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經文是一篇非常發人深省的經文,在巴利聖典中也有一模一樣的經文。

    從本篇的經文中我們可以發現波斯匿王不但生性多疑,只憑一些表面的情況證據就聽信奸臣的讒言,沒有給經中三十二個年輕人辯解的機會便枉殺無辜,足見他應該不是個明君。

    此外,波斯匿王在當生應該也沒有證得初果,因為他還是會殺生。但更令人驚訝的是,波斯匿王有幸生在與佛陀同一個時空,並且是佛教的人間大護法,受持五戒,多次聽聞佛陀的教誨,但他還是會鬼迷心竅,糊塗地破戒殺生, 而且殺的還是31個已證初果的在家聖者,也就是說他並沒有將佛陀的「法」聽進心裡,更沒有依法奉行。

    那麼,生在佛般涅槃後的我們,是不是更該引以為鑒呢?

《賢愚因緣經》之《梨耆彌七子品第三十二》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15/4/18農曆二月三十日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聞的:

    有一次,佛陀住在古印度的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林裡。

    當時,波斯匿王的底下有一名大臣,名叫梨耆彌,非常的富有,他生了七個兒子,前六個兒子成年後都一一娶妻完婚,剩下第七個小兒子也快成年了,這位大臣開始為他安排親事,他心想:「唉~我年紀已大了,只剩下這個小兒子,我替他找的媳婦一定要既漂亮又賢慧。」

    這位長者有一位婆羅門的好友,某日到他的家中作客。長者便將他的想法告訴了這位婆羅門,請他幫忙代為物色媳婦的人選。

    婆羅門允諾,立即四處尋覓。有一天他來到了古印度的特叉尸利國,遇見五百名少女在路旁嬉戲,她們摘下漂亮的花朵作為身上的妝飾品。

    這個婆羅門跟在她們的後面觀察。她們往前走,經過一處淺水灘,那些少女都脫下皮鞋往水中走去,唯獨其中一名少女沒脫鞋,仍穿著鞋子走到水中。

    少女們繼續往前走,又碰到一條河。其他的少女都用手掀起衣衫才下水,但這一個少女卻不掀起衣服便直接下水。

    少女們往前走到樹林裡,各自爬上樹摘下樹上的花,但只有這個少女不爬樹,她向別人索討花朵。

    婆羅門對這個少女很好奇,便問她:「我有些疑惑,想請問妳。」

    少女回答:「有什麼問題就請問吧。」

    「剛才那些少女下水前,都脫下鞋子,只有妳沒脫,為什麼呢?」

    「哈哈,這有什麼奇怪的?!鞋子本來就是用來保護腳的。在走路時,眼睛看得見路上的荊棘瓦石,所以可以避開它們;但眼睛看不見水底下的東西,如果水中有棘刺或各種毒蟲,那就可能會傷到腳,所以我才不脫鞋。」

    「那為什麼妳穿著衣服走到河裡?」

    「女人的身體,有的漂亮,有的醜。掀起衣服下水,如果被別人看見,長得漂亮那也就罷了;但如果長得醜,就肯定會被人嘲笑。所以我才沒有掀起衣服便下水。」

    「那為什麼你不爬樹?」

    「因為樹枝有可能會折斷,到時摔下來不就受傷了?

    這個少女其實是波斯匿王的姪女,她的父親是波斯匿王的弟弟曇摩訶羨,曇摩訶羨過去因得罪了波斯匿王而逃到這個國家,從此便在此地安家立業娶妻,生下了這個女兒,她的名字叫做毗捨離。

    婆羅門聽了少女毗捨離的回話,知道她一定很聰慧,便問她:「妳的父母在嗎?我想跟他們見一面。」

    女子回答說「在」。

    於是婆羅門跟著她回到她的家,少女進屋對父親說:「門外有個婆羅門,想見您。」

    曇摩訶羨便出去跟他會面。

    他們彼此相互問候過,婆羅門開門見山說:「請問令千金找到夫家了嗎?」

    「還沒有。」

    「是這樣的,舍衛國中有一位大臣,名叫梨耆彌,不知您是否認識他?」

    「哦!我們是舊識。」

    「梨耆彌有一個小兒子,長得很帥,人也聰明,他想跟您的女兒結為親家,不知您意下如何?」

    「他家是豪族種姓,跟我們也算得上是門當戶對,如果他想要求婚,我是不會拒絕的。」

    於是,他們一起商討婚期。

    那時剛好婆羅門有朋友欲前往舍衛國,婆羅門便寫下書信報告整件事情的經過,讓他將信交給梨耆彌。

    長者知悉後,便趕緊備妥聘禮,專程前來特叉尸利國迎親。當他快要抵達時,先令使者前去通報。

    曇摩訶羨很禮貌地接待他未來的親家,並宴請賓客,正式把女兒許配給長者的兒子。

    當結婚儀式圓滿結束後,男方要回舍衛國了,新娘子的母親在眾人前囑咐說:「從今以後,要記得常穿好的衣服,常吃美味可口的飯菜,要天天照鏡子,不要中斷!

