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母神

         這是一篇非常有趣的故事。一般人常以母夜叉來揶揄醜女,但事實上,佛經中的女夜叉都非常的漂亮,本經中的女夜叉甚至因長相美麗,人見歡喜,而被稱為「歡喜」。

金庸小說「天龍八部」裡的人物都是取材自佛經,例如其中「四大惡人」的排行老二「葉二娘」就是託身自本篇的女夜叉。

本篇的精神在「同理心」,也就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因為我們對別人所做的事,不論是好事或壞事,終究都將會加倍的回到己身。

選譯自《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

喬正一譯於西元2007/9/9

這是發生於佛陀住在古印度摩揭陀國王舍城竹林精舍時候的事。

當時在城市的山區住著一位名叫娑多的夜叉,他是一名善鬼,時常保護著王舍城內的居民。由於他的護祐,眾人因此過著安穩及豐衣足食的生活。因為生活富足,使得外地的沙門、貧苦百姓及商人都聚集來此,娑多夜叉仍然一樣無私地愛護著這些外來客。後來,他在同類中娶了妻子。

在當地北方的健陀羅國,也有一個名叫半遮羅的夜叉,他一樣地保護著他國內的子民,讓他們得以過著和摩揭陀國一樣快樂的生活。他也在同族中娶了妻子。

有一天,各地的夜叉鬼神一起集會,這二個善良的夜叉因此互相認識,由於彼此都很欣賞對方,很快就結交為好朋友。散會後,這二個夜叉依依不捨地道別,各自回到自己的住處。

娑多和半遮羅的感情非常的好,他們希望彼此的後代也能像他們一樣,於是指腹為婚。不久娑多的妻子生了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孩,因為她人見人愛,所以父母將她取名為「歡喜」。

沒多久,半遮羅的妻子生也了一個男孩,取名為「半支迦」。兩家於是互贈信物,期待著二個孩子將來長大後,可以結成親家。

娑多的妻子緊接著又懷第二胎了,在她懷孕和孩子出生時,群山震動,聲音就像大象在吼叫一般,因此取名為「娑多山」。

娑多山長大後,父親就過世了,於是他成為一家之主。一天,他的姊姊歡喜告訴他一件很恐怖的事:「我想到王舍城去,將城內所有人的孩子,不論是男是女,都要捉來吃掉。」

娑多山聽到姊姊的想法,著實受到驚嚇,隨即勸阻他的姊姊:「我們應該要像父親一樣的守護著王城,不應該心存這種惡念!」但歡喜會有這種恐怖的慾望都是出於前世的業力及所發的邪願所致,她不聽勸阻,仍然堅持要吃盡城內所有人的孩子。娑多山知道很難改變她姊姊的衝動,於是打算儘早完成歡喜與半遮羅家的婚事,想藉此轉移姊姊想吃小孩的念頭。

豈料,歡喜結婚後,沒有改變想法,依然有吃小孩的慾望,她告訴丈夫說想吃盡城內人民的孩子,她的丈夫也勸她千萬不可以這種念頭。歡喜只好暫時壓抑,但內心的慾望就像一頭被關在籠裡的野獸,飢渴地低吼,不斷地用利爪刮著牢門,打算伺機破籠而出。

婚後的歡喜接連生了許多小孩,總共有五百個那麼多,最小的那個取名叫「愛兒」。因為小孩很多,形成了一股勢力,歡喜就仗著這股勢力,決定要實現她前生的邪願。她的丈夫雖然頻頻勸諫,但歡喜並不接受。

她開始在王舍城內,把小孩一個接著一個吃掉。城內人民非常的恐慌,失去小孩的父母都肝腸寸斷,傷心欲絕。人民將小孩失蹤的事稟告國王,國王即下令捉拿兇手。但兇手沒捉到,反而士兵和懷孕的婦人,一個接著一個地消失了。

