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Ο五:地 震

     彌蘭王問:「尊者,世尊曾說:『諸比丘,大地震之出現有八種因緣。』這句話應該是絕對的,不該會有例外的情況,也就是說大地震之出現應該沒有其他第九種因緣。若大地震的出現有其他第九種因緣,世尊一定會說。

    但我卻從佛經的記載中發現有例外的情形:在《本生經》中記載了佛陀的前生當毗山多羅王時,曾作大布施,當時就發生了七次大地震。尊者!這個地方出現了矛盾,希望尊者能為我解惑。」

    「陛下,世尊的確說過:『諸比丘,大地震之出現有八種因緣。』而當毗山多羅王作大布施時,大地也的確曾發生過七次震動。

    但,那是非常不尋常的例外,僅有一次,不屬於佛陀說的八種因緣之內,因此不能算在八種因緣之內。

    陛下,就好比印度有三種雨季:雨季之雨,冬季之雨及夏季之雨;除此之外,若遇有其他的烏雲下雨時,該雨就不該算在眾雨季之內,祇能被看作是例外偶發的不尋常之雨。

    陛下,毗山多羅王作大布施時,大地地確曾發生過七次地震,但那畢竟是屬於不尋常的例外,僅此一次,不包括在一般地震的八種因緣之內。

    陛下,就好比從喜馬拉雅山上流出來的五百條大小河川,但在這些五百條河川中祇有十條河川有名號,分別是:恆河、雅姆那河、阿奇羅瓦提河、沙羅補河、摩希河、辛頭河、沙羅瓦提河、微錯瓦提河、威湯沙河及羌達巴戛河。其餘諸河於河川的數目中均不排不上名。為什麼會這樣?這是因為那些小河川並無恆常之河水。

    陛下,又好比國王有一百或兩百名大臣幕僚,但其中祇有六種人算得上是幕僚的核心,分別是:將軍(國防)、司祭(宗教)、法官(司法、法務)、司庫(財政、經濟)、持傘者、持劍者。只有這些人才是真正符合國王的需要,其餘都不能算是真正的幕僚,他們祇能算是隨從而已。」

    「陛下,您可曾聽過現今有人於佛教的教法中,因供養、布施、行善,在當生就能感受到現世的福報妙樂,其善名遠播,遠及人天?」

    「有,尊者。我至少聽過有七個人。」

    「陛下,他們是誰?」

    「他們分別是:製花鬘的蘇曼那、婆羅門曳卡沙他柯、奴僕朋諾、茉莉王后、戈帕拉麻塔王后、蘇披雅優婆夷及朋那婢女。這七個人因其廣大殊勝的善行而在他們的今生就感受到現世的福報妙樂。」

    「您可曾聽過在過久遠的時代,有人曾以人的肉身親赴三十三天遊歷?」

    「有,我聽過。」

    「陛下,他們是誰?」

    「他們是:音樂家古梯拉、國王沙丁那、國王尼米及國王曼達塔;我也聽過他們在更久遠以前各自都曾作過或善或不善的業行。」

    「陛下,你可曾聽說過有人於過去前世或現在今生對誰作過布施,因而發生大地震?」

    「沒有,尊者。」

    「陛下,我雖有傳承、知識、經典,多聞、學問,但我也未曾聽過有人於過去前世或現在今生對誰作了布施因而發生大地震,除了毗山多羅王的最勝布施。

    陛下,從上一尊迦葉佛到我們的釋迦牟尼佛,在這兩尊佛的中間經過了大約一千萬年,在此期間,我不曾聽過有什麼人對誰作了布施,因而發生了一次、二次或三次的大地震。

    陛下,以如許的精進、如許的努力,大地尚且不會震動。但陛下,當大地不堪負荷功德及一切清淨行功德的重擔負荷時,就會發生移動、震動、抖顫,就好比貨車裝載過重的貨物,其車轂、車幅將可能破裂,車軸也會折斷。

    陛下,又如天空被暴風吹逐的雨水給掩蓋,承載暴風雨所拋擲的厚重雨雲時,它自然就會狂吼、號叫及震嘯。同理,當大地不堪負荷毗山多羅王的布施之德時,它就會發生移動、震動、抖顫的大自然現象。

    陛下,毗山多羅王的心不行於貪、不行於瞋、不行於癡、不行於慢、不行於邪見、不行於煩惱、不行於邪尋(邪思惟)、不行於不喜,而行於偉大布施,他一直正思惟:『如何使未來之乞求者來到我的跟前,我要布施給他們,使他們都能歡喜、滿足。』──因此他恆常不斷地布施。

