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光公主

 


中國人或台灣人絕大多數都相信風水及算命,且熱衷此道。但於風水學上流傳兩則故事,大意如下:

南宋理學大師朱熹,精通風水易理,善於尋覓龍穴。有一次一名殺人犯,冒名前來請朱熹為他尋穴,好庇蔭其後代子孫。

朱熹不察,果真為他找到一處好穴。

後來有人譴責朱熹有違天理,朱熹則說如果如此惡人真能獲得此善穴,那當真是無天理。

話才說完,當晚便興起強風大雨,土石流四處崩散,朱熹所尋得的好穴已不復存在。

以上,就是福地福人居的道理,重點還是端看人的平時修為。

另一則故事如下:

有一位風水先生路經一位老太婆家門前,因天熱口渴,便向老婦討水喝。老婦很熱情的端出一碗清水,但卻在水裡放了幾枚稻穗。

風水先生以為老婦為人小氣刻薄,怕他喝多了水,於是決定心生報復,佯稱欲為他尋風水作為報答。

老婦很是感謝,結果風水先生為他找到一處名為「五鬼」的惡穴,決意陷害老婦家破人亡,絕子絕孫。

過了幾年,有一天,老婦身穿錦衣,攜帶大禮,親自前來禮謝風水先生。老婦說她的五個兒子全都考上狀元。風水先生對自己的專業一向頗有自信,心想怎麼可能出差錯,後來才發現原來老婦的五個兒子都是奇相,一如傳說中的五鬼,與五鬼穴相應,陰錯陽差而反招富貴。

風水先生問老婦當初為何在水裡放稻穗,老婦解釋是因為天熱,深怕風水先生喝水太急,傷了身體,故而在水裡放稻穗,好讓他小口小口緩緩地喝,其用意是良善的。

風水先生這才領悟「善有善報」的真諦。

以上這兩則故事,就是告訴我們,不論是法術,風水,甚至是神通,都不敵業力。該是我們的就一定跑不掉;不是我們的,縱是機關算盡,也是枉然。

本經中的善光公主,因前生累世具備善業,故而遇難呈祥。而她的先生過去前生因阻止過妻子行善布施,但後來不再阻止,故而今生夫憑妻貴,但若與其妻離婚,則又必將陷入貧窮。

 

選譯自北傳《雜寶藏經》(二一)波斯匿王女善光緣

喬正一譯於西元2010(佛曆2554年)/4/5八關齋戒日

 

古印度的波斯匿王有一個女兒,名叫善光,長得既聰明又漂亮,不但深得父母的寵愛,還贏得全皇宮的喜愛與尊敬。

有一天,她的父王問她:「妳知不知道,妳是因為我的關係,才會受到大家的歡迎。」

但善光公主卻不認同,她說:「不是這樣的,這是因為我自己的業力所致,不是因為父王的緣故。」

波斯匿王聽後非常的生氣,覺得這個女兒被寵壞了,竟然如此不知好歹,說出這麼白目的話。

為了讓女兒認錯,便說:「妳一天到晚都說什麼業力業力的,好哇,既然這樣,我們就試試看,看是不是真有業力這回事!!」

波斯匿王命令臣子,到城中找一個最貧窮的流浪漢,並將善光公主嫁給他。

波斯匿王對公主說道:「如果妳堅持妳今日的榮華富貴都是妳前生的業力所致,而不是仰仗我的權勢,那麼從今以後,你們就靠自己,我不會再給予你們任何經濟上的援助,我們就來驗證是不是真有業力這回事!」

波斯匿王本以為女兒會認錯,沒想到善光公主仍堅持說:「父王,您放心,是我的就一定跑不掉;不是我的,就算是機關算盡,也是枉然。我有善業,我不怕!」

波斯匿王氣壞了,心一橫,把公主夫婿二人都給攆出宮去。

公主夫妻二人開始流浪街頭。

公主在路上問她的丈夫:「你的父母親呢?」

窮人回答:「我的父母親都已經過世了,其實不瞞妳說,我父親在生時是舍衛城中第一首富,但因我不善理財,又無一技之長,且無所依怙,所以很快的淪落到今天這般窘境。」

善光問:「那你可知你的故宅現今在何處?」

「知道啊,但恐怕已垣室毀壞,如今僅徒留空地而已。」

「沒關係,你快帶我去看看。」

善光公主便與其夫一起前往故居,他們抵達時,四處遊歷,善光走到園中某處時,沒想到其地自陷,他們發現地中竟然埋藏著非常多的金銀財寶,夫妻二人喜不自勝,立即以此財寶雇人重新修繕房舍,不到一個月,整間廢墟變成煥然一新的豪宅,他們聘請許多婢女,如今享受的生活一如善光公主過去在皇宮裡一般優渥。

