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自己汙穢的行為,那作惡之徒感到憂悲, 在今世和來世都被困擾

現世此處悲,死後他處悲,

作諸惡業者,兩處俱憂悲,

見自惡業已,他悲他苦惱。

註解

        今生憂悲,死後也會同樣憂悲,造作各種惡業的人,無論是生前、死後,都躲不過痛苦與憂悲,當見到自己的惡業現前時,他唯有獨自承受這憂悲與苦惱。

悲哀從惡行中來 ――屠夫尊陀的故事

        佛陀居住在王舍城的竹林精舍時,在一次開示會上,曾提及 屠夫尊陀(Cunda Sūkarika)。 雖然佛陀就住在鄰近的寺院裡,可是尊陀從沒有一日盡過地主之誼,供養佛陀一束鮮花或一湯匙的白飯,不僅如此,他對社會也從沒盡過一點義務,沒做過一件有功德之事。

        一天,當他還活著之時,業報現前,他被苦難瘋狂的襲擊。當業報現前折磨著屠夫尊陀時,他的行為變得十分怪異,就連待在家裡也會嚎叫,叫聲聽起來和豬沒有兩樣。他用雙手和膝部爬行,先爬到屋前,再爬到屋後,鄰居的男人把他制伏後,捆綁了起來,儘管他們這麼做,卻不能阻止一個人在承受自己的業報,他仍然用四肢爬行,同時發出豬一般的嚎叫聲。

        相隔七間屋子的鄰居也難以倖免,倍受他的干擾,沒有一天能睡個好覺,家中的成員也被這面臨死亡的恐懼所摧殘。為了不使他出外,他們把大門緊緊的鎖了起來,經過了七天七夜的苦難,尊陀終於死了,死後輪迴到惡道裡重生。

        尊陀臨終前,佛陀與眾比丘正在城裡托缽,陣陣的嚎叫聲,從尊陀屋裡傳了出來,有比丘對佛陀說:「世尊,屠夫尊陀的家門已緊閉了七天,在七天裡他還在繼續的殺豬,他無疑是想在家裡招待某些客人,如此殘忍凶暴的人,我還從未見過。」

        佛陀說:「比丘們,在這七天裡尊陀並沒有殺豬,他被以往所作的惡業所折磨,他尚還活著的時候,業報就已現前,巨大惡業所產生的果報,正在痛苦的折磨著他,就因為這惡業,他在家裡如豬一般的嚎叫,並用四肢爬行,這惡報已整整的折磨了他七天,現在他馬上就要死去,死後將在地獄裡重生。」

        當佛陀講到這裡,眾比丘感嘆道:「世尊,他已在世間受盡苦難,現在又要輪迴到那極惡的地獄道在那兒重生,繼續承受苦難的折磨。」

評論

        那些犯下罪行的人,在犯罪時並不思考後果,因此他們通常在看到自己的果報現前後,才感到懊悔和悲傷。這並不表示沒有希望,一個人一定會承受其所作的業受報,但倘若僅止於此的話,出家就沒有意義了,也就沒有機會為解脫而奮鬥。

        在本篇裡也指出在另一世界的苦與樂。佛教徒相信重生,不相信地球上的此生是唯一的一生,且人類是唯一的生物,事實上,宇宙有無數的生界和無數的眾生。死後,一個人根據自己業力,可能重生為人類或非人類,或在天界重生。那所謂的生存之物在其後世和前世截然不同(因為它已改變生存形態),但並非完全不一樣(因為它是同一命流)。佛學否認絕對相同之物,但肯定相同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