大臣們又將此事向國王報告,國王感到不可思議,決定找卜算的巫師,問他們是怎麼一回事。巫師們回答:「這些災難都是惡鬼作祟,最好趕快以美食來祭祀他們。」國王因此下令,凡是在城內的人,都需要準備飲食、香花,並打掃街道。城內人民聽到國王的命令後,都精心地備妥美食、香花,並打掃街道,把整個城市佈置得像天宮的歡喜園一樣。雖然已經努力做到這種程度,但人口失蹤的事,依然發生。因此,每個人都活在恐懼之中,不知該如何是好。

這時,王舍城的守護神托夢告訴城內的居民:「所有失蹤的男女,都是被一個叫歡喜的女夜叉吃掉的。你們應該去向世尊求救,世尊有一定辦法收伏她,解決你們的煩惱。」

大家知道原來兇手是一個叫歡喜的女夜叉幹的,便議論紛紛:「這個女夜叉既然會吃人,又怎能稱做歡喜?」於是大家都稱她為「訶利底(編按:青色意)夜叉女(意即:恐怖的母夜叉)」。

城內的人民立即前往世尊那兒,請求佛陀憐憫大眾,為大家收伏這個夜叉。

世尊接受大家的請求。隔天一早,世尊來到城內托缽乞食,吃過飯後,便前往母夜叉的住處。當時母夜叉不在家,她最小的兒子「愛兒」留在家中,世尊便用他的缽蓋在「愛兒」的頭上,佛陀以神通使愛兒看得到他的兄長,但他的兄長卻看不到他,接著便將「愛兒」帶走。

母夜叉回來時看不到她的小兒子,驚惶失措,急忙的到處尋找,問其他兒子,也都不知道愛兒的下落。於是她近乎發瘋似的到處找,從各個道路、天廟、神堂,到城外、四方、四大海,甚至來到贍部洲、七大黑山、七大金山、七大雪山、無熱池、香醉山,都找不到「愛兒」的蹤影。由於找不到她最心愛的兒子,她的內心非常的焦慮和苦惱,一如地獄般的煎熬,連呼吸也因此變得急促不通。

她不放棄,緊接著又到東方毘提訶、西瞿陀尼、北俱盧洲等地,還來到了八熱及八寒地獄、妙高山、圓生樹下、天國的善法堂,本來還想進入帝釋天主的最勝殿,卻被金剛大神和無數的守門夜叉擋在門外,她因此更加的悲痛心切。

她再到四大天王的北方多聞天那裡,她一見到多聞天王時,再也忍不住的倒地痛哭起來,她懇求多聞天王幫她找兒子。

多聞天王要她冷靜回想她家附近誰經常來回走動?她想起是「沙門喬答摩」(佛陀)。多聞天王建議她趕快去那裡,或許可以見到愛兒。

母夜叉聽到這樣的建議,宛如死後復生,趕緊又回到王舍城。她大老遠地就看到世尊的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猶如妙寶山一般。母夜叉因被世尊的光明所感動,因而生起尊敬的心,也因此,她瀕於崩潰的心情暫時得到了抒緩,就好像已經找到了兒子一樣。她在頂禮世尊後,向世尊稟白,希望世尊慈悲,讓她可以見到愛兒。