    新娘子跪在地上,聽受母親的教導。

    梨耆彌也在場,他聽到親家的話後,很不高興,暗自生氣道:「人生在世,有時苦、有時樂,怎麼可能經常享用錦衣美食呢?還要女兒常照鏡子?這也太不合人情義理了吧?!

    雖然長者心中不悅,但也不好開口責問新娘子。大家相互辭別後,男方家人便起身離開,在隨從簇擁之下返國。

    在半路上,他們遇到某家飯店,這家飯店的四面都有長廊,極為清涼,先到的僕從便在飯店裡休息。

    毗捨離比較晚到,立刻對她的公公說:「這裡不能住人,我們大家趕緊到外面去。」

    她的公公聽從她的建議,走到戶外,但侍從中有幾個人卻不肯出去。

    原來,飯店裡有一些象與馬,因為瘙癢,牠們就用身體在廊柱上摩擦,飯店的房舍不支便倒塌下來,壓死屋下的許多人。

    梨耆彌心想:「我今天死裡逃生,多虧了我這個兒媳婦。」於是很敬重她。

    他們一行人又遇到一條大水溝,水裡的草葉茂盛,水質清美。

    眾人便停下馬車,在水溝旁歇息。

    毗捨離比較晚到,立刻對大家說:「這裡不好,大家快到高地上去。」

    大家便聽她的話,遠離水溝。豈料,轉眼間,烏雲四起,雷聲大作,大雨傾盆而下,山洪怒奔而下。

    梨耆彌又暗想:「我們今日再度死裡逃生,得以保全性命,全都仰仗了我的兒媳婦。」

    大家返國後,親戚鄰居都來慶賀。這位長者非常的高興,設下酒宴讓大家吃喝玩樂。

    宴會結束後,長者把所有的兒媳都叫來,問她們:「我現在年紀大了,沒辦法再處理日常的事務,我想把家務交給他人管理。你們當中有誰能替我管理倉庫,掌管鑰匙?」

    六個兒媳婦都推脫說不要,只有毗捨離毛遂自薦,勇於任事,於是長者把各個倉庫的鑰匙都交給了她。

    毗捨離從此勤勞謹慎,不敢懈怠,每天早早起床,打掃庭院的房間,飯菜做好後,讓公婆和兒女們先吃,再讓奴婢與僮僕吃飯,她最後才吃飯。

    長者見她如此的勤勉,便問她:「妳出嫁的時候,妳的母親教妳要吃好穿好,天天照鏡子。這是什麼意思啊?」

    毗捨離跪在地上,解釋:「我的母親囑咐我穿好的衣服,是讓我愛護身上的衣服,要經常保持乾淨整潔。偶然見客時,能清潔漂亮。她告誡我要吃美食,不是指那些可口的飯菜,而是要讓我晚吃,因肚子餓的時候吃的東西都會很可口。至於常照鏡子,不是指那些銅鐵做的鏡子,而是教導我要每天早早起床,屋裡屋外打掃收拾,令床鋪整齊,務必讓一切都整潔乾淨。以上就是我的母親對我的囑咐。」

    長者一聽,恍然大悟,知道她很聰慧,對她更加信任。舉凡家中的各種東西,都盡數委託她,從此安心享清福。」

    有一天,一群大雁飛到海島上啄吃粳米,牠們吃飽後,便銜著稻穗飛到王宮上,稻穗便剛好掉在宮殿的前面。

    眾人看到後,就拾起來獻給國王。

    國王認為這些稻穗一定有藥效,便交給各位大臣去種植。

    當時,梨耆彌也分到了一些稻穗,便交給毗捨離去栽種,毗捨離指揮奴僕整理田地,在田裡播下種子,結果長得分外茂盛,收穫頗豐。而其他的人卻因栽種不當,都長不出任何東西來。

