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種應建塔之對象

 

蒙一些宗教團體的熱心及善心,家母與筆者曾五次供養過佛陀及其弟子的舍利,也號召過一些有信心及善根的好友一起共襄善舉。但我們在供養舍利之際,應明白其中的意義,本經文是藉由佛陀的兩位首席大弟子滅度,解釋建塔供養舍利的精神。

 

選譯自北傳《增壹阿含經》卷第十九四意斷品第二十六之餘

東晉罽賓三藏瞿曇僧伽提婆譯優婆塞喬正一譯於西元2010(佛曆2554年)/9/29

 

我是這樣聽說的:

有一次,世尊交代阿難:「你替我把舍利弗火化後的舍利帶過來。」

阿難回應:「是,世尊!」

阿難尊者將舍利弗的舍利交給世尊,世尊手捧著舍利,對所有的比丘們讚揚舍利弗的優秀特質:「這是舍利弗比丘的舍利,舍利弗智慧第一,聰明絕頂,有高才過人之智。他身懷的智慧,莫測高深,無邊無盡,他有速疾之智,有輕便之智,有利機之智,有甚深之智,有審諦之智。他少欲知足,又樂於安處閑靜之處。他有猛勇的意志力,所為有序不亂,毫無怯弱之心。他能有所忍,除去惡法,體性柔和,不好與人鬥訟。他畯袟賱i,恆行三昧,常習智慧,念解脫,修行解脫所知見身。」

「比丘們,你們應當知道,猶如一棵大樹而無樹枝,而如來就是大樹,現舍利弗比丘而取滅度,恰似大樹而無樹枝。」

「凡舍利弗所到之處,那個地方的人民便遇上極大的幸運,很快的就會有傳言道:『舍利弗在那個地方依止。』因為,舍利弗比丘能與外道異學共議論,且能將外道一一降伏。」

這時,大目揵連尊者因宿世前生的惡業成熟,遭人以棍棒痛擊,渾身是傷,已奄奄一息,他又得悉舍利弗已滅度,即以神通止住傷痛,並飛至世尊的面前,他跪在地上,額頭觸地,頂禮世尊雙足,然後恭敬的站在一旁。

大目揵連對世尊表示:「舍利弗比丘今已滅度,我也不想再連流世間,我今天就是來辭別世尊,我欲取滅度。」

世尊默然不回應。

大目揵連如是再三對世尊表達他欲滅度之意。

世尊依然默然不回應。

目連見世尊默然不回應,便知世尊已默許,立即頂禮世尊雙足後,便逕自離去。

目犍連先回到自己的精舍,收拾衣缽,然後緩緩步出羅閱城,回到自己的出生地。

目犍連尊者有許多跟隨他修行的學生,這些忠實的學生也跟隨在目連尊者身後,並一旁照應。

就這樣,目連一行人來到了摩瘦村,這是目犍連的出生地。

目犍連身抱重傷,他在空地敷座而坐,然後進入初禪;再從初禪起,入第二禪;再從第二禪起,入第三禪;再從第三禪起,入第四禪;再從第四禪起,入空處;再從空處起,入識處;再從識處起,入不用處;再從不用處起,入有想無想處;再從有想無想處起,入火光三昧;再從火光三昧起,入水光三昧;再從水光三昧起,入滅盡定;再從滅盡定起,入水光三昧;再從水光三昧起,入火光三昧;再從火光三昧起,入有想無想定;再從有想無想定起,入不用處;再從不用處起,依序入識處、空處、四禪、三禪、二禪、初禪。再從初禪起,飛到空中,在空中坐臥經行,以神通令身上發出火焰,身下流出清水,或身下發出火焰,身上噴出清水,連作十八種神奇的變化。

最後,大目揵連尊者飛回到地面上,然後結跏趺坐,正身正意,繫念在前,復入初禪;從初禪起,入第二禪;從第二禪起,入第三禪;從第三禪起,入第四禪;從第四禪起,入空處;從空處起,入識處;從識處起,入不用處,從不用處起,入有想無想處;從有想無想處起,入火光三昧;從火光三昧起,入水光三昧;從水光三昧起,入滅盡定;從滅盡定起,還入水光、火光、有想無想處、不用處、識處、空處、四禪、三禪、二禪、初禪。復從初禪起,入第二禪;從第二禪起,入第三禪;從第三禪起,入第四禪,便從四禪取滅度。

大目揵連尊者已經取滅度了。

這時,大地發生了極大的震動,諸天神紛紛相告並下凡,一起前來省覲大目揵連,諸神或以各種香花供養,或在高空中作倡伎樂,以彈琴、歌舞用供養目揵連。

那羅陀村方圓一由旬內,充滿著諸天神。

有眾多比丘也持著各種香花,散灑在尊者目揵連的遺體上。

這時,世尊從羅閱城乞食結束,帶領五百比丘,一起前往那羅陀村。

世尊在一塊空地上盤坐,默然察看所有的比丘後,便說道:「我現在看到學生大有損減。因為現場少了舍利弗及目揵連兩位比丘。凡舍利弗、目揵連所到之處,該處人民便有福,因為舍利弗、目揵連兩位比丘皆能降伏彼處外道。」

