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節:桃花女救孝子

作者/喬正一

    「婆婆,你為何這般煩惱?」

   
「你有所不知,我因為孩兒做買賣去了,半年多不見音信,我心中忐忑不安,於是去周公卦鋪堿陞L算了一卦。他說我孩兒注定該今夜三更前後,死於三尺土下板,妳教我怎不煩惱?」
 
   
桃花女得知後便安慰道:「婆婆,人家都說江湖術士的話不可信,信了一肚子悶。小哥平時這麼孝順,這麼好的人又豈會這般短命?你別信他!」

   
「可是人家都說周公的卦從無不靈驗的,所以不由得我不信啊。只是我那可憐的兒啊,如果知道你今夜死在那堙A我也好去收拾你的骨骸啊。」石婆婆仍是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婆婆,妳先別煩惱,這易卦之術天底下也不是只有周公一人懂,我也略通一二,妳先跟我說小哥的生年月日,待我替他掐指一算。」

   
「他是二十歲,三月十五日午時生的。」石婆婆聽聞桃花女也懂奇門遁甲,便燃起一線希望。
 
   
「嗯,這個周公的確厲害,是有兩把刷子。他算得沒錯,小哥的確該於今夜三更前後,死於三尺土底下板。」

   
石婆婆這時哭得更加傷心了。

   
「石婆婆,您別這麼難過,小哥的劫數也不是沒得解,我可以救小哥一命。」桃花女老神在在的說。

   
「你若救得我孩兒的性命,等他回來,我一定教他多多的謝你。」石婆婆感激涕淋的謝道。
 
   
桃花女告訴石婆婆方法:「婆婆,妳記住,今夜晚間三更前後,妳倒坐著門限上,披散了妳的頭髮,將馬杓兒往那門限上敲三下,叫三聲"石留住",他便死不了了。」

   
石婆婆見桃花女正值青春年華,不禁懷疑這麼年輕的少女是否真有逆轉陰陽的通天本領,便問道:「桃花啊,妳該不會是跟我開玩笑吧?」

   
「婆婆啊,我騙妳幹嘛?只依著我的話去做,包小哥明早平安回來。」

   
石婆婆終於破啼為笑,問道:「唉呀,我都忘了問妳找我有什麼事?」
 
   
「沒什麼事,我是來跟你要些繡花針,我要繡花。」

   
「哈哈,妳看我難過的忘形了,我有針,等明日孩兒回來,我就帶著針兒同孩兒來謝妳。」
 
   
「好哇,婆婆,我走囉,妳要記住照我的話去做喔。」
 
   
石婆婆看見桃花女如此天真爛漫,心裡還是有些擔心,但現在也沒別的辦法了,只好死馬當活馬醫。當晚三更前後,風止雨息,石婆婆果真照著指示倒坐在門限上,披散了頭髮,將馬杓兒往門限上敲三敲,並叫三聲石留住。
 
   
而石留住這邊,自從到南方做生意,果真運氣不錯,獲利十倍,歡天喜地準備回家探母。由於趕路,而錯過了店面,無奈天色己晚,又遇著風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怎麼辦呢?

   
「咦?那不是一座破瓦窯?沒辦法,將就一下吧,暫時躲在窯內捱過一夜,明早回見母親去。」石留住立即躲進石窯裡。

   
突然間,他聽見有人在喊「石留住」、「石留住」、「石留住」。

   
「咦?是誰在叫我?這聲音好像娘的聲音,可是怎麼可能?娘現在應該在河南老家裡,怎麼會在這裡?」
 
   
石留住立刻衝出石窯,欲一探究竟時,沒想到一個轉身石窯便崩塌了。

   
石留住一驚,心想:「剛才實在好險,若是再晚一步,恐怕就命喪窯底之下了。如今風雨已息,天色漸明,我不敢久留,還是趕緊回家去見母親。」

   
待黎明拂曉時,石留住趕到家門前喊道:「娘,開門,開門!」
 
   
石婆婆聽見孩子在門外喊叫,懷疑是孩子的鬼魂,便問道:「你是住兒嗎?你是人還是鬼?」
 
   
「娘,我是你孩兒啊,怎麼會是鬼?」
 
   
石婆婆打開大門,見兒子好端端的站在門前,喜極而泣,抱住石留住。

   
石留住見母親的舉動反常,便問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石婆婆便將整個經過告訴了石留住。

   
石留住笑說:「娘,這下看來,周公算不準了。待孩兒去問他,要這個銀子如何?」

   
「你去恐怕他不服,不肯罰這銀子,我跟你一起去。」

   
這時,彭大公正對路人扯閒,笑說:「我家主人周公,開著卦鋪,凡是前來算卦的,少不得吉也斷,凶也斷,生也斷,死也斷。昨日算我隔壁石婆婆的兒子石留住該死,道是不利市,所以今早日接近晌午時分,才叫我開鋪面。掛起那大言牌。」

