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 陀 的 倫 理 觀

 

 

 
     

《善生經》是佛陀對在家信徒宣講的一部佛經,經中善生長者按其先父的遺教,禮拜六方,嗣遇佛陀賦予禮拜六方新的涵義,同時,將五戒十善等基礎修行融入經中,教導在家佛教徒如何妥善處理各種人際關系,創造和諧圓滿又富足的生活,令大家今生快樂,來生幸福。

本經最難得的是,佛陀闡釋交朋友的重要性,並教導我們要識人之明,不要誤交損友及惡友,並將善友及惡友的判斷標準一一臚列。

同時,本經也闡釋在家人的人際倫理關係,是我們在家人立身處事最好的準則。

選譯自北傳《善生經》

  后秦佛陀耶舍、竺佛念譯

喬正一譯於中華民國一○○年二月七日星期一

  我是這樣聽說的:

有一次,在古印度的羅閱祇城,佛陀與他的一千二百五十位弟子一起住在城外的耆闍崛山中。

某日,早晨時間一到,世尊著衣持缽,走入城內乞食。

當時羅閱祇城內有一位長者的兒子,名叫善生,一大早便出城散步出遊。 

善生先全身沐浴,把自己全身弄得很濕,然後跪在地上,面向東、西、南、北、上、下等諸方,一一禮拜。 

世尊慢慢走向善生,便問道:「施主啊,請問你為何如此虔誠的向八方禮拜?」

善生回答:「我的父親臨終時,特別交代我一定要按時向八方禮拜,這是我們家族傳統的宗教信仰,我必須遵守。」

世尊說道:「施主啊,您這樣做很好,但是在我的聖賢教法中也有禮拜六方的修持方法,您想不想聽聽看?」

「好哇,我洗耳恭聽。」

「不管是什麼人,能知四結業,不於四處行惡,又能知六種耗損錢財的行為,這樣的人不但可以今生快樂,來生亦獲善報。今生有好的根基,後世也有好的根基。於現生中,能受到智者的稱讚,獲得三十一種善果。並於死後轉生天界善處。」

「善生,所謂『四結行』者,分別是:一、殺生,二、竊盜,三、邪淫,四、妄語,以上就是四結行。」

「什麼又叫做四處?分別是:一、貪欲,二、瞋恚,三、恐懼焦慮,四、愚癡。不管是什麼人,因以上四處而作惡者,則必有耗損。」

佛陀接著說出以下的偈頌:
  欲瞋及怖癡,有此四法者,
  名譽日損減,如月向於晦。
  于欲恚怖癡,不為惡行者,
  名譽日增廣,如月向上滿。

佛陀又告訴善生:「所謂六種耗損錢財的行為,分別是:一、沈溺於酒,二、賭博,三、放蕩,四、沈迷於歌舞伎樂,五、結交惡友,六、懶惰,以上就是六種耗損錢財的行為。」


  「善生,不管是什麼人,若能明白什麼是四結行,不於四處而為惡行,又能知六種耗損錢財的行為,就算是供養六方。如此,必能今生快樂,後世幸福。於現生中,受智者所稱譽,獲得三十一種善果。死後必轉生天界善處。」


  「善生,你應當知道飲酒有種六過失:一、失財,二、生病,三、鬥諍,四、惡名遠揚,五、憤怒暴生,六、智慧日損。善生,不管是什麼人,如果酗酒,其家產事業,必將日日損減。」


  「善生,賭博也有種六過失。一、財產日耗,二、雖贏卻產生怨懟,三、受智者所遣責,四、人不敬信,五、為人疏外,六、易生竊盜心。善生,以上就是賭博的六種過失。不管是什麼人,沈迷於賭博,其家產事業,必將日日損減。」


  「放蕩也有六種過失:一、不自護身,二、不護財貨,三、不護子孫,四、常自驚懼,五、諸苦惡法常自纏身,六、喜生虛妄,是為放蕩六失。不管是誰,若行為放蕩,一定沒有責任感,其家財產事業,必將日日損減。」
  

「善生,沈迷於歌舞伎樂也有六種過失:一、求歌,二、求舞,三、求琴瑟,四、喜歡玩弄樂器,五、喜歡拍兩手,六、喜歡盛大的聚會,以上就是歌舞伎樂的六種過失。不管是什麼人,沈迷於歌舞伎樂,其心思無法專注於事業,其家財產,必將日日損減。」


