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位弟子

 

 

 本經是世尊在入滅前收了一位最後的弟子,並對他說:「在所有的教法或教義中,若無八聖道者,就必然無第一沙門果,第二、第三、第四沙門果。須跋!正因為佛法中有八聖道之故,便有第一沙門果,第二、第三、第四沙門果。」並說道:「若諸比丘皆能奉行八正道並守護諸根,則此世間就一定會有阿羅漢的存在。」

而現今雖是末法時期,但仍有八正道,且有奉行八正道的比丘,所以仍有阿羅漢的存在,只是相較於佛陀時代的正法時期,已為數不多,甚至是鳳毛麟角。

 

選譯自北傳《長阿含經》

喬正一譯於中華民國一○一年十月七日星期日八關齋戒日

 

這是發生在佛陀即將入滅前的事。

當時在古印度的拘尸城內,有一名外道梵志,名叫須跋,已有一百二十歲的高齡,他博學多聞,聰明多智,祇可惜在這一百二十年的歲月裡他都未曾親賭佛陀,也未聽聞過佛法。

就在世尊即將入滅之前,這位沙門的善根成熟了,他從別人那裡聽說沙門瞿曇將於當晚在雙樹林間取滅度,於是心想:「我於法有疑,唯有瞿曇能解我意,我應當及時前往求教。」

即於當夜,他走出拘尸城,來到雙樹林間,他走向阿難尊者,先向他行禮,然後對阿難說:「我聽說瞿曇沙門將於今夜取滅度,故而來此,欲求一見。我於法有疑,願見瞿曇一解我意,不知是否有空可以讓我見上一面?」

阿難回道:「不行!須跋!佛陀身有疾病,你不可以在這個時候去打擾他。」

但須跋仍堅持請求見世尊一面,故而再三懇求:「我聽說如來一出世,就猶如優曇缽花出現在人間那般的短暫與難得,故而前來求見,欲解所疑,拜託讓我見上一面吧!」

阿難尊者仍阻止,並說道:「真的不行!佛陀身有疾病,你不要去打擾他。」

就在這時,佛陀對阿難說:「你不要阻止他!讓他進來,他是真有誠意來求教的,並無嬈亂之意,如果他聽聞過我的教法,必得開解。」

於是阿難對須跋說道:「好吧!你想要見佛,就趁現在把握難得的時機吧。」

「謝謝!感恩!」須跋向阿難尊者道謝後,立即走入雙樹林,他跪在地上向佛陀行禮,然後起身坐在一旁,他問佛:「我於法有疑,不知是否能為我開解?」

佛陀說:「你儘管問吧!」

須跋即問道:「瞿曇!我想請問,其他教派的教主,都自稱為大師,例如:不蘭迦葉、末伽梨憍舍利、阿浮陀翅舍金披羅、波浮迦旃、薩若毘耶梨弗、尼揵子,而這些大師們的教法教義全都不相同,不知瞿曇沙門是否都能盡知?抑或不盡全然明瞭呢?」

佛陀說道:「我們不要浪費時間去討論這個問題,他們的教義我都知道。但我今天可以為你解說更深妙的法,請你諦聽!諦聽!好好的思惟。」

須跋很謙遜的受教。

佛陀說道:「在所有的教法或教義中,若無八聖道者,就必然無第一沙門果,第二、第三、第四沙門果。須跋!正因為佛法中有八聖道之故,便有第一沙門果,第二、第三、第四沙門果。須跋!今天,我的教法中有八聖道,所以有第一沙門果,第二、第三、第四沙門果,而外道異眾則無沙門果。」

於時,世尊為須跋說了以下的偈頌:

「我年二十九,  出家求善道;
 
須跋我成佛,  今已五十年。
 
戒定智慧行,  獨處而思惟;
    
今說法之要,  此外無沙門。」

佛陀告訴須跋:「若諸比丘皆能奉行八正道並守護諸根,則此世間就一定會有阿羅漢的存在。」

這時,須跋轉身對阿難說:「所有的比丘從沙門瞿曇這裡已行梵行,今行、當行梵行者,皆得大利。阿難!你於如來這裡修行梵行,亦獲得大利,我得以面覲如來,諮問所疑,亦獲得大利。」