    有一天,國王的妃子忽然得了重病,國王便召眾醫會診。其中有醫生說:「應該要用海島上的粳米,煮成飯給她吃,如此病才可以痊癒。」

    國王心想:「以前吩咐給他人去耕種稻穗,現在要看他們有沒有收成。」

    於是,國王即刻召集眾臣問道:「我先前命你們栽種的稻子,成熟了沒有?現在我急須粳米來療治皇妃的病。」

    眾臣有的說不能生長,有的說被老鼠吃掉了。梨耆彌回到家中問道:「以前種的稻米有收穫嗎?現在要獻給國王去治療皇妃的病。」

    毗捨離回答:「家裡有很多,如用來做藥引,不但夠一人吃,還可以供給整個國家的人食用。」

    於是,梨耆彌立即把粳米獻給國王。國王馬上命人用它們做飯給妃子吃,妃子的病果然痊癒,國王非常的高興,便給他很多的賞賜。

    當時的特叉尸利國和舍衛國之間互有仇怨,兩國關係並不和睦。

    有一天,特叉尸利的國王很想試探一下舍衛國中有沒有聰明智慧之人,便派一位使者到舍衛國,呈送兩匹母子的雌馬,外形和毛色完全一樣,沒有任何的差別,國王請舍衛國的人民辨別哪一匹是母馬、哪一匹是子馬。

    結果國王和群臣都無法分別,梨耆彌從皇宮回家,一臉憂心匆匆的樣子,毗捨離便上前關心問:「發生了什麼事嗎?」

    長者便把宮裡看到的事情都告訴她。

    毗捨離說:「哦~這很簡單啊!有什麼好煩惱的呢?只要拿一些上等的草,同時餵兩匹馬吃,母馬會把草讓給子馬先吃,子馬則會搶著吃。」

    梨耆彌立刻跑去告訴國王。

    國王按他所說拿草來試驗,果然母馬和子馬被辨識出來。國王非常高興,加倍封賜梨耆彌。

    隔幾天,特叉尸利的國王又派遣使者送來兩條蛇,粗細長短都一模一樣,他希望有人能分出兩條蛇的雌與雄。

    波斯匿王和他的群臣都分不出來。

    梨耆彌就回去問毗捨離:「該怎麼辦?」

    毗捨離告訴他:「先用一段細棉的布鋪在地上,把這兩條蛇放在布上。如果是母的則會安靜不動,如果是公的會躁動不安。因為母的本性喜愛接觸細滑之物,接觸到柔軟的東西就會產生貪愛,於是就不想動了;而公的蛇生性剛毅,會躁動不安。以上就是區辨的標準。」

    長者聽後,便去報告國王。

    國王依照他的計策,馬上試驗,果然如他所說,分得清清楚楚。國王非常得高興,又賜給梨耆彌很多的財寶。

    特叉尸利的國王又送來一根木頭,有一丈之長,木的兩端都一樣的粗細,也沒有刀斧劈過的痕跡。

    他希望有人能辨別出這根樹木的上與下。

    波斯匿王和各位大臣還是分不出來。

    梨耆彌又去問毗捨離,毗捨離答道:「很簡單,只須把那根木頭放到水中,根部就會沉下去,樹梢會浮在上面。」

    長者聽後,又去告訴國王。

    波斯匿王依他所說試了一下,果然如他所說的,沉浮有別。

    國王很高興,重重地賞賜了梨耆彌。

    特叉尸利的使者返國後,詳細報告了經過。特叉尸利的國王聽後,非常的信服,再次派遣使者獻上珍寶表達善意,並說:「陛下國內確有賢達之人,希望從今以後兩國和睦相處。」

    波斯匿王也非常的高興,便召來梨耆彌,問他:「近來發生的事,你是如何知道答案的?」

    梨耆彌說:「不是我,其實都是我的小兒媳。」

    波斯匿王很佩服,於是收毗捨離為義妹。

    時光荏苒,沒多久,毗捨離懷孕了,她接連生下了三十二個兒子,每個都長得很帥,身體都很強壯。

    這些男孩逐漸長大,個個勇猛強健無敵,每人都可憑一人之力抵擋千人,父母都非常疼愛他們。後來他們成年的時候,父母分別一一爲他們娶妻,而且全都是國內豪富之家的女子。

    毗捨離很有宿世善根,有一天她迎請佛陀及眾僧到家裡接受供養,佛陀在用餐後為他們一家人說法,全家幾乎都證得須陀洹果,但只有她最小的兒子沒有得初果。

    某日,毗捨離最小的兒子乘坐白象出城遊玩。城門外有一條壕溝,既深又寬,壕溝上有座大木橋。這個少年剛走到橋的入口時,正巧宰相的兒子也乘車從對面駛來,兩人在橋的中間會車,他們都自恃出身豪門,互不相讓。

    毗捨離的小兒子很憤怒,便坐在象上垂身向下,一把抓住宰相的兒子,連同他的車子一起都扔到壕溝中。

    宰相的兒子被摔得遍體鱗傷,每個關節都疼痛不已,便哭著回家,對他的父親告狀:「毗捨離的兒子無故羞辱我,打傷了我,把我弄成這個樣子。」

    宰相聽後非常的憤怒,安慰他的兒子說:「那個人的力氣大,又是國王的親戚,他的後台很硬,我們不要跟他硬碰硬,我們來想個計策報這個仇!

