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孽()

    星期六的早上是個陰霾的天氣,偶爾間歇下著綿綿細雨,彷彿像是圍繞在訪客四周的陰鬱氛圍。

    廟裡的義工林好與劉玉嬌的老公一大早便已開始張羅問事的一切。九點半,訪客的計程車已駛到廟前。只見三人帶著水果禮盒從計程車裡出來,兩個打扮雍容華貴的婦人伴著一名容貌俊朗但略嫌消瘦的年輕人一起緩緩走入廟內的大殿。

    林好熱情地上前問候,「哎呀,侯太太,吃飽沒?這麼早就來了,一路辛苦囉,先進來上香。給你們各五炷香,廟裡有五個香爐,各插一支。殿外的天公爐先拜,然後再向正殿的媽祖娘娘稟告你們要來問的事。」

    「我們可是一大早趕搭高鐵南下,就怕遲到。妳知道,我們這一趟下來真的很不容易。」侯太太搖搖頭嘆口氣,眼角邊飄向站在大殿中一臉不情願的年輕人,示意他們可是費了好一番功夫才把這個年輕人給拖來。

    年輕人雖然一句話都不說,可是不耐煩的表情早已出賣了他的心情。

    林好笑盈盈地遞上表格讓他們填寫,侯太太在姓名欄寫下「侯弘智」及其生辰八字,並在問事欄的選項上勾選「家運」。

    「媽,還要搞多久?我還有很多事要趕回去處理。」侯弘智皺著眉頭不耐煩地抱怨。

    「弘智,算我求你了,家裡發生這麼多不平安的事,你就配合一下不行嗎?」侯弘智的媽媽厲聲訓斥道。

    「啊!來了!來了!阿嬌師姐來了!」林好邊安撫著侯弘志,邊上前迎向阿嬌。

    阿嬌坐在她專屬的椅子上,訪客一排坐在她的對面,中間隔著一張古式雕刻的桌子。

    「師姐,他就是弘智,這位她的媽媽,是這樣的,弘智他……」侯太太先開口,打算開始講述來龍去脈。

    但,阿嬌舉起手阻止侯太太說下去,盯著侯弘智,說道:「研究報告寫不出來很困擾吧?不要急,我給你一些線索,對你或許有幫助。」

    阿嬌拿起紙筆,在紙上寫下「NEJM」、「2014」、「52」等幾個字,並說:「你應該去找這個資料,可以助你找到你要的東西。」

    侯弘智本就生得濃眉大眼,他看到了阿嬌寫下的這幾個英文字及數字,眼睛更是睜到都可以看見黑眼珠的四周白眼球。

    阿嬌寫下的「NEJM」,其實是《新英格蘭醫學期刊》的簡寫,這是由約翰·柯川博士所創辦的世界醫學權威期刊,而「2014」代表西元2014年,「52」是第52期的意思。

    但過了一會兒,侯弘智不屑地說:「你對我做過徵信或調查?」然後轉頭看向他的嬸嬸侯太太,他暗忖應該是他的嬸嬸事先通風報信,安排這一場騙局。

    阿嬌微微一笑,不做任何辯駁,只是淡淡地說:「這是媽祖娘娘要我給你的訊息,我受的教育不高,只有初中畢業,而且還是日本教育,要不要參考隨便你。」

    侯弘智一向獨立好強,從不將工作或課業上遇到的難題輕易對他人抱怨或傾吐。他接著細想,不對!他的研究論文遇到瓶頸的事完全沒有對任何人提起過,當然包括他的叔叔及嬸嬸,事實上,他還打算另外找時間跟他的叔叔請益,所以不太可能有人通風報信;更何況,只是為了一場不值錢的騙局而對他徵信,根本就不符成本效益。

    侯弘智是個很單純的大男生,馬上就露出一臉困惑的樣子。他腦子裡不斷前思後想眼前的這個歐巴桑到底是怎麼得知研究論文的事。

    「你的煩惱很多喔!」阿嬌繼續說。

    「大家都不相信我有女朋友。」侯弘智輕輕吐出這一句話。

    弘智的媽媽及嬸嬸都倒抽一口氣,終於要切入重點了。

    「我相信!但這個事情很複雜,今天沒有辦法解決。」阿嬌對在場的訪客做出了結論。

    弘智的媽媽及嬸嬸都露出很失望的表情,「師姐,求你救救我的弘智,他的哥哥已經去世了,他的爸爸中風變成植物人長年住在療養院裡,他的大伯父也發瘋了,我們家到底是造了什麼孽?怎麼會連續發生這麼多不幸的事?難道是我們家族被詛咒了?還是祖先的風水墓地出了問題?我現在只剩下這一個兒子了,萬一他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就真的活不下去。」弘智的媽媽當場跪在地上,痛哭失聲地哀求。

    「侯太太,你先起來,先別難過,我又沒說不幫你們,我只是說這件事情很複雜,今天沒有辦法一次解決。解鈴還需繫鈴人,解決這件事的關鍵就在弘智的想法與態度,如果他自己執迷不悟,神佛也幫不了他。這樣吧,你去跪在媽祖娘娘的神像前,你們去求祂慈悲拯救弘智,一個小時後你們再擲筊,如果有三個聖筊,就表示媽祖願意幫你們,弘智就有救了。」阿嬌給出建議。

    侯太太拭去滿臉的淚痕,起身走到大殿的神像前,跪在蓆墊上,雙手合掌虔誠默禱。

    約莫過了一個小時,弘智的媽媽拿起筊杯,忐忑不安地往地上丟擲。

    第一個聖筊出現了,在場除了弘智以外,所有人都發出了歡呼聲。

    又丟出了第二個聖筊,弘智的媽媽滿心感恩地流下淚來。

    弘智媽媽要丟出第三個聖筊前,將筊杯緊握在手中不斷默禱,看得出她戒慎恐懼的樣子,最後一筊將決定弘智的命運。

    兩片筊杯落在地面上,發出清脆地響聲。

    第三個聖筊出現了!!!

    弘智有救了!!擲落在地上的第三個聖筊象徵黑暗中出現的一絲黎明曙光,也像汪洋大海中僅存的一個救生圈。

    弘智的媽媽感恩地不斷向神像磕頭致謝。

    在眾人的一片道喜聲中,他們一行人搭車離去。

    林好轉身問阿嬌:「師姐,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我怎麼一頭霧水?都看得霧煞煞?

    「別急,那個年輕人會再跟我們聯絡。只要他肯跟我們聯絡,他就有得救!但我們不能主動出手去介入他們的因果。」

    外頭的雨愈下愈大,廟旁水溝裡的水都溢滿了出來,感覺就好像快要氾濫成災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