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節:接受戰帖

作者/喬正一


   
一路上桃花女只覺得頭髮似被人揪了起來,又覺得耳朵似火一般發熱,立即掐指一算,知道家裡真的發生大事了,便快步奔向家門。

   
桃花女一進門,看見的是大家鬧成一團,不可開交;聽見的是如沸滾滾熱鬧鑊鐸聲般的叫罵聲。

   
只見任二公掄起拳頭,正欲揮向彭大公的門面,口中並叫喊道:「彭大公!你竟敢如此卑鄙,使這等陰險小人招數,我跟你拼了!」

   
桃花女立即上前阻止,並問道:「爹,別衝動,究竟發生什麼事?讓您氣成這樣?」

   
彭大公也惱羞成怒,回嘴:「你要打我嗎?由你打,由你打,只要許了這親事便罷。」

   
桃花女問彭大公:「原來是你,我爹被你氣成這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彭大公說道:「好、好、好!妳來了正好。我有說話,要和你講。」

   
「有什麼好講的?」桃花女正眼也不瞧彭大公一眼,冷冷的轉過身問任二公:「爹,你們究竟在吵什麼?」

   
任二公便將來龍去脈都告訴桃花女,隨口又罵道:「都是彭大公這個卑鄙小人,使這種陰險招數。」

   
彭大公委屈地說道:「我事先真的不知道嘛,怎能怪我啊?」

   
媒婆也在一旁敲邊鑼鼓,遊說道:「這是個喜事,五百年前註定的。姑娘啊,你就答應了吧。」

   
只見桃花女轉過身對著彭大公及媒婆,冷冷地問道:「這種不符禮法的提親方式,若是我不接受,我可有什麼罪過嗎?」

   
彭大公高聲叫道:「哎喲!你這小孩子家怎麼這麼刁蠻任性啊?」

   
媒婆也苦勸道:「姑娘啊!這是件喜事,妳就答應了吧!」

   
桃花女忽然疾言厲色地斥道:「你們都給我閉嘴!這都是周家一廂情願。」

   
彭大公又勸道:「周公家這門好親事,你可一世享福啦。我就幫你做個落花的媒人,也不會虧待妳了。」

   
「給我閉上你的臭嘴!你是聽不懂人話嗎?」桃花女罵道。

   
桃花女轉身問任二公:「爹,這周公怎麼會認識我?」

   
任二公回說:「這是彭大公說的。」

   
「我幾時說的?想必是你救了石婆婆的兒子,被他曉得了。」其實都是彭大公說的,自己心虛,將一切給推得一乾二淨。

   
桃花女對著彭大公冷冷地說:「彭大公啊,你真的好陰毒啊!沒想到你竟然是個是非不分、見風轉舵的牆頭草。」

   
任二公嘆道:「唉!常言道:眾生好度人難度。桃花啊,你前日救了彭大公的性命,他今日竟拿這樁親事來報答你,真的是忘恩負義,恩將仇報。」

   
桃花直逼著著彭大公,冷冷地說:「想你當日哭得呼天搶地,喉嚨都扯破了嗓,只能眼睜睜的待見閻羅。也不想想周公只不過是算到你會身亡,但救你性命的人卻是我,我才是你命中真正的貴人。沒想到你竟然會蠢到敵我不分,倒頭幫周公來害我!」

   
彭大公自知理虧,根本不敢正眼直視桃花女,只能囁嚅的回道:「桃花啊,妳是我的恩人,我怎麼會忘記?」

   
「是嗎?可是事實是你才逃過死劫,卻反過來讓我桃花女平白地遭受摧挫。」

   
「哎呀!這是周公家要求媳婦,關我什麼事啊?」彭大公耍賴道。

   
桃花女繼續諷刺彭大公:「唉!我當初真不該一時心軟救你,不然也不會讓你現在對我口出惡言。」

   
彭大公被激得又開始胡說八道:「桃花啊,妳不要這樣子說嘛,我曉得周公是有錢家,他下的聘金,比別家必然富盛,妳到他家堙A穿的好,吃的好,受用一世。妳若不答應,只怕妳到老了也享受不到。」

   
「哼!我的幸福不勞你操心,我年紀這麼輕,還怕找不到好人家嗎?」

   
媒婆繼續遊說道:「桃花呀!彭大公說的話也沒錯。若許了這門親事,妳居蘭堂,住畫閣,重裀臥,列鼎食,可享受不盡了。不是我媒婆說謊,他後天下的聘禮,這樣高、這樣大,雪花花的銀子就有三十個,保證絕不比別人家寒酸,妳就答應了吧。」

   
「哼!什麼居蘭堂、住畫閣;什麼列鼎食、重裀臥。這些我都不希罕!至於那雪花銀三十個,我更是正眼也不瞧一眼。」桃花女露出不屑的神情。

   
這個媒婆也很白目,又對桃花女說了以下不當的話:「還有啊!那周公的《周易》算卦可好啦!只有他家大官人曉得,再不傳別人的。姑娘啊,你過門之後,他還會將這《周易》之術傳授與妳呢!」

   
「哈哈哈……!周公的陰陽卦爻,還不都是被我桃花女給一一破解?哼!雕蟲小技,少在我跟前賣弄!」

   
彭大公仍不死心,繼續苦勸道:「桃花啊,妳就看在我老人家的面子上,許了這門親事吧!」

   
只見桃花女面無表情,像是在思考什麼重大事情,過了幾分鐘後,桃花女打破了沈默,對任二公說:「爹,沒關係,我們就答應了吧,不妨事的。」

   
任二公說:「我若是早知他們的心機,也絕不會接受他這紅酒。常言道的好,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既然你答應了,那麼我也就答應。」

    媒婆見桃花女終於答應這門親事,眉開眼笑的說:「唉喲!原來我們的桃花大美人是嘴硬心軟。好啦,只是可憐我做媒的吃虧,被姑娘推這一下,可跌了一跤呢!」

   
只見桃花女目露睛光,喃喃地說道:「周公啊,你給我等著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