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衛經與咒語

    本文摘錄自瑪欣德尊者編譯的《大護衛經》中的【護衛經序論】 
/
文章轉自 覺悟之路

一、何謂“護衛經”?

    巴利語paritta,音譯為“巴利達”,意為護衛、保護、守護。根據上座部佛教的傳統,有一些經文具有某種不可思議的力量,能夠使念誦者和聽聞者免除危難,帶來吉祥。從祈請念誦護衛經的邀請文中可以知道,護衛經具有能夠排除不幸、達成一切成就,使痛苦、怖畏、疾病等消失的護衛作用。因此,經典的編纂者和持誦者把這一類具有護衛功效的經典編集在一起,統稱為“護衛經”。

    在古代的斯里蘭卡,諸大長老們從巴利語經藏中選取了一系列的經典,彙編成《大護衛經》(巴利語為Maha Paritta; 新哈勒語為Maha Pirit Pota[ Maha ()Pirit (巴利語paritta,護衛)Pota (巴利語potthaka,)]) ,又稱“四誦分巴利”(Catubhanavara Pali[ 其新哈勒語為Piruvana Pot Vahanse,意為“應當恭敬學習之書”。在《攝律義注》(Vinayasangaha-atthakatha)中提到,背誦此四種誦分是作為一位比庫得以免除依止(nissaya)的條件之一。]) ,即“四部念誦的聖典”。 [ 這“四誦分巴利”具體在何時編集而成已不得而知。有人認為是在第一次聖典結集之時,有人認為是在其後。還有一些看法認為是在斯里蘭卡的Anuradhapura時期。總之,其編成的年代也許可以上推到公元前。 ]現在,這四種誦分一共包括了二十九部長短不一的經。 [ 泰、緬等上座部佛教國家也有《大護衛經》。泰國的與斯里蘭卡相同,但緬甸的只有十一部經。 ]

    所有的上座部佛教國家和地區——包括斯里蘭卡、緬甸、泰國、柬埔寨、老撾等——在許多的場合都有念誦護衛經的傳統。若有居士前來請求出家,比庫們會為他們念誦護衛經;有施主前來寺院作布施供養,僧眾們會應邀為他們念誦護衛經。在誦戒日、入雨安居日等,僧人們會在寺院或自己的住所念誦護衛經,有許多寺院和禪修中心甚至把念誦護衛經定為每日的課誦。而在家佛教信徒們則會在逢年過節、嬰兒出生、結婚喜慶、祝賀壽辰、喬遷新居、生意開張、生病、親戚去世、追思先人等日子,邀請僧眾到其家中念誦護衛經。有些虔誠的在家信徒甚至還能流利地背誦多部護衛經。

[][ 比庫:為巴利語bhikkhu的音譯,有行乞者、持割截衣者、見怖畏等義。是指於世尊正法、律中出家、受具足戒之男子。漢傳佛教依梵語bhiksu音譯為比丘、苾芻等,含有破惡、怖魔、乞士等義。其音、義皆與巴利語有所不同。現在使用“比庫”指稱巴利語傳承的佛世比庫僧眾及南傳上座部比庫僧眾;用“比丘”“比丘尼”指稱源自梵語系統的北傳僧尼。 ]

二、護衛經的起源

    念誦護衛經的傳統可以追溯到佛陀的時代[ 這句話的意思是指,佛弟子之間開始念誦護衛經是由於佛陀曾經教導過這些經典。我們並不排除佛陀在過去世行菩薩道時已有誦護衛經的習慣,如《孔雀護衛經》《鵪鶉護衛經》等。 ]。在巴利語經律中,就有幾部經典被認為可以起到保護念誦者的作用。 《增支部·第七集》收錄了一部《蘊護衛經》[ 這部經也同樣地出現在《律藏·小品·小事篇》。 ],在該經中,佛陀教導住在森林中的比庫們:為了保護自己免遭毒蛇等有傷害性的動物的攻擊,在向諸蛇類散播慈愛的同時應念誦該經[ 從該經的因緣來看,佛陀教導此經的目的乃是要求諸比庫向四類蛇王族散播慈愛,透過散播慈愛而避免遭蛇咬傷。 ]。另外,《寶經》中的第二首偈頌,佛陀指示那些鬼神們要勤勉地保護人們。佛陀也在《旌旗頂經》直接教導諸比庫:通過憶念佛法僧的功德可以消除恐懼和害怕。最明顯提到學習、掌握護衛經能夠守護、保護佛陀弟子的是收錄於《長部》第32經的《阿嗒那帝亞經》

