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分真的是一種非常奇妙且不可思議的現象。本經是一篇非常有趣的經文,經中信仰婆羅門教的婦女一開始對佛陀並沒有信心,但她對佛陀的大弟子摩訶迦葉尊者卻非常的有信心。佛陀知道這名婦女與自己的緣分不深,但與摩訶迦葉尊者卻很有深的善緣,於是要摩訶迦葉尊者前去度化這名婦女,結果迦葉尊者不但成功的度化了這名婦女,還連帶使她的老公也一起皈依三寶,受持五戒,並證初果。

    當世尊剛剛成佛開始走入人群說法時,第一個遇到的商人在聽聞佛陀說法後,也表示對佛法沒有興趣,然後逕自離去。

    以上,就充分的說明:佛法雖廣,卻不度無緣之人。

《增壹阿含184經》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15/4/3農曆十五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聞的:

    有一次,佛陀與五百位大比丘一起暫時住在古印度的羅閱城裡的迦蘭陀竹園林裡。

    某一日,到了清晨托缽的時間,世尊著衣持鉢,走入羅閱城中的一條街巷,向大眾乞食。

    在那條巷中住著一名信奉印度婆羅門教的婦女,正想要帶著食物出門去供養她所信奉的婆羅門修士。她在路上老遠看見了世尊,便走向前問道:「你有看到婆羅門的修士嗎?」

    當時,尊者大迦葉先走在那條巷子裡。

    世尊便舉起手指示說:「那位就是婆羅門。」

    這名婦女一直盯著如來的臉龐,默然不語。

    世尊便說出以下的偈語:

    「無欲無恚者,去愚無有癡,漏盡阿羅漢,是謂名梵志。
   無欲無恚者,去愚無有癡,以捨結使聚,是謂名梵志。
   無欲無恚者,去愚無有癡,以斷吾我慢,是謂名梵志。
     若欲知法者,三佛之所說,至誠自歸彼,最尊無有上。」

    接著,世尊對大迦葉說:「你去接受這位婦女的供養吧,如此可以使她免去宿世的惡業,獲得大利益。」

    大迦葉尊者遵從佛陀的指示,走向婦女。

    此時,這名婦女一見大迦葉尊者,立刻備妥各種飲食,供奉迦葉。

    迦葉尊者接受飲食後,為了度化婦女,為婦女說出以下的祝福隨喜偈語:

    「祠祀火為上,眾書頌為最;王為人中尊,眾流海為上。
   眾星月為首,照明日為先;四維及上下,於諸方域境。
     天與世間人,佛為最尊上;欲求其福者,當歸於三佛。」

    這名婦女聽聞此語後,立即心生歡喜,非常的開心,且喜不自勝,對大迦葉尊者說:「懇請婆羅門以後都接受我的邀請。」

    大迦葉尊者接受了她的邀請。

    這位信奉婆羅門教的婦人見迦葉尊者用過餐後,便拿了一個小座墊,坐在迦葉尊者的面前等候開示。

    迦葉尊者便按部就班為這名婦女解說微妙之法,包括:布施、持戒、生天,欲為不淨,斷漏為上,出家為要。

    當尊者大迦葉已知這名婦女心開意解,心生法喜,便依照過去諸佛的慣例,繼續說:苦、集、滅、道。

    這名婦女立即於自己的座位上諸塵垢盡,得法眼淨【初果】,她的心猶如一匹容易染色的白布,她已見法、得法,覺悟白淨之法,斷除疑惑,從此不再信仰其他的外道神靈,也不受任何的科學、哲學、外道宗教、神學的迷惑而動搖,她對佛法沒有猶豫,已住初果證,她對世尊的教法已得無畏的信心,並發願受三皈依與五戒。

    尊者大迦葉說過法後,便起身離去。

    就在迦葉尊者離去後不久,這名婦女的老公回到家來,他看見他的妻子臉色和悅,不同於以往,他很好奇,便問他的老婆發生了什麼好事?