    於是,宰相用七寶訂做了三十二條馬鞭,並用高級的純鋼打造的刀放置在鞭內。

    宰相黃鼠狼給雞拜年,他佯裝送給毗捨離的三十二個兒子每人一條鞭,並對他們說:「你們都年紀很輕,喜歡玩耍,所以我特別訂做了鞭子送給你們,希望你們能夠收下。」

    毗捨離的三十二個兒子都不疑有它,全都興高采烈地收下了。

    根據當時的法律,在拜見國王的時候都不准帶刀。宰相見他們收下鞭子並一直帶在身邊,便向波斯匿王進讒言誣陷他們:「毗捨離的三十二個兒子,年輕力壯,一人可敵千人。現在他們都心懷不軌,意圖謀反,想殺害陛下。」

    波斯匿王起初並不相信。

    宰相又繼續對波斯匿王說:「這件事已經過調查,我有證據。他們都打造了利刃,並藏於馬鞭之中。」

    波斯匿王即刻命人將他們的鞭子取來看,果然如宰相所言,波斯匿王便相信這三十二個年輕人打算叛亂。

    波斯匿王挑選了武士藏在宮中,把毗捨離的三十二個兒子都召進宮來,在皇宮裡殺掉。然後再把三十二個人頭都放在一個盒子中,用繩子繫好,封上皇印,送給毗捨離。

    就在同一天,毗捨離邀請佛陀及僧眾到家中供養。她見波斯匿王送來一盒東西,以為是帶來的供品幫助她供養僧團,便想打開來看一看。

    這時世尊立即對她說:「先等一下,先不要打開,等我們吃過飯後再打開吧。」

    當佛僧吃過飯後,佛陀便要毗捨離坐下,為她說法:「此身無常,苦空無我,只要是活著便有很多的危難與恐懼,誰都不能長久的存活。各種苦惱纏身,辛酸之事難以計量。悲歡離合,互相悲泣留戀,毫無意義地令身心受苦,實在無益。惟有智慧的人,才會知道應當出離解脫。」

    佛陀的話對毗捨離來說,如醍醐灌頂,澆醒了她蟄伏已久的善根;亦如暮鼓晨鐘,敲醒了她沈睡已久的智慧。她當下證得了阿那含果,心中歡喜無限,合掌對世尊說:「懇請世尊慈悲,讓我發以下四個願:

一、是凡所有生病的比丘,我都要供給他們足夠的醫藥,並依照其病調理飲食;

二、是對看護病人的比丘,我也供其食物;

三、是凡遠道而來的比丘,我要先供養他們;

四、是將要遠行的比丘,我要為他們備辦糧食。

    為什麼我要這麼做呢?因為那些生病的比丘,如果沒有醫藥及好的飲食,他們的病就難以痊癒,甚至會死去;

    而看護病人的比丘,因為沒有食物,需要離開病人外出乞食,早晚不定,病人所需的東西,或許會出現差錯。如果違背病人的心意,病人容易發怒,病就難以痊癒。因此,我要布施給他們食物;

    那些從遠道而來的比丘,初到一個新的地方,人生地不熟,如果外出去乞食,也許會碰上惡狗或遇到壞人;惡人或許會傷害、侮辱他們,因此我要先給他們食物;

    至於那些要遠行的比丘,若沒有糧食,也許找不到同伴,而路途遙遠又艱險,路上又有很多的毒蛇猛獸,假使他單獨而行,恐怕會招致危難,因此我要供給他們糧食。」

    世尊聽到毗捨離的四個願望後,便稱讚她:「善哉!善哉!善哉!誠如妳發的大願,功德弘大,與供佛沒有差別。」

    世尊隨後與僧眾返回祇桓精舍。

    當世尊離去後,毗捨離打開盒子一看,發現三十二個兒子的頭都在盒子裡。但由於她已斷除五下分結,並沒有生起煩惱痛苦,只是淡淡說:「唉~,凡有生就有死,諸法無常,不能長久,眾生在六道中輪迴奔波,竟是這般的痛苦!」

    三十二個兒媳婦家的親戚族人,聽到這件事後,都大為震怒,怒火中燒,怒不可遏。大家一起高呼:「波斯匿王昏庸無道,竟枉殺好人。」

    大家一起糾集兵馬,準備為三十二個年輕人報仇。

    軍眾雲集,團團圍住皇宮。波斯匿王非常的害怕,躲到佛陀的住處。眾人知道後,便引領兵馬團團圍住祇桓精舍。

    阿難尊者聽說波斯匿王殺了毗捨離的三十二個兒子,他們妻子的親戚族人都要為他們報仇,便跪在地上合掌問世尊:「請問世尊,是什麼因緣惡業,使毗捨離的三十二個兒子都被國王殺掉了呢?」