   
石婆婆看彭大公,便上前討銀子。

   
彭大公便把周公給請出來,周公見石婆婆,便縐緊眉頭,不悅地問道:「你這婆婆怎麼又來了?」 
   
「老爹,你說我孩兒昨夜身亡,可是你算不準,你要把銀子給我。」 
   
周公真的發火了,罵道:「豈有此理!」

    「你不信?你看!這是我的兒子,不是好端端的站在你眼前嗎?」

    周公火氣越來越大,他絕不信自己會算錯,便罵說:「誰知道你去哪裡找來這麼一個混小子,冒充是你的兒子,來騙我的錢?」 

    「我就只有這個孩兒,彭大公也認得他。」 

    彭大公也作證道:「沒錯!他真的是石婆婆的兒子。」

    周公越聽越驚,氣到面紅耳赤,眼看三十年的鐵招牌就要毀於一旦,他實在無法吞下這一口氣,於是說道:「等一下,也許是你把他的生辰八字給報錯了,你教你兒子再跟我說一遍他的八字,我重新算一次。」 

    石留住自己開口道:「我今年二十歲,三月十五日午時生。」

    周公再一次確認:「你沒弄錯?」

    「是這時間沒錯!」

    周公眉頭緊蹙,喃喃自語道:「怪了!真是怪事!這命本該昨夜三更前後死於三尺土底下板,但今日算來,竟出現有恩星臨時進命,救他無事。怎麼昨日卻沒算到有這恩星?今日便有恩星救命?這小子一定不是石婆婆的兒子。」

    彭大公也看不下去了,便道:「唉呀!你這老人家怎麼可以這樣?他就在我隔壁,從小我看他長大的,怎麼不是?話說在前了,我只拿下這挑出的銀子給他去囉。」

    石婆婆對兒子說:「兒啊,銀子拿到囉,我們回家去吧。」母子倆歡天喜地的回家。

    周公真的是悶到了極點,抱怨道:「我算了三十年的卦,從來不曾出錯,今日是怎麼搞得?竟然算錯,被人罰了銀子去?真是把我給悶死了。」

    這彭大公也是個直腸子,不安慰也就算了,竟還一旁說風涼話:「想是你老了,不準了。現在大街小巷裡的人都說周公算不準了,被人罰了這挑出的一個銀子去,下次再不要他算了。您知道嗎?您常在我面前賣弄這陰陽有準,禍福無差,今日如何?真是丟臉啊!」

    周公嘆了一口氣,道:「這一個銀子不打緊,只是掛了三十年的招牌,如今被人拿去,真是丟臉。彭祖,替我把門關上,我要休息。」

    彭大公做人有些白目,竟繼續說道:「老官人,不要怪我老人家多嘴。你自從開這卦鋪以來,也賺的夠了,剛剛才被拿了一個銀子去,便關上鋪門,怎麼這麼小器?我聽古人有言:智者千慮,必有一失。你算了三十年的卦,從不曾算錯,今天就算錯一個,也不算多啊。你的名聲早已遠播了,那些前來算卦的人,難道會因為這一個不準的案例便不來找你算?若如此,別家的算命館,豈不連鬼都不會上門?如今這青天白日,關著鋪門,像什麼樣?常言道:"一日不害羞,三日吃飽飯"。我們靠手藝的買賣,怎害得許多羞?老官人,你依我說,到廂子埵A取出個銀子來,我依舊開了鋪面,掛上招牌,挑出這甘罰的銀子去,怕什麼?」

    周公垂頭喪氣的說:「唉!我做這一行迄今已三十年了,如今罰金被人拿去,教我有什麼臉見那夥算卦的同行?不如暫時關鋪門幾日,等他一街兩巷的人再三求我算卦,然後重開鋪面,方才好看。這樣吧,反正我在此悶坐,也沒什麼事,你跟我說你的出生年月日時來,我免費替你算上一卦吧。」

    「你要算我的命?被別人拿了你銀子去,拿我來襯鋪兒。老官人,算了罷。」

    周公聽得有些發火,罵道:「你這老頑童,我好意替你掐算掐算,不感謝也就罷了,竟講這等胡話!快給我說你的出生年月日時。」

    「 五月初五 日戌時生。」

    周公掐指,口中喃喃自語:「乾、坎、艮、震、巽、離、坤、兌….

    周公突然抬頭對彭大公說:「唉呀!彭祖,你今日安然無事,明日也無事,但到了後天午時,命該死於土炕之上。」

    彭大公一聽簡直如晴天霹靂,故作鎮靜。

    周公說:「這次我一定不會算錯。」

    彭大公嗆道:「你連石留住都算錯,怎能保證我一定會是如此?我不信!」

    周公也不以為意,說道:「來、來、來,你服侍我多年,今天就放你回去,打點送終之具。我另外給你 一兩銀子,去買些酒肉吃,辭別了你的朋友。你死之後,我會好好殯送你的。」

    彭大公跟了周公三十年,他深知除了石留住以外,他的老闆可謂料事如神,他真的開始怕起來了。

    「老官人,你再重新替我算一算,可有什麼恩星救我嗎?」 

   
周公說:「我不會算錯的,你跟了我三十年,應該深知我的實力,信不信由你。」

    彭大公難過的哭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