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喬正一

六、心理諮商

    中午一行人都聚集在仁愛路的豪宅裡,約好的心理諮商師差不多在下午1點半到。

    羅太太從外面的館子買了一些家常菜供大家享用,但佳佳卻是一點味口也沒有。

    「佳佳,妳多少也吃一點吧!妳看妳都瘦了一大圈。」劉碧霞一旁像在哄著小孩吃飯一般地哄著佳佳。

    佳佳搖搖頭。

    羅秉祥開口說:「佳佳,等一下謝醫師就會來,她可能會對妳作一些測試,妳不要緊張,很快就會結束了。」

    對講機響起,樓下警衛表示有一女一男要上樓來,劉碧霞表示同意放行。

    門一打開,走進一位長髮披肩、穿著時尚、看起來比實際年紀還要輕的女子,後頭緊跟著一位攜帶筆記電腦及醫療器材、看似助理的男生。

    「您好,我是謝欣宜,我是羅醫師的大學同學,我是來給羅佳佳小姐看診的。」

    「欣宜,真感謝妳,請進,這兩位是我大哥大嫂,這位就是佳佳,麻煩妳了。」羅秉祥刻意忽略郭麗雲及曉茜。

    「我大致聽說了羅小姐的事,我們也不要耽誤時間了,我們現在就開始進行測試。羅小姐,不好意思,可能要麻煩妳配合我們一下,我們先要對您的腦波進行檢驗,麻煩您戴上我們帶來的儀器。」

    謝醫師的口氣相當的溫和,感覺就像是在盡量降低現場的緊張氣氛。

    佳佳的頭套上了儀器,謝醫師又問了佳佳一些很稀鬆平常的無聊問題,男助理則一旁盯著筆記電腦上的螢幕,手上拿著筆在紙上作記錄。

    大概過了十五分鐘後,謝欣宜看著記錄表,對羅秉祥解釋佳佳的腦波一切看來正常,無任何異像。

    「佳佳,我們這邊有一些測試,還要麻煩妳填寫一下。」

    「還沒完啊?」佳佳不耐煩地開始抱怨。

    「這個測試叫做NPL,主要是看有無精神異常,順帶作性格測試。」

    「剛剛的腦波檢測還不夠嗎?

    「我們現在要做的是確定事實,很快就可以知道結果了。」

    「確定我有沒有瘋的事實?是嗎?

    謝欣宜露出溫柔的微笑說:「不用排斥,這都是例行的程序,很快就結束了。」

    大概經過了三十分鐘,測試結果交由男助理整理。男助理將報告很快交給謝欣宜。

    謝欣宜對佳佳說:「我們的測試結果已經出來了,它顯示您的邏輯思維能力很強,能夠記住與自己相關的一切訊息。至於性格測試部份,妳非常看重個人的成功及個人價值的實現,非常重視社會及他人對自己的評價。在情感部份,是非常渴望被愛的一個人,對於感情對象的擇偶要求是寧缺勿濫。」

    郭麗雲聽到謝欣宜的分析,翻了一下白眼,悄悄地跟身旁的曉茜說:「真是有夠白癡,廢話連篇,這種結論 簡直跟星座分稀有啥兩樣?幾乎可以套在每一個人身上,若換我來說都可以比她精彩不知好幾倍。」

    曉茜一聽不禁噗哧一笑,似乎是很認同郭麗雲的看法。一旁的羅秉祥不知道是不是有聽到,狠狠地瞪了一眼,但郭麗雲就是裝作看不見。

   「謝醫師,我們想知道結論,佳佳到底有沒有瘋?」郭麗雲出聲了。

   「從目前的跡象顯示佳佳是正常的。」

   「那就表示心理諮商也幫不了佳佳,可以按我的方式處理了吧?

   「郭小姐,請妳不要太過份,謝醫師的診斷還沒有結束,請你尊重一下專業。」羅秉祥終於耐不住壓抑在心中的怒火,對郭麗雲開砲了。

    郭麗雲根本不理會羅秉祥的抗議,繼續說:「謝大醫師,難道妳還什麼高見嗎?

