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波鞠提尊者是佛陀般無餘涅槃後一百年間(正法還在世間廣為流行的時期)的一位阿羅漢, 也是自僧團第一代的領導人摩訶迦葉尊者算起,正法僧團的第四代領導人。這位尊者有深邃的智慧,無礙的辯才,無盡的慈悲,以及不可思議的神通。他降服了第六欲天的魔王波旬,令他轉為佛教的護法神,並且四處弘法度人,因而當時的人都稱他為不具三十二相的佛陀。

    本經是詳述優波鞠提尊者的前世今生、證果、弘法的歷程,據說在巴利聖典裡也有相同的記載。

選譯自《賢愚因緣經》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15/9/27農曆八月十五中秋節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聞的:

    有一次,佛陀暫時住在古印度的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林裡。

    當時,舍衛國裡有一位聰明博學又通曉古今的外道修行人,名叫阿巴毱提,他前往佛陀的修行處所,請求加入僧團當沙門。

    他對佛陀說:「假如我出家修行,能使我的智慧與辯才達到與舍利弗尊者一樣的水準,我就心甘情願的出家;但假如不能,我就要回家去。」

  佛陀說:「不可能,你比不上他。」

    於是,那位外道修行人便打消了出家的念頭,回家去了。

    但就在他走後沒多久,世尊告訴在場的眾比丘:「在我滅度後的一百年中,這位婆羅門死後轉世會出生為人,並加入團出家修道,證得六大神通,智慧高遠。在那個時候,他所教化的眾生將多如微塵一般。」

  韶光荏苒,佛陀也不能豁免地邁入老年,並預告即將般涅槃。佛陀告訴阿難尊者:「在我滅度以後,我將『法』託付給你,你一定要好好地牢記在心,使正法廣為流傳。」

    世尊入滅後,在僧團的第一次集結時,就是由阿難尊者口誦出正法。

    當阿難尊者的年紀大了,即將般涅槃前,告訴他的弟子耶貰羈尊者:「等我般涅槃後,『法』就由你來護持。」並且又告訴他:「波羅柰國有一位名叫毱提的在家居士,他有一個兒子,叫做優波毱提。你要去尋找他,並度他修解脫道。來日當你般涅槃後,便可把佛法託付給他。」

  後來,當阿難尊者滅度後,他的弟子耶貰羈尊者到處遊行並教化世人,度化了許多的蒼生。後來他來到了波羅奈國,前往毱提居士的家拜訪,並與這位居士保持互動,經常往來。

    那個時候,這位居士的家中誕生了一個男孩,名叫阿巴毱提。

    耶貰羈尊者便來到他的家,請求毱提讓這個孩子修行。

    居士回答:「不行,這是我第一個兒子,我得靠他繼承家業,不能讓他出家。這樣吧,如果以後我再生第二個兒子,就讓他給您做弟子。」

  後來,這位居士又生了一個男孩,名字叫難陀毱提。

    耶貰羈尊者又前往毱提的家要度化這個孩子。

    居士回說:「真的不好意思,我的大兒子經營外面的事業,我的二兒子管理家中大小的事,只有這樣操持家業,才能使家庭興旺。我在感情上實在割捨不下這兩個兒子,我沒辦法將他們送給您。這樣吧!如果我再有一個兒子,我保證一定將他交給您。」

  耶貰羈尊者已證得阿羅漢,三明皆已具足,他能夠了知眾生的根性資質。他觀察到這兩個男孩並沒有什麼波羅蜜,與修行也沒有什麼緣分,故而不再強求。

    後來居士又生了一個男孩,相貌端正俊美,與眾不同。

    耶貰羈尊者又來到居士的家中要這個男孩。

  居士回答:「孩子現在還小,不懂事。請您先等一等,等他長大了我就將他交給您。」

    韶光荏苒,優波毱提一天一天的長大,而且聰明過人。他的父親交給他一些錢,讓他到市集裡販賣。

    耶貰羈尊者就在那裡等候這個小男孩,並為他宣說法義,用黑白石子來記數的方式教他保持正念,告訴他當產生善念時便放下白石子,有邪念時就放黑石子。

  優波毱提接受了耶貰羈尊者的教導,便觀察省視自心,當發現有了善惡的念頭,就用投擲石子來計數。

    一開始,黑石子較多,白石子很少。但漸漸地經過一段時間的修習,黑、白石子彼此已達到相當的數量。他不斷地調御並控制心念,到後來就再也沒有黑石子,剩下的全部是白石子,此時善念已經很深厚,甚至證得了初果。

