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李通判

    通判,是古代一個官職的稱謂。宋朝初年,朝廷為了制衡各地權勢過大的藩鎮,遂派朝臣通判的府、州軍事,和地方主官一起管理政事或職掌兵民的獄訟,但實際上亦負有考察及監督知府或知州忠貞廉潔程度的任務。這種職位,可能有點類似於現代公務機關的督察或監察委員。

    據說,在中國廣西有一個姓李的通判,他家財萬貫,大家都稱他為李通判。因為他非常的有錢,所以養了七名妻妾,並且庫藏裡的珍寶推積如山。

    這個李通判雖然很有錢,又妻妾如雲,但可惜有福不能享,因為他很短命,他在二十七歲那一年生了一場重病便一命嗚呼。

    李通判的家埵酗@名老管家,這個老管家很忠心,個性也謹慎,為了追悼他的主人英年早逝,便與李通判的七名姬妾一起設了神案齋醮祭祀。

    這時,忽然有一個道士持簿前來化緣,這個老管家很不耐煩,便呵叱趕人並罵道:「去!!!快走開!我家主人早逝,沒時間布施給你。」

    道士神秘一笑,問道:「你想不想你家的主人死而復生?我有法術,能作法令其返魂!

    老管家聽了道士的話,心頭一驚,趕緊跑去跟諸妻妾報告此事,大家都很訝異。於是,一起出門找道士,但道士卻早已遠去。

    老管家與群妾都懊悔怠慢了神仙,彼此互相怪罪對方。

    又過了幾天,老管家路過市集,途中又遇見了這名道士。老管家既驚且喜,強拉著道士並連連陪不是。

    道士說:「我並非掌管你家主人復生的陰間判官,如果要死人還陽,就必須另找活人替代。我因為擔心你家無人願意代替主人去死,所以我才離去。」

    老管家說:「不管怎樣,請您先到府上商量吧。」

    老管家拉著道士回到了家,將道士的話轉告給群妾。群妾一開始聽聞道士來到家裡,本來很開心;但接著聽到必須有人去替死,心便涼了下來,彼此面面相覷,都噤不發聲。

    老管家果然忠心,毅然挺身而出,說道:「諸位娘子都很年輕,還有大好年華,死了可惜。老奴已風燭殘年,死有何足惜?」

    於是,老管家對道士說:「如果由老奴代替去死,可以嗎?」

    道士說:「只要你能不後悔,也不怕,就可以。」

    「好,我願意。」

    「念你一片誠心,你可以先跟親友道別。待我作法,三日法成,七日便能應驗。」

    老管家便讓道士住在家裡,旦夕款待敬禮。他一一向親友訣別,親友中有人笑他傻,有人敬重他,有人可憐他,但也有人揶揄不信。

    老管家平日信奉關聖帝君,在死前他走進關帝廟上香祭拜並祝禱:「老奴代家主死,求聖帝助道士放我家主人的魂魄還陽。」

    話還沒說完,突然有一名赤腳僧站立在神案前叱道:「你滿臉妖氣,恐將大禍已至!你放心,我會救你,但千萬要保密,不可洩漏。」

    於是,赤腳僧取出一個紙包裹的東西贈予老管家,叮囑:「到時再取出來看內容。」言畢即消失不見。

    老管家一頭霧水,他回到家後,實在很好奇,忍不住便偷拆開來看,沒想到裡頭竟然只有五具手爪,一根繩索。他實在想不透其中的機關,遂將其放置在懷中。

    三日之期已屆,道士便命人將老管家的牀給搬到主人靈柩的面前,彼此相對,然後將門用鐵鎖給鎖上,在門下鑿了一口洞穴,用來送飲食給老管家。

    道士與群妾在院子裡築起了一個神壇,道士開始誦咒作法。老管家早已起了疑心,才起心動念,便忽聞牀下颯然有聲,有兩個黑影自床底下的地面躍出。這兩個黑影的面目綠睛深目,通體短毛,身長二尺許,頭大狀如車輪。

    牠們的眼睛直盯著老管家,且視且走,繞棺而行,並以利齒齧咬棺縫。棺縫被咬開後,便聞有咳嗽聲,宛如家主人在世時的聲音一般。

    二個鬼開啟了棺木的蓋子,將主人給扶了起來。老管家看見主人的樣子竟然氣色紅潤健康如昔,根本就不像生過大病的樣子。

    二鬼以手撫摩主人的腹部,主人便漸漸開口出聲。老管家發現這具活屍的外形雖是主人的樣子,但聲音卻是道士的聲音。他自忖:「關聖帝君所言果然應驗了!」於是,急忙從懷中將紙包給取出。