    「我來之前已大致聽羅醫師說了有關羅小姐的情況,我個人不認為羅小姐與超自然間有任何的關係。我知道羅小姐的情緒很恐懼,甚至與我們所認知的恐慌(Panic)的層次不同,羅小姐的恐懼應該是屬於最高的層級的恐懼(Phobia),嚴重者甚至可以造成猝死。所以,我們都應該追本溯源,探究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羅小姐的恐懼。我個人以為不外乎有幾種因素,第一是環境,第二是心理,第三是生理。可是,羅小姐在醫院經過縝密的檢查後仍無法發現是身體哪裡出了狀況,那們我就可以大膽地排除第三種生理因素。我認為妳會將羅小姐的狀況歸咎於超自然,這就是我們大腦裡產生的偏見或稱之為迷信,這也就是第一種環境因素。至於,羅小姐出現了一些超乎常理的現象,我們可以說這就是第二種心理因素,我承認女性相較於男性更容易接受暗示,而大家似乎也目睹了一些難以解釋的現象,這如果用佛洛伊德的學說來解釋就叫做集體暗示,也就是一種所謂的從眾行為,比如說如果我不跟隨大家一起,我就是不正常,簡單講就是盲目湊熱鬧。在我門診的個案裡,曾有一名女性病患來求助,她表示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起,她就非常懼怕正三角形,但如果是倒三角形卻沒關係。經過我們的長期追蹤觀察發現原來這名女病患在幼小時曾遭受過性侵,因為男人的生殖器前端龜頭呈正三角形狀,因此在這名女病患心理留下難以磨滅的恐怖烙印。」

    郭麗雲又再翻了一次白眼,很不耐煩地問道:「那請問後來這名女病患有被治癒嗎?

    「嗯很遺憾,目前還沒有。」

    「這就證明了妳剛說得那一大堆狗屁理論都是在鬼扯,就拿妳剛講的那名女病患來說好了,請問妳們是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她懼怕正三角形與遭受性侵之間有任何的合理連結?如果沒有,這不 就正好符合妳剛講的什麼腦中的偏見或迷信?那妳豈不是自打嘴巴?這名女病患到現在都尚未被治癒,可見她年幼時遭受性侵的經驗未必就是她現在懼怕正三角形的原因。還有,你們是否有作過精密的統計或調查,有過遭受性侵經驗的人是否都懼怕正三角形?又假設真如妳所臆測,性侵就是那名女病患懼怕正三角形的原因,那麼當那名女病患遭受 性侵時,從她的角度來看應該是看到倒三角形的龜頭才對,而不應該是正三角形。最後,我必須要說,世界上男人的生殖器都各自不盡相同,不一定都是正三角形,我不需要一一經歷或看過也能知道,因為這是常識。」

    郭麗雲這一番咄咄逼人的反駁,內容不但犀利,而且句句鞭辟入裡,直叫謝欣宜醫師一時間難以招架。

    「郭小姐妳不要太過份」羅秉祥正欲跳出來替謝欣宜解圍。

    「夠了!」佳佳突然一聲大吼,「叔叔,對不起,我知道您關心我,是為我好,可是我選擇郭姐的方法,我很清楚我沒瘋,也知道我自己經歷了什麼,只是我沒有證據,所以我說出來您也不會相信。」

    「我同意。」一直保持靜默的劉碧霞這時終於出聲了,「我也贊同試試郭小姐的辦法,佳佳是我的寶貝女兒,我很清楚她沒有瘋,好不好?龍峰?」劉碧霞轉頭尋求羅龍峰的支持。

    「唉~事到如今也只能這樣了,郭小姐,就麻煩您安排一下讓我們去見那位高人。」羅龍峰無奈地說道。

    「等一下,我也要去,這種旁門左道的另類治療,很容易危及病患的健康、甚至是生命,為了佳佳的安全,我要在場旁觀,如果一旦發生什麼事,我也可以當證人。」羅秉祥的言下之意是他要去踢館,如果佳佳有任何的不測,他一定要郭麗雲吃官司。

    郭麗雲把羅秉祥當空氣,繼續對羅氏夫妻說:「羅先生、羅太太,這位高人她姓張,我們都叫她張老師,她是神明的代言人,從事這份工作有三十多年之久。受惠於她的人遍及社會各階層,不過,我也不能保證她一定能解決問題,因為她說有很多時候都是當事人自己的因果問題,據說有一位富可敵國的科技企業大老闆,她的前妻罹患乳癌時也曾求助過她;這位大老闆在大陸的事業曾經發生危機,也多虧張老的指點,得以度過難關。所以至少她可以指點我們該怎麼做,不會弄得像現在跟無頭蒼蠅一樣。」郭麗雲說到這還不忘斜睨羅秉祥一眼。

    「哼!說得跟神一樣,妳講的那位大老闆的前妻到最後還不是過世了?有什麼用?我倒要去見識一下。」羅秉祥句句挖苦嘲諷郭麗雲。

    但郭麗雲也不動氣,仍繼續把他當空氣,轉身對佳佳說:「妳剛出院,好好的休息,明天早上九點曉茜會開車來接你們,我會跟張老師約早上十點見,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嗯謝謝郭姐,明天見。」

    羅氏夫妻也跟郭麗雲道謝,並送她跟曉茜離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