佛陀問母夜叉:「你一共幾個小孩?」 

母夜叉說:「五百個。」

佛說:「你五百個小孩,才少了一個,又何必這麼痛苦?」 

母夜叉說:「世尊,我今天若沒能見到愛兒,一定會吐血而亡。」

佛陀說:「你五百個小孩,才少一個,就已經生不如死,而別人只有一個小孩,卻被你偷偷的吃掉,你覺得他們所承受的痛苦和你比起來又是如何?」 

母夜叉很慚愧地說:「他們的痛苦,一定遠超過我千百倍。」

佛陀說:「既然妳知道與所愛的人分離是這樣的痛苦,為什麼又要拆散人家的家庭,讓他們的家人去承受這種痛苦呢?」 

母夜叉淚流滿面的說:「希望世尊給我開示和教誨。」

佛陀說:「如果你可以從我這裡受持五戒,學習同理心,並保證讓王舍城內的人,從今以後都不會再隨時會失去親人這樣的恐懼,我就馬上讓妳見到妳的愛兒。」 

母夜叉一聽到可以見到愛兒,感激涕零的說:「世尊,從今以後,我一定遵照佛陀的教導,不再讓王舍城內的人這種恐懼。」

話一說完,佛陀就讓她看到愛兒。母子重逢,交織成一幅感人的畫面。母夜叉遵守諾言,皈依於世尊,並受了五戒。城內的人,也因此不再憂惱。

但母夜叉因過去前生的業力,仍有吃人的慾望,她問世尊:「那從今以後,我和我的孩子要吃什麼呢?」

世尊告訴她說:「妳不需要煩惱,在贍部洲中,我所有聲聞弟子,會在吃飯前準備一盤食物,呼喚妳和妳的孩子們食用,這樣,就會讓你們得以飽食,而不會受饑餓之苦。若其他的鬼神一起來吃,我的弟子也都會讓大家吃飽。」

世尊又告訴母夜叉說:「此外,我還要交代妳:從今以後,只要我的正法尚在世間,妳和妳的孩子,就要保護所有的出家人,讓他們都能得到安樂。」

世尊交代完後,母夜叉和她的孩子們,以及在場所有的夜叉們,都心生歡喜,頂禮世尊,並遵照奉行。

當時在場的比丘聽完之後,心中都有疑惑,他們問世尊:「是什麼樣的因緣業力,讓母夜叉生了這麼多小孩,而且吃盡城內的小孩?

世尊解釋:「訶利底夜叉和城內的人,都是因為承受自己過去的業力。很久很久以前,王舍城內一個供養辟支弗的大會。

當時五百個人,穿戴整齊,端著美食,要去公園參加盛會。這五百人在路上遇見身懷六甲的牧羊女,便邀她一起去公園跳舞作樂。牧羊女因為有人邀請,非常高興,便開心的和他們一起到公園跳舞,由於跳得太累,以致於當場流產。而城內的人,都聚集在這個公園內,也都目睹了這件事,但卻都袖手旁觀,沒有一人對牧羊女伸出援手。這讓牧羊女非常的丟臉及難堪,羞愧的不知如何是好。

這時,辟支佛走向牧羊女,牧羊女看到辟支弗的身心如此的平靜安詳,威儀序的走來,心生敬仰。便用她當時以牛奶換得的五百個芒果,供養給辟支佛。辟支佛為了要幫助牧羊女,增加她的信心,如大鵝王開舒兩翼,飛到空中,展現各種變化。凡人一見神通,內心立即生起尊敬,如大樹崩倒一般五體投地,恭敬頂禮。牧羊女也不例外,她看見辟支佛的神通,信心篤定,但對於王舍城內的人民非常的憎恨,不捨報復之念,於是隨即發願:『願我在真實福田中所栽下的供養,以此福業之力,希望我來世我投生到王舍城時,吃盡現在城內這些人所生的小孩!』

諸位比丘!當時的那個牧羊女,就是現在的訶利底夜叉女。她因為過去生中供養辟支佛的同時發了惡願,所以此生在王舍城作夜叉女,並生了五百個小孩,又在王舍城裡到處吃城中人民的小孩。