  「結交惡友也有六種過失:一、對方會欺騙你,二、喜做缺德事,三、誘騙別人,四、圖謀自己或他人財物,五、對方會佔你便宜,六、愛講是非,喜歡講別人的壞話,自己的隱私也必將被對方揭露。以上就是結交惡友的六種過失。不管是誰,結交惡有,其家財產事業,必將日日損減。」


  「懶惰懈怠也有六種過失:一、有錢時不肯工作,二、貧窮時也不肯努力工作,三、天冷時不肯努力工作,四、天熱時也不肯努力工作,五、白天不肯努力工作,六、晚上也不肯努力工作,以上就是懶惰懈怠的六種過失。不管是誰,懶惰懈怠,其家財事業,必將日日損減。」


  佛陀說完後,又作以下的偈頌:
  迷惑于酒者,還有酒伴黨,
  財產正集聚,隨已復散盡。
  飲酒無節度,常喜歌舞戲,
  晝則遊他家,因此自陷墜。
  隨惡友不改,誹謗出家人,
  邪見世所嗤,行穢人所黜。
  好博著外色,但論勝負事,
  親惡無反覆,行穢人所黜。
  為酒所荒迷,貧窮不自量,
  輕財好奢用,破家致禍患。
  擲博群飲酒,共伺他淫女,
  玩習卑鄙行,如月向於晦。
  行惡能受惡,與惡友同事,
  今世及后世,終始無所獲。
  晝則好睡眠,夜覺多悕望,
  獨昏無善友,不能修家務。
  朝夕不肯作,寒暑復懈惰,
  所為事不究,亦復毀成功。
  若不計寒暑,朝夕勤修務,
  事業無不成,至終無憂患。
  

佛陀又告訴善生:「善生,你聽好,有四種小人,一定要小心,要遠離這些人,因為他們表面對你很好,但事實上常在你背後捅你,你要小心。這四種人分別是:一、畏伏,二、美言,三、敬順,四、惡友。」


  「什麼是四種畏伏?分別是:一、先給你好處,再從你這裡奪走你的一切,二、他給你一點點小恩小惠,卻希望從你這裡能得到更多的回報,三、趨炎附勢,是因為你有權勢才來接近你,四、虛情假意的勢利鬼,純粹是為了利益才來跟你作朋友。以上就是畏伏四事。」


  「美言也有四種,分別是:一、鄉愿,不辨是非,不管你是對是錯,他都不指正你;二、當你有難時便捨你而去,三、如果有好的機會他自己獨享,不會告訴你,更不會跟你分享;四、見你有困難時便排擠你,見到你也不跟你打招呼,跟你劃清界限。以上就是美言親四事。」


  「敬順親也有四種,分別是:一、過去曾騙過你,二、將來會欺騙你,三、現在會欺騙你,四、只不過有一點誤會便動手打人,有暴力傾向。以上就是敬順親四事。」


  「所謂惡友親也有四種,分別是:一、酒肉朋友,只有在飲酒時才跟你稱兄道弟,二、賭博時的朋友,三、邪淫時的朋友,四、歌舞時的朋友,以上就是為惡友親四事。」


  世尊說完後,復作以下的偈頌:
  畏伏而強親,美言親亦爾,
  敬順虛誑親,惡友為惡親。
  此親不可恃,智者當覺知,
  宜速遠離之,如避于險道。


  佛陀又對善生說:「有四種人,是正直的善友,你應該多多親近。因為這四種人會帶給你很多的幫助,在你有困難時對你伸出援手。分別是:一、止非,二、慈愍,三、利人,四、同事。」


  「善生,所謂止非也有四種,分別是:一、見你為惡時,能勇於制止你。二、為人正直,能告訴你是非善惡;三、有慈悲心;四、能指引你通往人間天上的正路。」


  「再者,慈愍也有四種:一者看見對方獲得利益,替他高興:二者看見對方有煩惱困難時,替他分憂;三、宣揚你的好事及名聲;四、聽到別人說你壞話時能替你澄清消毒。」


  「所謂利益也有四種,分別是:一、帶給朋友好的習慣及好的影響。二、如果朋友有浪費或錯誤投資時,能制止對方。三、帶給朋友心靈的平安,不令朋友感到焦慮恐懼。四、如果朋友有錯,能私下善意規勸。」

 