    陛下,毗山多羅王恆常立於十種德行:調御、公平、忍辱、自制、制御、攝制、不忿、不害、真實、清淨。毗山多羅王已捨棄了愛欲,已抑制來生後有之希求,祇努力於渴求梵行。毗山多羅王已捨棄守護自己,而熱心守護他人,他心心念念:『如何使眾生和睦、無病、富裕、長壽。』

    陛下,當毗山多羅山王布施時,並非為來世的榮華富貴成就而布施,亦非為財富而施,亦非為酬報而施,亦非為權勢而施,亦非為長壽而施,亦非為美貌而施,亦非為幸福而施,亦非為權力而施,亦非為名譽而施,亦非為求子而施,亦非為求女而施。但祇為成全無上菩提的智慧,因此他作如是廣大無比、無上最勝的布施。他當時曾說以下此偈:『我兒與女兒,及賢妻麻提炅,皆捨棄不惜,但祇求菩提。』」

    「陛下,毗山多羅王以不怒勝怒,以善勝不善,以施勝吝嗇,以真實勝虛妄,以善勝諸惡。」

    「當他如此修無上布施時,便順應了『法』,當『法』高出一切時,下面的大風因布施的威力效果而震怒,其猛烈的攻勢有力、浩大,漫天而起、逐漸狂吹,向下吹、向上吹、四面八方地吹;無葉之樹被吹倒了,密雲重重騁馳於天際,風雲變色;捲著沙塵的暴風遮蓋住天空,風勢凶猛,驟然劇烈,發出可怕的響聲;在激蕩的狂風中,海水與河水顫抖,魚龜因而騷動;波濤重重湧起,水族眾生均大驚恐;水波連接滾捲,濤聲咆哮,可怖的水泡滾滾升起,迸現出無數的水沫花環,海嘯高漲,海水波浪奔向四方,水的源頭從上游衝向下游;受到驚嚇的阿修羅、金翅鳥、龍、夜叉等天龍八部都驚道:『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難道發生了大海嘯?』

    這些天龍八部都被嚇到驚惶四竄,各自逃生。當潮流激動、顫抖,大地上的高山與大海發生震動。須彌山頂的聖母峰扭折而旋轉;蛇、鼬、貓、豺狼、豬、麋鹿及飛禽等動物都深受驚恐,無力的夜叉哭泣,有大神力的夜叉歡笑──以上的一切都發生在大地震之際。」

    「陛下,這就好比一個大鍋子放置灶上,裡面裝滿水米,在下面燃火,先熱鍋,鍋熱而水熱,水熱而米熱。米受了熱便上下升沈,泛起了泡沫,如花環上騰。

    陛下,毗山多羅王難捨能捨,他捨棄了世間最難捨的人,因其布施之巨德,大地下面的大風不堪承受而旋轉激蕩;因風的激蕩,水便搖蕩;因水的搖蕩,大地發生震動。於是乎風、水、地皆因大布施之功德力──三者合而為一。

    陛下,這世上再也沒有能比毗山多羅王的大布施更偉大的布施了。」

    「陛下,就好比大地中蘊藏著各種珠寶,有:藍寶石、大藍寶石、如意珠、貓睛石、亞麻石、金合歡石、狂喜石、日光珠、月光珠、金剛、卡腳巴卡馬卡石、黃寶石、紅寶石及麻沙羅石──但世上唯有轉輪王之摩尼珠勝過一切的寶石,堪稱為最珍貴的珠寶。

    陛下,轉輪聖王之摩尼珠普照四方一由旬。陛下,毗山多羅王的大布施勝過世間所知的任何無比與最上的布施,稱為最無上的布施。陛下,因此當毗山多羅王作大布施時,大地發生了七次地震。」

    彌蘭王讚道:「尊者,這是諸佛的奇妙,這是諸佛的奇異,當如來的前生當菩薩時,有如是的忍耐,如是的心念,如是的決心與如是的心願,堪稱世間無比。尊者,你揭示了菩薩的精進,你闡明了聖者的波羅蜜,也指出若仍有人能像如來修正行,此人為人類及天神中堪稱最佳最勝。善哉,尊者,聖者之言教已被稱讚,聖者之波羅蜜已得彰顯,外道之邪說謬論結已被破解,異端邪說之水瓶已被打破,深奧的問題已得解釋,疑惑密林已被清除,聖者之子善得出離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