    只見五爪飛出,變為金龍,身長數丈,將老管家給抓了起來,並以繩子綑綁於木樑上。老管家驚嚇到都險些昏了過去,他往下看,見兩個鬼扶著主人自棺中走出,站在老管家的臥牀前。

    主人大呼嘆說:「法術失敗了!」兩個鬼面露猙獰,繞著屋子尋覓老管家,都找不到。主人氣極敗壞,遂將老管家的牀帳被褥都給撕碎。

    其中一鬼忽然仰頭,發現老管家就在梁上,大喜之下,便與主人一起騰空飛身欲抓老管家。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尚未觸及屋樑便忽然出現震雷一聲,主人便仆墜於地,棺木便闔蓋如故,二鬼也消失不見了。

    群妾聽聞雷聲,便趕緊打開門進屋查看。老管家將他所見全都說了出來,大家趕緊出門找道士,只見道士已被雷擊震死在神壇前,其屍首上還留有用硫磺寫的幾個大字:「妖道煉法易形,圖財貪色,天條決斬如律令」等十七個字。

    原來,道士知道李通判家財萬貫,嬌妻成群,貪財好色,利令智昏,竟利用法術來騙人,想要冒充李通判,他的行徑已違背了當初他學道時的誓言,觸犯了天律,被上天給收了。

   

原文/

廣西李通判者,巨富也。家蓄七姬,珍寶山積。通判年二十七疾卒。有老僕者,素忠謹,傷其主早亡,與七姬共設齋醮。忽一道人持簿化緣,老僕呵之曰:「吾家主早亡,無暇施汝。」道士笑曰:「爾亦思家主復生乎?吾能作法,令其返魂。」老僕驚,奔語諸姬,群訝然。出拜,則道士去矣。老僕與群妾悔輕慢神仙,致令化去,各相歸咎。
  未幾,老僕過市,遇道士於途。老僕驚且喜,強持之請罪乞哀。道士曰:「我非靳爾主之復生也,陰司例:死人還陽,須得替代。恐爾家無人代死,吾是以去。」老僕曰:「請歸商之。」
  拉道士至家,以道士語告群妾。群妾初聞道士之來也,甚喜;繼聞將代死也,皆恚,各相視噤不發聲。老僕毅然曰:「諸娘子青年可惜,老奴殘年何足惜?」出見道士曰:「如老奴者代,可乎?」道士曰:「爾能無悔無怖則可。」曰:「能。」道士曰:「念汝誠心,可出外與親友作別。待我作法,三日法成,七日法驗矣。」
  老僕奉道士于家,旦夕敬禮。身至某某家,告以故,泣而訣別。其親友有笑者,有敬者,有憐者,有揶揄不信者。老僕過聖帝廟--素所奉也,入而拜且禱曰:「奴代家主死,求聖帝助道士放回家主魂魄。」語未竟,有赤腳僧立案前叱曰:「汝滿面妖氣,大禍至矣!吾救汝,慎弗泄。」贈一紙包曰:「臨時取看。」言畢不見。老僕歸,偷開之:手抓五具,繩索一根。遂置懷中。
  俄而三日之期已屆,道士命移老僕牀與家主靈柩相對,鐵鎖扃門,鑿穴以通飲食。道士與群姬相近處築壇誦咒。居亡何,了無他異。老僕疑之。心甫動,聞牀下颯然有聲,兩黑人自地躍出:綠睛深目,通體短毛,長二尺許,頭大如車輪。目睒睒視老僕,且視且走,繞棺而行,以齒齧棺縫。縫開,聞咳嗽聲,宛然家主也。二鬼啟棺之前和,扶家主出。狀奄然若不勝病者。二鬼手摩其腹,口漸有聲。老僕目之,形是家主,音則道士。愀然曰:「聖帝之言,得無驗乎!」急揣懷中紙。五爪飛出,變為金龍,長數丈,攫老僕於室中,以繩縛樑上。老僕昏然,注目下視:二鬼扶家主自棺中出,至老僕臥牀,無入焉者。家主大呼曰:「法敗矣!」二鬼猙獰,繞屋尋覓,卒不得。家主怒甚,取老僕牀帳被褥,碎裂之。一鬼仰頭,見老僕在梁,大喜,與家主騰身取之。未及屋樑,震雷一聲,仆墜於地,棺合如故,二鬼亦不復見矣。
  群妾聞雷,往啟戶視之。老僕具道所見。相與急視道士。道士已為雷震死壇所,其屍上有硫磺大書「妖道煉法易形,圖財貪色,天條決斬如律令」十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