我常說:『黑業會招來黑報,雜業會招來雜報,白業則招來白報。你們應該努力地勤修白業,捨離黑業和雜業,因為善惡果報終究是會回到自己身上的。』

比丘們聽完佛陀的解釋之後,都心生歡喜,頂禮世尊的雙足後離去。

錄自《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

佛在王舍城竹林園住。時此城內於一山邊。
有藥叉神而為居止。名曰娑多。
此常擁護影勝大王。中宮妃后王臣宰輔。
及諸人眾由彼力故。王及諸人悉皆安樂。
時降甘雨苗稼善成。華果泉池在處充滿。常無飢儉乞求易得。
諸有沙門婆羅門。貧窮孤獨商估之類。
悉皆來湊摩揭陀國。時此藥叉亦皆覆護。
娑多遂於自類族中娶妻同住。
是時北方健陀羅國。復有藥叉名半遮羅。
琣磼顝憧蝐`能擁護。令彼國中安隱豐樂。
與摩揭陀境事無差異。時彼藥叉亦於同類娶妻共居。
後於異時諸方藥叉共為聚會。
此二藥叉得申歡愛共為親友。執別之後各還故居。娑多藥叉。
取摩揭陀上妙華果。送與半遮羅。
彼以北方所出華果。送與娑多。如是多時共申情好。
復因聚會重得交歡。是時娑多語半遮羅曰。
作何方便。我等歿後所有子孫。
共為親愛不相疏隔。半遮羅曰。善哉斯語。我意同爾。娑多曰。
今可共作指腹之親。我等二門若生男女。
共為婚媾。彼言可爾。時娑多妻未經多時。
遂有娠體月滿生女。容貌端嚴見者愛樂。
其女生時諸藥叉眾咸皆歡慶。
諸親立字名曰歡喜。于時半遮羅聞彼生女。
情甚歡悅便作是念。娑多藥叉是我親友。
今既生女我當生男。彼即是我所愛新婦。可作嚴身瓔珞衣服。
令使送去并持書曰。聞君生女情甚歡悅。
今送衣服願垂納受。
時娑多得書領信還以書答。然半遮羅意唯求男子。
未久之頃婦遂有娠。月滿生兒與其立字。
既是半遮羅子應號半支迦。時娑多藥叉。聞半遮羅生一男子。
便作是念。我友生男豈得徒然。
可寄衣瓔用申歡慶。彼即是我女夫何疑。遂裁書曰。
聞君誕子。慶喜交懷。聊寄衣纓用申欣賀。
幸當為受冀表不空。彼覽書已。報書答曰。
許作交親今皆遂願。各待成立共作婚姻。
時娑多藥叉婦還有娠。其時諸山出聲如大象吼。
月滿生時其山復吼。諸親議曰。此之孩子。
託胎之日及以生時山皆鳴吼。既是娑多之子。
應名娑多山。既長大已父遂身亡自為家主。
是時歡喜年既長成。報其弟曰。
我今欲得遊王舍城。現有諸人所生男女悉皆取食。
弟言大姊。曾聞我父於此城主及諸人眾常皆擁護。
令得安樂離諸憂惱。我今宜可更加守衛。
此則是我所防境界。
若有餘人為損害者我應遮護。爾今何得生此惡心宜除此念。
然藥叉女由於前身發惡邪願習氣力故。
復告其弟說如前事。弟知姊意事難迴改。作如是念。
我力不能遮其惡念。然父在日許嫁與他。
我今宜可作婚姻事。即便裁書與半遮羅藥叉曰。
我姊歡喜年既長成。宜可為親當速來此。
彼得書已便為盛禮。至王舍城娶婦歸故。
既至本城經多時已。與其夫主情義相得。
作如是語。仁者當知。
我意欲得王舍城中現在人眾所生男女皆取食之。答言賢首。
彼皆是汝家族住處。餘來侵害尚欲相遮。
寧容汝今輒為酷虐。興斯惡念勿更再言。
