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很多的男女在相戀時總是把對方看得非常的完美,可一旦走入婚姻後,發現對方並不如自己想像的那麼美好,於是佳偶變成了怨偶。那麼我們不禁要問,當初愛上的又是什麼?

    本經是佛陀藉由一個發生在非常久遠以前,一位富家女子迷戀上一位辟支佛的故事,告訴我們愛情的真相與本質就是「無常」,唯有「正觀無常」,時常思維「無常」,認清並深刻的體會「無常」的真諦,才能從情感的創傷與煩惱與中獲得治癒與解脫,才能真正得著平靜、喜樂、與幸福。

選譯自《增壹阿含經》第三百一十六篇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09(佛曆2553年)9/13(農曆七月二十五)

    我是這樣聽說的:

    這是發生在古印度時代的事。當時,佛陀與五百位大比丘一起住在古印度波羅柰城裡的鹿野園林中。

    有一次,佛陀對所有的比丘們說:「比丘們,你們應當要思惟無常,體會無常,認清並深入的觀察無常的真相。如此,你們便能斷除對欲界、色界、與無色界的貪愛與執著,也能同時斷除驕傲自大的心理,以及錯誤的邪見等等。你們可知何以『無常觀』有如此功效?」

    佛陀接著便說出一段發生在非常久遠以前,一位富家女子迷戀上一位辟支佛的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長得非常俊俏挺拔的辟支佛,全身上下充滿著男性的魅力,不但是容貌端正完美,而且口氣清新,如蓮花的香氣一般,身上還不時散發著栴檀木的香氣,非常的迷人。

    有一天,這位辟支佛帶著缽,走入波羅柰城內乞食。他慢慢地走到一位非常有錢的長者家門前,站在門外默然而立,等候屋內的主人布施飲食。

    這時,長者的千金在屋內遙見這位修行人在門外站立,便出來仔細端詳對方的長相,這不看還好,一見竟驚為天人,立刻迷戀上辟支佛的男色,她發現辟支佛長得實在太帥了, 就算稱為當代世上第一美男子也不為過。

    這位富家千金一見鍾情,已愛上了辟支佛,她不顧少女應有的矜持,鼓起勇氣向對方告白:『大師啊,您長得如此英俊帥氣,非世間一般男子所能相提並論。我雖生為女兒身,但論姿色亦非庸脂俗粉之輩,不如我倆就此結為連理,比翼雙飛吧!而且,您拖著缽到處乞食化緣,真的很辛苦,如果你我結為夫妻,以我家財萬貫的背景,定能保你一生吃穿不愁。』

    辟支佛發現富家女已深陷情網,且情根深種,實在不忍對方因他而生起情感煩惱,決定幫助她掙脫情網的束縛,便開口問道:『女施主啊,很感謝您對我的愛慕,但不知您究竟是看上我哪一點?』

    富家千金回答:『喔!您全身上下實在是太端正完美了!譬如您的眼睛,是如此明亮有神,深邃又充滿著感情;還有您的口氣是如此清香,如蓮花的香氣一般;您身上散發著迷人的栴檀木香氣,令人聞之神魂顛倒,意亂情迷。』

    辟支佛聽完對方的告白以後,便以右手將其中一隻眼珠給挖了出來,放在左掌上,攤在富家女的面前,說道:『喏,給妳!妳不是很愛這隻眼睛嗎?現在我把它挖出來送給妳。』

    富家女被辟支佛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壞了,心中滿滿的情慾也立刻被嚇退了。

    辟支佛接著說:『女施主啊,妳看!這隻眼睛現在還有什麼地方值得妳如此迷戀?它現在就像是爛瘡一般,令人做噁,根本毫無可愛之處。這隻眼珠裡,充滿著血液與神經,都是些不乾不淨的東西。

    所以,女施主啊,妳現在明白了嗎?妳愛上的東西根本就不牢固,虛幻不實,只會誑惑妳。舉凡眼、耳、鼻、口、身、意等等,皆不牢固,都是在欺騙妳的感情,並不真實。還有,妳說妳愛上我的口氣清新,可是嘴巴也不過是充滿唾液的器官,而唾液也是不乾不淨之物。再來,我的身軀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裡面包藏著白骨,非常易脆受傷,且終究會老去死亡。妳說我身上散發著迷人的香氣,但那是因為妳沒有聞到其他噁心難聞的地方。這幅身軀,平時還會遭受各種蚊蟲的侵擾。雖然,它的外表看似端正完美,但事實上不過是支充滿糞尿膿血的花瓶而已。女施主,妳自己好好的想想吧,妳愛上的到底是什麼?』

    辟支佛繼續開導富家女:『女施主啊,現在請您聽我的話,集中妳的注意力,不要再胡思亂想,也不要再想入非非,請妳專心並仔細地觀察,妳所愛上的一切都是虛幻不實的假象幻影。

    如果,妳能認清並體會妳的眼睛所看到的美色,不過是因緣聚合的暫時存在,本質上就是無常,瞬息萬變,終將過去,終將消失。只要妳能循著正思維,所有困擾妳的情愛、迷戀、情慾、及性慾等等煩惱,都將消滅。其他如:耳、鼻、口、身、意等,皆可類推。』

    這時,富家女的心已經靜下來了,她感到非常的慚愧,而且覺得辟支佛為了開導她竟做出這麼大的犧牲,實在是罪過,便心懷恐懼,立即上前跪地頂禮辟支佛的雙足,懺悔道:『對不起,大師。我真是色膽包天,愚不可及,竟妄想跟您作夫妻。從今以後,我願改過修善,絕不會再心生情欲了,只希望您接受我的悔過。』

