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那律尊者的病苦

        本經是讚嘆尊者阿那律修行四念處的功德,能達到「身苦心不苦」的境界,甚至能脫生老病死苦,可得清淨天眼神通,觀察小千世界,照見眾生生死流轉的因緣,滅一切煩惱,成阿羅漢!

譯自北傳《雜阿含經》第五百四十篇

譯於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說的:

        那時佛陀還駐錫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中。當時,阿那律尊者身患重病,在舍衛國松林精舍內修養。比丘們得知尊者生病,都趕來探望尊者的病情。

        比丘們問候尊者:「尊者啊!您還好吧?病情有沒有減輕些?」

        尊者回答:「我病的不輕,身體的痛苦對一般人而言恐怕是難以忍受的,而且我的病情有愈來愈嚴重的趨勢。」

         尊者以叉摩比丘身患重病的情形,以三種譬喻對諸比丘們說出自己從頭到腳全身的痛苦:

一、頭部就好像給大力士以繩子綁住,然後急絞。

二、腹部就好像牛被人用刀割腹,取出內臟。

三、兩腳就好像被兩個大力士高懸於火上,用火燒著。

         然而尊者全身的痛苦更甚於上面三種情形。

         尊者繼續說:「雖然我全身遭受病苦煎熬,但是我卻能以正念正知的修行方法來忍受這些病苦的折磨!」

         比丘們好奇地問:「尊者,您可否進一步為我們解釋什麼是『正念正知』?究竟您是如何安住您的心,來忍受如此劇苦?」

         尊者回答:「四念處!就是四念處!我能忍受這麼難熬的病痛全靠念住之功!什麼是四念處呢?簡單的說,在身體行動方面,不論行、住、坐、臥、語、默、動、靜等,都一一清楚,念念分明;乃至於情緒方面苦、樂、不苦不樂的感受;心念中的貪、瞋、痴等;對於心法,如五蓋、五蘊、六根接觸六塵等等,都能清楚分明。」

        尊者又說:「如果能夠切實的奉行四念處,自然就能夠安忍一切病痛的折磨!」

        比丘們聽完尊者的開示,心中都生起無比的法喜,祝福尊者早日康復後,一一離去。

 

(五四○)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

獨園。爾時。尊者阿那律在舍衛國松林精

舍。身遭病苦。時。有眾多比丘詣尊者阿那

律所。問訊慰勞已。於一面住。語尊者阿那

律言。尊者阿那律。所患增損可安忍不。病

勢漸損不轉增耶。尊者阿那律言。我病不

安。難可安忍。身諸苦痛。轉增無損。即說

三種譬。如上叉摩經說。然我身已遭此苦

痛。且當安忍。正念正知。諸比丘問尊者阿

那律。心住何所而能安忍如是大苦。正念

正知。尊者阿那律語諸比丘言。住四念處。

我於所起身諸苦痛能自安忍。正念正知。何

等為四念處。謂內身身觀念處。乃至受.心.法

觀念處。是名住於四念處。身諸苦痛能自安

忍。正念正知。時。諸正士共論議已。歡喜隨

喜。各從座起而去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