  當時的城裡有一位交際花,她讓婢女拿錢到市集去買花。

    優波毱提心地質樸正直,不貪小便宜,於是多給了她一些花。

    婢女捧著花回家,交際花看見後覺得奇怪,便問婢女:「以前妳買花的時候所用的錢一樣多,可為什麼以前買的花比較少,今天卻這麼多?是不是你以前暗中私扣下一些錢?」

    婢女說:「今天賣花的店家,人非常的好,所以比平常多一些花。而且那個人長得很帥,相貌出眾,如果你見到他,一定會很喜歡他。」

    交際花聽婢女這樣說,心中好奇,便派人去請優波毱提到她的家來作客。

    但優波毱提並沒有去,女人一直派人去勸請,優波毱提還是沒有去。

    後來,那個女人和王室的貴族子弟私下有了性交易,女人貪圖貴族各種寶物做成的衣服,便將貴族子弟殺害並藏屍。

    王室軍警四處搜查,在她家裡找到了證物,便將女人給綑綁,斬斷她的手腳,割掉她的耳朵與鼻子,把她懸掛在高高的柱子上,豎立在墳墓旁。雖然她承受如此的痛苦,但仍奄奄一息,尚未死亡。

    優波毱提前去看望她,女人對他抱怨:「以前我很漂亮的時候,你都不肯來見我;如今我已經變成了這幅模樣,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還有什麼好看的?你是來取笑我的嗎?

    優波毱提對她說:「我並非是貪圖妳的美色才來看妳,也不是來取笑妳,我是因為憐憫妳才來到這裡。」

    優波毱提便為她說四種無常法:此身不淨,苦、空、無常、無我。教她逐一審視觀察,五蘊中並沒有任何一蘊可以依賴。但愚癡的人卻因五蘊而顛倒妄想,妄生各種貪愛與執著(五取蘊)

    女人聽完法後,便證得法眼淨(初果);而優波毱提自己則證得了阿那含果(三果)

  有一天,耶貰羈尊者再次來到居士的家中,希望居士能履行當初的承諾。這時,居士再也找不到其他的藉口可以推拖,只好讓優波毱提跟隨耶貰羈尊者出家。

    於是,耶貰羈尊者將他帶回自己的精舍,為他傳授沙彌十戒。當他年滿二十歲後,就為他授比丘戒。在白四羯磨結束後,他就獲得了阿羅漢果,具足三明六通,辯才無礙,能開演無窮法義。

    優波毱提尊者便來到人群匯聚之處,想為大家演說佛法。

  這時,第六欲天的魔王波旬得知尊者想弘法,心裡很不爽,便開始想要搗蛋。

    魔王首先在大眾聚會的地方,從天上降下金錢,讓眾人都去搶撿地上的錢,於是大家就不再想聽聞佛法了。

    第二天,優波毱提又在大眾集會處欲開始說法,波旬又從天上降下各種美麗的花,來擾亂迷惑眾人的心。

    第三天,優波毱提再次想要說法,魔王波旬又變化出一頭全身呈藍琉璃色且有六根象牙的大象,每根象牙上有七座浴池,浴池中都有七朵蓮花,每朵蓮花上有七個仙女,這些仙女都在蓮花上唱歌跳舞。

  這頭大象就在眾人旁優哉地漫步經過,眾人都忍不住側頭觀看,無法專注聽法。

    第四天,優波毱提又要說法,這時魔王又變出一個風華絕代的絕色美女,讓她站在尊者的身後,於是眾人都專注在美女的美色上,都忘了聽聞佛法。

  尊者知道是天魔在搗亂,便以神通將美女變成白骨,眾人見狀,才繼續專心聽尊者說法。那一次,得道證果的人很多。

    有一隻狗常常跟在尊者的身旁,尊者也天天在牠的耳邊為牠說法,當這隻狗死後,竟然因為聞法的功德投生在第六欲天他化自在天,與魔王波旬同坐在一個天界的寶座上。

  魔王心裡想:「想我他化自在天可是欲界最高級、福報最好的天界,這位天神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能跟我享有同等的福報?不知他的前世是在哪裡死亡?做了什麼大功德?才能轉生到這裡?」

