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節:喪門吊客與白虎星

作者/喬正一


   
周公掐指算計,口中自言自語道:「等我再算一卦。乾、坎、艮、震、巽、離、坤、兌….。哼!她如今走入的這第三重門,正是喪門吊客當值。新娘這一番入門來,如果還不死,那麼我就再也不算卦了也。」周公撂下狠話。

   
彭大公一聽大驚,心想:「遭了,桃花女這下可是在劫難逃了。」轉身喊道:「請新人入第三重門。」

   
「且慢!這第三重門恰是喪門吊客當值,這神煞是犯他不得的,石小哥,麻煩你取那弓箭來,等我入第三重門時,替我向空中射出三箭。」

   
石留住應道:「知道了。」

   
彭大公見石留住射箭,不住嘆道:「哇!準備的真是周到。連弓箭也備有,真是好個賣貨郎啊。」  
 
   
原來當天是犯著喪門吊客,所以桃花女的解法是把弓箭忙射,弓拽開的樣子就像是明月彎,箭發去恰似流星墜,以此避煞。

   
周公以為桃花女這一次難逃死劫,卻沒想到看見桃花女一步步跨入廳堂內。

   
「這小姑娘好厲害。」

   
彭大公嘴裡喃喃自語道:「乾、坎、艮、震…..。」

   
周公轉身問道:「你怎麼學起我講話的樣子?」

   
彭大公笑說:「唉呀你翻來覆去就那幾句,還會有什麼新花樣?我都會背了!」

   
新郎新娘拜過天地及周公後,便一起入洞房。

   
周公暗自偷笑道:「哼!如今妳入這臥房去,現在白虎頭正在床鋪上,我就在外面響動鼓樂,驚動這白虎,看妳能躲到那堨h?」

   
彭大公喊道:「送入洞房!媒婆,請新人到臥房中坐床去。」

   
桃花女立即想到:「且慢!我如今進入臥房中,這床正坐在白虎頭上,他那媗T動鼓樂,驚動白虎,豈不取我的性命來?」便轉身對彭大公低聲道:「伯伯,我有些害怕。他家有甚麼小孩,可否找一個來與我做伴?」

   
桃花女這個請求其實還算合理,彭大公便回道:「周公家有個小姑娘,叫做臘梅,今年十三歲了,我找他來伴陪妳如何?」

   
這臘梅就是周公的小女兒,現在也就是桃花女的小姑了。

   
「好哇,你請她來。」

   
彭大公對臘梅說:「小姑娘有請。」

   
臘梅天真的問道:「你叫我做甚麼?」

   
彭大公說:「我和媒婆要前後處理很多事,要請妳來陪伴新娘坐一坐。」

   
「哎喲,她是嫂嫂,還不曾見面哩。怎麼好去陪她?」

   
「小孩子家怕什麼的?妳先陪她去。等她坐過了床,還是要出堂行禮,見妳爹爹哩。」

   
臘梅不疑有他,就在媒婆的陪同之下,走入新房。

   
「嫂嫂萬福。」臘梅對桃花女打招呼。

   
桃花女說道:「姑姑萬福。姑姑,妳看我身上的這件大紅鶴袖禮服好不好看?如果妳喜歡,我可以送給妳,就當是見面禮好了。妳等一下先穿上我這件新娘禮服,在這塈中@下,我到後面去更衣便來。」

   
「好哇!好哇!」臘梅還是個天真的小女孩,見新娘禮服非常華麗美觀,很喜歡,便穿上了禮服扮起新娘。

   
廳堂傳來嘈雜的鼓樂聲,接著臘梅便突然倒地,無聲無息的暴斃了。

   
彭大公進新房探望新娘,卻沒想到見臘梅猝死在地上,慌張的大喊:「唉呀!小姑娘死了!周公快來?」

   
周公喜孜孜的問道:「怎麼啦?」

   
「小姑娘死了也。」

   
「還不整死妳?」周公嘴角露出一抹邪惡的微笑。

   
沒想到,周公一進房赫見自己的女兒橫臥在地上,慌了神,便問:「新人在那堙H」

   
彭大公說:「他兩個在側房同坐著哩,不知怎麼新人不死,是小姑娘死了?」

   
周公放聲大哭,既傷心又憤怒的罵道:「桃花女,妳好狠啊!」

   
媒婆也慌張的對外頭喊道:「周公家死了人,你們還吹打些甚麼?我看那周公和這桃花女鬥來鬥去,搞不好一不做,二不休,少不得弄出幾個人命來。我媒人錢還沒賺得,倒先要吃上官司,受他這等連累麻煩,我們不如先開溜了是。」

   
彭大公感嘆道:「唉!這都是周公心腸太狹窄,太過陰損,自作自受的現世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