    婦女將供養大迦葉尊者的經過都跟她的老公說明。

    婆羅門得悉後,便跟他的太太一起來到了精舍。

    婆羅門與世尊彼此問候過,逕自坐在一旁;婆羅門的太太則跪在地上,恭敬地頂禮世尊的雙足,然後才起身坐在一旁。

    婆羅門問世尊:「聽說今天有婆羅門來我家,請問這位婆羅門在哪裡?」

    當時尊者大迦葉離世尊不遠處結跏趺坐,正身正意,思惟妙法。

    世尊便遙指大迦葉,說:「他就是那位尊長婆羅門。」

    婆羅門問:「咦?瞿曇!難道你的意思是指沙門即是婆羅門?沙門與婆羅門難道是一樣的嗎?」

    世尊說:「所謂沙門,即我身是,我即是沙門。舉凡奉持沙門戒律,我皆已得;而你現在所謂的婆羅門,我就是婆羅門,凡過去婆羅門所持的法行,我都已知悉;你現在所謂的沙門,大迦葉就是,因為諸有沙門的戒律,迦葉比丘皆悉包攬;而你所謂的婆羅門,就是迦葉比丘,因為凡婆羅門所奉持的禁戒,迦葉比丘皆悉了知。」

    接著,世尊說出以下的偈語:

  「我不說梵志,能知呪術者,唱言生梵天,此則不離縛。
   無縛無生趣,能脫一切結,不復稱天福,即沙門梵志。」

    婆羅門問世尊:「您剛剛提到的結縛,什麼叫做『結』?」

    世尊解釋:「欲()愛是結,瞋恚是結,愚癡是結。而如來並無此欲愛,已將貪愛永滅無餘,瞋恚、愚癡也是如此,如來都已徹底斷除這些會導致下一世輪迴再生的結。」

    婆羅門說:「懇請世尊為我解說甚深妙法,好讓我也不再有此諸結縛。」

    於是,世尊開始按部就班為婆羅門解說微妙之法,包括:布施、持戒、生天,欲為不淨,斷漏為上,出家為要。

    當世尊已知婆羅門心開意解,心生法喜,便依照過去諸佛的慣例,繼續說:苦、集、滅、道。

    婆羅門立即於自己的座位上諸塵垢盡,得法眼淨【初果】,他的心猶如一匹容易染色的白布,他已見法、得法,覺悟白淨之法,斷除疑惑,從此不再信仰其他的外道神靈,也不受任何的科學、哲學、外道宗教、神學的迷惑而動搖。他對佛法沒有猶豫,已住初果證,他對世尊的教法已得無畏的信心,並發願受三皈依與五戒,成為佛陀真正的在家弟子,永遠都不再退轉。

