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經文是選譯自《律部》,文中的主角是佛教的人間大護法頻婆娑羅王。依據本篇經文的記載,頻婆娑羅王晚年不幸被不孝子阿闍世王給關在監獄裡,且被刀挑斷腳筋,承受種種凌虐,最後給活活餓死。

    然而,頻婆娑羅王因死前過於飢餓,一心念想著飲食,目犍連尊者告訴他四天王天宮有美食可供其享用,於是他死後便轉生於四天王天界,成為北方毘沙門天王的兒子,名為「勝仙」。

    同樣的內容亦可見諸於《長阿含經》之《闍尼沙經》及巴利語聖典《長部》第18經《 Janavasabhasuttaṃ》,請參考以下經文:

http://www.charity.idv.tw/o/o46.htm

    佛陀也在本經文中對諸比丘解釋了為什麼頻婆娑羅王一生行善及護持佛法,但晚年卻不得善終的因緣。

    最後,由以上諸多經文可知可證,頻婆娑羅王在當生的修行成就是證得初果,而非阿那含三果;且死後轉生至四天王天當毘沙門天王的太子,而非往生至西方極樂淨土。

選譯自《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卷》第十七篇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21/5/15

    在佛陀晚年的時候,阿闍世王篡位,並把他的父親影勝王(頻婆娑羅王)關在監獄裡,虐待其父並計畫將其給活活餓死。

    世尊得悉此事之後,便交代神通第一的大目揵連尊者:「你以神足通前往頻婆梭羅王那奡嬪痗К隉A先祝願他:『願陛下無病。』。然後跟他說:『佛陀要我轉告陛下:「一如善知識的責任與義務,我應所作的我皆已作了。你今日所受的苦乃因前生的惡業成熟所形成的惡報,這一點請恕我愛莫能助。然而,我今天能幫你的地方就是救你在來生脫離三惡趣,令你常在天上人間享受綿延的幸福,乃至最後安抵涅槃。」』」

    目犍連尊者聽從佛陀的指示,隨即入禪定,施展神通,從耆闍崛山隱身消失不見,瞬間移動,立馬現身於王舍城頻婆娑羅王被禁閉的監獄之中。

    目犍連尊者將佛陀要對頻婆娑羅王說的話都一五一十轉告給他,又告訴他所受的苦難皆由宿業因緣成熟所致,依於業緣,因此他在今生這個時候必然會被關在監獄裡,脚筋被刺破挑斷,又身受飢餓所苦。」

    因為頻婆娑羅王已經好幾天沒有吃東西了,飢腸轆轆且難耐,便問大目連尊者:「尊者,我好餓,請問在這個宇宙中那裡有美好的食飲可讓我在來生享用呢?」

    目連尊者回答:「於欲界的四天王天界裡有美好的食飲可讓你享用。」

    目連尊者說完之後,又施展神通消失不見而離去,瞬間移動返回耆闍崛山。

    阿闍世王在小的時候手指曾罹患瘡病,他跑到頻婆娑羅王的面前撒嬌討拍,頻婆娑羅王慈愛地將當時還是太子的阿闍世抱在懷中,以手撫摸太子的手哄他,還將太子的手指含在口中並將膿汁給吸出。

    當時的太子因疼痛而啼哭不止,頻婆娑羅王以口吸破太子手指的癰癤,膿血滲在國王的口中,國王將口中的膿汁吐在地上。

    小太子見攤在地上的膿血,嚇得更啼哭不止。

    阿闍世王的母親韋提希皇后憶起這段前塵往事,感觸良深,不禁悲從中來,難過到連連發出不止的嘆息聲。

    阿闍世王看見母親愁容展面,唉聲嘆氣,便問:「妳為何嘆氣?」

    「我想起你小時候手指曾感染膿瘡,我們家歷代祖先未曾患此疹瘡,偏偏你卻感染了這個病,你的父王因疼愛你,以口吸你手指上的瘡,因為他知道你害怕看見膿血,只好將口中的膿血給吞下,以免你看見膿血因害怕而啼哭。」

    「他真的如此愛我?」

    「傻孩子,你說的是甚麼傻話啊?他當然是愛你的。」

    這時阿闍世王的嗔恚憤怒心因母親的這番話而止息,轉而生起罪惡感與憐愛之心,他趕忙下令給他的臣子:「趕緊替我去看我父王的現況如何?如果有人回報:『老王還活著。』,我就分一半的國土給他。」

    事實上國內的人民都非常愛戴頻婆娑羅王,聽到阿闍世王的命令,趕緊競相走告去查看。

    頻婆娑羅王在獄中聽到外面鬧哄哄的聲音,非常的害怕,因為他以為他的兒子又想出新花樣要來虐待惡整他,因為身體過於虛弱,加上他對人世間已無眷戀,失去了求生的意志,沒多久便過世了。

