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節:彭祖延壽

作者/喬正一

    彭大公的另一鄰居兼好友任二公,姓任名定,早年喪妻,沒有兒子,只有一個寶貝女兒,今年已十八歲,長得亭亭玉立,目前仍待字閨中。這女孩也奇特,生來左手上有桃花紋,因此大家便稱她為桃花女。

   
這一天,任二公閒來無事,坐在門前看著路上的行人熙來攘往,忽見人群中出現彭大公的身影,緩緩地走向前來。只見彭大公一臉垂頭喪氣,彷彿烏雲罩頂般的鬱悶。

   
任二公趨前關心問候,沒想到彭大公一開口竟似訣別地說:「兄弟,今日特來跟你辭別。」

   
任二公聽得丈二金剛摸不著頭,問道:「哥哥,你要辭我往那堨h?」

   
「兄弟不知。今日周公算我一卦,道我到後天午時身亡,以此先來辭別你。」

   
任二公安慰道:「哥哥先別煩惱,這陰陽之事,根本就不可盡信,誰說他一定準?」

   
「話不能這樣說,那周公算的卦,除了石婆婆的兒子以外,從來沒個不準,教我怎不煩惱?他今日給我一兩銀子,要我買些酒肉吃及辭別一班朋友。我現在帶銀子到這堙A待我買壺酒來,與兄弟吃一鐘。」

   
任二公也不知如何是好,應道:「你到我家,倒吃你的?只等我女孩兒回來,安排些酒肉,與哥哥一起吧。」

   
一會兒,桃花女回家了。見到了彭大公,很有禮貌的打了聲招呼:「伯伯您好。」

   
「伯伯,您怎麼都不說話?眉頭深鎖不展?您怎麼哭了?有什麼心事嗎?」桃花女關心問道。

   
彭大公便將經過都告知了桃花女。

   
桃花女說道:「伯伯,您今年也有六十九歲了吧?」

   
「是的。」

   
「伯伯,你跟我說你的生年八字,讓我也替你掐算一下。」

   
任二公笑道:「哥哥,我這女孩兒說她也懂一些奇門遁甲及易經八卦。常常在自己的手上掄掄掐掐,胡言亂語的,還蠻靈驗的,你就跟她說你的八字,讓她幫你算一下吧。」

   
「唉!兄弟,你這女孩兒家怎麼算得過周公?我今年六十九歲,五月初五日戌時生。」

   
只見桃花女一本正經地掐指默算,接著點頭說道:「嗯,好個厲害的周公,真有兩下子。伯伯真的是註定後天日正當中午時分,死於土炕之上。」

   
彭大公一聽,立即嚎啕大哭,嗚噎哭道:「我就說嘛!周公算的很準,兄弟,後天我便與你永無會期,我是死的人了!嗚嗚…..

   
桃花女說道:「伯伯,您別這麼難過,有道是天地變幻無常,山川大地都能易位,陰陽氣數又豈無轉換之理?」

   
彭大公顫抖地說道:「我服侍他三十多年,說實在的,他的卦從沒有不靈驗的,當真是空前絕後,古今無比,你教我怎麼不信他?」

   
桃花女露出不屑的表情,回說:「伯伯,你一直誇他空前絕後,聽得我不由心頭火上澆油。好像當今世上,除了那周公一人神機妙算,再無敵手。你說周公是當今世上神算無敵手,早激的我嗔難忍,怒難收。我今天就非要破解他的卦象,要他作我的手下敗將!」

   
彭大公問:「桃花啊,妳要如何破解他的卦象?」

   
桃花女問道:「伯伯,我今日若救了你的性命,就等於是教他算不準了,你意下如何?」 

   
彭大公燃起了希望,說道:「你若救了我老命不死,我雖沒甚麼可以報答你,來生我當口中銜鐵,背上披鞍,只好做牛做馬來報答你。」

   
桃花女說:「伯伯,你仔細聽好。明天晚上正當天上北斗星官下凡巡察人間善惡,你要買七分香、花、果、明燈、淨水供養著。等到午夜三更三點時分,那七位天神星官下凡之時,會接受你的香、花、果、明燈、淨水。你再準備一領乾淨的大席子,做成一個席囤,你悄悄的躲在那媕Y。等天神星官即將離去之時,你就跳出來。你記住,不要害怕,趕緊抓住其中任何一個天神。他會嚇一跳,然後他會問你是否要官位?你就說『我不要』;他會再問你是否要功名利祿?你還是回說『我不要』;他最後會問你『你都不要,你到底要甚麼?』,你便說道我要些壽命。就這樣,便能保你後天中午性命不死了。」

   
「妳說的可都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

   
「那假若天神星官不來,你要我等到什麼時候?」

   
「直等到月轉矮牆西,人約黃昏後。擺祭品澆茶奠酒,只待那七位天神星官來領受。伯伯,你只要記住,這是性命交關的事,並非兒戲,可千萬別睡著了,錯失千載難逢的良機,切記!」桃花女很嚴肅地的叮嚀。


   
「那些天神星官都長得什麼樣子啊?我很害怕,怎麼請他們來?」

   
「伯伯,你千萬不能害怕。這些天神總比來拘你性命的黑白無常要好得多吧?你是願意與天上的天神打交道呢?還是情願作地府陰司下的鬼囚?你好好想想吧!」

   
彭大公感激的說:「兄弟,我如今就依著桃花女所說的去作,辦些素果齋食,香花燈燭,等到三更半夜,拜告天上北斗星官。若得不死,我依舊拿這一兩銀子與你做東道。天哪!但願能保全我這條老命。」
 
   
任二公也一旁打氣道:「哥哥,你只管依著桃花的話去做。吉人自有天相,到後天我會與桃花一起來祝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