    婆羅門夫婦聽聞佛陀所說的法,都心生歡喜,並依法奉行。

原文/

增壹阿含184
  聞如是:
  一時,佛在羅閱城迦蘭陀竹園所,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
  爾時,世尊到時,著衣持鉢,入羅閱城乞食,在一街巷。爾時,彼巷有一梵志婦,欲飯食婆羅門,即出門,遙見世尊,便往至世尊所,問世尊曰:「頗見婆羅門不?」
  爾時,尊者大迦葉先在其巷。世尊便舉手指示曰:「此是婆羅門。」
  是時,梵志婦熟視如來面,默然不語。爾時,世尊便說此偈:
  「無欲無恚者,去愚無有癡,漏盡阿羅漢,是謂名梵志。
   無欲無恚者,去愚無有癡,以捨結使聚,是謂名梵志。
   無欲無恚者,去愚無有癡,以斷吾我慢,是謂名梵志。
   若欲知法者,三佛之所說,至誠自歸彼,最尊無有上。」
  爾時,世尊告大迦葉曰:
  「汝可往為此梵志婦,便現身,得免宿罪。」
  是時,迦葉從佛受教,往至梵志婦舍已,就座而坐。
  是時,彼婆羅門婦便供辦餚饍種種飲食,以奉迦葉。
  是時,迦葉即受食飲,欲度人故,而為彼人說此達嚫:
  「祠祀火為上,眾書頌為最,王為人中尊,眾流海為上。
   眾星月為首,照明日為先,四維及上下,於諸方域境。
   天與世間人,佛為最尊上,欲求其福者,當歸於三佛。」
  是時,彼梵志婦聞此語已,即歡喜踊躍,不能自勝,前白大迦葉曰:
  「唯願梵志琩我請,在此舍食。」
  是時,大迦葉即受彼請,在彼處受彼食。
  是時,婆羅門婦見迦葉食訖,更取一卑座,在迦葉前坐。
  是時,迦葉以次與說微妙之法,所謂論者: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為不淨,斷漏為上,出家為要。尊者大迦葉已知彼梵志婦心開意解,甚懷歡喜。諸佛所可常說法者,苦、{}[]、盡、道。
  是時,尊者大迦葉悉為梵志婦說之時,梵志婦即於座上諸塵垢盡得法眼淨,猶如新淨白褻,無有塵垢,易染為色,時,梵志婦亦復如是,即於座上得法眼淨,彼已得法、見法,分別其法,無有狐疑,已逮無畏,自歸三尊:佛、法、聖眾,受持五戒。是時,尊者大迦葉重為梵志婦說微妙法已,即從坐起而去。
  迦葉去未久時,婦夫婿來至家,婆羅門見婦顏色甚悅,非復常人。時,婆羅門即問其婦,婦即以此因緣具向夫婿說之。時,婆羅門聞是語已,便將其婦共詣精舍,往至世尊所。時,婆羅門與世尊共相問訊,在一面坐,婆羅門婦頭面禮世尊足,在一面坐。時,婆羅門白世尊曰:
  「向有婆羅門來至我家,今為所在?」
  爾時,尊者大迦葉去世尊不遠,結跏趺坐,正身正意,思惟妙法。
  爾時,世尊遙指示大迦葉曰:「此是尊長婆羅門也。」
  婆羅門曰:
  「云何,瞿曇!沙門即是婆羅門耶?沙門與婆羅門豈不異乎?」
  世尊告曰:
  「欲言沙門者,即我身是,所以然者,我即是沙門,諸有奉持沙門戒律,我皆已得。如今欲論婆羅門者,亦我身是,所以然者,我即是婆羅門也,諸過去婆羅門所持法行,吾已悉知。欲論沙門者,即大迦葉是,所以然者,諸有沙門律,迦葉比丘皆悉包攬,欲論婆羅門者,亦是迦葉比丘,所以然者,諸有婆羅門奉持禁戒,迦葉比丘皆悉了知。」
  爾時,世尊便說此偈:
  「我不說梵志,能知呪術者,唱言生梵天,此則不離縛。
   無縛無生趣,能脫一切結,不復稱天福,即沙門梵志。」
  爾時,婆羅門白世尊曰:
  「言結縛者,何等名為結乎?」
  世尊告曰:
  「欲愛是結,瞋恚是結,愚癡是結。如來者,無此欲愛,永滅無餘,瞋恚、愚癡亦復如是,如來無復此結。」
  婆羅門曰:
  「唯願世尊說深妙法,無復有此諸結縛著。」
  是時,世尊漸與彼婆羅門說微妙之論,所謂論者: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為不淨,斷漏為上,出家為要。爾時,世尊知彼婆羅門心開意解,甚懷歡喜,古昔諸佛常所說法:苦、{}[]、盡、道,爾時,世尊盡為婆羅門說之。
  時,婆羅門即於座上諸塵垢盡得法眼淨,猶如新淨白褻,無有塵垢,易染為色,時,婆羅門亦復如是,即於座上得法眼淨,彼已得法、見法,分別其法,無有狐疑,已逮無畏,自歸三尊:佛、法、聖眾,受持五戒,為如來真子,無復退還。
  爾時,彼婆羅門夫婦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