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孽()

    又到了一年一度台灣的「瘋媽祖」時節了。

    農曆323日是民間信仰的媽祖聖誕,全台灣各地的媽祖廟都會選在這一天的前後舉辦進香活動,由各宮廟自行決定當年的進香日期,又或者要不要出巡。每一年在這一段期間總是吸引數十萬信眾參與,其中還包括不少慕名而來的外國觀光客。

    這就是信仰的力量,信仰凝聚堅定,便能撼動山河,不可思議。

    一間廟裡的媽祖不會只有一尊,最主尊的主神為大媽,依次有二媽、三媽、乃至五媽;此外,廟裡也供奉其他神明,如三太子、土地公等等;當然還有龐大的 五營兵將護法軍團。

    台灣嘉義縣朴子市有一間福聚宮,它有上百年的歷史,廟裡還有清朝嘉慶皇帝御賜的匾額,這座廟現在已被政府列為法定古蹟。

    福聚宮的林主委來了。

    「林主委,今年出巡的路線要不要跟神明先擲筊請示?」廟堛漯籇e員熱情地湊上前詢問。

    「當然囉,等一下我們還要跟陳老師再做進一步確認。」廟裡的信徒都尊稱陳玉嬌為陳老師。

    陳玉嬌,一個與媽祖婆結緣三十多年的 通靈人,今年已屆75歲的婦人,她的先生是嘉義縣政府地政處 已退休的前科長。他們有一個已成家立業的兒子,還有一個遠居美國紐約的女兒。

    陳玉嬌的靈媒基因是隔代遺傳,她的阿公是從唐山過海來台灣的茅山派法師 兼風水師,名下有很多的農地,靠著地租,成為當地的田腳仔(地主)。那個年代,男人有妻妾是合法的, 陳玉嬌的阿嬤是二房。

    陳玉嬌生性樸素,從外表上來看, 完全看不出她有什麼仙風道骨的地方 。在陳玉嬌七歲那一年,她跟著阿公到市集採買逛街,當晚七點左右回程時阿公要帶她進一間飯館吃飯,可就在他們祖孫二人踏進餐廳時,陳玉嬌趕忙拉著阿公的衣服轉身要離開。

    阿公不解一向乖巧的孫女今天何以如此異常,陳玉嬌見阿公仍駐留不肯離去,便放聲大哭。

    阿公沒辦法,只好帶著陳玉嬌走出餐館,阿公一臉不悅責問她今天是怎麼回事?

    陳玉嬌眼泛淚光委屈地跟阿公說,當他們一踏進餐館,她便看見店內所有人的臉上都爬滿著黑色蒼蠅,他們的身上縈繞著黑氣,很恐怖。

    陳玉嬌的阿公畢竟是當代高人,他知道孫女年紀雖小,但不會撒謊,應該這孩子真看到了甚麼不尋常的徵兆。果然,就在當晚八點多發生的台灣史上慘烈的白河大地震,而那一間餐館的所有人都不及逃生,全都葬身在土石瓦礫中。

    阿公經過此事,便知這個孫女有異於常人之處,便以子平八字為其算命,從命盤上顯示,陳玉嬌命中注定命帶天命,將來要投身為神明服務。

    「陳老師,宮廟在忙出巡的事,請問這個禮拜的問事要不要暫停?

    「不要停,有很多的信眾幾個月前就開始預約,甚至有遠從台北來問事的,怎麼好暫停?

    陳玉嬌並不是乩童,她並沒有把身體 出借給神明,她是在意識完全清醒的狀況下傳達神明的意思,她看得到神明,聽得到神明,也能感知神明的意思。

    多年下來打出的口碑,使得每一次的掛號都爆滿,有很多人甚至得排到三個月之後。陳玉嬌的問事服務時間一般都固定在每個星期五,但只有少數的特殊重大案件,才會安排在星期六。

    什麼是特殊重大案件呢?

    「陳老師,星期六的問事名單已經列印出來了,請你看一下。」阿好姨把星期六問事的名單給遞上來。阿好姨,全名叫林好,她是宮裡服務多年的義工,性情直白坦率,甚至有時候有點白目,但是心地善良熱情,沒有心機,她自己本身也曾是特殊重大案件的當事人。

    「侯弘智?他是誰介紹來的?

    「喔,是侯太太,就那個醫師娘啊,她的先生是台北榮總心臟科主任,這個侯弘智是她先生的姪子,陽明醫學院畢業,正在北醫一般外科當醫師。」

    「他怎麼了嗎?為什麼要排在星期六問事?

    「唉!說來話長,這就等妳見到他們之後妳自己問清楚吧,我只知道這個年輕人很優秀,可是現在他的精神好像有點不正常了。他們是醫生世家,當然會先到身心科做檢查, 可怪就怪在這裡,這個年輕人每次在身心科醫師面前的對談與測驗都很正常,但他老是幻想說他有一個女朋友,還說要跟這個不存在的女友結婚。都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還會有什麼想像的女朋友呢?

    「『不存在』的女朋友?也許他真的有一個女友,只是從來沒有帶她回家給他的父母看過啊。」

    「哎呀!妳不知道啦!這個年輕人雖然一表人才,可是根本就是個直男,他的家裡管他管得很嚴, 自從他考進陽明大學醫學系之後,除了讀書還是讀書,忙到根本沒時間交女友。當然他這麼優秀,是有很多女生主動倒追他,可是他從來都沒認真交往過。」

    「他還在當醫師嗎?

    「是呀!既然醫學找不出問題,他的家人便希望能透過宮廟來找答案。他的家人覺得這個年輕人還有大好的前途,所以他們希望能低調,不要張揚。可是聽說這個侯弘智很反抗,若不是他的媽媽、叔叔及嬸嬸硬逼他來,他才不會來呢。」

    「所以星期六除了他以外,還有他的媽媽及侯太太陪同?

    「對!沒錯!

    「他的爸爸呢?怎麼沒聽妳提起?

    「不清楚他們家裡的狀況,聽說他的爸爸好像長年住在精神療養裡。」

    「他們約星期六的幾點?

    「早上十點。」

    「好!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