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經與《雜阿含經》第1072經的內容相同。在此有必要先特別介紹本經的主角僧迦摩尊者。僧迦摩尊者在《中阿含經》第82經與南傳巴利聖典《長部》中的名字叫質多羅(Citta),他出家之前是一名馴象師的兒子。在他很年輕的時候曾遇見過一位正托缽乞食回來的老比丘,比丘的缽中有一道非常美味的食物,但老比丘對它並無貪欲,便將它給了他。

    僧迦摩得到食物以後非常的高興,便加入了僧團,他以為成為比丘之後,每天就可以不用工作,自會有人供養美食。然而,如果是出於這樣的動機出家,根本就不可能過梵行的生活,所以不久之後他便脫下了僧袍還俗。

    但聖僧團(sangha)清淨梵行的精神在他心中留下深刻且難以抹滅的印象,他很快地對在家的生活感到不滿,並要求再次出家。但他出家之後,過了一段時間又再度還俗。這種情況連續發生了三、四、五次,就在第五次之後他結了婚。

    婚後的某晚,他輾轉難眠,望著躺在床上正熟睡的懷孕的妻子,對欲樂的厭離在心中強烈地生起,於是他立即抓起黃色僧袍跑向寺院。在寂靜夜晚的路上,先前出家所種下的所有善根頓時在心中一一成熟展現,他當下便證得了初果。

    然而寺院媢L去的同修比丘們達成共識,他們一致拒絕僧迦摩第六次的出家。因為他們覺得已對他夠容忍,並認為他是僧團的恥辱,完全不適合梵行。就在他們如此商議時,卻看見迎面走來的僧迦摩的臉上容光煥發,帶著一種嶄新的喜悅,舉止平靜祥和,這使他們無法拒絕他再度出家的請求。而這一次,他很快就達到四種禪定與無相三摩地(samadhi)

    這樣的禪定成就使他充滿了喜悅,他很想將自己的成就對別人說。在《中阿含經》第82經中就敘述僧迦摩比丘有一次參加長老們的聚會,在場的僧迦摩一再打斷他們的談話。與會的某位長老,也就是受到佛所稱譽為四無礙辯第一的比丘摩訶拘絺羅(Mahakotthita)尊者,指摘他應該要重視倫理與禮節,應等到其他的長老們都說完後再發言。然而僧迦摩的朋友們卻認為他很有智慧,且能從自己的經驗解釋佛法,所以不應受到責備。

    摩訶拘絺羅尊者解釋說他可以看見僧迦摩的心,並說明為什麼他會指摘僧迦摩比丘的理由,他說有些心的狀態只要持續,可能還可以,但無法避免令比丘再次還俗,他以下面的幾個譬喻來說明這點,例如:一隻被拴在牛棚看似溫馴平靜的牛,一旦鬆脫脖子上的繩索,就會立刻四處狂衝並踐踏農作物。同樣的道理,一個比丘在大師或聖僧面前,可能會表現得很謙和有禮,但離開之後獨自一人時,很容易就故態復萌並還俗。

    再者,人可能進入四種禪定與無相三摩地(samadhi,定),只要禪定能持續下去就很安全穩定,但若禪悅一消失,走入人群時,由於多嘴與不自制,驕傲地誇示自己的成就,心會變得充滿貪欲(蓋),並放棄出家修行。他在禪定中可能覺得安全,但也正因如此而導致他退步放逸。就好比當國王與軍隊伴隨著鼓聲與馬車駐紮林中時,沒有人會聽到蟋蟀的叫聲,每個人都以為它們很安靜無聲。可但當軍隊離開後,蟋蟀聲就能再次輕易地被聽到,即使先前大家都相當確定那堥繭L蟋蟀。

    後來,僧迦摩果真又第六次還俗。於是他的比丘同修們問大拘絺羅尊者,是他以神通預見僧迦摩會如此做,或是有天神告訴他的?