世尊又說:「諸佛真的非常的不可思議,因為諸佛皆有二位如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及神通第一的目犍連兩位優秀弟子,而當這兩位弟子先於如來滅度,如來也不會因此憂傷難過。過去諸佛如此,未來諸佛也是一樣。」

「比丘們你們當知,世間有二種布施善業,分別是財施及法施。比丘們當知,若欲以財布施求福,你們應當從舍利弗及目連比丘那裡求;若欲求法施者,當從我求之,因為我尚未滅度,你們無法對我以財物布施,但你們今日可供養舍利弗及目揵連兩位比丘的舍利。」

阿難便問佛:「請問,該如何供養舍利弗及目揵連的舍利?」

世尊回答:「你們應當收集各種香花,於四通八達的十字路口,建立四寺塔。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四種人過世以後,應該為他們建塔紀念。這四種人分別是:轉輪聖王、漏盡解脫的阿羅漢、辟支佛、及如來。」

阿難便進一步問道:「為什麼要為這四種人建塔?」

世尊解釋:「轉輪聖王奉行十善,修十善功德,又教人行十善功德。這十善分別為:己身不殺生,又教他人使不殺生;己身不盜,又教他人使不盜;己身不淫,復教他人使不淫;己身不妄語,復教他人使不妄語;己身不綺語,復教他人使不綺語;己身不嫉妒,復教他人使不嫉妒;己身不鬥訟,復教他人使不鬥訟;己身意正,復教他人使不亂意。身自正見,復教他人使行正見。比丘們,轉輪聖王有此十善功德,所以應在聖王過世以後為他建塔紀念。」

阿難問:「那麼為什麼應該為如來弟子建塔?」

世尊說:「因為,漏盡解脫的阿羅漢已經不會再有來生,他清淨的戒德猶如天界的純金一般無暇,貪瞋痴等三毒及五種心結使已永不復現,因此應為如來弟子建塔。」

阿難又問佛:「那麼辟支佛呢?為什麼應為他建塔?」

世尊說:「所謂辟支佛,就是在無佛法可聞的時代,能憑藉自己的宿世善根及福德智慧,無師自悟,斷去所有的心結使,不再有來生,這種聖人非常的難得可貴,所以在他們身後應建塔紀念。」

阿難問:「那為什麼應該為佛陀建塔呢?」

世尊解釋:「阿難!因為如來有十種超凡的智力、四無所畏,不降者降,不度者度,不得道者令得道,不般涅槃者令般涅槃。眾人見已,極懷歡喜。

因此,阿難!應該在如來滅度以後建塔紀念。」

阿難聽聞世尊所說,心中非常歡喜,並依法奉行。

 

 

增壹阿含經卷第十九

東晉罽賓三藏瞿曇僧伽提婆譯

四意斷品第二十六之餘

世尊告阿難曰:「汝今授舍利弗舍利來。」

 阿難對曰:「如是。世尊!」是時,

阿難即授舍利在世尊手。 爾時,世尊手執舍利已,告諸比丘:

「今此是舍利弗比丘舍利,

智慧聰明高才之智。若干種智,智不可窮,智無涯底,

智有速疾之智,有輕便之智,有利機之智,

有甚深之智,有審諦之智,少欲知足,樂閑靜之處,

有猛勇意,所為不亂,無怯弱心,

能有所忍,除去惡法,體性柔和,不好鬥訟,

畯袟賱i,行三昧,習智慧,念解脫,

修行解脫所知見身。比丘當知,猶如大樹而無其枝,

然今日比丘僧,如來是大樹,

舍利弗比丘而取滅度,似樹無枝。若舍利弗所遊之方,

彼方便遇大幸云:『舍利弗在彼方止。』

所以然者,舍利弗比丘能與外道異學共議論,

無不降伏者。」 是時,大目揵連聞舍利弗滅度,

即以神足,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住。

爾時,大目揵連白世尊曰:

「舍利弗比丘今已滅度,我今辭世尊,欲取滅度。」 爾時,

世尊默然不對。如是再三白世尊曰:

「我欲取滅度。」爾時,世尊亦復默然不報。 爾時,

目連以見世尊默然不報,即禮世尊足,

便退而去。還詣精舍,收攝衣缽,出羅閱城,

自往本生處。爾時,有眾多比丘從尊者目連後。

是時,眾多比丘共目連到摩瘦村,在彼遊化,

身抱重患。 是時,目連躬自露地敷座而坐,

而入初禪;從初禪起,入第二禪;從第二禪起,

入第三禪;從第三禪起,入第四禪;

從第四禪起,入空處;從空處起,入識處;

