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喬正一

    「佳佳啊,妳可要好好的表現,更要愛惜羽毛,我如果有新戲一定再來找妳合作,妳的第一部戲表現得很出色,也很賣座,可惜妳的歷練太少,演技上還需要磨練。不過沒關係,慢慢來,我相信很快就可以替妳報名角逐金鐘獎了!

    「我知道了,謝謝郭姐,我會好好表現,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

    「電視圈的格局太小,發展有限。我有計畫把妳推向電影,讓妳換一個舞台,如果順利,妳的身價就會倍數翻轉。台灣的電影圈看似有起色,但其實還是不景氣,金主都不願意投資,香港那邊我有認識的人,我去跟他們談談,過幾天我再跟妳連絡,我們先從香港開始,下一步再攻進大陸的市場。」

    「好的,我一切都聽郭姐的安排。」

    午後的一家中山堂對面的咖啡廳裡,郭麗雲正談著她對佳佳未來的期待與規劃。

      ․  ․

    「真是氣死人了,這些騷擾電話老是在深夜或凌晨的時候打來,打來後又不出聲,裝神弄鬼,我今天下午就去電信局查一查。」

    「吼~~我看一定是我們家有人得罪人了,我猜一定是跟老姊有關,老姊的敵人最多了!!」智文一旁說著風涼話。

    躺在沙發上的佳佳忽地一個飛枕往智文的臉上砸去,「去死吧!我看你才是!書呆子!死宅男!

    「老姊,妳現在可是偶像喔!講話不能那麼粗魯,不然明天的水果日報妳就是頭版女主角囉~~哈哈哈..

    佳佳白了智文一眼,懶得再理他,轉頭繼續睡。

    「唉呀!好了啦!智文,你少在那邊說風涼話了,如果你姊姊因為這種事情上頭版,你也跟著丟臉。時間差不多了,你趕緊準備上學,早餐都已經放在桌上了。」

    「佳佳啊,妳也快點起來準備,妳不是今天還有通告嗎?下午妳還要陪劇組去台中宣傳妳的電影,妳再不起來會來不及喔!千萬不要讓人家說妳耍大牌。」

    「嗯….,媽,我覺得不舒服,我的頭好痛。」

    「怎麼了?妳是不是感冒了?要不要等一下我陪妳去看醫生?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這一陣子我的頭好暈好痛,常常會搞不清方向,而且那種痛感覺就好像有好多隻蟲在啃我的腦髓,我好像還可以聽得到牠們啃食的聲音,真得很噁心。有時候,我又覺得身體好癢,總覺得有蟲子在我身體的血管裡爬。」

    媽媽感覺佳佳彷彿又變回自己懷中的小女嬰,在跟自己撒嬌。

    「別胡說了,這怎麼可能,我覺得可能是妳太累了,去香港跟大陸拍戲的時候,一定是沒有人好好照顧妳,所以使妳水土不服。不管怎樣,我今天一定要帶妳去看醫生,等一下我打電話給妳的經紀人跟她說妳的情況,妳先回房間躺著。就跟妳說不要拍戲,妳看!把自己的身體給累出毛病來了吧!如果太累就不要拍了,家裡又不需要靠妳養,妳還有很多路可以走啊!

    媽媽開始叨叨絮絮地唸著佳佳,打從一開始她就反對佳佳走演藝圈,若不是佳佳的演出成績亮眼,她早就禁止她作息這麼不正常。」

    佳佳拖著疲憊的腳步,緩緩走向自己的房間。

    媽媽拿起話筒,正要打給經紀人的時候,忽然聽到一聲尖叫從佳佳的房裡傳出。

    這一聲尖叫,聽起來慘絕人寰,像是遇到了什麼令人無法接受的驚恐事物,把全家人都給嚇到了。

    爸爸、媽媽、弟弟全都一擁而上擠進了佳佳的房間想要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見佳佳攤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指著牆壁。

    全家人順著佳佳的手望向牆壁,不禁都倒抽了一口氣,一幅駭人的景象呈現在眼前,整面牆佈滿了密密麻麻黑壓壓一片的蒼蠅,正彼此間蠕蠕鑽動。

    「天呀!怎麼會這樣?哪來的蒼蠅?」媽媽也驚恐地叫問著。

    「快把佳佳扶起來,把她扶到客廳,我去打電話請消防隊來幫忙處理,智文,等一下你趕快去上學。」爸爸一旁下著指導令。

    可能是佳佳受到了極度的驚嚇,整個人像是被抽去了骨頭,只剩下皮肉,無法站起來。智文已經是高三的大男生,有不輸給大人的強健體力,佳佳只好由智文抱出臥房放在客廳的長沙發上。

    佳佳開始陷入了昏迷,發出囈語,聽不出來在說什麼,整個人開始在冒冷汗。

    不一會兒消防隊員趕來,大家走入佳佳的房間裡,詭異的事情又發生了,一大片的蒼蠅竟然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而且一隻不剩。

    羅龍峰雖然詫異不已,但他對消防員更感到不好意思,不斷地向他們賠禮,正要送走他們的時候,忽然間,佳佳起身走向陽台。羅家一家人住在仁愛路高級精華地段,整棟大樓都是豪宅,雖比不上帝寶的奢華,但也絕對夠得上是氣派萬千。羅家住在十樓,當初羅龍峰特意買下兩間房的目的就是將其打通變成雙拼,整間房子變得極為寬敞舒適。佳佳走向陽台花園,媽媽喊著:「佳佳,妳在幹嘛?快回來躺著休息啊!

