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孽()

    又到了一年一度台灣的「瘋媽祖」時節了。

    農曆323日是民間信仰的媽祖聖誕,全台灣各地的媽祖廟都會選在這一天的前後舉辦進香活動,由各宮廟自行決定當年的進香日期,又或者要不要出巡。每一年在這一段期間總是吸引數十萬信眾參與,其中還包括不少慕名而來的外國觀光客。

    這就是信仰的力量,信仰凝聚堅定,便能撼動山河,不可思議。

    一間廟裡的媽祖不會只有一尊,最主尊的主神為大媽,依次有二媽、三媽、乃至五媽;此外,廟裡也供奉其他神明,如三太子、土地公等等;當然還有龐大的兵將護法軍團。

    台灣嘉義縣有一間福聚宮,它就是一間有上百年歷史的媽祖廟,廟裡還有清朝乾隆皇帝御賜的匾額,這座廟現在已被政府列為法定古蹟。

    我是福聚宮的五媽,但,我並不是民間傳說的林默娘,我的全名叫李樂娘,魏晉南北朝梁國的一位官宦千金小姐,距今已一千五百多年了。在這麼長的一段時間堙A我看盡了人海沉浮、悲歡離合,看透了人性的貪嗔癡,也看著恩愛情仇的輪迴;我又彷彿是一個歷史觀察家,看遍了改朝換代與政黨的興衰更迭。回首來時路,一切都不過是滄海桑田。

    有關於我的過去,以及如何變成今天的五媽,這些我以後都會慢慢提到,現在廟裡的林主委來了,他來請示今年媽祖出巡的路線,每年的媽祖出巡都是由各宮廟的五媽為首,這是一年一度的民間大事,人神都十分慎重。

    林主委來了。

    「林主委,今年出巡的路線要跟神明擲筊嗎?」廟堛漯籇e員熱情地湊上前詢問。

    「當然囉,等一下我們還要跟阿嬌師姊再做一步確認。」

    劉玉嬌,一個與我結緣三十多年的靈媒,今年已屆75歲的婦人,初中畢業後便嫁做人婦,她的先生是嘉義縣政府地政處的前科長,二十五年前當阿嬌開始成為我的代言人,他便選擇退休從旁協助阿嬌。他們有一個已成家立業的兒子,還有一個遠居美國紐約的女兒。

    阿嬌的靈媒基因是隔代遺傳,她的阿公是從唐山過海來台灣的茅山派法師與風水師,名下有很多的農地,靠著地租,成為當地的田腳仔(地主)。那個年代,男人有妻妾是合法的,阿嬌的阿嬤是二房。

    阿嬌生性樸素,書讀得不多,且從外表上來看,也實在看不出她有什麼仙風道骨的地方;但因為她替我辦事多年,我自然是要給她應得的獎賞,所以她今年雖已75歲,但外貌看起來仍似50歲一般,幾乎沒有皺紋,有一頭沒有染色的黑髮,爬十層樓的大廈也可以臉不紅氣不喘。

    「阿嬌師姊,宮廟在忙出巡的事,請問這個禮拜的問事要不要暫停?

    「不要停,有很多的信眾幾個月前就開始預約,甚至有遠從台北來問事的,怎麼好暫停?

    阿嬌並不是乩童,她並沒有把身體借給我,她是在意識完全清醒的狀況下傳達我的意思,她看得到我,聽得到我,也能感知我的意思,這種問事的方式是她跟我之間的約定。

    多年下來打出的口碑,使得每一次的掛號都爆滿,有很多人甚至得排到三個月之後。阿嬌的問事服務時間一般都固定在每個星期五,但只有少數的特殊重大案件,才會安排在星期六。

    什麼是特殊重大案件呢?

    「阿嬌師姐,星期六的問事名單已經列印出來了,請你看一下。」阿好姨把星期六問事的名單給遞上來。阿好姨,全名叫林好,她是宮裡服務多年的義工,性情直白坦率,甚至有時候有點白目,但是心地善良熱情,沒有心機,她自己本身也曾是特殊重大案件的當事人。

    「侯弘智?他是誰介紹來的?

    「喔,是侯太太,就那個醫師娘啊,她的先生是台北榮總心臟科主任,這個侯弘智是她先生的姪子,陽明醫學院畢業,正在北醫一般外科當醫師。」

    「他怎麼了嗎?為什麼要排在星期六問事?

    「唉!說來話長,這就等妳見到他們之後妳自己問清楚吧,我只知道這個年輕人很優秀,可是現在他的精神好像有點不正常了。他們是醫生世家,當然會先到身心科做檢查,怪就怪在這裡,這個年輕人每次在身心科醫師面前的對談與測驗都很正常,可是他老是幻想說他有一個女朋友,還說要跟這個不存在的女友結婚。都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還會有什麼想像的女朋友呢?

    「『不存在』的女朋友?也許他真的有一個女友,只是從來沒有帶她回家給他的父母看過啊。」

    「哎呀!妳不知道啦!這個年輕人雖然一表人才,可是根本就是個宅男,他的家裡管他管得很嚴, 他考進陽明大學醫學系之後,除了讀書還是讀書,忙到根本沒時間交女友。當然他這麼優秀,是有很多女生主動倒追他,可是他從來都沒認真交往過。」

    「他還在當醫師嗎?

    「是呀!既然醫學找不出問題,他的家人便希望能透過宮廟來找答案。他的家人覺得這個年輕人還有大好的前途,所以他們希望能低調,不要張揚。可是聽說這個侯弘智很反抗,若不是他的媽媽、叔叔及嬸嬸硬逼他來,他才不會來呢。」

    「所以星期六除了他以外,還有他的媽媽及侯太太陪同?

    「對!沒錯!

    「他的爸爸呢?怎麼沒聽妳提起?

    「不清楚他們家裡的狀況,聽說他的爸爸好像長年住在療養裡。」

    「他們約星期六的幾點?

    「早上十點。」

    「好!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