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座部佛教裡,有四大長老被譽為僧中四大神通的聖者,分別是: 舍利弗尊者、摩訶目犍連尊者、耶輸陀羅長老尼、薄拘盧尊者(長壽第一)

    舍利弗尊者的神通非常的厲害,並不亞於神通第一的目犍連尊者,只是舍利弗尊者平時是以智慧及辯才度化蒼生,不輕易施展神通。

    我們在經典中可以常常看到舍利弗尊者身旁總是跟著一位名叫均提的沙彌,甚至到了舍利弗尊者般涅槃的那一刻,他依然還是一位沙彌。

    本經是敘述均提沙彌因前生受到舍利弗尊者的幫助而得以轉生到人間,並在舍利弗尊者的指導下,年僅七歲便證得阿羅漢果。

    均提沙彌為了報答對舍利弗尊者的恩情,發願終生不受具足戒,一生一世照顧並服務舍利弗尊者。

選譯自《賢愚因緣經》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15/9/27農曆八月十五中秋節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聞的:

    有一次,佛陀暫時住在古印度的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林裡。

    當時,舍利弗尊者分別在白天的三個時段與夜間的三個時段,以天眼觀察世間的哪一個眾生可以度化,他便立即前往去度化。

    那個時候,有一隊商人要到別的國家做生意,這些商人帶著一隻狗同行。當他們走到半路的時候,商人打算稍作休息。

    那條狗竟趁商人不注意的空檔,偷吃了他們攜帶的肉。

    商人發現後十分地憤怒,大家一起打這隻狗,把牠的腿給打斷了,並將它扔在曠野中丟棄。

    舍利弗尊者以天眼看到這隻狗,見牠的四肢彎曲,躺臥在地上,飢餓難忍,瀕臨死亡。

    舍利弗尊者於是披上僧衣並持缽,走入城內乞食,將得到的食物拿到狗的身邊布施給牠。

    狗吃完這些食物,勉強得以存活,心中自是十分的感激與歡喜。

    舍利弗尊者有四無礙解智,他能與動物溝通,便為這條狗詳盡地解說微妙的佛法,狗聽法後便死去了,轉生在舍衛國的一戶婆羅門家中。

    有一天,舍利弗尊者獨自入城內乞食,狗轉生的這戶家中的婆羅門看見舍利弗尊者,便問他:「尊者一個人乞食,難道沒有沙彌弟子陪同當侍者嗎?」

    舍利弗尊者說:「我目前還沒有沙彌侍者。但我聽說你家中最近誕生了一個兒子,不知能否送給我當沙彌?」

    「我家最近確實生了一個兒子,他的名字叫均提,但他的年紀尚小,還不懂事,等他長大後,我會把他交給您當沙彌侍者。」

    舍利弗尊者聽了婆羅門的話,便返回了祇洹精舍。

    等到這個孩子七歲時,舍利弗尊者又來到這戶婆羅門的家。

    婆羅門就依約把他的兒子交給舍利弗尊者,讓他出家。

    舍利弗尊者帶著他回到了祇洹精舍,讓他做了沙彌,慢慢地為他演說各種微妙的佛法,沙彌均提心意開解,很快地獲得了阿羅漢果,六種神通通徹無礙,具足種種功德。

    均提沙彌證果後,憑自己的神通與智慧去觀照自己過去生中造了什麼樣的業,而得此人身,且能遇到大聖人當老師,證悟聖果。

    他發現自己的前生是一隻餓狗,承蒙他的老師舍利弗尊者的慈悲,讓他今生得到了人身,並獲得了道、果。

    他由衷發出欣喜,心想:「我蒙受師恩,得以解脫眾苦,我這輩子應當全心侍奉老師,照顧他一切所需。我發願一直做沙彌,般涅槃以前都不受比丘具足戒。」

    於是,阿難尊者就請問世尊:「不知道均提沙彌在過去生中究竟做了什麼樣的惡業,以致淪為狗身?他又是造了什麼樣的善行,以致今生得到解脫?」

    佛陀對阿難尊者說:「在上一尊迦葉佛的時代,有一群比丘聚在一起。有一位很年輕的比丘,聲音清亮和雅,善於誦經,人們都很喜歡聽。

    有另有一位老邁的比丘,聲音則渾濁遲鈍,無法好好地誦經,他每日誦經也只是為以法自娛。

    但,事實上,這個老比丘已經證得阿羅漢果,沙門的功德已經圓滿具足。

    那位嗓音美妙的年輕比丘聽到老比丘的聲音如此鈍濁難聽,很瞧不起他,仗著自己的好嗓音便譏嫌老比丘:『你這位長老,發出的聲音怎麼聽起來就像是狗在吠一樣?