「最後,同事也有四種,分別是:一、為朋友不惜兩肋插刀,情義相挺到底;二、朋友有難,也不吝惜財寶相助;三、當朋友有煩惱時,能不離不棄,給朋友平安喜樂;四、朋友有任何過失,也能私下善意規勸。」

 

世尊說完後,便說以下的偈頌:
  制非防惡親,慈愍存他親,
  利人益彼親,同事齊己親。
  此親乃可親,智者所附近,
  親中無等親,如慈母親子。
  若欲親可親,當親堅固親,
  親者戒具足,如火光照人。


  佛陀又告訴善生:「有六個方位是你應當禮拜的,分別是:父母為東方,師長為南方,妻婦為西方,親朋好友為北方,僕人員工為下方,沙門、婆羅門諸高行者為上方。」


  「善生,夫為人子女者,應當以五件事敬順父母。分別是:一、盡自己的經濟能力去供奉父母,不要令他們在生活上有所困乏;二、不管要做什麼事,或去哪裡,都應該先跟父母報告,不要讓他們擔憂;三、父母所為之事,如果是正確的,是好的,都應該恭順不逆;四、父母要我們做的事情,如果是正確的,是好的,是善的,都不可違背;五、不要中斷父母所為的正業。」

 

「善生,父母也應當以五件事照顧其子女。分別是:一、教育兒女不可為惡;二、教育兒女應當為善;三、慈愛入骨徹髓;四、為子女找一門好的婚姻;五、隨時供給所需。」


  「善生,學生應該以五件事敬奉師長,分別是:一、為師長服務;二、禮敬供養;三、尊重戴仰;四、老師有所教誨,敬順無違;五、從老師那裡聽聞過的知識,應努力學習並複習,善持不忘。」

 

「善生,師長也應以五件事教育學生,分別是:一、令學生明辨是非,並教育其品德;二、給學生最新且有用的知識;三、學生如果有任何疑問,都應不厭其煩的教導;四、示其善友;五、將自己的知識學問傾囊相授。」


  「善生,丈夫也應以五件事對待妻子,分別是:一、以禮相待,二、莊重威嚴,行為不可放蕩;三、要供給妻子衣食;四、女為悅己者容,應給妻子合理的錢財,讓妻子打扮;五、委付家中事務。」

 

「善生,妻子也應以五件事恭敬於夫,分別是:一、早起,二、後坐,三、講話要溫柔和順,四、敬順,五、先意承旨。」


  「善生,當以五件事對待親族朋友,分別是:一、給施,二、善言,三、利益,四、同利,五、不欺。」

 

「善生,親族朋友亦應以五件事親敬於人,分別是:一、護放逸,二者護放逸失財,三、給人平安喜樂,四、私下善意規勸,五、常互相稱歎對方的名聲善舉。」


  「善生,老闆應以五件事對待自己的員工,分別是:一、按其能力給予適當的工作;二、隨時給予員工飲食;三、按其勞務給予應得的酬勞;四、當員工生病時給與醫藥治療;五、給予適當的休假。」

 

「善生,員工僕人也應以五件事服務老闆,分別是:一、早起,二、為事週密,三、不與不取(不偷竊),四、工作有效率及效果,要條理有序,五、不講老闆的壞話,稱揚老闆的名聲。」

 

「善生,在家人應以五件事供奉沙門、婆羅門,分別是:一者身行慈,二者口行慈,三者意行慈,四者在適當的時間布施,五、當沙門前來行起化緣時,不要關門制止。」

 

「善生,沙門、婆羅門也應當以六件事教授在家人,分別是:一、防護不令為惡,二、指授善處,三、教懷善心,四、使未聞佛法者令其聽聞,五、已聞正法能使其理解,六、開示生天之路。」

 

世尊說完後,又重說以下偈語:
  父母為東方,師長為南方,
  妻婦為西方,親族為北方,
  僮使為下方,沙門為上方。
  諸有長者子,禮敬于諸方,
  敬順不失時,死皆得生天。
  惠施及軟言,利人多所益,
  同利等彼己,所有與人共。
  此四多負荷,任重如車輪,
  世間無此四,則無有孝養。
  此法在世間,智者所選擇,
  行則獲大果,名稱遠流佈。
  嚴飾于床座,供設上飲食,
  供給所當得,名稱遠流佈。
  親舊不相遺,示以利益事,
  上下常和同,於此得善譽。
  先當習技藝,然后獲財業,
  財業既已具,宜當自守護。
  出財未至奢,當選擇前人,
  欺誑觝突者,寧乞未舉與。
  積財從小起,如蜂集眾花,
  財寶日滋息,至終無損耗。
  一食知止足;二修業勿怠;
  三當先儲積,以擬於空乏;
  四耕田商賈,擇地而置牧;
  五當起塔廟;六立僧房舍。
  在家勤六業,善修勿失時。
  如是修業者,則家無損減,
  財寶日滋長,如海吞眾流。