    《寶經》的義注[ 見《小誦注6》和《經集注2.1, 亦參見《法句注290》。 ]中談到:韋沙離城[ 韋沙離城(Vesali):古音譯作毘舍離、吠舍厘,意為廣嚴城。位於琲e中游北岸,為公元前六世紀時離差維人(Licchavi,離車)所建立的瓦基國(Vajji,跋耆國)的都城。 ]原是個繁榮富饒的城市。但是有一年因乾旱、歉收而發生了飢荒。首先死的是窮人,他們的餓殍被扔到外面。由於屍體的臭味,非人進入城內。之後更多的人死亡,又引起瘟疫的蔓延。如此,韋沙離遭受飢荒、非人和疾疫三種災禍。韋沙離的市民齊集到國王處商議,決定到琲e對岸的王舍城去迎請佛陀前來消除這一切災禍。佛陀了知此行將能利益許多眾生,於是帶領五百位比庫前往。當佛陀的腳才踏上韋沙離的國土,天上立刻下起傾盆大雨,雨水把所有的死屍衝進琲e,並把大地清洗乾淨。沙咖天帝也帶領諸天前來。由於大威勢諸天的會集,多數非人逃散了。世尊站在城門口對阿難長老說:“阿難,你學習此《寶經》之後,拿著諸供器與離差維的王子們一起,在三道城牆之間繞行,誦《寶經》作護衛。”於是,具壽阿難在誦護衛經時,用世尊之缽裝滿水灑向城內各處。就在長老誦“凡會集此……”時,那些非人四處奪門逃竄。在非人離去時,眾人的病也隨之痊癒。

[][ 具壽:巴利語ayasmant。由(ayus壽命) + (mant具有,擁有)組合而成。是對比庫的尊稱。 ]

[][ 非人:巴利語amanussa,指人類以外的其他有情,通常指天神、龍、亞卡、阿蘇羅、鬼、地獄眾生等。在此經則是指為害人類的鬼怪。 ]

[][ 沙咖天帝:巴利語Sakka devanaminda,直譯作沙咖諸天之主。沙咖,意為“能”,或以恭敬(sakkacca)布施故,名為“沙咖”。為三十三天(忉利天)之主,居於須彌山頂的喜見城,亦是佛教的護法主神。漢傳佛教將之訛略為帝釋、天帝釋、釋提桓因。 ]

    在《應作慈愛經》的義注[ 見《小誦注9》和《經集注1.8, 參見《法句注40》。 ]中談到:有一年在臨近雨安居時,有五百位比庫到世尊處取得業處之後,來到喜馬拉雅山腳下一個景色迷人的樹林中住下,準備在那裡度雨安居並精進禪修。但是該林中的樹神卻不喜歡這些比庫,在夜晚比庫們履行沙門法時,變現出可怕的形象、發出恐怖的聲音來恐嚇比庫,使他們無法專注、忘失正念,然後再用臭氣使他們產生劇烈的頭痛。受到干擾的比庫無法繼續居住下去,不得不離開,前往世尊之處。世尊知道原委後,對他們說:“諸比庫,再沒有其他適合你們居住的地方,你們唯有住在那裡才能達到漏盡。諸比庫,回去吧!依那個地方住下來。如果希望諸神不恐嚇你們,應學習此護衛經,並以此護衛經作為你們的業處。”於是那些比庫依世尊的教導,念誦此經並回到該森林。那裡的樹神得到了慈愛,歡迎他們並為他們提供服務。就這樣,那些比庫住在那裡日夜精勤禪修,最終都證得了阿拉漢果。