須跋立即對佛陀表示:「我今天想要在如來的教法中出家受具戒,不知世尊是否接受我出家?」

佛陀告訴須跋:「原則上,若有外道異學梵志於我教法中修梵行者,會有四個月的觀察期,其用意是觀其行,聽其言,察其志性是否具諸威儀而無漏失,若能通過觀察期的試驗才能於我教法中得受具戒。不過須跋!四個月的觀察期是原則,不是絕對適用在每一個人身上,當知是否能出家,其關鍵還是在個人的言行及修為,所以是因人而異。」

須跋對佛表示:「沒問題,不要說是四個月,就是四年我也能於佛正法中奉獻服務,具諸威儀,無有漏失,乃受具戒。」

佛陀對須跋說:「我剛剛已說過了,關鍵在個人的表現,所以有沒有四個月的觀察期是因人而異的。」

當然,佛陀的意思是須跋不用經過四個月的觀察期。於是,須跋即於當夜出家受戒,淨修梵行,於現法中,自身作證: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得如實智,更不受有。

天還未亮,須跋已成羅漢,成為如來最後的弟子,且先於佛陀圓寂。

 

原文/

是時,
拘尸城內,有一梵志,名曰須跋,年百二十,
耆舊多智,
聞沙門瞿曇今夜於雙樹間當取滅度,自念言:「吾於法有疑,
唯有瞿曇能解我意,今當及時自力而行。」即於其夜,
出拘尸城,詣雙樹間,至阿難所,問訊已,
一面立,白阿難曰:
「我聞瞿曇沙門今夜當取滅度,故來至此,求一相見。我於法有疑,
願見瞿曇,一決我意,寧有閑暇得相見不?」
 阿難報言:「止!止!須跋!佛身有疾,無勞擾也。」
 須跋固請,乃至再三:「吾聞如來時一出世,
如優曇缽花時時乃出,故來求現,欲決所疑,
寧有閑暇暫相見不?」 阿難答如初:「佛身有疾,
無勞擾也。」 時,佛告阿難:「汝勿遮止!
聽使來入,此欲決疑,無嬈亂也,設聞我法,
必得開解。」 阿難乃告須跋:「汝欲覲佛,
宜知是時。」 須跋即入,問訊已,一面坐,
而白佛言:「我於法有疑,寧有閑暇一決所滯不?」
佛言:「恣汝所問。」 須跋即問:「云何?瞿曇!
諸有別眾,自稱為師,不蘭迦葉、
末伽梨憍舍利、阿浮陀翅舍金披羅、波浮迦旃、
薩若毘耶梨弗、尼揵子,此諸師等,各有異法,
瞿曇沙門能盡知耶?不盡知耶?」 佛言:「止!止!
用論此為,吾悉知耳。今當為汝說深妙法,
諦聽!諦聽!善思念之。」 須跋受教,佛告之曰:
「若諸法中,無八聖道者,則無第一沙門果,第二、
第三、第四沙門果。須跋!
以諸法中有八聖道故,便有第一沙門果,第二、第三、
第四沙門果。須跋!今我法中有八聖道,
有第一沙門果,第二、第三、第四沙門果,
外道異眾無沙門果。」爾時,世尊為須跋而說頌曰:
「我年二十九,  出家求善道;
須跋我成佛,  今已五十年。
戒定智慧行,  獨處而思惟;
今說法之要,  此外無沙門。」
佛告須跋:「若諸比丘皆能自攝者,
則此世間羅漢不空。」 是時,須跋白阿難言:
「諸有從沙門瞿曇已行梵行,今行、當行者,為得大利。
阿難!汝於如來所修行梵行,亦得大利,
我得面覲如來,諮問所疑,亦得大利。今者,
如來則為以弟子[/]而別我已。」 即白佛言:
「我今寧得於如來法中出家受具戒不?」
 佛告須跋:
「若有異學梵志於我法中修梵行者,當試四月,觀其人行,察其志性,
具諸威儀無漏失者,則於我法得受具戒。
須跋!當知在人行耳。」 須跋復白言:
「外道異學於佛法中當試四月,觀其人行,
察其志性,具諸威儀無漏失者,乃得具戒。
今我能於佛正法中四歲使役,具諸威儀,
無有漏失,乃受具戒。」 佛告須跋:
「我先已說在人行耳。」 於是,須跋即於其夜,出家受戒,
淨修梵行,於現法中,自身作證:生死已盡,梵行已立,
所作已辦,得如實智,更不受有。時,夜未久,
即成羅漢,是為如來最後弟子,
便先滅度而佛後焉。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