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刺經

 

 

 

    本經中所謂的『刺』就是指障礙與煩惱。譬如持戒的人以犯戒為刺,守護諸根者以打扮莊嚴己身為刺,修習不淨觀者以淨相為刺,修習慈心者以瞋恚為刺,遠離飲酒者以飲酒為刺,修梵行者以見女色為刺,入初禪者以聲為刺,入第二禪者以覺觀為刺,入第三禪者以喜為刺,入第四禪者以入息出息為刺。

    所以,一個樂於禪修者,一定會遠離喧鬧,樂於獨居寧靜,不樂觀聽歌舞音樂或表演,因為這些都是禪修的增上緣。

選譯自《中阿含經》之《無刺經》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14/12/6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聞的:

    有一次,佛陀遊化到古印度的鞞舍離城,住在該誠的獼猴江邊一處高樓觀臺,當時跟隨佛陀一起遊化的有很多是很有名的大長老及上尊大弟子等,包括:遮羅、優簸遮羅、賢善、賢患、無患、耶舍、上稱等,這些優秀的大弟子們則住在附近的草屋。

    所有鞞舍離城的貴族們很快的獲悉世尊到來的消息,都很興奮,他們決定大肆宣揚,鑼鼓喧天地召告大家一起去頂禮佛陀。

    當時,諸長老與上尊大弟子聽說諸鞞舍離城的貴族們如此的大肆宣揚,便思惟:「禪()以聲為刺,世尊亦曾說過禪()以聲為刺,所以我們應該前往牛角娑羅林,那裡相當的安靜,很適合我們遠離獨住、閑居靜處、靜坐思惟(止觀)。」

    於是,諸大德長老及上尊大弟子便一同前往牛角娑羅林。

    眾多的鞞舍離貴族與人民來到佛陀的面前,有的人跪在地上,額頭觸地,稽首佛足,然後起身坐在一旁;有的人與佛陀彼此問候,然後坐在一旁;有的人雙手合掌向佛陀行禮,然後坐在一旁;有的人則是在遠處看見佛陀以後,便自行找地方安靜的坐下。

    當眾多的鞞舍離人民各自坐定以後,世尊便為他們說法,令他們心生法喜。於是,鞞舍離人民聽聞佛法後,便從座位起身,一起跪在地上,稽首頂禮佛足,然後繞佛三匝而離去。
 

    就在鞞舍離的人民離去後不久,世尊問諸比丘:「諸長老及上尊大弟子等都到哪裡去了?」

    比丘們解釋是因為諸長老及上尊大弟子等很不喜歡吵鬧,他們認為禪()以聲為刺,世尊亦曾說過禪()以聲為刺,所以他們前往牛角娑羅林,在那裡安靜的修持「止」與「觀」。

    世尊聽後讚嘆道:「善哉!善哉!沒錯!我確實說過:『禪()以聲為刺。』所謂的『刺』就是指障礙與煩惱。譬如持戒的人以犯戒為刺,守護諸根者以打扮莊嚴己身為刺,修習不淨觀者以淨相為刺,修習慈心者以瞋恚為刺,遠離飲酒者以飲酒為刺,修梵行者以見女色為刺,入初禪者以聲為刺,入第二禪者以覺觀為刺,入第三禪者以喜為刺,入第四禪者以入息出息為刺,入空處者以色想為刺,入識處者以空處想為刺,入無所有處者以識處想為刺,入無想處者以無所有處想為刺,入想知滅定者以想知為刺。

    還有有三種刺,分別是:貪欲刺、瞋恚刺、愚癡之刺。這三種刺,都已被漏盡阿羅漢徹底的斷除,拔絕其根本,永不復生,這就是阿羅漢無刺、阿羅漢離刺、阿羅漢無刺離刺的意思。」

    當佛陀說完後,比丘們聽聞佛陀所說的法,都心生歡喜,並依法奉行。

 

原文/

我聞如是:
  一時,佛遊鞞舍離,在獼猴江邊高樓臺觀,此諸名德長老、上尊大弟子等,謂:遮羅、優簸遮羅、賢善、賢患、無患、耶舍、上稱,如是比,諸名德長老、上尊大弟子等亦遊鞞舍離獼猴江邊高樓臺觀,並皆近佛葉屋邊住。
  諸鞞舍離麗掣聞世尊遊鞞舍離獼猴江邊高樓臺觀,便作是念:
  「我等寧可作大如意足,作王威德,高聲唱傳,出鞞舍離,往詣佛所供養禮事。」
  時,諸名德長老、上尊大弟子等,聞諸鞞舍離麗掣作大如意足,作王威德,高聲唱傳,出鞞舍離,來詣佛所供養禮事,便作是念:
  「禪以聲為刺,世尊亦說禪以聲為刺,我等寧可往詣牛角娑羅林,在彼無亂、遠離獨住、閑居靜處宴坐思惟。」
  於是,諸名德長老、上尊大弟子等,往詣牛角娑羅林,在彼無亂、遠離獨住、閑居靜處宴坐思惟。
  爾時,眾多鞞舍離麗掣作大如意足,作王威德,高聲唱傳,出鞞舍離,往詣佛所供養禮事。或有鞞舍離麗掣稽首佛足,卻坐一面;或有與佛共相問訊,卻坐一面;或有叉手向佛,卻坐一面;或有遙見佛已,默然而坐。
  彼時,眾多鞞舍離麗掣各坐已定,世尊為彼說法,勸發渴仰,成就歡喜。無量方便為彼說法,勸發渴仰,成就歡喜已,默然而住。於是,眾多鞞舍離麗掣,世尊為彼說法,勸發渴仰,成就歡喜已,即從{}[]起,稽首佛足,繞三匝而去。
  鞞舍離麗掣去後不久,於是,世尊問諸比丘:
  「諸長老、上尊大弟子等為至何許?」
  諸比丘白曰:
  「世尊!諸長老、上尊大弟子等,聞諸鞞舍離麗掣作大如意足,作王威德,高聲唱傳,出鞞舍離,來詣佛所供養禮事,便作是念:『禪以聲為刺,世尊亦說禪以聲為刺,我等寧可往詣牛角娑羅林,在彼無亂、遠離獨住、閑居靜處宴坐思惟。』世尊!諸長老、上尊大弟子等共往詣彼。」
  於是,世尊聞已嘆曰:
  「善哉!善哉!若長老、上尊大弟子等應如是說:『禪以聲為刺,世尊亦說禪以聲為刺。』所以者何?我實如是說。禪有刺,持戒者以犯戒為刺,護諸根者以嚴飾身為刺,修習惡露者以淨相為刺,修習慈心者以恚為刺,離酒者以飲酒為刺,梵行者以見女色為刺,入初禪者以聲為刺,入第二禪者以覺觀為刺,入第三禪者以喜為刺,入第四禪者以入息出息為刺,入空處者以色想為刺,入識處者以空處想為刺,入無所有處者以識處想為刺,入無想處者以無所有處想為刺,入想知滅定者以想知為刺。
  復次,有三刺:欲刺、恚刺、愚癡之刺。此三刺者,漏盡阿羅訶已斷、已知,拔絕根本,滅不復生,是為阿羅訶無刺、阿羅訶離刺、阿羅訶無刺離刺。」
  佛說如是,彼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