[][ 業處:巴利語kammatthana,直譯為“工作的處所”,意為讓心工作以培育定力和觀智的地方或方法。亦即修行法門,或修行時專注的對象。 ]

三、護衛經的保護作用

    護衛經之所以能夠起到保護的作用,按其功能來分,可以歸為以下幾類:

1.三寶類:這一類的經典乃是透過隨念佛陀、正法以及僧團的殊勝功德來達到保護的效果。諸如《寶經》《旌旗頂經》等。

信徒們在皈依三寶時,會念誦如下皈依文三遍:

Buddham saranam gacchami. (我皈依佛)

Dhammam saranam gacchami. (我皈依法)

Sangham saranam gacchami. (我皈依僧)

    皈依,巴利語sarana,直譯為庇護所、避難所、安全處。而Buddham saranam gacchami直譯為“我走向佛陀為庇護所。”“我去佛陀的庇護所。”對於“我皈依法”“我皈依僧”諸句亦同。因為佛、法、僧三寶是佛教僧俗信徒們的庇護所、皈依處和安全處,所以,皈依、隨念三寶的功德自然就能對佛教徒們起到保護的作用。

    還有幾部屬於禮敬佛陀的護衛經也可以歸於此類,如《孔雀護衛經》《月亮護衛經》《太陽護衛經》及《阿嗒那帝亞經》中偈頌的開頭部分等。

2.慈愛類:這一類的經典乃是透過對某一類特定的眾生乃至一切有情散播慈愛而達到保護的效果。諸如《應作慈愛經》《蘊護衛經》《慈愛功德經》等。

    佛陀在《慈愛功德經》中提到,經常散播慈愛而達到慈心解脫的禪修者可以獲得十一種功德(功效),其中就包括受到非人的喜愛、諸天守護和不會遭受火、毒、刀槍的傷害。因此,慈心的功德能夠保護散播慈愛者免除危難和帶來祥和快樂。

3.道德類:這一類經典其實是佛陀對其弟子特別是廣大的居家信眾在倫理道德上的教導和建議。與其把這一類經典視為擁有  保護的作用,毋寧說是通過讀誦、流傳這些經典,能起到提高道德修養、化世導俗的作用。如《大吉祥經》《衰敗經》《賤種經》等。

4.法義類:這一類經典其實是教導佛法義理的經典。也許傳統上認為佛陀的教法本身就具有保護的效果,故也把它們視為護衛經。如《轉法輪經》《諦分別經》等。

5.法療類:這一類經典以討論覺支法義的三部《覺支經》為主。這些經典記載了通過聽聞、思惟七覺支而治愈重病的例子。還有另一部《吉利馬難達經》,記載了具壽吉利馬難達(Girimananda)通過聽聞和思惟十種禪修業處而治愈重病的例子。由於通過聽聞和思惟這些法義曾經治癒了佛陀以及某些弟子的重病,所以通常會在信徒生病時念誦這些經典。

6.稱名類:這一類經典羅列了一系列特定的人物或鬼神的名號,通過稱頌他們的名號而起到保護的作用。如《吞仙經》羅列了許多過去諸獨覺佛的名號;《大集會經》羅列了許多諸天、鬼神的名號。特別是《阿嗒那帝亞經》,透過稱頌七位佛陀、四大天王以及呼喊諸亞卡大神將的名號,使佛弟子們避免遭受諸非人、亞卡的干擾和傷害。

[][ 獨覺佛:巴利語paccekabuddha。在沒有佛法的時期,能無師而通達四聖諦,但卻不能教導其他眾生的聖者。漢傳佛教依梵語pratyekabuddha譯作辟支佛、緣覺等。 ]

[][ 亞卡:巴利語yakkha的音譯。非人的一種,是地位比諸天低但又具有諸天威力的一類鬼神,為北方韋沙瓦納天王所統領。亞卡的種類極其繁多,有些是兇殘暴戾、能傷害人類的惡鬼,有些是依止山川樹木而居的樹神、地居天,還有些則是如有大福德、大威勢的諸天。在《中部·小愛行盡經》中,甚至把沙咖天帝也稱為亞卡。漢傳佛教依梵語yaksa音譯為夜叉、藥叉等。 ]