  善生聽完佛陀的教導以後,說道:「太好了,太奇妙了,世尊。這遠遠超出我的期望,也勝過我父親的教導。就如同使覆者得仰,閉者得開,迷者得悟。亦如在暗室中燃燈,令有眼者得視室內之物。如來所說,也是如此。世尊以無數方法,啟發我的智慧。佛為如來、至真、等正覺,故能開示,為世人的導師。今天,我鄭重宣示:我願終生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懇請世尊,聽我於正法中做一名在家弟子。自今日起,終生受持五戒,不殺、不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


  善生心中非常的歡喜,並依法奉行。
 

 原文/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羅閱祇,耆闍崛山中,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
  爾時世尊,時到著衣持缽,入城乞食。
  時羅閱祇城內有長者子,名曰善生,清旦出城,詣園遊觀。初沐浴訖,舉身皆濕,向諸方禮。東西南北,上下諸方,皆悉周遍。
  爾時世尊,見長者子善生詣園遊觀,初沐浴訖,舉身皆濕,向諸方禮。世尊見已,即詣其所,告善生言:汝以何緣,清旦出城,于園林中,舉身皆濕,向諸方禮?
  爾時善生白佛言:我父臨命終時,遺敕我言:汝欲禮者,當先禮東方、南方、西方、北方、下方、上方。我奉承父教,不敢違背,故澡浴訖,先叉手東面,向東方禮。南西北方,上下諸方,皆悉周遍。
  爾時世尊告善生曰:長者子,有此方名耳,非為不有。然我賢聖法中,非禮此六方以為恭敬。
  善生白佛言:唯願世尊,善為我說賢聖法中禮六方法。
  佛告長者子:諦聽諦聽,善思念之,當為汝說。
  善生對曰:唯然,願樂欲聞。
  佛告善生:若長者、長者子,知四結業,不于四處而作惡行,又復能知六損財業。是謂善生,若長者、長者子,離四惡行,禮敬六方。今世亦善,后獲善報。今世根基,后世根基。于現法中,智者所稱,獲三十一果。身壞命終,生天善處。
  善生,當知四結行者,一者殺生,二者盜竊,三者淫泆,四者妄語,是四結行。
  云何為四處?一者欲,二者恚,三者怖,四者癡。若長者、長者子,於此四處而作惡者,則有損耗。
  佛說是已,復作頌曰:
  欲瞋及怖癡,有此四法者,
  名譽日損減,如月向於晦。
  佛告善生:若長者、長者子,於此四處不為惡者,則有增益。
  爾時世尊重作頌曰:
  于欲恚怖癡,不為惡行者,
  名譽日增廣,如月向上滿。
  佛告善生:六損財業者,一者耽湎于酒,二者博戲,三者放蕩,四者迷于伎樂,五者惡友相得,六者懈惰,是為六損財業。
  善生,若長者、長者子,解知四結行,不于四處而為惡行,復知六損財業。是謂善生,于四處得離,供養六方。今善,后善。今世根基,后世根基。于現法中,智者所譽,獲三十一果。身壞命終,生天善處。
  善生,當知飲酒有六失:一者失財,二者生病,三者鬥諍,四者惡名流佈,五者恚怒暴生,六者智慧日損。善生,若彼長者、長者子,飲酒不已,其家產業,日日損減。
  善生,博戲有六失。云何為六?一者財產日耗,二者雖勝生怨,三者智者所責,四者人不敬信,五者為人疏外,六者生盜竊心。善生,是為博戲六失。若長者、長者子,博戲不已,其家產業,日日損減。
  放蕩有六失:一者不自護身,二者不護財貨,三者不護子孫,四者常自驚懼,五者諸苦惡法常自纏身,六者喜生虛妄,是為放蕩六失。若長者、長者子,放蕩不已,其家財產,日日損減。
  善生,迷于伎樂復有六失:一者求歌,二者求舞,三者求琴瑟,四者波內卑,五者多羅槃,六者首呵那,是為伎樂六失。若長者、長者子,伎樂不已,其家財產,日日損減。
