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如火焰,那不放逸的僧人驅前

把一切大小的束縛燒得一乾二淨。

031

樂不放逸比丘,

或者懼見放逸,

猶如猛火炎炎,

燒去大結小結。

註解

尋求真理的比丘,怖畏於放逸,因為他曉得,一個放逸的人將受困於輪迴,於是他勤奮精進,堅決的把困擾著自己與世俗間的一切束縛燒掉。

不放逸之人精進――不放逸比丘的故事

    佛陀居住在舍衛城的祇陀園精舍時,在一次開示會上,曾提及某位不放逸的比丘。

    在某年的雨安居前,有一名比丘從導師那裡獲得一個禪定修學方法後,便到樹林隱居。他竭盡全力勤奮鍛鍊,結果是任何果位也求證不到,於是他決定直接向佛陀求一個能證阿羅漢果的方法,便返回祇陀園。半途中,他看見一片樹林著火,於是他便爬上山頂,坐下來觀看火場,當他看見林木被大火吞沒後,他思惟著:「就連這把火也在前進,把一切阻礙自己的大小障礙物都吞沒,因此我也該前進,有如這場大火一般,克服一切大小障礙。」

    當時佛陀正在香舍裡進入甚深的禪定,在禪定中以慧眼觀察世間,當他覺察到那名比丘的一連串心思後,便以神通化一道金光,把自己的影相顯現在那位比丘面前對他開示說:「比丘啊!精進是如如不變的真理,就連這把火也懂得把大小障礙物吞沒,因此你也必須用這火吞沒障礙物的意識,把所有在生活中所產生的大小束縛完全摧毀。」接著佛陀誦出了這段詩偈。

    那名比丘獲得佛陀的開示後,坐在原地,以無比堅強的意識,如大火一般吞沒了所有在他心中的繫縛,當下證得阿羅漢果並擁有神通,他以神通升上空中來到佛陀面前,讚美及歌頌佛陀,在答謝佛陀指點之恩後,化作一道金光,就此進入不再有輪迴的神聖涅槃。

評論

    剃除鬚髮、披上袈裟後的佛陀弟子就稱為比丘,比丘的原意的是「行乞者」。比丘不是個道士,也不是人與神之間的靈媒,比丘出家沒有附帶任何誓約,只要自願受佛教戒律的約束、自願過著清貧的獨身生活,就能出家成為一名比丘,假如他不願意再過出家的生活,他可以隨時脫下袈裟還俗。

    樂著於不放逸,尋求真理者――比丘,喜悅的探尋一切能令他成功達到目的的途徑,假如他沒有這種喜悅於探尋解脫的心,他將不能繼續前進,那就不能抵達涅槃境界,因此比丘也被稱為樂不放逸者。

    不放逸者所畏懼的就是放逸,放逸者將沉淪於輪迴之中。一名不放逸的修行者,明白只要他稍微放鬆,他就擺脫不了無休無止的生死輪迴,放逸是一切苦難的根源,因此修行人畏懼於放逸。

    「結」是佛教的專用名詞,等同於煩惱,是人類捆綁在生死輪迴的主要因素,結也稱為「使」,結共十種:

1)身見(SakkāyaDiṭṭhi)。

2)戒禁取見(SilabbataParāmāsa)。

3)疑(Vicikicchā)。

4)嗔恚(Vyāpāda)。

5)欲界貪(Kāmarāga)。

6)色界貪(Rūparāga)。

7)無色界貪(Arūparāga)。

8)掉舉(Uddhacca)。

9)慢(Māna)。

10)無明(Avijjā)。

    前五種被稱為「五下分結」是屬於較低的繫縛,因為它們困於欲界;後五種被稱為「五上分結」是屬於較高的繫縛,因為它們困於色界。

    一個人若擺脫前三種繫縛就能證得須陀洹果(初果或預流果),也就是為涅槃邁出了第一步,他若繼續再斷第四和第五種繫縛,就證得斯陀含果(二果或一還果);他若擺脫第六和第七種繫縛,就證得阿那含果(三果或不還果);若擺脫全部的十種繫縛,就證得阿羅漢果,也就是佛教裡最完美、最神聖的果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