    然而,無論是哪一類的護衛經,能夠產生護衛作用的原因還在於這些經文的本身都是真實語。真實語,巴利語saccavajja saccavaca,即真實的話語或言而有信。由於佛陀所說的話都是真實不虛的,憑藉著這些真實語的力量,可以使念誦者達成所願。正如在《寶經》中,有十二首偈頌是宣說佛法僧三寶的功德。由於這些功德都是佛法僧的真實素質,確實是三寶所具備的,因此在這些偈頌的後面都有一句真實語的表白:“憑藉這真實的話語,願一切有情獲得安樂。”

[][ 真實語的特相是真實不虛的言語,作用是說出真實,現起為聖潔、美妙,近因是身語意的清淨。真實,也是菩薩應圓滿的十種巴拉密(parami,波羅蜜)之一。 ]

    同時,佛教徒們相信,由於過去所造作的恭敬三寶、布施、持戒等善業,許多善人命終之後投生到天界。這些天界的善神們自然也恭敬三寶、喜歡善德和守護擁有善德的人們。正因如此,在每次誦護衛經之前,都會念誦“願普輪圍界,諸天來聆聽……”等的邀請文,邀請整個輪圍世界的所有諸天都前來聆聽佛陀所說的正法。同時,在念誦完護衛經之後,又會念誦“空居與地居,大力諸天、龍,隨喜功德後,恆守護佛教!”等迴向功德文,祈請這些喜歡善德的諸天時常守護佛法與佛陀的弟子們。

    另外,護衛經能夠產生保護作用還與念誦者和聽聞者自身有關。如果念誦者對三寶有信心、持戒清淨,而且念誦時發音準確、吐字清晰,能夠使護衛經通過念誦者之口而發揮應有的效力。同樣的,聽聞者對三寶的信心以及自身的戒行也是很重要的,因為護衛經無法在對三寶沒有信心和道德質量敗壞的人身上產生功效。

四、對護衛經的幾點誤解

    由於護衛經具有免除危難、帶來吉祥的功效,因此也容易讓人產生許多誤會。下面將列出幾個常見的錯誤觀點,並稍作澄清。

1. 護衛經是咒語

    有很多人認為護衛經是咒語,因而把“護衛經”誤譯為“護咒”,例如把《蘊護衛經》誤譯為《蘊護咒》,把《孔雀護衛經》誤譯為《孔雀護咒》等[《蘊護衛經》(Khandhaparittam)《孔雀護衛經》(Moraparittam)等經的緬文版都直接稱為《蘊經》(Khandhasuttam)《孔雀經》(Morasuttam) ]

    咒,梵語為mantra(曼怛羅,譯作密咒、真言)dharani (陀羅尼,意為總持) vidya(vijja,意為明、明咒、咒術)。是指不能以言語說明的、有特殊效驗的神秘音聲,是為了達成某種目的時所念誦的秘密章句。故咒又可作神咒、禁咒、密咒、明咒、真言等。

    咒語一般可分為息災咒、增益咒、幻變咒術和降伏咒詛。

息災咒(santika):可以用來護身治病、袪除災厄、滅除障難等。

增益咒(paustika):可以用來祈求利益、獲得成就、增長福德等。 [ 有時這兩種咒的區分並不大,即有些咒語在達成消災的同時也可增福。 ]

幻變咒術(mayaka):可以隱身遁形、神通變化、上天下地、穿牆走壁、刀槍不入、水火不侵、點石成金等。

降伏咒詛(abhicaraka):可以驅役鬼神、降妖除魔、起屍殺人、誅殺怨敵等。

    世界各地的先民們幾乎都存在著咒術信仰。在印度遠古的吠陀時代(公元前1500-600),咒術已經普遍應用。其後編集的四種《吠陀》(Veda,意為智、明、知識) 成為婆羅門教的根本聖典。其中的《夜柔吠陀》(Yajur-veda)是婆羅門祭司舉行祭祀時所誦咒文的集錄。《阿闥婆吠陀》(Atharva-veda)是禳災、招福等咒語的集錄。在佛典中,通常稱博學的婆羅門為“諷誦者、持咒者、精通三吠陀者”(ajjhayako mantadharo tinna vedanam paragu)。同時,在非婆羅門的各種沙門團體中,也有許多外道修行者依靠替人念咒、作護摩(homa,火供一類的祭祀儀式)、看相、預言等來謀生。

