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孽()

    晚上九點,陳玉嬌盥洗過後,她在神龕前點燃了檀香,雙腿盤坐在蒲團上靜坐冥想。陳玉嬌默念著與 五媽溝通的咒語,循著裊裊升起的檀香煙,約莫半個小時,她的腦波進入了「類似」深度睡眠的狀態。

    雖然,陳玉嬌能看得到神明、聽得到神明,但嚴格來說,她看到的是一團光圈,她在光圈堿搢鴘漸u是模糊的身影,而不是神明具體清晰的形象。這樣的安排是為她好,因為畢竟 陳玉嬌仍是凡胎肉體,如果她看見了神明的真身,必將快速老化;而如果是一般人看見了神明的真身,除了老化,多半還附加失明。因為,人類與神明身處不同的時空,或許可以用彼此的頻率與磁場的不同來勉強解釋這種超自然現象。

     陳玉嬌恍如身體消失,她的「心」與「意識」進入了另一個異度時空。而這個時空便是五媽與她相見的平台。

    五媽身旁有五位貼身的護法隨行,分別是兩位男護法、兩位女護法,以及一個小男護法。

    兩位男護法的姓名字分別是李謹及馮玉山,李謹及馮玉山的前生都是唐朝的戰將,祂們生前都是正直忠心的軍人,跟隨五媽的時間已有一千多年以上。

    兩位女護法的名字分別是青蓮及翠萍,青蓮是唐朝王爺府的丫環,祂跟媽祖婆的時間最久;而翠萍的前世則是唐朝的一位少夫人。

    最後這個小男護法最調皮淘氣,古靈精怪,喜歡惡作劇、作弄人。祂原本是山精,也就是《山海經》所記載的魑魅魍魎,台灣人稱祂為魔神仔。五媽剛認識祂的時候祂還沒有名字,雖然祂的外表看起來像一個小孩,但神通廣大、法力高強,來無影去無蹤,變化萬千, 五媽有很多的訊息及資料都是靠祂提供的。祂也不知自己活了多久,也不知自己怎麼出現在這個世上。五媽收服祂之後,祂要跟隨五媽當兵將,於是五媽便給祂取了一個名字叫元吉。

    「媽祖婆,你交代的事我都已囑咐侯弘智了,希望一切順利。」陳玉嬌開口對五媽說。

    身旁的青蓮開口問道:「這個女鬼既是個厲鬼,那麼以她的能耐,要取這個年輕人的性命應該是易如反掌,為什麼還要繞這麼大一個圈子呢?

    「沒錯,如果她要殺他,她早就殺了,不會等到現在。所以,由此可知,這個女鬼有特殊的計畫,她要願者上鉤,再一次性地收網。」

    「她的計畫到底是什麼?」翠萍不解地問道。

    「雖然現在我還不是很確定,但我肯定她的目的絕不是取人性命這麼簡單,她在等待,等時機成熟。」

    「神尊,乾脆我們把她給收了,區區一個女鬼,就算她有高人給她背後撐腰,就算她有通天的本事,那又怎樣?難不成我們會怕她?或打不過一個女鬼?」李謹生前是驍勇善戰、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大將軍,死後仍是打遍天下無數妖魔鬼怪都無敵手的神將。祂的個性耿直,一向有什麼就說什麼。

    「神尊,為什麼這個女鬼沒有殺了侯弘智的父母及他的大伯父呢?」馮 玉山問道。

    「因為這個世上有比死還要更痛苦的事,她要他們生不如死,活著贖罪。她要她的冤情攤在陽光下,她要侯弘智知道上一代恩怨的來龍去脈,這就是她伸張正義的方式。」

    陳玉嬌開口問:「神尊,之前你不是答應 張月娥,不介入她的事,可為什麼你現在還要幫助侯弘智呢?

    「阿嬌,冤有頭、債有主,她持有黑令旗,她要報冤報仇我們的確不能攔她的路。可是,如果她傷及無辜,而侯弘智也上門求助了,我就不能坐視不管,我就有權利插手。否則,我就是尸位素餐,是個失格的神明,不配持有『五媽』這個聖號,沒有資格享用人間萬民的香火。」

    「神尊,這個女鬼詭計多端,花樣很多,我們可要堤防她啊。」元吉終於發聲了。

    五媽微笑對祂說:「花樣再多也沒你多啊,監視她的任務就要麻煩你了。」

    「請放心,她一定逃不過我的法眼!」元吉也露出慧詰的微笑。

    「你們都知道侯弘智口中的那個羅巧伶就是女鬼張月娥,但你們可知為什麼她要冒充羅炳煌的女兒去救他呢?

    「這樣她才可以藉機接近侯弘智啊!」青蓮說道。

    「她要接近侯弘智的管道多得是,其實不一定非要用這個方法。」

    「難不成那個羅炳煌跟張月娥之間又有什麼特殊的因緣嗎?」翠萍問道。

    「沒錯,他們在這一世彼此都是不相識的陌生人,可是,在前生,羅炳煌對張月娥曾有過救命之恩,因此在今生當羅炳煌發生車禍有性命之憂的關頭,張月娥才會冒充他的女兒救他一命,也算是還羅炳煌的前世救命之情。此外,她也可以同時趁此機會接近侯弘智。」

    「喔!原來還有這一番因緣啊!那看來這個女鬼還算懂得知恩圖報,算她有可取之處。」青蓮點頭稱許說。

    「我的重點就是這個女鬼雖是個厲鬼,但生前也是個可憐人,而且感情豐富細膩,個性固執倔強,不容易勸化。但她有恩報恩、有仇報仇,所以愛恨分明。當然,我們的確可以用強硬的手段收了她,但我實在不願這麼做。她在生的時候已經走錯了路,做了錯誤的選擇,我不希望她死後變成了鬼仍繼續錯下去。如果這個時候我再不出手阻止她,那麼她的盡頭恐怕就是萬劫不復的地獄。」

    陳玉嬌彷彿豁然開朗,點頭道:「我明白了,神尊看似在拯救侯弘智,但實則也是在救 張月娥,媽祖婆慈悲。」

    「好了,天快亮了,今天就到這裡結束吧。」

    接著,陳玉嬌醒來睜開雙眼,她的身體仍端坐在蒲團上,她看了一下牆壁上的掛鐘,已經清晨五點,由於連續坐了好幾個小時,陳玉嬌的腿早已麻木,她緩緩將腿伸展,輕輕按摩,直到麻痺痠疼都退去為止,才扶著神桌慢慢站起來。她點了三炷香,虔誠默禱,插上香之後便開始忙碌媽祖出巡遶境的準備作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