    他回答兩者都是。

    比丘們在驚訝之餘,便去詢問佛陀。

    世尊告訴他們不用驚訝,因為僧迦摩很快就會回來,但世尊也因此制定男人最多只可以還俗六次七次出家的戒律,而女人一旦還俗就不可以再出家。

    後來某日僧迦摩與另一名外道的遊方行者布吒波陀(Potthapada)一起去頂禮佛陀,布吒波陀提出一些關於三界中不同存有的深奧問題。僧迦摩因為先前已經歷過禪定,所以他很熟悉其中一些境界,故而緊接著進一步問這些存有形式的差異。而世尊的回答令他們都很滿意,因此他請求第七度加入僧團,後來也證明這是他最後一次的出家,他在很短的時間內成為了阿羅漢。

    在南傳巴利聖典《長部》經典中記載僧迦摩比丘之所以六次出家六次還俗的業力因緣,是因為在很久很久以前的迦葉佛時代,曾有兩個年輕人加入僧團,當時其中一名比丘受不了辛苦的梵行生活,他想還俗。而另一名比丘則鼓勵他還俗,以滿足自己的優越感,而這個勸人還俗的心機惡比丘就是僧迦摩比丘的前世。僧迦摩這個醜陋的動機與惡業,在很久以後的今生喬達摩佛的時代成熟,令僧迦摩遭受到六次出家與六次還俗的惡果,其間並同時飽受他人的羞辱與譏嫌。

    由此可知,決定業力及其果報的善與惡不在於其行為的表象,關鍵端視於其行為背後的動機與目的。

    由於,僧迦摩尊者在第七次出家後終於證得阿羅漢果,並在面對前妻的百般糾纏時仍如如不為所動,因此世尊當眾讚譽他為聲聞比丘中降魔第一。這裡的魔,並非指天魔或邪魔厲鬼,而是指心中的貪慾煩惱魔。

    在南傳巴利語《長老偈與長老尼偈》中記載這位尊者證得阿羅漢以後,曾說出他解脫之後的心得:

貪欲徹底斷,進入涅槃道。心意甚寧靜,一切無執著;世界之生滅,我亦悉知曉。

選譯自《增壹阿含經》第35品第10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18/2/8農曆1223日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聞的: 

    這是佛陀暫時住在古印度的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林發生的事。 

    當時,有一位名叫僧迦摩的在家居士,他是一位長者的兒子,他來到世尊的面前,跪在地上,額頭觸地,頂禮佛足,然後起身坐在一旁。

    長者的兒子對佛陀說:「懇請世尊允許我出家為僧。」 就這樣,長者的兒子出家了,他在閑靜之處克己修行,沒有多久,他已抵達歷劫生死的最後一站,他已成就最高、最圓滿的梵行,他今生該修的功課都已完成,他已不會再有下一生,他已臻解脫知見成就。此時的僧迦摩已經是一位阿羅漢了。 

    他成為阿羅漢之後,在閑靜之處思惟:「如來出現在這個世界上非常的難得,想要遇到佛陀更是難上加難;佛陀出現在這個世上猶如優曇鉢花一樣的短暫,出離解脫亦難,唯有斷盡貪愛煩惱、無欲、涅槃,才是人生最重要的職志與目標。」 

    僧迦摩尊者出家以前的岳母聽說她的女婿已經出家作比丘,不再貪戀世俗的五欲,捨棄家累,拋棄她的女兒如口吐唾液一般,她非常的生氣,於是跑來找她的女兒質問:「妳的老公真的跑去出家了?」 

     「是啊!妳也不認同他這麼做吧?」 

     「妳現在趕緊打扮打扮,穿上漂亮的衣裳,抱著妳的一兒一女,我們一起去找僧迦摩。」 

    老婦與她的女兒一起來到僧迦摩的修行道場,僧迦摩尊者正在一棵樹下盤腿結加趺坐。 

    老婦、女兒二人站在尊者的面前,不出聲。 

    過了一段時間之後,老婦開口問僧迦摩尊者:「你為什麼不跟我的女兒說話?這兩個小孩都是你生的,你今天這麼做實在是不符人情義理,沒有人會認同你;你的邏輯思惟太奇怪了,不符常情。」 

    這時,尊者僧迦摩便說出以下的偈語: 

「此外更無善,此外更無妙;此外更無是,善念無過是。」

    尊者的大意是斷盡貪愛煩惱、無欲、涅槃,才是人生最重要的職志與目標(八正道的正志);除此之外,再也沒有更崇高的志向了。

    老婦責問僧迦摩:「我問你,我的女兒到底做錯了甚麼?你為何要拋妻棄子出家學道?」 

    僧迦摩尊者便說以下的偈語: 