由彼前身所發邪願熏習力故。作不忍聲懷瞋且默。
後於異時便生一子。如是次第更生五百。
其最小者名曰愛兒。時五百兒威勢成立。
母恃豪強欲行非法。夫頻勸誨竟不受言。
夫知彼心默爾而住。是時歡喜便於王舍城中隨來去處。
現在人眾所生男女為次食之。
爾時城中既失男女。所有人眾皆共白王。
臣等男女皆被盜將。不知是誰作斯巨害。痛惱中極欲遣如何。
願王慈悲善為尋察。王即敕令諸處街衢。
四面城門令兵守捉。時諸兵士亦被偷將。
日覺少人不知去處。婦人懷娠者咸亦被偷。
將向餘處。于時王舍城中大災盛起。
諸王臣佐重啟大王。今此國中生大災難。具說上事。
王聞驚怪即喚卜師問其所以。
答曰斯之災橫皆是藥叉所作。
宜可速辦諸妙飲食而為祭祀。王下明敕擊鼓宣令。告諸人曰。
無問主客在我境者。皆須備辦飲食香華。
掃灑街衢城隍聚落。種種嚴飾鼓樂音聲鈴鐸幡幢。
于時王舍城人既奉王敕。
各以精心備辦飲食香華等物。嚴飾街衢如歡喜園處處祭祀。
雖勞備設災橫不除。苦惱憂惶莫知所計。
于時守護王舍城天神。於睡夢中告諸人曰。
汝等男女咸被歡喜藥叉之所食噉。
汝等宜可往世尊處。所有災苦佛當調伏。諸人報神曰。
此既取我男女充食。則是惡賊藥叉何名歡喜。
因此諸人皆喚為訶利底藥叉女。
王舍城人聞是事已。皆往佛所頂禮佛足。白言世尊。
此訶利底藥叉女。於王舍城所居人眾。
便於長夜作不饒益。我等於彼先無惡念。
然彼於我懷毒害心。所生男女咸悉盜去以充飲食。
唯願世尊憐愍我等為作調伏。
爾時世尊默然受請。彼等咸知佛受請已。
頂禮雙足奉辭而去。至明清旦。佛即著衣持缽入城乞食。
次第乞已還至本處。
飯食訖即往訶利底藥叉住處。時藥叉女出行不在。小子愛兒留在家內。
世尊即以缽覆其上。如來威力令兄不見弟。
弟見諸兄。時藥叉女迴至住處不見小兒。
即大驚忙觸處尋覓。及問諸子愛兒何在。
答言我等並皆不見。便自搥胸悲泣交流。
脣口乾燋精神迷亂。情懷痛切速趣王城。
遍行諸坊康莊道路。園林池沼天廟神堂。
客舍空房皆求不得。更加痛切便即癲狂。
脫去衣裳大聲號叫。唱言愛兒汝今何在。
遂出城外巡歷村莊。大聚落中皆覓不得。
即往四方乃至四海亦皆不見。被髮露形宛轉於地。
肘行膝步蹲踞而坐。如是漸次到贍部洲。
七大黑山七大金山七大雪山。無熱池香醉山覓皆不得。
情懷苦惱氣咽不通。
又往東方毘提訶西瞿陀尼北俱盧洲亦皆不見。
便往等活黑繩眾合。叫喚大叫喚熱極熱。
阿鼻止頞部陀尼刺部陀。阿吒吒呵呵婆呼呼婆。
青蓮花紅蓮花大紅蓮花。如是等十六大地獄皆亦不見。
又往妙高山處先登下層。次登第二第三層。
直過多聞天宮。至妙高山頂。
先入眾車園次入雜麤歡喜皆覓不見。
即往圓生樹下乃至善法堂中。入善見城欲入帝釋最勝殿中。
時有金剛大神。與無量藥叉守門而住。
見彼來入便即驅出善見城外。情加痛切。至多聞天處。
於大石上投身躄地。悲啼號哭。白言大將軍。
我小子愛兒被他盜去。莫知何在願見施我。
多聞天曰。姊妹。不須憂惱自作癲狂。
汝今且觀近汝家室。晝日遊處誰來居止。
答言大將軍。沙門喬答摩在彼而住。報曰若如是者。
宜可速往彼世尊所而作歸向。