    老比丘便問年輕的比丘:『你可知道我是誰嗎?』

    年輕比丘回答:『我跟你很熟啊!你就是迦葉佛時代的比丘嘛!』

    上座老比丘說:『但你可知我已經證得阿羅漢果?沙門的各種功德都已具足了?

    年輕的比丘聽到老比丘這樣說時,膽戰心驚,毛髮盡豎,心裡感到很驚惶害怕,深深自責。

    他立即跪在老比丘的面前,懺悔自己剛才犯下的錯,當時的老比丘也接受了他的懺悔。

    因為年輕比丘所說的惡語業,使他在五百世中一直淪為狗身;但由於他出家學道時,修習清淨戒行的緣故,使他今生能順利地見到我,蒙受教化而得到解脫。」

    阿難聽了佛陀的解說以後,心生歡喜,並信受奉行。  

原文/

沙彌均提

沙彌均提品第六十二(丹本為六十九)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尊者舍利弗,晝夜三時,琤H天眼,
觀視世間,誰應度者,輒往度之。
爾時有諸估客,欲詣他國,其諸商人,共將一狗,
至於中路。眾賈頓息,伺人不看閑靜之時,
狗便盜取眾賈人肉。於時眾人即懷瞋恚,
便共打狗,而折其腳,棄置空野,捨之而去。
時舍利弗,遙以天眼,見此狗身,攣躄在地,
飢餓困篤,懸命垂死,著衣持缽,入城乞食,
得已持出飛至狗所,慈心憐愍,以食施與。
狗得其食,濟活餘命,心甚歡喜,倍加踊躍。
時舍利弗,即為其狗,具足解說微妙之法,
狗便命終,生舍衛國婆羅門家。時舍利弗,
獨行乞食,婆羅門見,而問之言:「尊者獨行,
無沙彌耶?」舍利弗言:「我無沙彌,聞卿有子,
當用見與。」婆羅門言:「我有一子字曰均提,
年既孩幼,不任使令。比前長大,當用相與。」
時舍利弗,聞彼語已,即戢在心,還至祇洹。
至年七歲,復來求之。時婆羅門,即以其兒,
付舍利弗,令使出家。時舍利弗,便受其兒,
將至祇洹,聽為沙彌,漸為具說種種妙法,
心意開解,得阿羅漢,六通清徹,功德悉備。
時均提沙彌,始得道已,自以智力,
觀過去世,本造何行,來受此形,得遭聖師,
而獲果證?觀見前身,作一餓狗,
蒙我和上舍利弗恩,今得人身,并獲道果。欣心內發,
而自念言:「我蒙師恩,得脫諸苦,
今當盡身供給所須,永作沙彌,不受大戒。」 爾時阿難,
而白佛言:「不審此人,曩昔之時,興何惡行,
受此狗身?造何善根,而得解脫?」 佛告阿難:
「乃往過去迦葉佛時,有諸比丘,集在一處。
時年少比丘,音聲清雅,善巧讚唄,人所樂聽。
有一比丘,年高耆老,音聲濁鈍,不能經唄,
每自出聲,而自娛樂。其老比丘,已得羅漢,
沙門功德,皆悉具足。于時年少妙音比丘,
見老沙門音聲鈍濁,自恃好聲,而呵之言:
『今汝長老,聲如狗吠。』輕呵已竟,時老比丘,
便呼年少:『汝識我不?』年少答言:
『我大識汝,是迦葉佛時比丘。』上座答曰:
『我今已得阿羅漢道,沙門儀式,悉具足矣。』時年少比丘,
聞其所說,心驚毛豎,惶怖自責,即於其前,
懺悔過咎。時老比丘,即聽懺悔。由其惡言,
五百世中,常受狗身;由其出家持淨戒故,
今得見我,蒙得解脫」。 爾時阿難,
聞佛所說,歡喜信受,頂戴奉行。
賢愚經卷第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