「臭處不淨行,瞋恚好妄語;嫉妒心不正,如來之所說。」

    老婦罵道:「你說的這些是所有女人共通的缺點,又不是唯獨我女兒才有。我的女兒傾國傾城,凡舍衛城中的正常男子只要看見我的女兒,都會神魂顛倒、意亂情迷,都想要佔有她,猶如口渴想喝水一樣;我不明白,你為什麼會拋棄她?為什麼要出家學道?而且還在這裡謗毀她?好吧!!假設你不想要我的女兒,也沒關係,但你所生的一兒一女都還給你,你自己去養。」 

    僧迦摩尊者又說了以下的偈語: 

「我亦無男女,田業及財寶;亦復無奴婢,眷屬及營從。 
 
獨步無有侶,樂於閑靜處;行作沙門法,求於正佛道。 
  
有男有女者,愚者所習行;我常無我身,豈有男女哉?」

    到了這個地步,老婦、前妻聽聞尊者說的偈語之後,心裡已明白尊者不管怎樣都不會還俗,尊者的解脫心已不會動搖退轉。她們覺得自己的言行實在很失禮,心生慚愧,便長歎無奈,於是跪在地上對尊者懺悔自己不當的言行:「假設我們的身、口、意所造非法者,懇請尊者寬恕原諒。」 

    懺悔之後,她們起身繞尊者三匝而離去。 

    這時,阿難尊者著衣持鉢,正在舍衛城內托缽乞食。他看見老婦及女子,感到很好奇,便上前問:「妳們有見到僧迦摩比丘嗎?」 

    老婦嘆說:「見是見到了,但等於沒見到。」 

    阿難又問:「他可有跟妳們說甚麼嗎?」 

    老婦嘆說:「雖有說話,但都不入我意。」 

    阿難尊者聽後,很敬佩僧迦摩比丘,便說了以下偈語表達對僧迦摩比丘的敬意: 「欲使火生水,復使水生火;空法欲使有,無欲欲使欲。」阿難尊者的意思是說:如果想要令僧迦摩比丘產生貪欲而還俗,就如同想要使火中生水、水中生火、或無中生有一樣的不可能。

    阿難尊者回到了祇樹給孤獨園林之後,來到僧迦摩的面前,他坐在一旁問僧迦摩:「您真的已解脫了嗎?」

    僧迦摩尊者回答:「是的,我已覺知如真法(證得解脫)。」 

    阿難尊者又問:「您如何確定自己已覺知如真法(證得解脫)?」 

    僧迦摩尊者便說出他的解脫知見:「色者無常,此無常義即是苦,苦者即無我,無我者即是空也,痛、想、行、識皆悉無常,此無常即是苦,苦者即無我,無我者即是空也,此五盛陰是無常義,無常義者即是苦義,我非彼有,彼非我有。」 

    這時,僧迦摩尊者便說了以下的偈語: 

「苦苦還相生,度苦亦如是;賢聖八品道,乃至滅盡處。 
 更不還此生,流轉天人間;當盡苦原本,永息無移動。 
  
我今見空跡,如佛之所說;今得阿羅漢,更不受胞胎。」

    阿難尊者聽後讚道:「善哉!您真的已通徹如真之法(解脫法)了。」 

    阿難也說了以下的偈語讚嘆僧迦摩尊者:「善守梵行跡,亦能善修道;斷諸一切結,真佛之弟子。」 

    阿難尊者說完偈語之後,便從座位起身離去。他來到世尊的面前,他跪在地上,額頭觸地,頂禮佛足,然後起身站立在一旁。 

    阿難尊者將之前的經過如實向世尊報告。 

    世尊便向在場的諸比丘說:「欲平等論阿羅漢,當屬僧迦摩比丘是也;能降伏魔官屬者,亦屬僧迦摩比丘。為什麼呢?因為僧迦摩比丘曾六次還俗、七次出家,最終降伏了無明、欲愛、貪戀、執著等煩惱魔,如今方成解脫道,自今爾後,我只允許男子出家七次,如果超過此限制者,則為非法,我就不允許這個男子再出家。」 