彼當令汝得見愛兒。彼聞斯語情生歡喜。
如死再生還來本處。
遙見世尊三十二相八十種好莊嚴其身。圓明赫奕超日千光如妙寶山。
深生渴仰憂惱悉除情同得子。既至佛所頂禮佛足。
退坐一面白言世尊。我久離別小子愛兒。
唯願慈悲令我得見。佛告訶利底藥叉女。
汝有幾子。答言我有五百兒。
佛言訶利底五百子中。一子若無有何所苦。答言世尊。
我若今日不見愛兒。必吐熱血而取命終。
佛言訶利底。五百子中不見一兒受如是苦。
況他一子汝偷取食此苦如何。答言此苦倍多於我。
佛言訶利底。汝既審知愛別離苦。
云何食他男女耶。答言唯願世尊。示誨於我。
佛言訶利底。可受我戒。
王舍城中現在人眾皆施無畏。若能如是。不起此坐得見愛兒。答言世尊。
我從今已去依佛教敕。
王舍城中現在諸人皆施無畏作是語已。時佛令彼得見愛兒。
于時訶利底歸依如來請受禁戒。
城中人眾皆得安樂離諸憂惱。時訶利底母親於佛所。
受三歸依并五學處。不殺生乃至不飲酒。
前白佛言。世尊。我及諸兒從今已去何所食噉。
佛言善女。汝不須憂。
於贍部洲所有我諸聲聞弟子。每於食次出眾生食。
并於行末設食一盤。呼汝名字并諸兒子。
皆令飽食永無飢苦。若復有餘現在眾生。
及江山海處諸鬼神等。而應食者。皆悉運心令其飽足。
佛告訶利底。又復我今付囑於汝。
於我法中若諸伽藍僧尼住處。
汝及諸兒常於晝夜勤心擁護。勿令衰損令得安樂。
乃至我法未滅已來。於贍部洲應如是作。爾時世尊說是語已。
時訶利底母五百諸兒。及以諸來藥叉等眾。
皆大歡喜頂禮奉行。時諸苾芻聞佛說已。
咸皆有疑。請世尊曰。訶利底母先作何業。
生五百兒吸人精氣。食王舍城人所生男女。
佛告諸苾芻。汝等諦聽。此藥叉女及此城人。
先所作業還須自受。
汝等苾芻。乃往過去。王舍城中有牧牛人。
娶妻未久遂即有娠。是時無佛但有獨覺。
出現人間樂居寂靜。受用隨宜邊際臥具。
世間唯有此一福田。
時此獨覺遊行人間至王舍城。為大設會。有五百人各各嚴身。
咸持飲食并將音樂共詣芳園。於其路中。
逢見懷娠牧牛之女持酪漿瓶。諸人告言。姊妹。
可來舞蹈共為歡樂。女見相喚便起欲心。
舉目揚眉共為舞蹈。由其疲頓遂即墮胎。
城中諸人皆向園內。女懷憂惱掌頰而住。
便以酪漿買得五百菴沒羅果。時彼獨覺來至女傍。
其女遙見身心寂定。威儀庠序在路而行。
情生敬仰遂即近前。頂禮雙足持香美果奉施聖人。
諸獨覺者但以身化口不說法。
欲饒益彼女人故。如大鵝王開舒兩翼。上昇虛空現諸神變。
凡夫之人見神通時。心便歸向如大樹崩。
投身于地合掌發願。
我今於此真實福田所施功德。願我當來生王舍城。
於此城中現在人眾。所生男女我皆取食。汝等苾芻於意云何。
彼牧牛女豈異人乎。即訶利底藥叉女是。
由彼往昔奉施獨覺五百菴沒羅果發惡願故。
今生王舍城作藥叉女生五百子。
吸人精氣食噉城中所有男女。汝等苾芻。我常宣說。
黑業黑報雜業雜報白業白報。
汝等應當勤修白業離黑雜業。乃至果報還其自受。
時諸苾芻聞佛說已。心大歡喜。頂禮佛足。奉辭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