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經與《雜阿含經》576經、《別譯雜阿含經》第161經、巴利語佛經《相應部》第11經第1篇《Nandanasuttaṃ》等諸經文的內容一樣。

    佛陀在世的時候,說法的對象並不侷限於人類,其實受惠更多的往往是天神等非人,因為天神的智力與慧根比人類更高,所以祂們也往往比人類更能掌握法義的精髓與功德,也比人類更能品嚐到法味。

    本經是佛陀對諸比丘敘述一位天神來聽法的往事,經文中的天神因貪戀天界極樂園的歡樂而被另一位應該是已證初果的天神當頭棒喝,後來這一位被譏笑的天神下凡來到祇樹給孤獨園林參訪佛陀,並在聽聞佛陀的開示之後證得了初果。

選譯自《增壹阿含經》第31經第9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21/8/15農曆七月初八布薩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聞的:

    有一次,佛陀暫時住在古印度的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林中。當時,世尊對諸比丘講述了一段某位男性忉利天神來訪他的經過。

    世尊說:「過去,三十三天的諸神之王釋提桓因曾帶領天界的天女來到天界的極樂園內尋歡作樂。當時,有一位男性天神因過於迷醉天界極樂園的歡樂,一時高興便說了以下的偈語讚嘆極樂園之美:『不見難檀園,則不知有樂;諸天之所居,無有過是者。』

    這名男天神說的偈語的意思是:如果沒有來過天界的極樂園,就不可能知道甚麼叫做極樂;天界幅員之大,廣袤無垠,在忉利天界中有各種美輪美奐及莊嚴燦爛的天宮與樂園,但都比不上此處的極樂園。

    這時候,在場有另外一位男性天神出言譏笑這名天神顛倒愚痴,祂說:『你啊!真是沒有智慧,不能分別正理。明明是憂苦之物,卻反說是歡樂;明明是不牢靠之物,卻說是牢靠;明明是無常之物,卻說成是恆常不變;明明是不堅固之物,卻說成是堅固。

    你難道沒聽過如來說的偈語嗎?如來說:『一切行無常,生者必有死,不生必不死,此滅最為樂。』

    如來說的這一段偈語的意思是:凡因緣聚合散滅的有為法都是無常變易的現象,有生就必有死,不生就不死,寂滅涅槃才是無上的快樂。

    如來都已經說的這麼清楚了,你怎麼還會說此處極樂園最快樂?

    如來也曾說過有四種河流,若一切眾生沉溺在這些河流中,將始終不得任何『道』、『果』、『涅槃』。這四種河流分別為:欲流、有流、見流、無明流。

    什麼是『欲流』?就是五欲,分別是:眼見美色而生起眼識貪欲想;耳聞妙聲而生起耳識貪欲想;鼻嗅香而生起鼻識貪欲想;舌嚐美味而生起舌識貪欲想;身觸細滑而生起身識貪欲。以上,就是『欲流』。

    什麼是『有流』?所謂『有』者,指的是『三有』,哪『三有』呢?分別是:欲有、色有、無色有。以上就是『有流』。

    什麼是『見流』?所謂『見流』者,就是指世界有常、無常;世界有邊見、無邊見;有身有命、非身非命;有如來死、無如來死;若有如來死、若無如來死;亦非有如來死、亦非無如來死等等。以上,就是『見流』。

    什麼是『無明流』?所謂無明者,就是指無知、無信、無正見、心意貪欲、琣釦き璆H及貪欲蓋、瞋恚蓋、睡眠蓋、調戲蓋、疑蓋等五蓋,還包括不知苦、不知集、不知滅、不知道等四聖諦,以上就是『無明流』。

    以上就是如來所說的四種河流,若有人沉沒耽溺於此四流者,必將始終不能得解脫道(道、果、涅槃)。』

    男天神聽完以上的這一番話之後,立即施展神足通,猶如一名很有力氣的壯士屈伸手臂的頃刻,從三十三天消失,瞬間移動出現在我的面前。祂跪在地上,額頭觸地對我頂禮,然後站在一旁。

這名男天神對我說:『善哉啊!世尊!您說的真好。如來說四流,若凡夫之人不聞此四流者,則不獲四樂,這四樂分別是止息之樂、正覺之樂、沙門之樂、涅槃之樂。』

我回答:『沒錯,天神,誠如你所言,若不知此四流,便不知此四樂。』

接著,我按部就班為這位天人說布施功德論、持戒功德論、生天功德論、欲不淨想、漏(煩惱)為大患、出要解脫為樂。

這位天人聞法之後,發出歡喜之心,我便為祂廣演說四流之法及說四樂。這位天人專心一意的聽法,思惟此法之後,諸塵垢盡,得法眼淨(初果)

現在,我也為你們大家說此四法、四樂,你們聽聞之後若能領悟,便得四諦之法。就是這樣,諸比丘,當如是學習。」

諸比丘聽聞佛所說的法,都心生歡喜,並依法奉行。

 

