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喬正一

五、小萍

    「什麼?報告結果還是顯示佳佳是正常的?

    「唉!是的。照理來說這種結果應該是令人高興,可是,套用在佳佳的身上,似乎又不是件好事,真的是很矛盾。」羅秉祥語重心長,順手邊說邊推著掛在他鼻樑上的烏絲金邊眼鏡。

    「起先,我判斷是佳佳在大陸那一邊可能是飲用了不潔生水的關係,導致寄生蟲在她的身體裡產卵,這種情形在醫學界曾出不過少類似的案例,可是,經過院方精密儀器的第二次檢驗,唉~真的看不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大哥,我個人以為這應該是佳佳心理方面的問題,我建議把佳佳轉診給身心科,我有一位同學是這方面的權威,我可以幫你們介紹,或許她會有不一樣的看。」

    「不行!

    郭麗雲當下立即站起來提出強烈的反對意見。

    「羅先生、羅太太,這太荒唐了!雖然我不是醫師,但我非常確定佳佳沒瘋,我相信你們應該也是跟我一樣的看法。如果我們把她送給心理諮商師或精神科,那才真的會把她給逼瘋。更何況,佳佳現在不是一般人,這個消息一但傳出去,八卦媒體哪肯放過她?這簡直就是毀了她,提早宣告她的演藝生命結束!

    郭小姐,妳有更好的辦法嗎?」劉碧霞很徬徨地反問。

    「羅先生、羅太太,既然醫院的檢查報告證明佳佳的身體沒問題,並不代表就是佳佳的精神出狀況,你們也都親眼目睹一些發生在佳佳身上的詭異現象,我認為心理諮商師或精神科醫師都是不可能找得出答案,甚至只會適得其反。我認識一位高人,或許她能幫助佳佳,而且我認為事不宜遲,再拖下去,恐怕生變。」

    「喔~,原來是找法師或靈媒,哈哈哈哈哈,這果然是你們演藝圈的邏輯,遇到事情也只會來怪力亂神這一套。」羅秉祥不屑地嘲笑郭麗雲。

    「你什麼意思?」郭麗雲轉頭冷冷盯著羅秉祥,露出她攻擊性極強的敵意,就像是一頭飢腸轆轆的母獅子發出低吼聲,正打算撲向眼前的獵物。

    「唉呀!好了好了!」一直保持沉默的羅龍峰跳出來打圓場,「我看這樣吧,秉祥,郭小姐也是愛護佳佳,她的話也沒錯,我想就由你去跟你的同學打個商量,我們請她來我們家裡私下會診,不留任何病歷紀錄,這樣媒體也就不能捕風捉影。至於郭小姐這邊,也請您見諒,我想在求助超自然力量之前也應該先盡人事,如果心理諮商師的問診仍不見成效,我們同意帶佳佳去見妳所謂的高人,妳說好不好?

    羅龍峰的這一番話說得合情合理,郭麗雲也沒有招架的餘地,只好意興闌珊地說:「事到如今好像也只能這樣,但我只是擔心時間拖得愈久,對佳佳就愈不利。」

    「這點放心,我來跟她約時間,我們先幫佳佳辦出院手續,明天一早就可以回家,我的同學下午就會到大哥那堨h會診。」

 

    當晚午夜十二點,佳佳因背部受到像針扎般的痛苦,以致無法平躺在床上好好的睡覺,她只能採趴臥的方式趴在餐桌上休息。這種痛苦與恐懼若非親身經歷,實在是外人遠遠體會不到。

    這次輪到劉碧霞親自看顧佳佳,連日來的折騰,她自己也早已疲累不堪,躺在家屬床上睡死了。

    佳佳忽然醒來,她聽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她本能地應了聲「誰?」隨即推開了餐桌,掀開棉被,光著腳下床,悠悠地走出了病房。佳佳彷彿就像是一個女幽魂一般,感覺上是用地走在空蕩的醫院走廊。正巧這時值夜班的護士都在其它的病房換藥,沒人發現佳佳。

    佳佳緩緩地推開逃生用的太平門,一步一步往醫院的天頂陽台走去。醫院天頂陽台的門一般都一定會上鎖,但經佳佳的手輕輕一推竟然推開了。

    午夜的風真的很大,佳佳的頭髮被吹得四散,她站上短牆,似乎欲往樓下跳,忽然間一隻小手拉住了佳佳的手,把她緩緩地帶了下來。

    「姐姐,妳快醒過來。」

     佳佳像是被人澆了水一般清醒過來,驚覺自己怎麼會在這種地方,她看見小萍拉著她的手站在她的身旁。

    「我怎麼會在這裡?」佳佳驚悚地問道。

    「姐姐,有壞東西想要害妳。」

    「壞東西到底是什麼?牠為什麼要害我?

    佳佳無助的蹲了下來抱住小萍哭泣,想將連日來的恐懼、疲累、與壓力一次全都傾洩出來。

    「我也不知道,姐姐,不過我知道妳現在沒事了。妳趕快回去吧,大家都在找妳喔。」

    佳佳拭去淚水,感激地問小萍:「是妳救了姐姐吧?謝謝妳!不過妳怎麼知道姐姐會在這裡?妳又怎麼知道有壞東西要傷害我?

    小萍並沒有回答佳佳一連串的問題,只是回以淺淺的微笑。

    佳佳摸黑走回太平門,回到十樓,只見護理站早已因佳佳的失蹤而亂成一團。劉碧霞看見佳佳披頭散髮的樣子,心疼地湧上前抱住佳佳問道:「妳到底是去哪裡了?真是急死我了!妳怎麼可以到處亂跑?