    世尊說:「毗捨離的三十二子,不只是在今生被波斯匿王所殺,他們在過去多世就已如此。你仔細地聽好,記在心裡,我現在就為你解釋。」

    「是的。」

    佛陀說:「在過去很久很久以前,有三十二個人,他們彼此是親友,計畫偷了別人的一頭牛。那時國中有一位老婦人,沒有子女,孤獨窮困。這三十二人把偷來的牛帶到她的屋裡,準備一起殺牛。老婦人視這三十二人為自己的兒子,便很高興地替他們準備了柴、水及煮肉用的器具。

    當三十二個人下刀殺牛之際,牛跪下來求生。

    但他們一定要殺掉它。

    牛臨死前便發了誓:『你們今天殺了我,將來我轉世後,絕不會放過你們,即使你們都證得了道果,我也一樣不會放過你們。』

    牛立完誓後,便被他們殺了。

    大家燒水煮牛肉,一起搶著吃,老婦人也吃得飽飽的,很高興地說:『以往我招待的客人中,就屬你們是最佳的。』」

    佛陀告訴阿難尊者:「那時的牛,就是今天的波斯匿王的前生;那時偷牛的三十二個人,就是今天毗捨離三十二個兒子的前生;那時的老婦人,就是今天毗捨離的前生。就因為這樣的惡業,這三十二個人在五百世的輪迴中常被殺死,直到今天。

    至於那時的老婦人,由於隨喜相助殺牛的因緣,在五百世中,一直都做他們的母親,不斷承受喪子之痛。她今生正好遇到我出世,才獲得了三果。」  

    阿難尊者又合掌問佛:「那他們又修了什麼樣的福德善業,今生出生豪貴富裕,且勇猛強健?」

    佛陀告訴阿難尊者:「在過去迦葉佛的時代,有一位老婦人,信仰敬重三寶。她的家裡非常的富有,她收集了各種香料,用油和在一起,準備去塗在佛塔上。

    她在半路上遇到三十二個年輕人,便勸他們:『我準備用油塗佛塔,你們也一起來幫忙,這樣我們都會得到福報,生生世世出生後都會長得俊美強健。』

    這三十二個年輕人很高興地一起去,塗完佛塔後,他們各自發願迴向:『因為這位老婦的緣故,使我們得以種下福德善業。願我們不論出生在何處,都享受尊榮富貴。願她常做我們的母親,永不分離,並一起見佛聞法,很快證果。』

    老婦人很高興,也一起發願。

    從那個時候起,五百世中,他們一直都出生尊貴。

    那時的老婦人,就是今天的毗捨離的前生;那時的三十二個年輕人,就是她三十二個兒子的前生。」

    這時,園林外的那些軍隊聽到佛陀所說的話,憤恨的心情便平靜了下來,大家議論道:「波斯匿王的處置固然不當,但這也是三十二個年輕人前生自己種下的惡因,使他們今生遭受如此的果報。