    佳佳充耳不聞,逕自爬上欄杆,雙手攤開,彷彿作勢欲跳樓。

    佳佳此舉嚇壞了在場的所有人,好在消防隊員還沒走,兩名消防員擁上前抱住佳佳,但佳佳的力量竟然大的驚人,跟兩個壯漢互相拉扯,還將其中一名消防員給扭傷。

    緊接著天空不知從何處飛來一群烏鴉,群聚在陽台上的欄杆,牠們就像是趕來協助佳佳抵禦消防隊員一般,不斷地攻擊消防員,直撲向他們身上猛啄。

    眼看消防隊員即將不支,羅龍峰跟羅智文父子倆趕忙一人拿著掃把,一人拿著網球拍,在一旁驅趕烏鴉。

    兩名強壯的消防弟兄好不容易「制伏」了佳佳,而佳佳竟然又再度陷入昏迷。這時烏鴉也不再攻擊消防隊員,轉向往西方的天空飛走。消防員也總算派上用場,在羅龍峰的指示下,招來救護車,將佳佳送往長庚醫院。

    羅太太早已被嚇得驚惶失措,淌眼抹淚。羅龍峰一旁安慰著太太道:「別怕,我請 秉祥來幫忙,他一定有辦法。」

    羅龍峰本身是醫學系科班出生,但畢業後,他對醫師這一行完全提不起興趣,他喜歡跟人交朋友,於是棄醫從商,反而替自己找到了一片舞台,發光發熱。羅 秉祥就是他的弟弟,也是唸醫的,目前在長庚醫院擔任腦神經內科主任。

    午後的天空一片陰霾,下著微微細雨。醫院外除了飄著雨,還刮著陣陣強風,頗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已經是入秋時分,空氣中的溫度雖僅在20度左右,仍夾雜著濃濃的濕氣,這樣的天氣著實讓人的心情都降到了冰點,煩悶至極。

      醫院裡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到處都是象徵著死亡的白色,除了刺鼻的藥水味以外,剩下的就是瀰漫著令人窒息的低氣壓,悶到令人難受。

    醫護人員一間一間的給病人換藥,忙進忙出,像是停不下來的陀螺,有時還得忍受家屬無理的抱怨。

    佳佳被安排在頭等病房,媽媽坐在佳佳的病床前不斷流著淚,爸爸則坐在一旁的沙發上閉目養神。

    約莫過了二十分鐘,羅秉祥醫師進房來了,隨身跟著一群實習醫師及護士。

    羅龍峰夫妻看見他們進來,就像是看到救星一般的歡喜,立刻起身上前迎接。

    「秉祥,你一定要幫幫佳佳,我們真的不知道她到底是怎麼了。」羅龍峰的眼角泛著淚光,感覺上像是強忍著悲痛。

    「大哥大嫂,你們放心,我來安排一切,等一下就會有護理師來接佳佳去照超音波及電腦斷層,我一定會仔細地為她檢查。大哥,能夠跟我說明一下經過的情形嗎?

    羅龍峰重述了一遍早上發生的經過。

    「嗯聽起來真的是很詭異。」羅秉祥的個性極為理性,對於不合邏輯及經驗法則的事情,雖然不至於嗤之以鼻,但一定會持相當保留的態度。

    沒多久,佳佳的經紀人曉茜以及女製作人郭麗雲都趕來了。

    「羅先生、羅太太你們好,我是郭麗雲,也是佳佳的製作人,今早的情形我大致聽說了,你們放心,我相信佳佳一定會平安無事,吉人天相。」

    郭麗雲果然是一個相當有自信的女強人,這一番話雖然聽來平淡無奇,而且也客套,但從她的嘴裡說出,加上她充滿自信與誠懇的眼神,給人的感覺就是不一樣,就像是打了一記強心針,讓人安心不少。

    「謝謝妳,郭小姐,只是不知道佳佳的行程該怎麼辦?會不會連累劇組呢?」佳佳的媽媽問道。

    「羅太太,這您不用擔心,一切我來安排。」

    郭麗雲隨即轉身跟經紀人交代了一些瑣事,又聽她特別叮囑要提防媒體,消息絕對不可見光。

    「羅先生,羅太太,不好意思,有些事情可能必須先跟兩位溝通一下,有關佳佳的病情,甚至是住院的事都不能夠曝光,這是為了保護佳佳,我們不得不這麼作。如果有媒體來採訪,希望你們能夠妥善的應對。」

    「您放心,郭小姐,我們知道該怎麼作。」佳佳的媽媽回應著。

    郭麗雲眉頭深鎖的盯著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佳佳,不曉得在思考著什麼事情。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