    於是,魔王隨即以宿命通觀察這位天神的來歷,赫然發現他的前世是從一隻狗轉世而來。

    「可惡!真是欺人太甚!這個沙門竟然這般羞辱我!」

    於是,魔王展開報復,他在遠端窺伺尊者,待尊者入定後,就拿著一個寶冠戴在尊者的頭上。

    當尊者出定後,感到頭上有冠,當即以神通觀察,發現是天魔波旬所為,就用神通召喚魔王前來。

  尊者事先將狗的屍體變成一條項鍊,對魔王說:「你送給我一頂寶冠,我很感謝你的好意,如今我應該也要投桃報李,把這個首飾送給你,以示酬謝。」

    魔王不疑有他,便欣然接受,返回天界,事後發現自己脖子上戴的竟是條死狗,心中不禁十分厭惡,想要把它拿下來。但他使盡了神通,還是拿不下來。

  魔王去找帝釋天主,求他幫忙除去這不潔的東西。

    帝釋告訴魔王:「解鈴還需繫鈴人,只有當初給你戴上這個東西的人才能把它拿下來,這已超出我的能力所及。」

    於是,魔王依序向欲界的各層天王求助,都沒辦法。最後,他找到大梵天王,希望他能替他除掉這一穢物。

  大梵天王的回答和帝釋一樣,他告訴魔王,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站起來。

    沒辦法,魔王只好硬著頭皮求見尊者,並出言諷刺尊者:「佛陀真是偉大的聖者,但聲聞第子卻是心胸狹窄。想我以前率領十八億天魔兵將圍攻菩薩,想要障礙他修道,但他依然心懷慈悲,不記恨。如今我不過是稍稍冒犯了你,就被你折磨成這樣!」

    尊者也不以為意,回答道:「嗯….的確如此,佛陀勝過我百千萬倍,不可為喻,就好比須彌山與芥子相比,又像大海與牛腳印的水灘相比,又像獅子王與狐狸相比,大小的差別實在不可相比!」

    尊者又對魔王說:「只要你答應我以下的條件,我會幫你除掉你上的穢物。首先,我出生在佛陀滅後的時代,此生無緣得見佛陀。既然你曾見過佛陀,可否請你以神通能變出佛陀的三十二相好,我很想瞻仰。」

  魔王說:「可以,但你千萬不可行禮!」

    「好的,我不行禮。」

    於是魔王以神通變出佛身,身高達一丈六,紫磨金色,具備三十二相和八十種好,光明晃耀,勝過日月的光輝。

    尊者心中滿懷欣喜,出於自然反應稽首行禮。

    魔王趕忙跳開並恢復原形,責問說:「你怎麼說話不算話?說好不行禮,為什麼又頂禮呢?」

  「對不起,我只是向佛陀頂禮,並不是向你頂禮。」

    「懇請您憐憫我,把這條死狗除去吧!」

    尊者說:「你只要今後生起慈心,不起惡念,護持三寶與眾生,這死狗就會變成寶飾。但如果你心懷惡意,它又會變回狗屍。」

    魔王波旬很無奈,只好一直保持善心。

    尊者成道以後,經他度化而獲證四果的人數,如果每個人以一根籌(計數的器具)為單位來計算,每根籌四寸長,這樣的籌可堆滿一間長、寬、高均達六丈的房子。

  於是眾人紛紛讚道:「尊者的福德實在是廣大,度化的眾生實在難以計算!」

    尊者告訴他們:「當我的前生還是畜生的時候,也曾度化過眾生,使他們得到聖果,更何況是今日?

    與會的大眾便問道:「不知尊者的前生是如何度化眾生?」

    尊者說:「在很久很久以前,波羅奈國有一座仙山,有五百位辟支佛住在山中。當時有一隻猴子每天都來供養辟支佛,並拜見他們的儀態。後來這些辟支佛都般涅槃了,又有五百名梵志接續住在這裡修行。這些梵志們有的祭拜日月,有的供奉火神。供奉日月的人,翹著腳向著日月;供奉火的修行人,則早晚都一直燃著火。