    然而,佛陀卻把這一類的咒術稱為“畜生明”(tiracchanavijja),稱依靠咒術等伎倆謀生的手段為“邪命”(micchajiva,不正當的謀生方式)。而且佛陀遠離依靠這些“畜生明”來謀生的“邪命”[ 《長部·梵網經》中說:“沙門苟答馬(Gotama,佛陀)遠離像這些依靠畜生明的邪命。”],對於佛陀的弟子們也是這樣[ 《長部·沙門果經》等經中說:“他遠離像這些依靠畜生明的邪命。這也是他的戒。”]。在《律藏·小品·小事篇》中,佛陀明確禁止比庫們學習和教導“畜生明”。因此,在佛陀的教法中,是不存在所謂“咒語”的。

[][ 佛陀不曾教導咒語是因為念咒並不能斷除煩惱,與解脫生死無關。當然,禁止念咒並不意味著否定咒術的效驗。在《無礙解道》《佛種姓注》《所行藏注》和《清淨道論》等書中,皆提到“咒術所成神變”(vijjamaya iddhi)是十種神變之一。 ]

    不過,從護衛經所能產生的功效來看,卻與息災咒與增益咒的作用非常相似。這也就難怪會有人把護衛經誤會成咒語、把“護衛經”誤譯為“護咒”的了。

    但是,咒語和護衛經還是有區別的。咒語注重的是神秘的語言及音節,賦予其語言與音節神秘的意義[ Om ()字,由a,u,m三個音素組成。婆羅門教-印度教的各派都曾解釋過其所含攝與象徵的意義。或謂“唵”字象徵宇宙的本源、世界生成的根本等。而a,u,m三個音素則像徵陽、陰、中三性,或表過去、現在、未來三時,或表三吠陀,或表醒覺、夢、熟睡三態,或表天、空、地,或表毘濕奴、濕婆、大梵三神,或表宇宙的住續、破壞、生成云云。 ],相信透過念誦這些語言及音節能夠產生不可思議的神秘效驗。咒語通常都不需要翻譯和解釋,咒語的含義並不重要,音聲本身遠遠高於其意思,有許多咒語甚至只是一些毫無意義可言的音聲組合。

    然而,護衛經的力量並不在於音聲,念誦護衛經的語言也不神秘,有時理解經文的含義比死記硬背更重要。許多經典之所以被視為護衛經是因為她們具有深遠的教育意義和現實意義。例如:《吉祥經》在上座部佛教國家和地區是一部家喻戶曉的經典,學校甚至把它當成教科書來教育年輕一代。僧俗信徒們依照《應作慈愛經》中的教導來散播慈愛以及作為禪修業處。佛陀教導《蘊護衛經》的原意在於散播慈愛而非機械地念誦經文。《十法經》是出家人應當經常用來檢查、省思自己身心的十條行為規範。而更多的護衛經實際上只是佛陀的教導開示,從內容上很難發現它們跟神秘力量有任何的關係。

2. 護衛經萬能論

    由於通過念誦護衛經能夠起到排除不幸和使痛苦、危險、疾病消失的作用,因此有些人無論遇到任何大小事情、各種不幸,都把希望寄託在護衛經上,把護衛經當成是消災解厄、起死回生的靈丹妙藥。

    佛教相信緣起,世間上的任何事物和現像都離不開因果律,在佛教中的各種觀念和行為也不能與業果法則相違背,念誦護衛經當然也不例外。

    對於護衛經與業果法則之間的關係,我們可以聽聽彌林達王(Milinda)與龍軍(Nagasena)尊者之間的一番問答。

    彌林達王問:“龍軍尊者,世尊如此說過:

‘非虛空.海中,非入山.縫隙;

  世界不存在,能脫死神處。 ’[《法句》第128頌。 ]

    但世尊又教導護衛經。諸如《寶經》《慈愛經》《蘊護衛經》《孔雀護衛經》《旌旗頂經》《阿嗒那帝亞經》《指鬘經》。龍軍尊者,如果去到虛空中、海洋中、殿堂、小屋、山洞、洞窟、孔穴、縫隙或山林之中都無法擺脫死神的話,那麼誦護衛經就是錯的。如果基於護衛經可以擺脫死神的話,那麼'非虛空.海中……'這句話就是錯的。這也是自相矛盾的問題,結上加結,今向您提出,您必須解開它。 ”

    “大王,世尊如此說過:'非虛空.海中……。'世尊也教導過護衛經,但那是對尚有餘壽、具足生機、已離業障者來說的。大王,對壽命已盡者則沒有作為和手段能使其存活。

    大王,就如一棵已死、乾枯、無生機、生命已壞、壽行已離的樹,即使用一千罐水去澆也不能使之存活或發芽變綠。同樣的,大王,藥物和誦護衛經對壽命已盡者則沒有作為和手段能使其存活。大王,地上的藥物對那壽命已盡者是不會產生作用的。大王,護衛經可以保護、護佑尚餘壽命、具足生機、已離業障者,為了他們,世尊才教導護衛經。

    大王,就像莊稼成熟、可收割時,農夫會防止水流入。但在穀物幼嫩、如雲般具足生機時,則會用水灌溉使它增長。同樣的,大王,對於壽命已盡者,可把藥物和護衛經的作用置之不理。但對那些尚有餘壽、具足生機的人,為了他們而念誦護衛經之藥,他們能通過護衛經之藥得以增長。 ”

    “龍軍尊者,如果壽命已盡者會死,尚有餘壽者能活,那麼,護衛經之藥也是無用的。”

    “大王,你以前見過有疾病通過藥物而治癒的嗎?”

    “是的,尊者,見過好幾百次。”

    “那麼,大王,'護衛經之藥也是無用的。'這句話即是錯的。”

……(中略)

    “龍軍尊者,護衛經是否保護一切人?”

    “大王,保護一些人,不保護一些人。”

    “那麼,龍軍尊者,護衛經並不是萬能的。”

    “大王,食物是否能保護一切人的生命?”

    “尊者,保護一些人,不保護一些人。”

    “什麼原因呢?”

    “尊者,因為有些人過量吃食物,有些人因霍亂而死。”

    “那麼,大王,食物不能保護一切人的生命?”

    “有兩種原因食物可以奪取生命:飲食過量或熱力羸弱(消化不良)。龍軍尊者,能夠維生的食物可因惡習慣而奪取生命。”

    “同樣的,大王,護衛經保護一些人,不保護一些人。大王,有三種原因使護衛經不能保護:業障、煩惱障和無信障。大王,能夠保護有情的護衛經可因自己的所作而失去保護力。大王,猶如母親滋養腹中的胎兒,細心地準備生產。生產後除去不淨、污垢、鼻涕,染以最上之妙香。後來有別人的兒子辱罵、毆打或打傷他時,她會憤怒地抓他們帶到君主處。但如果是她的兒子犯罪、越軌,人們在抓住他去君主處時用棍棒、拳腳打他、揍他。大王,他的母親是否也可以抓住抓他的人而帶到君主之處呢?”

    “不能,尊者。”

    “大王,是什麼原因呢?”