    頻婆娑羅王死後於四大天王的北方毘沙門天王的天宮中誕生,他在毘沙門天王的天妃的膝上忽然化生,他成了毘沙門天王的兒子。

    這時,一位名叫薜室羅末拏的天神問:「你是誰?」

    「我的名字叫勝仙。」

    「你為什麼叫勝仙?」

    「因為我死前的最後一念一直想著天界的飲食,因此我這一世的名字叫勝仙。」

    在人間,諸比丘對於頻婆娑羅王的遭遇感到不解,大家覺得頻婆娑羅王是佛教的人間大護法,曾供養竹林精舍給僧團修行,又大力護持佛法與僧團,豈料晚年卻被不孝子給虐待致死,他們認為頻婆娑羅王不應該不得善終,於是他們請求佛陀解答。

    他們問佛:「請問頻婆娑羅王過去曾造下何等惡業,以致今生須承受被關在監獄裡、腳筋被刺穿挑斷、被活活餓死的諸惡果報?他又曾經造下何等善業,以致今生享有大富貴,出生於皇族王宮?懇請佛陀為我們解惑。」

    佛陀告訴諸比丘:「若作黑業必感黑異熟果,若作白業必感白異熟果,若作雜染業必感雜染異熟果。是故,比丘們!眾生自作其業,還自受報。」

    佛陀說出如下的偈頌:

「假令經百劫,  所作業不亡;
  
因緣會遇時,  果報還自受。」

    佛陀接著說:「是故,比丘們!你們都應當捨離雜染業及黑惡業,你們都應修純白淨善業,你們都應如是學習。」

    佛陀說:「你們都仔細聽好!在過去很久很久的遠古時代,當時無佛出世,世上只有辟支佛。

    當時有一尊辟支佛在人間行腳,他來到波羅奈斯城,走到一戶製陶的工藝師傅家門前,當時製陶師傅的家中還有其他商人也在屋內休息。

    其中有一個商人在半夜的時候因肚子痛想要上大號,但因一時失禁竟然在房間內大便,把房內的地上給弄髒了。這個商人怕被主人陶師責罵,也怕被要求賠償,於是連夜偷偷離去。

    而這一尊辟支佛如果不事先施展神通去觀察,就不會預知此事。這一尊辟支佛便於夜間止宿於這一位陶師的家中,打算於第二天清晨再去乞食。

    當主人帶辟支佛入房時,看見房中的糞便,非常生氣。然而,這一個主人不明是非,他明知不是辟支佛的錯,卻把氣都出在辟支佛的身上。

    陶師主人口不擇言罵辟支佛:『你這個出家人,你的脚乾脆被刺破挑斷好了!!你為何不出房外大便?卻在此房內大便?』

    接著,陶師主人竟然將門鎖給反鎖,把辟支佛給關在房內,在門口外大罵:『你乾脆今天就在這間房內給餓死算了!

    當時辟支佛心想:『為了避免這個主人未來受恐怖的苦報,我若以神通開門自行走出,恐怕只會讓他更生氣。』於是,辟支佛選擇了緘默。

    到了第二天中午,陶師主人氣消了,他不客氣地命辟支佛說:『喂!過來吃東西吧!

    辟支佛說:『我吃東西的時間已過,不再進食。』

    『既然這樣,你今夜再留宿一晚,明天清晨我再供養你食物。』

    辟支佛因悲愍這一個愚痴的陶師主人,便又留宿了一晚。

    到了第二天上午,陶師主人心情變好,於是他以乾淨的上妙美食供養了這一尊辟支佛,而辟支佛為了讓陶師主人心生淨信,增加他的功德利益,便施展神通,或身上出火,或身下出水,展現種種神變。

    陶師主人目睹如此不可思議的神變,便知眼前的辟支佛是一位大聖人,他因之前對辟支佛爆惡口及拘禁的惡行感到深切的悔過,便猶如迅風吹倒大樹並將大樹給連根拔摧傾倒墜地一般,陶師主人立即撲倒在地,五體投地懺悔道:『大聖仙人!請飛下來吧,我今墮在貪染欲垢之中,懇請慈悲救贖我。』

    辟支佛便從空中飛下來,陶師跪地頂禮辟支佛的雙足,口發願道:『我因愚痴而冒犯聖者,但願我來世不會承受此惡業報。又願我供養您的功德善根,於來世獲得廣大的財富與權勢,亦能有幸常供養諸佛如來,心無厭離。』」

    佛陀對諸比丘說:「當時的那一位陶家主人就是今天的頻婆娑羅王。當時他對辟支佛心懷惡意,口出惡語,並將辟支佛給拘禁在房中一宿,因此惡業成熟之故,他於今生晚年被不孝子以刀刺脚,並被關在房中飢渴餓死。但由於他當時心生懊悔,又因發願之力,這些善業也在他今生成熟,令他得以出生在皇室王宮,生來便享有數不盡的財富,便且能有幸因聽聞世尊的正法,破二十種身見山峯,以智慧穿穴,在今生證得預流初果。」

    佛陀最後對諸比丘說:「行黑業者得黑果報,行白業者當成熟白業果,行黑白雜染業者當得黑白雜染業果報。汝等比丘!當捨黑業及黑白雜染業,專修純白業行,你們都應如是學習!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卷第十七