    他們前生只因為殺了一頭牛,尚且有這種報應。波斯匿是我們的君主,我們怎麼可以對他心懷惡念並加害他呢?」

    眾人便放下武器,跪在波斯匿王的面前,請求治罪。

    波斯匿王也鬆了一口氣,不再追究他們的罪過。

    世尊便為四眾廣說各種法義,勸大家應修善業,遠離惡行,並闡釋辨別四諦的妙法。

    在場聞法的大眾幾乎都得證道果,受持佛陀的教法,心生歡喜,並依法奉行。

原文/

梨耆彌七子品第三十二

《賢於因緣經》之《梨耆彌七子品第三十二》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波斯匿王。有一大臣。名梨耆彌。
家居大富。生七男兒。為其娶妻。已至于六。
殘第七子。當為求婦。自思惟言。吾年衰邁。
唯餘一兒。為之納婦。要令殊勝。時此長者。
有一親厚婆羅門。來共相見。因議語曰。
今我欲為小兒求婚。未能知處。卿自昔來。
遊行諸國。今欲煩君。為我推覓。
若見有女端政賢智。性命相宜。適我子意。
乃當求之。時婆羅門。即便然可。遍行看覓。
到特叉尸利國。見有五百童女。群行遊戲。
採取好花。用作拂飾。此婆羅門。隨逐觀之。
轉復前行。當度少水。諸女子輩。皆脫革屣。
中有一女。而獨不脫。并屣入水。轉復前行。
續更有河眾女褰衣。爾乃入水。唯此一女。
獨并衣入。前行林間。諸女各各上樹採花。
時此一女。自不上樹。從他索之。得花甚多。
時婆羅門。問此女言。我有少疑。
欲得相問。其女答曰。有疑便問。婆羅門言。
向者諸女。當入水時。盡脫革屣。汝獨不脫。
有何意故。時女答言。汝癡何甚。所以作屣。
正用護腳。陸地之事。眼有所見。荊棘瓦石。
可得避之。水底隱匿。眼所不睹。
儻有棘刺及諸毒虫。傷害人腳。是以不脫。時婆羅門。
復更問言。以何事故。并衣入水。時女答言。
女人之身。相有好惡。褰衣入水。
為人所見。相好則可。不好嗤笑。以是事故。
而不褰之。時婆羅門。復更問言。以何緣故。
獨不上樹。女便答言。若當上樹。樹枝儻所。
危害人身。以是事故。而不上耳。
此女即是波斯匿王弟。曇摩訶羨女也。
羨昔因罪逃奔彼國。便於其土。安家納娶。而生斯女。
字毘舍利。時婆羅門。聞女所說。知必賢能。
而問女言。汝父母在不。女答曰在。遂逐到門。
求共相見。女入白父。外有婆羅門。
欲見大人。時曇摩訶羨便出見之。問訊已竟。
而語之言。向者女子。是君女不。答言是也。
為有主未。答言未也。婆羅門言。舍衛國中。
有一大臣。字梨耆彌。君識之不。答言舊識。
婆羅門言。是梨耆彌。最下小兒端政聰明。
欲求君女共為婚姻。可得爾不。曇摩訶羨言。
彼是豪姓。本與匹偶。苟其欲得。情在無違。
已蒙許可。便共剋日。爾時有伴。往舍衛國。
時婆羅門。即作書疏與梨耆彌。陳說事狀。
長者聞已。辦具娉物車馬騎乘。
往特叉尸利國。漸近欲到。先遣使往。
時曇摩訶羨善加敬待。即設賓會。以女娉之。諸事畢竟。
當還舍衛。時此女母。於眾人前。囑其女言。
自今已後。常著好衣。畯僧食。
日日照鏡。莫令斷絕。女即長跪。奉受教敕。
梨耆彌聞陰用為恨。人生一世。苦樂無定。
好衣美食。如何得常皕茤鏡。斯亦非理。
雖有此念。難不問之客主相辭。於是別去。
大小徒侶。進路歸國。於道中間。有一客舍。
四面垂軒。極為清涼。其先到者在下休息。
兒婦後至。啟白妐言。此不可住。
速出向外。妐不違之。出向露處。左右數人。
不肯出去。時有象馬。身體瘙痒以身揩柱。
屋即崩壞。填殺下人。時梨耆彌。作是念言。
我今脫死由是兒婦。敬遇之心。倍益隆厚。
即便駕乘。進路而歸。到一大澗。草茂水美。
眾人息駕。澗側而住。
兒婦後到便語之言住此不快。速出岸上。即用其言。遠澗休息。
須臾之間。便有雲起。震雷降雨。滂沛而下。
溢澗流來。時梨耆彌。復重念曰。吾等今日。
再脫於死。由此兒婦。得全身命。復敕嚴駕。
涉道進前既達本國。中表親里。悉來慶問。
長者欣悅。即設供具。共相娛樂。終竟一日。
賓客既罷。是時長者。召諸兒婦。而告之曰。
吾今年高。厭眾事務。家居器物。欲有付託。