原文/
增壹阿含319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過去久遠,三十三天釋提桓因及將諸玉女,詣難檀槃那園遊。是時,有一天人便說此偈:
  『不見難檀園,則不知有樂,諸天之所居,無有過是者。』
  是時,[]有天語彼天言:『汝今無智,不能分別正理,憂苦之物,反言是樂,無牢之物,而言是牢,無常之物,反言是常,不堅要之物,復言堅要,所以然者,汝竟不聞如來說偈乎?「一切行無常,生者必有死,不生必不死,此滅最為樂[此滅為最樂]。」彼有此義,又有此偈,云何方言此處最為樂耶?
  汝今當知,如來亦說有四流法,若一切眾生沒在此流者,終不得道,云何為四?所謂:欲流、有流、見流、無明流。
  云何名為欲流?所謂五欲是也,云何為五?所謂:若眼見色,起眼{}[]想;若耳聞聲,起識想;若鼻嗅香,起識想;若舌知味,起識想;若身知細滑,起識想,是謂名為欲流。
  云何名為有流?所謂有者,三有是也,云何為三?所謂欲有、色有、無色有,是謂名為有流也。
  云何名為見流?所謂見流者,世有常、無常;世有邊見、無邊見;彼身彼命、非身非命;有如來死、無如來死、若有如來死[]無如來死、亦非有如來死亦非無如來死,是謂名為見流。
  彼云何無明流?所謂無明者,無知、無信、無見、心意貪欲、琣釦き獢A及其五蓋:貪欲蓋、瞋恚蓋、睡眠蓋、調戲蓋、疑蓋,若復不知苦、不知習、不知盡、不知道,是謂名為無明流。
  天子當知:如來說此四流,若有人沒在此者,亦不能得道。』
  是時,彼天聞此語已,猶如力士屈{}[]臂頃,從三十三天沒,來至我所,頭面禮足,在一面立。
  爾時,彼天而白我言:『善哉!世尊!快說此語,如來乃說四流,若凡夫之人不聞此四流者,則不獲四樂,云何為四?所謂{}[?]息樂、正覺樂、沙門樂、涅槃樂,若凡夫之人不知此四流者,不獲此四樂。』
  作是語已,我復告曰:『如是,天子!如汝所言,若不覺此四流,則不覺此四樂。』
  我時與彼天人漸漸共論,所謂論者,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不淨想、漏為大患、出要為樂。
  爾時,天人以發歡喜之心,是時,我便廣演說四流之法,及說四樂。
  爾時,彼天專心一意,思惟此法已,諸塵垢盡得法眼淨。
  我今亦說此四法、四樂,便得四諦之法。如是,諸比丘!當作是學。」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雜阿含576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說偈白佛:
  「不處難陀林,終不得快樂,忉利天宮中,得天帝名稱。」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童蒙汝何知!阿羅漢所說,一切行無常,是則生滅法,生者既復滅,俱寂滅為樂。」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別譯雜阿含161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一天,光色倍常,來詣佛所,身光顯照,遍於祇洹,赫然大明,卻坐一面而說偈言:
  「不生歡喜園,終不能得樂,是三十三天,名稱滿世間,常是彼天人,之所居住處。」
  爾時,世尊以偈答曰:
  「汝如小嬰愚,非爾智所及,如斯之妙法,乃是羅漢語:
   諸行斯無常,是生滅之法,其生滅滅已,寂滅乃為樂。」
  天復以偈讚曰:
  「往昔已曾見,婆羅門涅槃,嫌怖久棄捨,能度世間愛。」
  爾時,此天說此偈已,歡喜還宮。

巴利語經文
SN.1.11/(1) Nandanasuttaṃ
   11. Evaṃ me sutaṃ– ekaṃ samayaṃ bhagavā sāvatthiyaṃ viharati jetavane anāthapiṇḍikassa ārāme. Tatra kho bhagavā bhikkhū āmantesi– “bhikkhavo”ti. “Bhadante”ti te bhikkhū bhagavato paccassosuṃ. Bhagavā etadavoca–
   “Bhūtapubbaṃ, bhikkhave, aññatarā tāvatiṃsakāyikā devatā nandane vane accharāsaṅghaparivutā dibbehi pañcahi kāmaguṇehi samappitā samaṅgībhūtā paricāriyamānā tāyaṃ velāyaṃ imaṃ gāthaṃ abhāsi–
   “Na te sukhaṃ pajānanti, ye na passanti nandanaṃ.
   Āvāsaṃ naradevānaṃ, tidasānaṃ yasassinan”ti.
   “Evaṃ vutte, bhikkhave, aññatarā devatā taṃ devataṃ gāthāya paccabhāsi–
   “Na tvaṃ bāle pajānāsi, yathā arahataṃ vaco;
   Aniccā sabbasaṅkhārā, uppādavayadhammino.
   Uppajjitvā nirujjhanti, tesaṃ vūpasamo sukho”t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