  那隻猴子看見翹腳的,便把他們的腳拉下來;看見他們燃火,便把火撲滅掉。接著猴子就端身正坐而禪修。

    梵志們看到牠這樣,互相討論著:『這隻猴子,應該是在為我們示範修行的威儀!』於是大家各自調整身姿,諦觀諸法真理,漸漸地心開意解,都證得了辟支佛。

    當時的那隻猴子,就是我的前身!。」

  與會的眾人又問:「那不知是因為什麼樣的因緣,使尊者受猴身之報?」

    尊者說:「在過去九十一劫以前,有一位毗婆尸佛出現在這世上。當時有一群比丘在波羅奈國的一座仙山中居住,有一位證得阿羅漢的比丘登上山頂,腳下很輕快,跑得非常的迅疾。

    有一位年輕的比丘見此狀,竟口無遮攔謗僧,笑稱:『此人跑起來輕盈迅速,真像隻猴子。』

    就是由於這樣的惡口業因緣,使我在五百世中一直當猴子。因此,所有的四眾弟子,都應守護自己的口舌,切不可口無遮攔。」

    當尊者優波毱提說完法,一切的與會大眾,有的證得須陀洹果、有的證斯陀含果、有的證阿那含果、有的證阿羅漢果,有的種下辟支佛善根,有的發願要成佛。

    大家都信受其教,並歡喜奉行。 

原文/

優波鞠提品第六十(丹本為六十七)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此國有一梵志,字阿巴鞠提,
聰明廣學,採古達今,往至佛所,求作沙門,
因復啟曰:「若我出家,智慧辯才,與舍利弗等者,
情則甘樂;若當不如,便自歸家。」佛尋答曰:
「卿不如也。」時彼梵志,止不作道,
還歸其舍。世尊於後,告眾會言:「我滅度已,
一百歲中,此婆羅門,而當深化,逮成六通,
智慧高遠,教化眾生,其數如塵。」佛涅槃時,
告阿難言:「我滅度後,一切經藏,悉付囑汝,
汝當受持廣使流布。」 世尊既滅,阿難持法。
阿難後時,復欲捨身,告弟子耶貰羈言:
「我去世後,所有典要,汝當護持。」因復告曰:
「波羅[*]國,當有居士字為鞠提,此人有子,
名優波鞠提。卿好求索,度用為道;卿若壽終,
以法付之。」 阿難滅已,此耶貰羈,奉持佛法,
遊化世間,所度甚多。復至波羅[*]
往造居士,與共相識,數數往來。其彼居士,
生一男兒,字阿巴鞠提,年在幼稚。于時耶貰羈,
往從索之,欲使為道。其父答曰:「始有一子,
當紹門戶,不可爾也,若後更生,便用相給。」
後復生男,字難陀鞠提。時耶貰羈,
復往從索,其父報言:「大子營外,次子營內,
於其家居,乃可興隆。情中戀惜,未能相許,
若後更有,信當奉惠。」此耶貰羈,是阿羅漢,
三明具足,能知人根,觀此二兒,與道無緣,
亦自息意,不慇懃求。時彼居士復更生男,
顏貌端妙,形相殊特。時耶貰羈,復往從索。
其父報曰:「兒今猶小,未能奉事,又復家貧,
無以餉送。且欲停之,須大當與。」年漸長大,
才器益盛,父付財物,居肆販賣。時耶貰羈,
往到其邊,而為說法,教使繫念,
以白黑石子用當籌算,善念下白,惡念下黑。
優婆鞠提奉受其教,善惡之念,輒投石子,
初黑偏多,白者甚少,漸漸修習,白黑正等,
繫念不止,更無黑石,純有白者。善念已盛,
逮得初果。 時彼城中,有婬女人,遣婢持錢,
往從買花。優波鞠提,心性質直,饒與其花,
不令有恨。婢齎花歸,婬女甚怪,問其婢言:
「前日買花,用錢一種,
往何以少?今何以多?將無前時相欺減乎?」婢答之言:「今日花主,
慈仁守禮,平等相與,所以饒獲。又復其人,
形體殊妙,大家若見,復不有恨。」
婬女聞之,遣言請喚。優波鞠提,自抑不往,
又復延召,終不從命。于時婬女,與王家兒,
而共交通,貪其衣服眾寶所成,利興義衰,
殺而藏之。王家搜覓,於其舍得,尋取婬女,
斬截手足,劓其耳鼻,懸於高標,豎置[*(-)]間,
雖荷此苦,然未命終。優波鞠提,往到其所,
婬女謂言:「往者端正,不肯相見,今日形殘,
何所看乎?」尋即對曰:「吾不愛色,而來至此,
用相憐故,來到此耳。」因為宣說四非常法。
「是身不淨苦空無我,一一諦察,
有何可恃?愚惑之徒,妄生染想。」婬女聞法,逮法眼淨,