波斯匿王畢竟愛女心切,心裡還是非常掛念女兒的境況,便派人四處探聽。

後來有人回報說善光現在的財富不遜於國王。

波斯逆王這時才相信原來真的有業力這回事,嘆說:「佛陀果然是不妄語的聖者,當真是自作善惡,自受其報。」

畢竟骨肉親情無法切割,波斯匿王派人通知善光回宮團聚,善光公主夫婿即日回宮向父王請安,並邀請波斯匿王參觀他們的新房。

波斯匿王即受其邀請,發現他們的新家非常的富麗堂皇,氣派簡直勝過皇宮,波斯匿王這時心服口服,承認女兒的觀念才是正確的,便前往佛陀的住處問佛:「請問世尊,我的女兒前生究竟是做了什麼善業,故而今生出生在皇室,且生來帶有光明相好?」

佛答王言:「在過去很久很久以前,約九十一劫那麼久,有一位佛陀名叫毘婆尸,當時有一位國王名叫盤頭,在毘婆尸佛入涅盤後,收集佛陀的舍利,建立七寶塔。而皇后以其皇冠上的珠寶,置於毘婆尸佛塔的頂端,因珠寶的光明璀璨亮麗,皇后見狀心生歡喜,因而發願道:『願以此功德,使我來生身有光明,呈紫磨金色,且出生尊榮豪貴,莫墮三惡八難之處。』」

佛陀繼續說:「

當時的皇后,就是今日善光公主的前生。

又有一世,那時迦葉佛出世,有一位女居士以各種美食餚膳,供養迦葉如來及四大聲聞。

但她的丈夫並不信佛,也不樂於布施,總是百般刁難阻止其妻的善行,後來女居士苦勸其夫:『請不要阻止我,我願將這份功德與你共享。』其夫後來不再阻止其妻,女居士也如願完成供養的心願。

當時的那位丈夫,就是今日善光公主的丈夫的前生。而當時的女居士,則是善光公主的前生。

那位丈夫因為在當時阻止刁難其妻的供養布施善行,以此惡因惡緣,生生世世痡`貧窮,但又因後來不再阻止其妻的供養布施,所以生生世世夫憑妻貴,因妻而得大富貴;一旦他拋棄妻子,離開妻子的身邊,必將又陷於貧窮。

這就是善惡業力如影隨形的道理,未曾違錯,絲毫不爽。」

國王聽到佛陀的這番開示,對業力法則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悟,不再自矜誇大自己的財富與權勢,心生歡喜而離去。

 

(二一)波斯匿王女善光緣
昔波斯匿王有一女,名曰善光,聰明端正,
父母憐愍,舉宮愛敬。父語女言:「汝因我力,
舉宮愛敬。」女答父言:「我有業力,
不因父王。」如是三問,答亦如前。王時瞋忿,
今當試汝有自業力、無自業力?約敕左右,
於此城中,覓一最下貧窮乞人。時奉王教,
尋便推覓,得一窮下,將來詣王。
王即以女善光付與窮人。王語女言:
「若汝自有業力不假我者,從今以往,事驗可知。」女猶答言:
「我有業力。」即共窮人,相將出去。問其夫言:
「汝先有父母不?」窮人答言:
「我父先舍衛城中第一長者,父母居家,都以死盡,
無所依怙,是以窮乏。」善光問言:
「汝今頗知故宅處不?」答言:「知處,垣室毀壞,遂有空地。」
善光便即與夫相將,往故舍所,周歷按行,
隨其行處,其地自陷,地中伏藏,自然發出,
即以珍寶,雇人作舍,未盈一月,宮室屋宅,
都悉成就,宮人妓女,充滿其中,奴婢僕使,
不可稱計。 王卒憶念:「我女善光,云何生活?」
有人答言:「宮室錢財,不減於王。」王言:
「佛語真實,自作善惡,自受其報。」王女即日,
遣其夫主,往請於王。王即受請,見其家內,
氍毹毾[-+],莊嚴舍宅,踰於王宮。王見此已,
歎未曾有。此女自知語皆真實,而作是言:
「我自作此業,自受其報。」 王往問佛:
「此女先世,作何福業,得生王家,身有光明?」
 佛答王言:「過去九十一劫,有佛名毘婆尸。
彼時有王名曰盤頭,王有第一夫人。
毘婆尸佛入涅盤後,盤頭王以佛舍利起七寶塔。
王第一夫人,以天冠拂飾,
著毘婆尸佛像頂上,以天冠中如意珠,著於棖頭,
光明照世,因發願言:『使我將來身有光明,
紫磨金色,尊榮豪貴,莫墮三惡八難之處。』
「爾時王第一夫人者,今善光是。迦葉佛時,
復以餚膳,供養迦葉如來及四大聲聞。
夫主遮斷,婦勸請言:『莫斷絕我,我今以請,
使得充足。』夫還聽婦,供養得訖。爾時夫者,
今日夫是。爾時婦者,今日婦是。
夫以爾時遮婦之故痡`貧窮,以還聽故,要因其婦,
得大富貴;無其婦時,後還貧賤。善惡業追,
未曾違錯。」 王聞佛所說,深達行業,
不自矜大,深生信悟,歡喜而去。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