  惡友相得復有六失:一者方便生欺,二者好喜屏處,三者誘他家人,四者圖謀他物,五者財利自向,六者好發他過,是為惡友六失。若長者、長者子,習惡友不已,其家財產,日日損減。
  懈惰有六失:一者富樂不肯作務,二者貧窮不肯勤修,三者寒時不肯勤修,四者熱時不肯勤修,五者時早不肯勤修,六者時晚不肯勤修,是為懈惰六失。若長者、長者子,懈惰不已,其家財業,日日損減。
  佛說是已,復作頌曰:
  迷惑于酒者,還有酒伴黨,
  財產正集聚,隨已復散盡。
  飲酒無節度,常喜歌舞戲,
  晝則遊他家,因此自陷墜。
  隨惡友不改,誹謗出家人,
  邪見世所嗤,行穢人所黜。
  好博著外色,但論勝負事,
  親惡無反覆,行穢人所黜。
  為酒所荒迷,貧窮不自量,
  輕財好奢用,破家致禍患。
  擲博群飲酒,共伺他淫女,
  玩習卑鄙行,如月向於晦。
  行惡能受惡,與惡友同事,
  今世及后世,終始無所獲。
  晝則好睡眠,夜覺多悕望,
  獨昏無善友,不能修家務。
  朝夕不肯作,寒暑復懈惰,
  所為事不究,亦復毀成功。
  若不計寒暑,朝夕勤修務,
  事業無不成,至終無憂患。
  佛告善生:有四怨如親,汝當覺知。何謂為四?一者畏伏,二者美言,三者敬順,四者惡友。
  佛告善生:畏伏有四事。云何為四?一者先與后奪,二者與少望多,三者畏故強親,四者為利故親,是為畏伏四事。
  佛告善生:美言親復有四事。云何為四?一者善惡斯順,二者有難捨離,三者外有善來密遮止之,四者見有危事便排擠之,是為美言親四事。
  敬順親復有四事。云何為四?一者先誑,二者后誑,三者現誑,四者見有小過便加杖之,是為敬順親四事。
  惡友親復有四事。云何為四?一者飲酒時為友,二者博戲時為友,三者淫泆時為友,四者歌舞時為友,是為惡友親四事。
  世尊說此已,復作頌曰:
  畏伏而強親,美言親亦爾,
  敬順虛誑親,惡友為惡親。
  此親不可恃,智者當覺知,
  宜速遠離之,如避于險道。
  佛告善生:有四親可親,多所饒益,為人救護。云何為四?一者止非,二者慈愍,三者利人,四者同事,是為四親可親,多所饒益,為人救護,當親近之。
  善生,止非有四事,多所饒益,為人救護。云何為四?一者見人為惡則能遮止,二者示人正直,三者慈心愍念,四者示人天路。是為四止非,多所饒益,為人救護。
  復次,慈愍有四事:一者見利代喜,二者見惡代憂,三者稱譽人德,四者見人說惡便能抑制。是為四慈愍,多所饒益,為人救護。
  利益有四。云何為四?一者護彼不令放逸,二者護彼放逸失財,三者護彼使不恐怖,四者屏相教誡。是為四利人,多所饒益,為人救護。
  同事有四。云何為四?一者為彼不惜身命,二者為彼不惜財寶,三者為彼濟其恐怖,四者為彼屏相教誡。是為四同事,多所饒益,為人救護。
  世尊說是已,復作頌曰:
  制非防惡親,慈愍存他親,
  利人益彼親,同事齊己親。
  此親乃可親,智者所附近,
  親中無等親,如慈母親子。
  若欲親可親,當親堅固親,
  親者戒具足,如火光照人。
  佛告善生:當知六方。云何為六方?父母為東方,師長為南方,妻婦為西方,親黨為北方,僮仆為下方,沙門、婆羅門諸高行者為上方。
  善生,夫為人子,當以五事敬順父母。云何為五?一者供奉能使無乏;二者凡有所為,先白父母;三者父母所為,恭順不逆;四者父母正令,不敢違背;五者不斷父母所為正業。善生,夫為人子,當以此五事敬順父母。父母復以五事敬視其子。云何為五?一者制子不聽為惡,二者指授示其善處,三者慈愛入骨徹髓,四者為子求善婚娶,五者隨時供給所須。善生,子于父母敬順恭奉,則彼方安隱,無有憂畏。
