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喬正一

    約三天後,羅氏夫婦、郭麗雲、及曉茜等都聚在羅秉祥的辦公室。

    「什麼?檢查結果一切正常?

    佳佳的媽媽劉碧霞難以置信的尖聲叫了出來。

    「是呀,有關一切檢查結果顯示佳佳的情況真的很正常。」

    羅秉祥以他一貫沉穩的專業語氣回答。

    在場的人皆面面相覷。

    「我的看法是,佳佳應該是壓力過大造成一時的情緒性失調。」

    「叔叔,我沒有騙你,我的頭真的好痛,而且我真的感覺得到有蟲子在吃我的腦髓。」

    「佳佳,我沒有說妳騙我,我相信妳是真的不舒服,我只是認為一切的原因應該都是妳的壓力所造成的。」

    羅氏夫妻聽完羅秉祥的結論後都不約而同望向郭麗雲。

    「醫生,我可以請求再給佳佳作一次更精密的檢查嗎?也許結果可能會不一樣!

    羅秉祥對自己的專業一向自負,郭麗雲這番話分明就是在挑戰他的專業,他壓抑住自己的怒氣,冷淡的回應:「郭小姐,佳佳是我的姪女,衝著這分關係,妳想我能不仔細嗎?有句話我不得不說,佳佳是我從小看到大的,她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現象,但自從她進入演藝圈,就發生這種事,您覺得究竟是誰應該為這件事負起責任?

    「可是,你的意思是」郭麗雲正要辯駁。

    「夠了,你們不要吵了,我真的好癢,我感覺有千萬隻蟲在我的身體裡爬來爬去。這根點滴的針插得我好癢,我要拔掉!」佳佳怒吼著,任性地將插在左手的針管給拔了起來。

     佳佳突如起來的舉動嚇壞了在場的所有人,護士正準備上前阻止,但更詭異的事情接著發生了,佳佳左手臂插點滴的地方雖然隱隱流出些微的血,但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鑽動,正蠢蠢欲動想要爬出來,再仔細定睛一看,赫然發現一隻像飛蛾的小蟲,頭部先竄出佳佳手臂上細微的血孔,接著整個身子爬了出來,然後展翅飛了出來。

    這一幕詭異的景象真的嚇壞了所有在場的人,尤其是年輕的女護士,不但嚇得花容失色,更像是看到鬼一般的驚聲尖叫。

    「媽~~,我到底怎麼了?」佳佳驚駭地緊摟在劉碧霞的懷裡不斷地啜泣。

    「羅醫師,您也親眼看到囉,您是專業醫師,我辯不過您,但現在事實勝於雄辯,您自己怎麼解釋!」郭麗雲本來就是一個好強的女性,現在整個情勢逆轉,她當然要得理不饒人。

    羅秉祥當然也詫異異常,就像一隻鬥敗的公雞低著頭問佳佳:「妳在大陸拍戲期間可曾吃了什麼不乾淨的食物或喝過不乾淨的水?

    佳佳像個受驚又委屈的小女孩倚傍在媽媽的懷裡搖著頭。

    「我猜有可能佳佳在大陸拍戲時的飲食不清潔所致,有可能有寄生蟲在佳佳的身體產卵,但這只是猜測。」

    「那就請趕快安排第二次的檢查啊!」郭麗雲的氣勢逼人,對羅秉祥窮追猛打。

    「大哥,我會盡快安排第二次的檢查。」

    羅龍峰點點頭對羅秉祥示意感謝。

四、下下籤

    人在徬徨無助的時候,總難免會尋求或寄託超自然力量的庇護。隔天上午,曉茜陪著劉碧霞一起來到位於台北市民權東路與松江路交叉口的行天宮祈福。

    行天宮的外觀建築樸實莊嚴,過去緊貼廟門的兩旁都有許多販賣香紙、玉蘭花、油飯、炒冬粉等小販,吆喝聲不斷;若在走地下道,旁邊除了賣祭拜用品的商家外,還有不少命相館,也是行天宮一帶的特殊風貌。曾幾何時,廟方提倡環保與心香,已禁止香客捻香。

    踏進廟裡,靜穆又莊嚴神聖的氛圍與廟外的人車鼎沸相形之下,反而突顯出祂的鬧中取靜,就算來者香客揹負著千斤擔的重重心事,也頓時能感受到平安輕鬆不少。

    劉碧霞帶著佳佳常穿的衣服到廟裡給那些穿著水藍色道袍的老婦人祭改。循著廟方的規矩,劉碧霞與曉茜一起跪在正殿前誠心默禱。

    「羅媽媽,聽說行天宮的籤非常的靈,您要不要也求支籤?