    辟支佛很慈悲的安慰富家女:『不要這樣,妳快起來。女施主啊,這不是妳的錯,是我前生的業力,令我受此外貌,使女人一見,便立刻愛上我。

    我希望妳能深入的觀察我手上的這隻眼睛,它並不是我,也不屬於我,而我也不屬於它。它也不是我所創造的,更不是他人或天神所造。它一開始就不存在,它產生後一定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敗壞退化。它本身並沒有一個叫做「眼睛」的實體,可以永遠的貫穿過去、現在、及未來。它不過是因緣聚合的暫時存在,一旦適當的因緣碰在一起便有了它,一旦因緣發生變化,它便隨之消失。簡單的說,就是緣起緣滅,或簡稱為緣起法。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眼、耳、鼻、口、身、意等等,都是如此,皆悉空寂。所以,女施主啊,不要再貪愛、執著妳的眼睛所看到的男色,只要能不迷戀與執著俊美的男色,妳就能獲得真正的平靜與快樂,不再被情慾所桎梏,不再有感情的困擾,也不再為情所苦。女施主啊,請您好好的照著我的話,這麼修行吧!』

    本來,辟支佛又稱做沈默的佛陀,也就是不為眾生說法的聖者。但這位辟支佛卻打破慣例,為富家女演說了一段非常難得可貴的無常法。

    辟支佛說完法後,自覺塵緣已了,不願繼續留在世間了,所以他開始施展神通,騰空飛昇到虛空之中,展現十八種神奇的變化,最後又回到平地,入無餘涅磐。

    富家女依照辟支佛的指導,獨自在無人打擾的地方,正觀眼、耳、鼻、舌、身、意等等,皆了無所有。

    富家女更進一步的思惟六根、六塵、六識等,皆無我、也無我所,遠離了情慾,因此修得了四無量心(即:慈、悲、喜、捨),所以當她死後便轉生到梵天上。」

    佛陀最後對比丘們說:「所以,比丘們,這就是為什麼思惟無常,體會無常,認清並深入的觀察無常的真相,便能斷除對欲界、色界、及無色界的貪愛與執著,也能同時斷除驕傲自大的心理,以及邪見的道理。所以,比丘們,你們都應當如是學習!」

    所有的比丘聽聞佛陀所說的上開教法,都心生歡喜,並依法奉行。

 

(九) 聞如是。 一時。佛在波羅[*]鹿野園中。
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 爾時。
世尊告諸比丘。當思惟無常想。廣布無常想。
以思惟無常想。廣布無常想。便斷欲愛.色愛.
無色愛。盡斷憍慢.無明。何以故。
昔者過去久遠世時。有辟支佛名善目。顏貌端政。
面如桃華色。視瞻審諦。口作優缽華香。
身作栴檀香。 是時。善目辟支佛到時。著衣持缽。
入波羅[*]城乞食。漸漸至大長者家。
在門外默然而立。是時。
長者女遙見有道士在門外立。端政無雙。顏貌殊特。世之希有。
口作優缽華香。體作栴檀香。便起欲心。
向彼比丘所。便作是說。汝今端政。面如桃華色。
世之希有。我今雖處女人。亦復端政。
可共合會。然我家中饒多珍寶。資財無量。
然作沙門。甚為不易。 是時。辟支佛問曰。大妹。
今為染著何處。 長者女報曰。
我今正著眼色。又復口中作優缽華香。身作栴檀香。
是時。辟支佛舒左手。
以右手挑眼著掌中。而告之曰。所愛眼者。此之謂也。大妹。
今日為著何處。猶如癰瘡。無一可貪。
然此眼中。亦漏不淨。大妹當知。眼如浮泡。
亦不牢固。幻偽非真。誑惑世人。眼.耳.鼻.口.身.
意皆不牢固。欺詐不真。口是唾器。出不淨之物。
純含白骨。身為苦器。為磨滅之法。
痦扈銙B。諸虫所擾。亦如畫瓶。內盛不淨。大妹。
今日為著何處。是故。大妹。當專其心。
思惟此法幻偽不真。如妹思惟眼.色無常。
所有著欲之想自消滅。耳.鼻.口.身.意皆悉無常。
思惟此已。所有欲意自當消除。思惟六入。
便無欲想。 是時。長者女便懷恐懼。
即前禮辟支佛足。白辟支佛言。自今已去。改過修善。
更不興欲想。唯願受悔過。如是再三修行。
 辟支佛報曰。止。止。大妹。此非汝咎。是我宿罪。
受此形故。使人見起欲情意。當熟觀眼。
此眼非我。我亦非彼有。亦非我造。
亦非彼為。乃從無有中而生。已有便自壞敗。
亦非往世.今世.後世。皆由合會因緣。
所謂合會因緣者。緣是有是。此起則起。此無則無。
此滅則滅。眼.耳.鼻.口.身.意亦復如是。
皆悉空寂。是故。大妹。莫著眼色。以不著色。
便至安隱之處。無復情欲。如是。大妹。當作是學。
爾時。辟支佛與彼女人。說四非常之法已。
昇在虛空。現十八變。還歸所止。 爾時。
彼女人觀眼.耳.鼻.舌.身.意了無所有。
便在閑靜之處。思惟此法。
彼女人復更思惟六情無主。得四等心。身壞命終。生梵天上。
比丘當知。若思惟無常想。廣布無常想。盡斷欲.
色.無色愛。憍慢.無明皆悉除盡。是故。比丘。
當作是學。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