爾時世尊告大目揵連曰:「汝往影勝王所可傳我語:『願王無病。』作如是言:『佛告大王:「如善知識,應所作者我已作。我今救汝,離三惡趣。令汝常得在天人中過於生死處。」』」聞佛所說即入三摩地,從耆闍崛山沒,於王舍城王禁閉所,在王面前白言:「大王!佛告大王:『願無病惱。』」時王禮敬尊者大目揵連,時大目連白王曰:「佛告大王:『如善知識,我於王處所作已辦,令離地獄、傍生、餓鬼,建立人天,具如前說。』由業因緣,是故大王當知,依於業,因此在於禁閉、脚被刺破,又不得食苦害其身。」王問大目連曰:「何處有好食飲?」于時目連答曰:「於四天王處有好食飲。」具報王已,即便化身而去,往耆闍崛山。時未生怨王子患指瘡病將詣王所,王抱懷中以手摩挲以口嗍之。其時王子啼泣不止,王既嗍其癰癤穴破,膿血在於口中,唾膿於地。太子見膿在地,更啼不絕。

時大夫人韋提希,見此事已吁嗟嘆息。時未生怨王見母噓嗟嘆息,問言:「何故噓嘆?」答曰:「曾祖已來未有此患疹,汝亦曾有此患,王父嗍汝瘡上,有膿血便即飲,却不唾於地,畏見膿時恐見膿時汝更啼泣,緣此王父喫汝膿血。」問曰:「實有如是憐愛我耶?」母曰:「如是憐愛汝耳。」爾時未生怨王,嗔恚心止起憐愛心,語諸臣佐:「如有人言:『老王活。』者,分國半位。」人於老王皆生憐愛,聞王此語奔競走看。其老王遠聞走聲極眾,在獄驚懼,作是思惟:「必當喚我種種苦刑。」長嘆喘息迷悶於地,便即捨命,於北方天王宮,在天膝上忽然化生。時薜室羅末拏天問曰:「汝是誰耶?」曰:「我名勝仙。」「何故名曰勝仙?」「有天飲食常在面前隨念而食,是故長號名曰勝仙。」

時諸苾芻心生疑惑,唯佛能斷,俱白佛言:「云何影勝大王造何等業果報成熟,有大富貴豐財受用,於王宮生。復得見佛知聖諦理,後被刺脚禁閉,身受飢渴苦困,因茲餓死?」

 佛告諸苾芻等:「若作黑業感黑異熟,若作白業感白異熟,若作雜業感雜異熟。是故苾芻!自作其業還自受之。如有頌曰:

「『假令經百劫,  所作業不亡;
  因緣會遇時,  果報還自受。』

「是故苾芻!應當捨離雜業及黑業,汝等應修純白淨業,汝諸苾芻如是應學。」

佛告諸苾芻:「汝等諦聽!乃往昔時無佛出世,空有辟支佛,時時怜念貧乏,自資少於臥具飲食。時世唯有辟支佛,此時辟支佛遊行,往至波羅痆斯城。居至一陶家輪舍所,亦有自餘商人等同共止息。中有一人夜在房中,遂失大便不淨污地,夜總即去。其聲聞緣覺,若不觀察,不預知其事。辟支佛夜止宿,擬於明日平旦乞食。主人入房,乃見房中糞污不淨。然而異生愚癡之類不識善惡,便發惡念報辟支曰:『汝出家人,脚不被刺,何因不出房外大便,在此房內而放不淨?』于時主人以鎖鎖門口云:『汝今可於此房餓死。』爾時辟支佛作是思惟:『恐此主人後受苦報,我若開門自出,又恐嗔恨。』默然居住。至中食時,主人嗔息,命辟支曰:『可來喫食。』告曰:『我時已過更不食也。』『若如是者,今夜更宿,明旦食齋。』辟支佛以慈愍而攝受故,便即為住。至於明旦,造淨妙食供養辟支。是時辟支為欲利益此主人故,現身變化而為說法,或現神通,或身上出火,或身下出水,種種變現。其時主人見此神變,心切悔過,猶如迅風吹其大樹連根俱拔摧折而倒,此亦如是而自摧撲口云:『大聖!願暫下來,我今墮在染欲垢中,願慈拔我。』佛更下來,其人禮足口發願言:『於聖者邊而發惡意,願無業報。又願供養功德善根,於當來世咸得廣大財富自在,亦常供養諸佛如來,心無厭離。』」佛告諸苾芻:「於汝意云何?爾時陶家人者,今影勝王是。當於爾時向辟支佛,心懷惡意口出麁語,業成熟故,今刀刺脚閉在房中飢渴餓死。由生悔心發願力故,彼業成熟,得生王宮富貴多財,於世尊所,破二十種身見山峯,以慧穿穴,證得預流果。」佛復告諸苾芻等:「行黑業者得黑果報,行白業者當成熟白業果,行黑白雜業者當得黑白雜業報。汝等苾芻!當捨黑業及黑白雜業,專修白業行,應如是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