卿等諸人誰能為我知藏執鑰六大兒婦盡辭不堪。其第七者。自言能任。于時長者。
以諸藏鑰。悉以付之。既以受命。勤謹不懈。
朝朝早起。灑掃堂舍。炊蒸已竟。
先飯妐姑及諸男女。後飯奴婢僮僕。
使人各各分處赴趣作業。然後自食。以是為常。
妐見忠恪不與凡同。怪前母囑而不用之。便問之曰。
汝前來時。被母教敕。好衣美食。日照明鏡。
其事云何。卿可說之。兒婦長跪。具答事狀。
我母所約。著好衣者。體上大衣。教使愛護。
琤O淨潔。時間客會。可得鮮妙。所敕美食。
非為甘肥教使晚飯飢虛得食。
麤細盡美。其明鏡者。非銅鐵鏡。
教令早起灑掃內外。端整床席。務令淨潔。我母所囑。
其事如是。時妐聞之。知有妙才。情存待遇。
甚倍於前。家中眾物。悉以委之。歡喜泰然。
無復憂慮。時有群鴈。
飛入海渚食噉粳米。食之既飽。
銜穟翔來當王宮上失墮殿前。諸人見之。取用奉王王見奇好。
必中作藥。
敕使留種莫得棄散賦與諸臣各令殖之時梨耆彌亦得少許持至於家。
教令種之。兒婦奉取。驅率奴僕。調和畦田。
於中下種生長滋茂大獲子實。諸人種者。
消息失度悉皆不生。時王夫人。欻得篤疾。
召問諸醫治病所由。中有醫言。
當須海渚粳米作食食之爾乃可差王自憶念。
昔得其種。
賦人懇殖今當推校為有為無即召諸臣。而問之言。前敕種稻。為成熟不。
今日急須用治困病諸臣各各自說本末或云不生或云鼠噉時梨耆彌歸家問曰前種稻米。為獲實不。欲得與王治夫人病。
兒婦答言。家內豐多。
若用作藥足周一國不齊一人也。時梨耆彌。即送與王。
尋用作食。以與夫人。夫人食已。病得除愈。
王甚歡喜。大與賞賜。時特叉尸利舍衛二國。
共相嫌隙。常不和順時特叉尸利王。
欲試舍衛有聖智不。
遣一使者至舍衛國送[*]馬二匹。而是母子形狀毛色。一類無異。
能別識者實為大善。王及群臣。不能分別。
時梨耆彌。從宮歸家。兒婦問言。
有何消息。妐即答言。如向所見。兒婦白言。
此事易知。何足為憂。但取好草。並頭而與。
其是母者。推草與之。其是子者。抴搏食之。
時梨耆彌尋往白王。王如其語。以草試之。
果如其策。母子區別。即語使者。斯是馬母。
彼是其駒。時使答言。審如來語。無有差錯。
王大歡喜。倍加爵賞。時彼來使。還歸本國。
具白諸理。時特叉尸利王。便更遣使。
送於二蛇。麤細長短相似如一。
能別雄雌者。斯亦大善。波斯匿王。及諸群臣。
無能識者。時梨耆彌。歸問兒婦。此復云何。
兒婦答言。以一端細氎。敷置於地。取此二蛇。
用著氎上。若是雌者。靜然不動。其是雄者。
搔擾不寧。何以知之。女之為性愛著細滑。
得軟生染。不欲動搖。男子性剛。
轉側不安以此推之。可足知矣。長者聞已。即往白王。
王從其計。尋時試之。果如所言。了了識別。
告彼使曰。是雄是雌。使尋報曰。審爾不虛。
王甚慶悅。大賜財寶。時彼國王。復送一木。
長滿一丈。根杪正等。無有節目刀斧之跡。
而語之曰。若能識別此木上下。亦大快善。
甚不可量。王及諸臣。無能識者時梨耆彌。
復問兒婦。兒婦答曰。此事易耳。但取其木。
用著水中。根自沈沒。頭浮在上。長者聞已。
復往白王。王用其語。而便試之。果如其計。
沈浮各殊。語彼使言。浮者是頭。沈處是根。
時使答言。信如所論。王益歡喜。重與賞賜。
彼使還國。具白因緣。其王聞之心用信伏。
更遣使命。兼獻珍寶。因復語曰。
大王國中。實有賢達。自今以後。當修義好。
波斯匿王。情倍踊躍。召梨耆彌。而問之曰。
頃來諸事。卿何由知。梨耆彌言。非臣所達。
是臣兒婦之智辯耳。國王聞已。深加欣敬。
拜其兒婦。用為王妹。復經少時。兒婦懷妊。
日月已滿。生三十二卵。其一卵中。出一男兒。
形體顏貌。端嚴挺特。年遂長大。勇健無雙。
一人之力。敵於千夫。父母愛念。合國敬畏。
後為納娶。各已備畢。純是國中豪賢之女。
時毘舍離。信心開解請佛及僧於舍供養。
佛為說法。合家眷屬。得須陀洹。唯末小兒。
末獲道跡。時乘白象。欲出遊戲。門外有塹。
既深且廣。於其塹上。有大木橋。時此年少。
適到橋宕。爾時復有輔相之子乘車外來。
橋中相逢。各恃豪姓。不相開避。毘舍離兒。
便懷瞋恚。就於象上。低身下向。
捉輔相子并其車乘。擲置塹中。身體傷破。百節皆痛。
啼哭而歸。白其父言。毘舍離兒。橫見毀辱。
傷我身體。苦痛若斯。其父聞之。甚用懊惱。