    接著,世尊對在場諸比丘讚揚僧迦摩:「我聲聞中第一比丘能降伏魔,今方成道者,即:僧迦摩比丘是。」 

    諸比丘聽聞佛所說的法,都心生歡喜,並依法奉行。 

原文/

增壹阿含3510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僧迦摩長者子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是時,長者子白佛言: 
  「唯願世尊聽在道次。」 
  是時,長者子即得為道,在閑靜之處剋己修行,成其法果。所以族姓子剃除鬚髮,出家學道: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更不復受胎,如實知之。 
  是時,僧迦摩便成阿羅漢。 
  是時,在閑靜之處,便生此念: 
  「如來出現甚為難遇,多薩阿竭時時乃出,亦如優曇鉢花時時乃出,此亦如是,如來出現於世時時乃有,一切行滅亦復難遇,出要亦難,愛盡、無欲、涅槃,此乃為要。」 
  爾時,僧迦摩婦母聞女婿作道人,不復著欲,捨於家累,又捐我女,如棄聚唾,爾時,此母往至女所,而語女曰: 
  「汝婿實作道乎?」 
  其女報曰: 
  「女亦不{}[?]為作道不耶?」 
  其老母曰: 
  「汝今可自莊嚴,著好衣裳,抱此男、女,往至僧迦摩所。」 
  爾時,母及女共相將至僧迦摩所。 
  爾時,尊者僧迦摩在一樹下結加趺坐。 
  是時,婦、母二人在前,默然而立。 
  是時,老母及女觀僧迦摩從頭至足,而語僧迦摩曰: 
  「汝今何故不與我女共語乎?今此兒、女由汝而生,汝今所為實為非理,人所不許,汝今所思惟者,非是人行。」 
  是時,尊者僧迦摩即時便說此偈: 
  「此外更無善,此外更無妙,此外更無是,善念無過是。」 
  是時,婦母語僧迦摩曰: 
  「我女今有何罪?有何非法?今何故捨之出家學道?」 
  是時,僧迦摩便說此偈: 
  「臭處不淨行,瞋恚好妄語,嫉妒心不正,如來之所說。」 
  是時,老母語僧迦摩曰: 
  「非獨我女而有此事,一切女人皆同此耳,舍衛城中人民之類,見我女者,悉皆意亂,欲與交通,如渴欲飲,睹無厭足,皆起想著,汝今云何捨之學道,方更謗毀?設汝今日不用我女者,汝所生男、女還自錄之。」 
  爾時,僧迦摩復說此偈: 
  「我亦無男女,田業及財寶,亦復無奴婢,眷屬及營從。 
   獨步無有侶,樂於閑靜處,行作沙門法,求於正佛道。 
   有男有女者,愚者所習行,我常無我身,豈有男女哉?」 
  是時,婦、母、男、女聞說此偈已,各作是念: 
  「如我今日觀察此意,必不還家。」 
  復更觀察,從頭至足,長歎息已,前自長跪,而作是語: 
  「設身、口、意所造非法者,盡共忍之。」 
  即遶三匝而退所在。 
  是時,尊者阿難到時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遙見老母及女而問之曰: 
  「向者頗見僧迦摩乎?」 
  其老母報曰:「雖見亦不為見。」 
  阿難報曰:「頗共言語乎?」 
  老母報曰:「雖共言語,不入我意。」 
  是時,尊者阿難便說此偈: 
  「欲使火生水,復使水生火,空法欲使有,無欲欲使欲。」 
  是時,尊者阿難乞食已,還詣祇樹給孤獨園,往至僧迦摩所,在一面坐,語僧迦摩曰: 
  「已知如真法乎?」 
  僧迦摩報曰:「我已覺知如真法也。」 
  阿難報曰:「云何覺知如真法乎?」 
  僧迦摩報曰: 
  「色者無常,此無常義即是苦,苦者即無我,無我者即是空也,痛、想、行、識皆悉無常,此無常義即是苦,苦[]即無我,無我者即是空也,此五盛陰是無常義,無常義者即是苦義,我非彼有,彼非我有。」 
  是時,僧迦摩便說此偈: 
  「苦苦還相生,度苦亦如是,賢聖八品道,乃至滅盡處。 
   更不還此生,流轉天人間,當盡苦原本,永息無移動。 
   我今見空跡,如佛之所說,今得阿羅漢,更不受胞胎。」 
  是時,尊者阿難歎曰: 
  「善哉!如真之法善能決了。」 
  是時,阿難便說此偈: 
  「善守梵行跡,亦能善修道,斷諸一切結,真佛之弟子。」 
  爾時,阿難說此偈已,即從坐起而去,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立。 
  爾時,阿難以此因緣,具白世尊。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欲平等論阿羅漢,當言僧迦摩比丘是也;能降伏魔官屬者,亦是僧迦摩比丘,所以然者?僧迦摩比丘七變往降魔,今方成道,自今已後,聽七變作道,過此限者,則為非法。」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我聲聞中第一比丘能降伏魔,今方成道者,所謂:僧迦摩比丘是。」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