  善生,弟子敬奉師長,復有五事。云何為五?一者給侍所須;二者禮敬供養;三者尊重戴仰;四者師有教敕,敬順無違;五者從師聞法,善持不忘。善生,夫為弟子,當以此五法敬事師長。師長復以五事敬視弟子。云何為五?一者順法調禦;二者誨其未聞;三者隨其所聞,令善義解;四者示其善友;五者盡己所知,誨授不吝。善生,弟子于師長敬順恭奉,則彼方安隱,無有憂畏。
  善生,夫之敬妻,亦有五事。云何為五?一者相待以禮,二者威嚴不闕,三者衣食隨時,四者莊嚴以時,五者委付家內。善生,夫以此五事敬待於妻。妻復以五事恭敬于夫。云何為五?一者先起,二者后坐,三者和言,四者敬順,五者先意承旨。善生,是為夫之於妻敬待,如是則彼方安隱,無有憂畏。
  善生,夫為人者,當以五事親敬親族。云何為五?一者給施,二者善言,三者利益,四者同利,五者不欺。善生,是為五事親敬親族。親族亦以五事親敬於人。云何為五?一者護放逸,二者護放逸失財,三者護恐怖,四者屏相教誡,五者常相稱歎。善生,如是敬親親族,則彼方安隱,無有憂畏。
  善生,主于僮使,以五事教授。云何為五?一者隨能使役,二者飲食隨時,三者賜勞隨時,四者病與醫藥,五者縱其休暇。善生,是為五事教授僮使。僮使復以五事奉事其主。云何為五?一者早起,二者為事週密,三者不與不取,四者作務以次,五者稱揚主名。是為主待僮使,則彼方安隱,無有憂畏。
  善生,檀越當以五事供奉沙門、婆羅門。云何為五?一者身行慈,二者口行慈,三者意行慈,四者以時施,五者門不制止。善生,若檀越以此五事供奉沙門、婆羅門,沙門、婆羅門當復以六事而教授之。云何為六?一者防護不令為惡,二者指授善處,三者教懷善心,四者使未聞者聞,五者已聞能使善解,六者開示天路。善生,如是檀越恭奉沙門、婆羅門,則彼方安隱,無有憂畏。
  世尊說已,重說偈曰:
  父母為東方,師長為南方,
  妻婦為西方,親族為北方,
  僮使為下方,沙門為上方。
  諸有長者子,禮敬于諸方,
  敬順不失時,死皆得生天。
  惠施及軟言,利人多所益,
  同利等彼己,所有與人共。
  此四多負荷,任重如車輪,
  世間無此四,則無有孝養。
  此法在世間,智者所選擇,
  行則獲大果,名稱遠流佈。
  嚴飾于床座,供設上飲食,
  供給所當得,名稱遠流佈。
  親舊不相遺,示以利益事,
  上下常和同,於此得善譽。
  先當習技藝,然后獲財業,
  財業既已具,宜當自守護。
  出財未至奢,當選擇前人,
  欺誑觝突者,寧乞未舉與。
  積財從小起,如蜂集眾花,
  財寶日滋息,至終無損耗。
  一食知止足;二修業勿怠;
  三當先儲積,以擬於空乏;
  四耕田商賈,擇地而置牧;
  五當起塔廟;六立僧房舍。
  在家勤六業,善修勿失時。
  如是修業者,則家無損減,
  財寶日滋長,如海吞眾流。
  爾時善生白世尊言:甚善,世尊。實過本望,逾我父教。能使覆者得仰,閉者得開,迷者得悟。冥室燃燈,有目得視。如來所說,亦復如是。以無數方便,開悟愚冥,現清白法。所以者何?佛為如來、至真、等正覺,故能開示,為世明導。今我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唯願世尊,聽我于正法中,為優婆塞。自今日始,盡形壽不殺、不盜、不淫、不欺、不飲酒。
  爾時善生,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注:本經錄自《長阿含經》卷第十一。本經中:四者波內卑,五者多羅槃,六者首呵那,是為伎樂六失。《中阿含經·善生經》作:四者喜見弄鈴,五者喜拍兩手,六者喜大聚會。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