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節:鬼金羊、昴日雞

作者/喬正一


   
「又過了一關。這一趟走得真是驚險,說是九死一生也不為過。唉!周公啊,周公!真是枉費你昂貴的三財六禮了。」桃花女踏在席子上,便走邊想著。

   
彭大公見到桃花女兩腳踏在席子上,邊走邊靠石留住在底下將席子往前挪,覺得好奇,便問桃花女:「桃花啊,這地上的兩領席,倒來倒去,是甚麼意思?」

   
桃花女解釋道:「這是我避難的機謀,躲災的知識。你看我為甚麼走走行行,地上要鋪下淨席?目的是蓋住了地上的黑道,避開了煞氣。周公揀定這黑道的凶辰來謀害我,我就利用這淨席,將它換成了黃道的吉日,來個趨吉避凶。」

   
彭大公還是好生擔心,一直盯著桃花女,桃花女問:「咦?伯伯,你從剛才就一直盯著我看幹嘛?」

   
「沒什麼….。」彭大公其實心裡對桃花女真的好生歉咎。

   
周公坐在大廳裡暗自偷笑,心想:「桃花女,這一次一定叫妳必死無疑!」

   
只見桃花女頭蓋紅巾,由媒婆牽引,四周泛起鏗鏘的樂鼓聲,在眾人的陪伴下,輕盈地走到大門口,像是在對周公宣告「我贏了」。

   
周公瞪大了雙眼,嘴巴也合不攏,他簡直無法形容自己驚訝的程度,心中不斷地生起問號:「怎麼會這樣?怎麼搞得?到底是哪裡出了錯?!」

   
彭大公一旁嘲笑周公:「她活得好好的哩!」

   
周公一旁拉住彭大公低問:「她是怎麼活下來的?」

   
「哼!她早就知道今日是黑道日啦!所以把兩領淨席,鋪在地下,行一領就挪前一領,將黑道換過黃道走著,因此保她不死,現在還是活得好好的!」

   
周公真的好生佩服,心裡直讚道:「了不起!這小姑娘真的好強!」

   
白目的彭大公嘴巴真的很賤,又刺激周公:「哈哈哈!你沒有用!」

   
周公被這一激,怒道:「還沒完!等我再算一卦。乾、坎、艮、震、巽、離、坤、兌….。嗯,如今她該入門了,現在正是星日馬當直,新娘子犯了它,跑也跑殺,踢也踢殺。還怕她不死?彭祖,你去請新娘入門!」

   
彭大公對周公著實不屑,心裡頭罵道:「我呸!好個周公!你好忒狠了!」轉身對外喊道:「媒婆,扶著新人入門!」

   
桃花女突然出聲道:「且慢!今日是星日馬當直,我若過這大門的門檻,正傷到星日馬的脊背,馬一定會跑跑跳跳,踢來踢去,豈不取了我的性命?石小哥,可否替我取馬鞍一副,搭在這門限上邊?」

   
石留住立即將備妥的馬鞍安置在大門的門檻上,好讓桃花女從上面跨過。

   
彭大公好奇地問桃花女:「妳現在又要幹嘛?」

   
桃花女解釋道:「現在是星日馬當日,降臨凡世。我怎敢擅搭它的便道?傷它的脊背?我鞍上這一厚重的鞍轡,先將它安撫下來。」

   
彭大公很替桃花女擔心。

   
只見桃花女安然無恙的跨進了門檻,走入院子。

   
周公瞧見桃花女一路平安,心中直佩服道:「這小姑娘實在太強了!」繼續掐指計算:「乾、坎、艮、震、巽、離、坤、兌….。我如今請她入這牆院子來,現在正是鬼金羊、昴日雞當直。這兩個神祗巡綽,若見了新娘呵,雞兒啄也啄殺她,羊角觸也觸殺她,必死無疑啦!」

   
彭大公喊道:「媒婆,請新人入牆院子來。」

   
桃花女喊道:「且慢!這早晚正值鬼金羊、昴日雞兩個神祗巡綽,我若這時走入這牆院子,必受其禍。石小哥,麻煩你去取一面鏡子來,讓我照面,再取碎草米穀,和這染色的五色銅錢,等我每走一步,就撒一次。」

   
彭大公非常好奇,直問道:「桃花啊!你哪來這麼多繁複瑣碎的規矩啊?」

   
桃花女也不厭其煩的解釋道:「伯伯啊,你不懂,我拿這草是用來餵羊,穀米是用來餵雞。至於這五色銅錢啊,是給小孩子去搶的,讓他們吵吵鬧鬧,鬥爭相戲,如此便可避開這兩個煞星,我好趁著哄鬧聲中走向廳堂前。」

   
這就是後來傳統婚禮上流行灑米的緣故。至於五色銅錢的部分,後來就改成糖果代替。

   
周公拉著彭大公問:「她是怎麼活下來的?」

   
彭大公不耐煩的回道:「她都先算計到了,她說這時候該鬼金羊、昴日雞巡綽,所以把些碎草、米穀,撒一步行一步,又撒下一些五色銅錢,等小孩子們去相爭相搶的。她自己又準備一個鏡子照了臉,在喧鬧堥奎i牆院子,如今好端端的在堂上立著哩。」

   
周公責怪彭大公:「還不都是你把這些小孩兒給帶來,如果你不要給她這些草、米穀,她現在可不死了?」

   
彭大公回嗆:「拜託喔!你家那埵釵抻\、五色銅錢這些東西給我帶去?都是她自己預備的。」

   
周公又罵道:「就算是她自己準備的,你也不應該讓她撒米!」

   
彭大公也氣道:「老官人,他的算計比你高得多,他是請石留住在一旁幫他做事啦!」

   
周公真得好佩服桃花女,心中直讚道:「這小姑娘實在太強了!不過還沒完,好戲還在後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