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節:避煞的法器

作者/喬正一


   
彭大公見親事已成,便準備離開,對著任二公說:「兄弟,你女兒已許下親事,我這與媒婆回周公話去了。」

   
這門親事既已說定,任二公也是個大量之人,先前與彭大公的不快,就念在兄弟一場,也就作罷。

   
任二公對彭大公說:「哥哥,留下來喝完這壺酒吧。」

   
媒婆說:「任二公別客氣了。周公那媯扔菃畯怞^話呢,我們還要準備下聘禮、迎娶過門等許多雜務,全都集中在明天一天,還是放彭大公早點走吧。」

   
任二公說道:「這樣吧,待成親之後,再請你來吃喜酒便是了。」
   
   
第二天,周家正式來迎娶了。

   
彭大公喚著媒婆:「喂!媒婆,妳在哪裡?周公找妳哪!」

   
媒婆呸的一聲道:「我呸!你也不睜開一下你的驢眼看看,今日吉日,周公家下聘禮,是我媒婆身上的事,要你來使喚?」

   
周公對著彭大公及媒婆交代:「我這娶親的禮物,應已都齊備了。你們領著快去,不要誤了我好日辰。」

   
彭大公回道:「我們這就就去。」

   
臨行前,彭大公對媒婆說:「對了,媒婆,到了任家的門前,你先進去,通知行禮的事,我隨後進來。」

   
媒婆問道:「為什麼?為什麼教我先進去?」

   
原來彭大公對桃花女一直懷有很深的歉疚感,總覺得是用了不正當的手段騙了這場婚事,故說道:「妳不知道,那任二公的女兒的個性,好生厲害,倘若禮物有不週之處,萬一她打我,我躲在後面好先開溜啊。」

   
媒婆聽後哈哈笑道:「我做了一輩子的媒婆,也不曾被新人打了,少囉唆,我們快去啦。」

   
「等一下!」周公忽然在他們身後喊住。

   
周公口中喃喃自語道:「待我再確認一次。乾、坎、艮、震、巽、離、坤、兌…..。嗯,沒算錯!就是這個時間,今日桃花女出門之時,正好與日遊神相沖,她就算不死,也要帶傷上車。這個時辰又犯著金神七殺上路,又犯著太歲。看來桃花女一路上凶險多難,遭遇這般兇神惡煞,肯定必死無疑了。嘿嘿嘿….。」

   
「什麼?原來周公竟懷有這等惡意!我以為他娶桃花女是做媳婦的,那知是要害她性命?」彭大公一旁全都偷聽到了,他終於識破周公歹毒的陰謀,也瞭解到自己完全遭人利用,陷害自己的救命恩人,這更加深了他心中的罪惡感。

   
媒婆催促道:「彭大公,你在發什麼呆啊?走吧!」

   
周公笑說:「彭祖、媒婆快點去呀。我只在門前等侯兇信!哈哈….!」

   
周公這幅陰險小人的嘴臉,著實令彭大公心底反感。

   
彭大公與媒婆捧著禮金,領著眾人,抬著花轎,張燈結彩,兩邊鼓樂吹動,浩浩蕩蕩的來到了任家門前。

   
媒婆到了任家門前高喊道:「時辰已到,請新人早些兒上車吧!」

   
桃花女絕非省油之燈,她很明白周公下聘的目的是要跟她鬥法,借著這場婚事分出個高下。她之所以答應這門親事,也是為了挫一挫周公的銳氣,好讓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於是,她決定見招拆招。

   
桃花女事先早已盤算過,她發現周公實在兇狠,竟然選定兇神惡煞的時日,來害謀她的性命。他這麼做,無非就是為了報復她破了他的法,實在心胸狹窄。沒關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任他再怎麼會算,也決算不過她的手掌心。桃花女早已一樁樁預備安排妥當。今天清早起來,先拜過了家堂,辭別了父親,請他不要送她上車,如此便可避過了惡煞。隨即又到隔壁去辭別了石婆婆,向她借小哥來送行,請他護送解救自己。哎!周公啊,周公,你可是枉用了這一場歹心,真是枉作小人啊!

   
彭大公在門外喊道:「桃花啊!時辰到了。請出門上花轎吧!」

   
媒婆正要進門攙扶桃花女上轎時,桃花女忽然喊道:「等一下,這出門的時辰,正沖犯著日神,又沖犯著金神七殺。有這兩重惡煞相沖,不死也半條命。石小哥,請你幫我把那花鳳冠拿來,等我戴上後,再取那米篩子來,你走在我的前面,拿著米篩遮蓋住我頭頂。」

   
「我知道了。」石留住回道。

   
因為當天日遊神四處禍祟,而米篩上面有千網孔,就象徵著千隻眼睛,能驅鬼避邪。而花鳳冠上的珠光寶氣,貴氣巍巍,有免去被金神打碎天靈蓋(頭部)的作用。這就是後來古代傳統的婚禮上,新娘子為什麼要頭戴花鳳冠,並以米篩遮頂的緣由。

   
彭大公的罪惡感愈來愈深,他在一旁直冒冷汗,很擔心桃花女的安危。他看見桃花女安然無恙的出閣,總算稍稍安心了一些。

   
「嗯,好險,平安過了兩關。不過接下來,有更險峻的難關等在前面,我可千萬不能大意。」桃花女心裡想著。

   
「起轎了!媒婆扶新人上車!」彭大公高喊著。

   
「等一下!」桃花女轉身對石留住說道:「這個時辰正沖著太歲。我想太歲最兇的一個凶神,若不避著他,那堹鄎O全性命?石小哥,你等我上了轎,吩咐抬轎的人,先把轎子倒拽三步,然後才往前走。」

   
「我知道了。」石留住立刻吩咐道:「抬轎的聽著!新人吩咐,先把轎倒退三步,方向前走!」

   
抬轎的人齊聲應道:「知道了!」


   
桃花女心想:「太歲惹不起,看來只有取出袖中的紅巾,待我取出來,覆蓋在頭上,避開太歲的煞氣。」這也是後來新娘子在傳統婚禮當天須以紅巾覆蓋頭面,為的就是避開太歲的煞氣。 

   
彭大公見狀,不解的問道:「桃花啊!為什麼要轎子倒退,不向前行?妳要轎子退到哪裡呢?」

   
「大公啊,你哪裡會懂這其中的奧秘呢?我之所以這麼做是怕撞著那凶神太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