    佳佳只幽幽地說了一句:「媽,我真得覺得我不對勁,我覺得有人要害我。」說完,兩行清淚自佳佳明亮的雙眸流下來。

 

    隔天清晨九點,羅氏夫婦、羅秉祥、曉茜等人都聚在醫院的病房裡替佳佳辦出院手續。

    「等一下,我想先去六樓的兒童病房,我要跟一位小朋友說再見。」

    大家都面面相覷,正奇怪佳佳住院期間什麼時候認識了小朋友?怎麼都從來沒看過?

    「麻煩你們到大廳等我,我馬上就下來。」

   

    電梯停在六樓,佳佳由曉茜陪伴著一起走向護理站。

    「小姐您好,不好意思打擾您,我想要找一位住在6003號病房的小朋友,她叫做小萍,大約十來歲年紀,不曉得她在不在?

    一位年輕秀麗的女護士本來在埋首趕寫病歷,聽到佳佳的問題,便疑惑地抬起頭看著佳佳,問道:「妳說6003號病房?

    「嗯!是的,她是這樣跟我說的,因為我今天要出院,所以我想特地來跟她道別。」

    「不對啊,6003號病房裡並沒有住著名叫小萍的病患,現在住的是一個名叫張耿豪的小男生。」

    佳佳聽到這樣的回答一時間也傻住了,自語道:「難道她騙我?

    這時,護理站另一端走來一位資深的護士,她面容看起來很親切,很像一位慈母。

    「妳好,我是兒童部的護理長,請問有什麼事嗎?

    年輕的護士轉身簡單地說明佳佳的來意。

    「哦!是這樣啊,嗯小姐,請您跟我來。」

    佳佳與曉茜相互對望了一下,便跟著護理長身後走向6003號病房。

    6003號病房現在住著是一位姓張的小男孩。可是,您說的那位叫小萍的女孩確實曾住過這間病房,只是這已經是半年前的事了。」

    「喔!所以她是換病房囉,那請問她現在在哪裡?可以告訴我嗎?

    護理長以一種哀戚的表情對著佳佳說:「她已經不在人世了,她是因為血癌,在半年前病逝在6003號病房。」

    佳佳與曉茜同時間瞠目結舌。

    「小萍這個孩子真得很乖,長得也漂亮,就像個小天使一樣得人疼,人見人愛,我記得那個時候她因為需要化療,必須忍受一般大人都難以忍受的疼痛,可是她很堅強,從來不會在人前鬧脾氣或抱怨,她非常的早熟懂事,讓我的心好酸。」

    「那她的家人呢?她的爸爸媽媽呢?她曾經跟我說她的爸媽都不要她了,這是怎麼回事?

    「唉~說到這個,真讓人鼻酸。小萍真是一個命苦的孩子。據說小萍還有一個妹妹,她的父親在她們很小的時候就拋棄她們母女三人,跟別的女人跑了。她的媽媽學歷不高,又身無一技之長,只好在夜市擺攤做小生意餬口。小萍年紀雖小,但下了課總會主動幫媽媽的忙,也會協助照顧妹妺,可惜好人真是不長命,小小年紀竟然就罹患血癌,我真不明白,這麼乖巧的小孩,為什麼上天要這麼殘酷的對待她,真是不公平。」

    「那小萍的媽媽現在在哪裡?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這是聽說的,聽說小萍的媽媽在她住院期間因為承受不了龐大醫藥費的壓力,也丟下她們姊妹倆,好像跟別的男人跑了。當時,我連繫社會福利機構跟一些宗教慈善團體,透過他們的協助,幫忙募款,也好在我們台灣人真得很善良,很快的就募到了小萍的醫藥費,只可惜小萍實在命薄,仍敵不過病魔。」

    一旁的曉茜彷彿聽到了自己坎坷的成長歷程,眼眶與鼻頭都早已泛紅,拿起衛生紙頻頻擦拭臉上的淚水與鼻水。

    「妳說要找小萍,坦白講,我一點都不意外,自她去逝以後我自己是從來都沒有看過她出現,但據說有不少病患曾遇過她,而且這些病患的病情都相當的嚴重,有一些甚至是安寧病房的病人。不過,這當中有些病人的病好了以後據說也就沒再看過她出現。我想如果那真的是小萍,她一定不會害人,因為她生前是那麼的善良,那麼的體貼人,所以我相信她死後絕對不會變成惡鬼害人。應該是那些病人都罹患重病,時運及氣場都太差,才會遇到她。」

    佳佳的眼淚早已奪眶而出,內心除了感激小萍對自己的守護,也為小萍的身世感到悲憫。

    「羅小姐,請恕我多嘴,雖然我不知道您是什麼原因住院,可是如果您曾經見過她,那就代表先前您的健康應該也是出現了很嚴重的問題。但現在既然您要出院了,那就先恭喜您,不過這也意味著您可能再也見不到小萍了。」

    佳佳眼眶泛紅,點點頭,又問道:「護理長,最後我想請問小萍的妹妹現在被安置在哪裡?

    「據說她的媽媽本來是把她託給她的外婆照顧,可是,後來她的外婆好像也病逝了。現在,她應該是被育幼院收容。」

    「那我該怎麼找到小萍的妹妹呢?

    「您要找小萍的妹妹作什麼呢?

    「我住院期間,小萍曾經救過我,若不是因為她,我現在可能早已不在人世了。我真得很感念她,我想要為她作一點事情。」

    「喔~,我懂了,這樣吧,您可以去我們醫院的社福部問看看,我想應該查得到。」

    佳佳與曉茜深深謝過護理長後,便搭乘電梯直下一樓大廳。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