉。」

    「那是什麼樣的電影有那麼急?有急到連電影的宣傳也沒辦法到?

    現在的記者發問不但犀利,而且還不留情面,但郭麗雲也不是省油的燈。

    「因為那是一部賀歲巨片,在年底可能就要上映,但我們與資方有簽保密條款,所以相關的資訊我必須保密,否則有賠償的法律責任,真的請見諒。」郭麗雲露出她一貫的招牌微笑,應付著難纏的記者。

    「請問羅佳佳小姐與男主角的誹聞是真的嗎?

    很多電影為了宣傳,都會故意製造煙霧彈,釋放出男女主角談戀愛的疑雲,先製造話題,博取粉絲們的關注,以達到電影未上映前就先轟動的行銷效果。但不管怎樣,記者接下來的問題也就不再繞著佳佳為什麼不出現的問題上打轉,尷尬的場面就這樣被郭麗雲四兩撥千金給輕鬆地化解掉了。

                ․ ․ ․ ․ ․

    隔日清晨六點,和煦的陽光從明淨的玻璃窗外灑了進來。送餐盒的醫院員工打開了門,靜悄悄地將餐盒放置在桌上,便推著餐車默默的離開。

    佳佳似乎是受到了聲響,緩緩地睜開雙眼,發現自己竟然躺臥在病床上,對昨天發生的事似乎沒什麼印象。她想起床,但感覺好虛弱,只能吃力地把雙手伸出棉被,使盡吃奶的力氣把自己的身子稍為撐起來。

    病房的門又開了,一名年輕俏麗的護士小姐推著藥車來給病人換藥。

    「咦?羅小姐您醒了?太好了,我立刻去通知醫師和您的家屬。」

    「請等一下,護士小姐,請問我怎麼會在這裡?

    「咦?羅小姐,您對昨天的事都沒有印象嗎?

    佳佳目光呆滯地盯著護士搖搖頭。

    「不好意思,我是今早才換班的,其實也不是很清楚,這樣吧,等一下您看到醫師和您的家屬應該就會知道了。」護士小姐和善的回應。

    「那我的家人呢?怎麼沒有看到他們?

    「昨天有很多人來看望您,好像有一位叫張曉茜的小姐昨晚留在這裡陪您過夜,您的家人都先回去休息,我想等一下他們應該就會來了。那位張小姐可能是去買早餐,等一下九點就會有人來接您去地下室B1照超音波及電腦斷層,所以請您先用餐,然後請記得吃藥,等候我們的通知。」

    佳佳點點頭,同時報以甜甜的微笑。

    護士小姐替佳佳換了點滴,放了藥,便走了出去。

    佳佳望著窗外的花園綠地及碧藍晴空,好想出去曬一曬太陽。

    「佳佳,妳醒了!

    曉茜手上拿著裝著速食店的早餐,走近佳佳的病床。

    「曉茜,真是不好意思,害妳住醫院一晚,妳一定沒睡好吧?

    「唉呦!拜託喔!我們又不是第一天才認識的,妳也知道我不是那種嬌嬌女,這跟我們一起在大陸拍戲的時候好太多了。而且以前我阿嬤過世前也都是我在醫院照顧她,這根本不算什麼。更何況,妳這裡是頭等病房ㄟ,很高級喔,還有專門給家屬睡的床,一點都不辛苦啦!

    曉茜是個天生樂觀開朗的女生,一頭短髮,穿著牛仔褲,作中性的打扮,很像個男生。她是隔代教養的孩子,由阿嬤一手扶養長大,家境並不優渥,底下還有個弟弟,已經出社會工作,所以曉茜肩上的擔子也輕鬆 了許多。佳佳自出道以來一直都是由曉茜負責照顧,佳佳打從心底欣賞佩服這個女生堅韌的生命力,也一起歷經了許多拍戲時不為人知的辛苦,有時候碰上大陸的一些土豪或富二代來騷擾,要求佳佳一定要陪吃,不然就威脅對她怎樣怎樣的,也都是由曉茜出面強悍地排阻,因此培養了深厚的革命情感。在佳佳的心裡,她簡直就是郭麗雲的分身,或許用接班人來說可能更貼切。

    「昨天郭姐有來看妳,但她要替妳處理電影宣傳活動的事,所以先離開,她有交代等妳醒來一定要立刻通知她,等一下我就打給她。」

    「電影宣傳…..沒問題吧?

    「別擔心,郭姐是什麼人啊!這點事難得倒她嗎?

    佳佳聽後點點頭,心裡也放下了石頭。

    「曉茜,我可不可以再麻煩妳?我想出去曬個太陽。」

    「嗯….可以嗎?等一下不是要作檢查?

    「沒關係的,現在時間還早,我只出去溜一下就回來。」

    「也好,應該的,曬太陽對身體有幫助,而且醫院理的食物真不是人吃的,不過醫院美食街有些東西真的不錯,我帶妳去逛一逛,妳等我一下,我去借個輪椅。」

 

    戶外的空氣好新鮮,曉茜留下佳佳在草坪上,自己轉身去上廁所,並向郭麗雲報告佳佳清醒一事。

    佳佳坐在輪椅上正享受著徐徐清爽的秋風,忽然間一顆橘紅色的皮球滾到她的面前。

    她隨手撿了起來,發現前面站著一個穿著白色小洋裝、年約十來歲的小女孩。

    「這是妳的球嗎?

     小女孩點點頭。

    「還給妳,妳叫什麼名字?妳也住院嗎?

    「大姐姐,妳看得到我?

    佳佳對這種答非所問的回話一時間愣住。

    「當然囉!妳這麼可愛,這麼漂亮,大家都看得見呢!

    「看得見我不是好事喔,這表示大姐姐的 病很嚴重喔,大姐姐妳要小心!

    面對這種無厘頭的怪異對話,佳佳並沒放在心上,她只當作是小孩子童言童語。

    「妳還沒回答我,妳叫什麼名字?

    「我叫小萍。」

    「妳住在哪一間病房?

    6003

    「喔,那應該兒童病房了。妳爸爸媽媽呢?

    小萍搖搖頭,嗚咽的說:「他們不喜歡我了,他們不要小萍了,他們把小萍丟在醫院裡,不理小萍了

    小女孩委屈地流下兩行淚。

    「小萍,一定不是這樣的,妳爸爸媽媽一定是有事,等他們忙完了就會來看妳,等妳病好了,他們就會接妳出院。就跟姐姐一樣啊,大姐姐的爸爸跟媽媽等一下也會來醫院看大姐姐。乖,不要哭了,好不好?

    「佳佳,不好意思,我剛跟郭姐連絡上了,她說下午就會趕來看妳,我現在帶妳去美食街,等一下九點要去做檢查了。」

    曉茜從佳佳的後頭走了過來。

    佳佳回頭望了一下曉茜,再轉回頭時,小女孩竟然不見了。

    「咦?曉茜,剛剛跟我說話的那跟小女孩什麼時候跑掉的?

    「什麼小女孩?我看妳一直都是一個人啊!

    不可能!剛剛明明就有一個小女孩在跟我說話,怎麼一下子就不見了?跑得可真快!

    「佳佳,走吧,我們趕緊去吃東西吧。」

    曉茜推著佳佳的輪椅,往醫院裡走去。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