恤其子言。彼人力壯。又是國親。難與爭勝。
當思密計以報此怨。即以七寶。
合為馬鞭三十二枚。用好純剛。作刀內中。
三十二人。各遺一枚。而語之言。汝等年少。
體性自嬉。故作此鞭。而用相贈。幸可納之。
畬誚b手。諸人歡慶。便為受之。是時國法。
見王之時。禮不帶刀。於是輔相。
已見納受而常秉執。便向國王。深譖讒之。云毘舍離。
三十二子。年盛力壯。一人敵千。今懷異計。
謀欲害王。王雖聞之。情猶未信。復更白王。
事審不虛。現有證驗。各作利刀。
置馬鞭中。以此推之。事足明矣。王即索看。
果如所言。王意便信。謂必為然。選擇力士。
安在宮內。一一召喚。於堭之。以三十二頭。
盛著一函。繫縛封印。送與其妹。當於是日。
其毘舍離。請佛及僧。就家供養。見王送函。
謂為致供。來相助辦。便欲開看世尊告曰。
且住勿解須待食竟。食飽已訖。便命令坐。
為其說法。此身無常苦空無我生多危懼。
不得久立。眾惱纏縛。辛酸難計。
恩愛別離互相悲戀。唐困身識。於道無益。唯有智者。
能解此惡。時毘舍離。霍然情悟。
得阿那含道。歡喜合掌。白世尊言。唯垂矜愍。
見賜四願。一者諸病比丘。
給足湯藥隨病飲食。二者看病比丘亦給其食。
三者遠來比丘。先供養之。四者遠行比丘。給辦糧餉。
所以者何。諸病比丘。由無湯藥好飲食故。
其病難差。或復沒命。瞻病比丘。由無食故。
當捨乞食。早晚無時。病人所須。或能差錯。
違心恚怒。病則難愈。以是之故。當施其食。
諸有他方遠來比丘。初到異土。未有知識。
若行乞食。或值惡狗。或逢弊人。儻能瞋恚。
傷損毀辱。以是之故。當先與食。遠去比丘。
當須伴侶。由無糧餉。或不逮伴。
道路遐險。多諸毒獸。設當獨涉或致危難。
我以是故。當供給之。
爾時世尊聞毘舍離求此四願。讚言。善哉善哉。如汝所願。其德弘大。
供佛無異。即與眾僧。還到祇桓。
世尊去後。開函視之。三十二頭。悉在函中。
由愛斷故。不生懊惱。但作是言。痛哉悲哉。
人生有死。不得長久。驅馳五道。
何若乃爾。三十二兒。婦家親族。聞此事理。
極懷瞋恚。咸共唱言。大王無道。抂殺善人。
共合兵馬。欲為報仇。軍眾雲集。圍繞王宮。
時王恐怖。退向佛所。諸人聞之。即引軍馬。
往圍祇桓。爾時阿難。聞波斯匿王。
殺毘舍離三十二子。婦家宗黨。欲為報仇。長跪合掌。
白世尊言。有何因緣。三十二兒。為王所殺。
世尊告曰。毘舍離子。三十二人。
不但今日為王所殺。三十二人一時頓死。汝今善聽。
持之在心。當為汝說。阿難曰諾。
佛告阿難。乃往過去久遠世時。此三十二人。
共為親友。相與言議。盜他一牛。彼時國中。
有一老母。無有子息。單窮困厄。時諸偷兒。
往詣其舍。欲共殺牛。老母歡喜。
為辦薪水煮熟之具。臨下刀時牛跪丐命。諸人意盛。
必欲殺之。牛便結誓。汝今殺我。將來之世。
我不置汝。正使得道。猶不相放。
立誓已竟。便為所殺。諸人燒煮。競共噉之。
老母因次。亦得飽滿。欣悅而言。由來安客。
今日最善。佛告阿難。爾時牛者。今波斯匿王是。
爾時盜牛人者。今毘舍離三十二子是。
爾時老母者。今毘舍離是。由此果報。五百世中。
常為所殺。乃至於今。彼時老母。由助喜故。
五百世中。常為作母。極懷懊惱。
今值我時。始獲道證。阿難合掌。重白佛言。
復修何福。豪富猛健。佛告阿難。
乃往過去迦葉佛時。有一老母。信敬三寶。其家大富。
合集眾香。以油和之。欲往塗塔。於其中路。
逢三十二人。因而勸之。我欲以油塗塔。
可相助佐。當得福德。世世所生。端正多力。
時三十二人。歡喜共去。塗塔已竟。各作是言。
由是老母故。令我等得種福業。願所生處。
尊榮富貴。甯飢琤嚏C我等為子。常莫相離。
見佛聞法。疾得道果。老母喜悅。
便許可之。從是已來。五百世中。琤芫L貴。
爾時老母。今毘舍離是。爾時三十二人。
今三十二子是。時諸軍眾。聞佛所說。恚心便息。
而作是言。大王所刑。非適為之。此人自種。
今受其報。由殺一牛。猶尚如是。波斯匿王。
是我曹主。云何懷惡。而欲危害。即除器仗。
自投王前。求哀請過。王亦釋然。不問其罪。
爾時世尊因為四眾。廣說諸法。善業應修。
惡行應離。敷演分別四諦妙法。
眾會聞者皆得道證。受持佛教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