從識處起,入不用處;從不用處起,入有想無想處;

從有想無想處起,入火光三昧;

從火光三昧起,入水光三昧;從水光三昧起,

入滅盡定;從滅盡定起,入水光三昧;

從水光三昧起,入火光三昧;從火光三昧起,

入有想無想定;從有想無想定起,入不用處;

從不用處起,入識處、空處、四禪、三禪、二禪、初禪。

從初禪起,飛在空中,坐臥經行,身上出火,

身下出水,或身下出火,身上出水,作十八變,

神足變化。 是時,尊者大目揵連還下就座,

結跏趺坐,正身正意,繫念在前,復入初禪;

從初禪起,入第二禪;從第二禪起,入第三禪;

從第三禪起,入第四禪;從第四禪起,入空處;

從空處起,入識處;從識處起,入不用處,

從不用處起,入有想無想處;

從有想無想處起,入火光三昧;從火光三昧起,

入水光三昧;從水光三昧起,入滅盡定;

從滅盡定起,還入水光、火光、有想無想處、不用處、

識處、空處、四禪、三禪、二禪、初禪。復從初禪起,

入第二禪;從第二禪起,入第三禪;

從第三禪起,入第四禪;從第四禪起,尋時取滅度。

爾時,大目揵連已取滅度。 是時,

此地極大震動,諸天各各相告來下,省覲大目揵連,

持用供養尊德,或以種種香華來供養者,

諸天在空中作倡伎樂,彈琴、

歌舞用供養尊者目揵連上。 爾時,

尊者大目揵連已取滅度。是時,那羅陀村中一由旬內,

諸天側滿其中。爾時,復有眾多比丘持種種香華,

散尊者目揵連尸上。 爾時,

世尊從羅閱城漸漸乞食,將五百比丘,人中遊化,

往詣那羅陀村,五百比丘俱。爾時,舍利弗、

目連取滅度未久。爾時,世尊在露地而坐,

默然察諸比丘已,默然觀諸比丘已,告諸比丘:

「我今觀此眾人中,大有損減。所以然者,

今此眾中無有舍利弗、目揵連比丘。若舍利弗、

目揵連所遊之方,彼方便為不空。聞舍利弗、

目揵連今在此一方。所以然者,舍利弗、

目揵連比丘堪任降此外道。」 爾時,

世尊告諸比丘:「諸佛所造甚奇!甚特!有此二智慧、

神足弟子取般涅槃,然如來無有愁憂。

正使過去琩F如來,亦復有此智慧、神足弟子,

正使當來諸佛出世,亦當有此智慧、神足弟子。

比丘當知,世間有二施業。

云何為二?所謂財施、法施。比丘當知,若論財施者,

當從舍利弗、目連比丘求;若欲求法施者,

當從我求之。所以然者,我今如來無有財施,

汝等今日可供養舍利弗、目揵連比丘舍利。」 爾時,

阿難白佛言:「云何得供養舍利弗、

目揵連舍利?」 世尊告曰:「當集種種香華,於四衢道頭,

起四寺偷婆。所以然者,若有起寺,

此人有四種應起偷婆。

云何為四?轉輪聖王應起偷婆,漏盡阿羅漢應起偷婆,

辟支佛應起偷婆,如來應起偷婆。」 是時,

阿難白世尊曰:

「有何因緣如來應起偷婆?復有何因緣辟支佛、漏盡阿羅漢、

轉輪聖王應起偷婆?」 世尊告曰:「汝今當知,

轉輪聖王加行十善,修十功德,亦復教人行十善功德。

云何為十?己身不殺生,

復教他人使不殺生。己身不盜,復教他人使不盜。

己身不婬,復教他人使不婬。己身不妄語,

復教他人使不妄語。己身不綺語,

復教他人使不綺語。己身不嫉妒,

復教他人使不嫉妒。己身不鬥訟,

復教他人使不鬥訟。己身意正,復教他人使不亂意。

身自正見,復教他人使行正見。比丘當知,

轉輪聖王有此十功德,是故應與起偷婆。」 是時,

阿難白世尊曰:

「復以何因緣如來弟子應與起偷婆?」 世尊告曰:「阿難當知,

漏盡阿羅漢以更不復受有,淨如天金,

三毒五使永不復現,以此因緣如來弟子應與起偷婆。」

 阿難白佛:「以何因緣辟支佛應與起偷婆?」

 世尊告曰:「有辟支佛,無師自悟,去諸結使,

更不受胎,是故應與起偷婆。」 是時,

阿難白世尊曰:「復以何因緣如來應與起偷婆?」

 世尊告曰:「於是,阿難!如來有十力、四無所畏,

不降者降,不度者度,不得道者令得道,

不般涅槃者令般涅槃。眾人見已,極懷歡喜。

是謂,阿難!如來應與起偷婆。

是謂如來應與起偷婆。」 爾時,阿難聞世尊所說,

歡喜奉行。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