優波鞠提,成阿那含。 時耶世羈,復從居士,
索此少年,用作沙彌;奉教持與。將至精舍,
授其十戒,年滿二十,便授具足,
白四羯磨竟,得阿羅漢道,三明六通,皆悉滿具,
言辭巧妙,所演無窮,便集眾人,欲為說法。
時魔波旬,於會處所,而雨金錢。眾人競拾,
竟不聞法。於第二日,復集大眾,魔雨花鬘,
以亂眾心。於第三日,復更集大眾,
魔王便化作一大象,紺琉璃色,口有六牙,
其一牙上,有七浴池,其浴池中,有七蓮花,
一一蓮花上,有七玉女,斯諸玉女,皆作伎樂,
其象優遊徐步會側,眾人顧目,情不在法。
於第四日,復集大眾,魔王復化作一女人,
端正美妙,侍立尊後,眾人注目,忽忘法事。
于時尊者,尋化其女,令作白骨;
眾人見已乃專聽法,得道者眾。 尊者本來,有一狗子,
日日於耳,竊為說法。其狗命終,
生第六天與魔波旬,共坐一床。魔王思惟:「此天大德,
乃與我等,為從何沒而來生此?」
尋觀察之,知從狗身。「彼沙門者,相辱乃爾。」
遙伺尊者入禪定時,持一寶冠,著其頭上。
既從定起,覺頂有冠,尋便思察,知魔所為,
即以神力,感魔使來,化其狗屍,令似[/]飾,
而告魔言:「汝遺我冠,深謝來意;今以[/]飾,
用相酬贈。」魔王受已,便還天上,
而見所著乃是死狗,心中厭惡而欲去之,
盡其神力不能令卻。復詣帝釋,求除不淨。
帝釋報言:「其作此者,斯人能捨,
非是吾力之所任卻。」魔王復去,廣問諸天乃至梵天,
向之喜言:「願除茲穢。」各答如初,非力所辦。
事不獲已,來詣尊者,而謂言曰:「佛實大德,
慈心無邊;諸聲聞輩,誠為凶忌。
何以驗之?我乃昔日,將諸魔兵凡十八億,攻圍菩薩,
欲敗其道,猶懷慈悲,不以為怨;
我今小觸,相困乃爾。」尊者答言:「理實如是。
佛之於我,百千萬倍,不可為喻,
如須彌山比彼芥子,如大海水方於牛跡,
如師子王喻於野干,大小之形,實不相及。」 尊者語魔:
「吾生末世,不見如來。聞汝神力能化作佛,
試為一現,我欲觀之。」魔王答言:「我今化現,
慎莫為禮。」對曰:「不禮。」是時魔王化身作佛,
軀體丈六,紫磨金色,三十二相、八十種好,
光明赫弈,踰倍日月。尊者欣悅,便前稽首。
魔還復形,語尊者言:「向云不禮,今作禮何?」
尊者答言:「我自禮佛,不禮於汝。」魔復謝曰:
「唯願矜愍,卻此死狗。」尊者告曰:「汝起慈心,
擁護群生,則此死狗,變成寶飾;若懷惡意,
則作狗屍。」魔以畏故,痤o善想。
 是時尊者成道已後,所化眾生,得四果者,一人一籌,
籌長四寸,如此之籌,滿於一房,房高六丈,
縱廣亦爾。於是眾人白尊者言:「尊者福德,
實為弘博,化度群萌,不可稱數。」尊者告曰:
「吾為畜生時,亦化眾生,使得聖果,
何況今日?」 眾會白言:「不審先世,所度云何?」
 尊者告曰:「乃往過去,波羅[*]國,有一仙山,
五百辟支佛,止住其中。時有獼猴,日來供養,
奉覲儀容。諸辟支佛,後盡涅盤,復有五百梵志,
續在中止。諸梵志等,或事日月,或復事火,
事日月者,翹腳向之,其事火者,
朝夕燃之。時彼獼猴,見其翹腳,便取挽下,
見其燃火,便取滅之。獼猴于時,端坐思惟。
諸梵志見,自相謂言:『此獼猴者,
將為我曹示茲威儀。』尋各整身,諦察真理,心意開解,
盡得辟支佛道。彼獼猴者,我身是也。」 眾會復白:
「以何因緣,受獼猴身?」 尊者告曰:
「乃往過去九十一劫,有毘婆尸佛,出現于世,
有諸比丘,在波羅[*]仙山中住。時有應真,
登上山巔,放腳輕疾。有一年少道人,而作是言:
『彼行飄速,正似獼猴。』由此因緣,五百世中,
常作獼猴。以是之故,凡在四輩,
應自護口,勿妄出言。」 尊者優波鞠提,說此法時,
一切大會,有得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
阿羅漢者,種緣覺善根者,
發大乘心逮不退者,不可稱計,信受其教,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