    「嗯,也好。」

    劉碧霞先抽出一隻籤,出現第三十二籤,然後拿起一對紅顏色月彎形的筊,心中對神明詢問該籤號是否代表神意,便將筊往地上丟擲。

    據廟方的說法,恩主公神威顯赫,所以問事者只要擲一次筊就可以,非常的阿沙里,不像其他的廟都要丟擲三次才算數。

    地上的筊出現了聖筊,是了,應該就是這支籤了。劉碧霞與曉茜趕緊走向廟住尋找籤詩,當劉碧霞一看到籤詩的內容,立即天旋地轉,整顆心都涼掉了,眼淚差點奪眶而出,只差險些沒昏倒。

    籤詩的內容如下:

勞心汨汨竟何歸  疾病兼多是與非
事到頭來渾似夢  何如休要用心機

    右下角出現下下籤的字樣。

 劉碧霞就算不懂籤詩,也知道這是不吉利的意思。

    曉茜湊上前看了一下籤詩,便安慰劉碧霞:「羅媽媽,您先別難過,我們請廟方的人員解釋一下吧。

    劉碧霞同意。

    他們將籤詩拿給廟方的人,一位看似仙風道骨的老先生便問:「請問,你們是想問什麼呢?

    「我想問我女兒的病情。」

    「這支籤詩的意思是說:一天到晚勞心勞神,不知為了什麼?結果換來的只是疾病和許多是非。到最後,就像做夢一樣,又何必費盡心機呢?雖然浮生若夢,但人還是免不了為了名利,勾心鬥角,你爭我奪,弄得精疲力盡,還是不肯罷休。抽得此籤,表示事謀不成,徒自勞心,口舌立至,禍患來侵,不如退步,安份守己,以保安寧。此籤問病不利。」

    這位老先生講起話雖然八股,但劉碧霞怎麼說也是個高中老師,她大致聽懂了意思。

    「那我女兒的病情能不能夠好起來?

    「目前看來是不吉,但只要你們多行善積德,相信一定能感動上天,恩主公一定會暗中庇祐你們的。」

    劉碧霞謝過這位老先生,與曉茜一起走出了廟門。

    「真是有夠白癡,廢話連篇,有說跟沒說一樣,要我來解都比他清楚。羅媽媽,您別放在心上,佳佳這麼善良,一定吉人天相。」

    劉碧霞對著曉茜苦笑了一下。

 

    醫院下午的天氣又轉為陰鬱,更離奇的是竟然飄來大濃霧,佳佳望著窗外的景致,感覺好像是水墨畫,但此時此刻怎麼也提不起興趣來欣賞。

    忽然間,病房的門緩緩地被推開,佳佳發現是小萍在鬼鬼祟祟的探頭探腦,於是笑著說:「出來吧,小萍,不只是我看到妳了,全世界的人都看到妳囉,妳不要再躲了。」

    小萍手中抱著一個布娃娃,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大姐姐,妳好一點了嗎?

    「嗯,謝謝妳的關心,好多了。」

    「大姐姐,我希望妳好起來。」

    佳佳深深被小萍的純真感動,「謝謝妳,來,過來這裡,我這裡有一些點心,妳都拿去吃吧。」

    「小萍,妳爸爸媽媽有來看妳嗎?

    小萍垂著臉搖頭。

    「他們一定會來看妳的,小萍這麼可愛,又這麼乖,他們不可能忘記小萍的。」佳佳安慰道。

    小萍緩緩抬起頭說:「我今天來找大姐姐,是想告訴大姐姐,我有看到很壞的壞東西在傷害大姐姐,牠們真的很壞。」

    「壞東西?

    「嗯!牠們很邪惡,我有叫牠們不要傷害大姐姐,可是牠們好兇好可怕,而且力量好大,我很怕牠們

    「小萍乖,別怕」佳佳只當是小孩子的想像力豐富。

    「大姐姐,妳是不是常常覺得有蟲子在妳的身體裡鑽來鑽去?

    「咦?妳是怎麼知道這件事?妳是聽護士說的吧?

    「大姐姐,那就是牠們在惡搞妳,牠們整人的花招很多喔。不過,牠們最終的目的是要大姐姐的命。」

    「小萍,妳這些都是從哪裡聽來的?還是妳自己幻想出來的?小孩子不可以說謊!

    佳佳有被嚇到,也有些惱怒。

    「我沒有騙妳。大姐姐,啊!牠們又來了,我要走了!

    小萍望著玻璃窗,像是看見了什麼恐怖的東西即將來襲,也不跟佳佳說再見,轉身便跑出病房。

    佳佳整個人都愣住了,一時間無法回神。

    「佳佳,我們回來了,妳沒睡覺啊?

     劉碧霞與曉茜回到了醫院。

    看到了媽媽與曉茜,佳佳的心裡頓時感到安慰不少。

    「嗯,我是有些累了,我想先睡一下。」

    「也好,等一下傍晚六點我再叫妳起床吃飯跟吃藥。」

    佳佳欲平躺下去,正當身體一觸碰到床,突然像是跳起來一般,直喊道:「好痛!好痛!有好多的針扎得我好痛!

    「怎麼了?佳佳?到底怎麼了?」劉碧霞看到寶貝女兒又再受苦,也慌得不知所措。

    「媽~~,我不知道,我真的感覺有千萬支針扎在我的背部,只要我一躺下,就好痛!」佳佳痛到跟媽媽泣訴。

    曉茜趕緊跑到護理站通知護士,護理長進了病房看見佳佳痛苦的樣子,便說道:「我現在立即去通知羅醫師!

    佳佳因為沒辦法平躺,只好趴臥在病人吃飯時用的餐桌稍作休息。牠們是在惡搞妳,牠們整人的花招很多喔。不過,牠們最終的目的是要大姐姐的命….。小萍的話一直縈繞在佳佳的耳畔。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