    “尊者,因為是他自己的罪過。”

    “同樣的,大王,能夠保護有情的護衛經對自己有罪過者是徒然的。”

——《彌林達問》

3. 護衛經非佛說

    上述的“護衛經萬能論”是一種極端,而這種“護衛經非佛說”的觀點則是另一種極端。持有這一類錯誤觀點的人多數是所謂的“原始佛教論”者和一些佛教學者。這些人一般都受過西式的現代教育,接受西方的理性思惟以及治學方法。他們在研究佛教經典時多數只是注重經典中的理性成分。

    護衛經強調信仰的力量、天神的介入,而通過念誦和聽聞護衛經所產生的功效和作用,也非所謂的科學、唯物主義等所能解釋。由於護衛經中所包含的這些非理性因素,故有些學者認為:護衛經與古代印度人對天地鬼神的信仰和萬物有靈論有關,像佛陀這樣重視智慧、反對迷信的導師是不可能教導諸如護衛經一類低俗信仰的。護衛經的出現只是後期佛教徒在受到婆羅門教和民間習俗的影響下,為了順應一般民眾的信仰才產生和集成的。

    我們並不否認現今形式的護衛經是後期編集的作品,也不否認後期的佛教徒曾或多或少地誇大了護衛經的神秘力量。然而,正如在前面“護衛經的起源”一節所述,佛陀的確教導過弟子們為了保護自己而學習某些護衛經,念誦護衛經的傳統的確可以上溯到佛陀時代。大部分的護衛經都是佛陀言教的真實記錄[ 有些護衛經也並非完全是佛陀所說的。如《諦分別經》為沙利子尊者所說,《孔雀護衛經》為菩薩過去世投生為孔雀時所誦,《阿嗒那帝亞經》為韋沙瓦納天王所說等。 ],編集者只是把這些經典奉為護衛經而已。

    在禪修過程中,信根和慧根的平衡是很重要的。學習佛法時也一樣。《清淨道論》中說:

    “信強而慧弱則成迷信,信於不當之事。慧強而信弱則偏於虛偽一邊,猶如由藥引起的病般不可救藥。唯有兩者平等,才能信於正當之事。”[ 見《清淨道論·說地遍品》的“諸根平衡而行道”。 ]

    信根偏於感性,而慧根則傾向於理性。過度感性容易造成偏激、盲從、迷信或宗教狂熱;過度理性則傾向於狡黠,不但自己不肯踏實修行,而且喜愛批判與評頭品足。這兩種態度對修學佛法都是有害的。亦如前面所引的《彌林達問》中提到,不信障正是使護衛經失效的三種原因之一。

五、護衛經的念誦程序

    念誦護衛經的傳統普遍流行於各個上座部佛教國家和地區。各國念誦護衛經的方式和內容略有差異,但都大同小異。比如斯里蘭卡的在家信徒邀請比庫到其家中念誦護衛經時,會把白布鋪在椅子上請比庫們坐下,而緬甸的比庫到居士家中則多數是席地而坐。斯里蘭卡、泰國的比庫在念誦護衛經時有系聖線的習俗,但在緬甸則較為少見。

    根據上座部佛教的傳統,念誦護衛經所使用的語言是佛陀的語言(Buddhabhasa)——巴利語。巴利語源於佛陀當年講經說法時所使用的馬嘎底語(Magadhika, Magadhi,摩揭陀語)。上座部佛教的比庫們幾乎在所有正式的場合——諸如傳誦經典、授戒、作僧甘馬[ 甘馬:為巴利語kamma的音譯,即僧團表決會議。漢傳佛教依梵語karma音譯為“羯磨”。 ]等——都使用這種古老又神聖的語言。

    不過,因受到語言因素等的影響,各國比庫的誦經音調也各有特色。斯里蘭卡傳統的誦經音調注重巴利語的長短音、送氣不送氣音,韻律優美動聽。泰國傳統的誦經音調也注重長短音,且在每部經文剛開頭的一句多數由長老比庫起音領誦。緬甸傳統的誦經方式長短音區別不大,而且念誦速度較快[ 這是指緬族的誦經方式。撣族和蒙族等的誦經方式則與泰國有點相似。 ]

    然而,無論是在斯里蘭卡、泰國還是緬甸,最普遍被用來作為祝福的經文是三種護衛經——《大吉祥經》《寶經》和《應作慈愛經》。念誦這三種經幾乎適用於一切適當的場合。

    下面,將依斯里蘭卡的傳統來介紹念誦護衛經的基本程序:

    如果在家信徒希望比庫前來家中念誦護衛經,他們可提前一兩天到寺塔中去作邀請。邀請時應指明邀請比庫的人數和誦經的目的、時間等。得到僧團的同意後,則可回家著手準備。

    到了誦護衛經的那一天,居士們以鮮花、香、燈等供養佛像,並在佛像前擺放一盆清水和一個護衛聖線球。等比庫僧眾來到家門口時,男居士們會為每一位比庫洗足、擦腳[ 根據戒律,比庫不得穿鞋前往在家人的住區,除非生病。 ]。比庫們則依瓦薩(vassa,即戒齡)先後列隊進入屋內。若是虔誠的信徒,此時還會在比庫們行走的地方鋪上地毯、撒上花瓣、燃上好香等,盡力供養。

    待比庫們一字排開坐定後,於家中恭候的諸親戚、朋友會圍聚坐在比庫前面的地上,頂禮三拜。主人帶領大家一起念祈請誦護衛經的邀請文[ 若居士們不會念,也可由長老比庫帶領一句一句地念。 ]。此時,長老比庫會為信徒們作簡短的開示,開示的內容可以是關於護衛經的意義、聽聞護衛經的利益、專心恭敬聆聽的功德等等。

    根據上座部佛教的傳統,在家信眾在作布施、聞法、禪修等功德之前,一般都會先向比庫請求受三皈依和五戒,令其戒行清淨,從而使所作的功德更加殊勝。故此,為了施主們的利益,比庫可授予他們三皈依和五戒,因為守持淨戒本身就是一種功德。若條件允許的話,更可授予三皈依和八戒。

    授完戒後,長老比庫引聲念誦《邀請諸天文》。隨後,從Namo tassa……開始,比庫們齊聲次第念誦《禮敬三寶》《大吉祥經》《寶經》《應作慈愛經》《勝利吉祥偈》《大勝利吉祥偈》《無畏偈》等,最後以《隨喜功德》作結。 [ 詳見下一篇《護衛經念誦》。當然,具體念誦哪些內容可由比庫們取捨決定。 ]

    在比庫們開始誦經不久時,一位男居士輕步上前,從比庫手中接過聖線球,一端仍由比庫們拿著,另一端則傳遞給每一位在家信徒拿著。然後大眾恭敬合掌,安靜地聆聽佛陀的法音。

    念誦完護衛經後,再把聖線收回,剪成約一拃手長的護衛繩,由長老把它綁在信徒們的右手腕上[ 若是女居士,則由其他人幫忙綁。 ]。護衛水則可以飲用或洗臉。

    如果時間允許的話,長老比庫還可為居士們作些祝福或佛法開示。此時,信徒們也可獻上袈裟、日用品等供養[ 無論如何,不得用鈔票、紅包等任何形式的金錢供養比庫。比庫只能接受如法必需品的供養,接受金錢屬於犯戒的行為。 ],以積累布施功德、種植福田。比庫在離開之前,還可帶領信徒們念誦《迴向功德文》,把所作的一切善德,作為斷除煩惱、證悟涅槃的助緣,同時,也可把功德迴向給親戚乃至一切眾生。護衛經念誦儀式圓滿結束。

    在斯里蘭卡還有一種更加隆重莊嚴的儀式是念誦《大護衛經》。念誦所有的《大護衛經》通常需要整夜的時間。信徒們事先在寺院或其他公共場所的空地上搭一臨時帳幕(mandapa),擺設平台。在平台的桌子上供奉一座小舍利塔(或一尊佛像),並準備好清水和護衛聖線球等。

    夜幕降臨,比庫僧團登上平台坐定後,信徒中的長者帶領眾人一起念祈請誦護衛經的邀請文。長老比庫作簡短開示並為大家授三皈五戒後,僧眾齊聲念誦護衛經(程序大致同上)。等到誦完《大勝利吉祥偈》後,僧眾離開,只留下兩位比庫開始念誦《大護衛經》。待念了一段時間後,另外兩位比庫走進帳幕,接替前面兩位而無間斷地繼續念誦。等念誦完四種誦分的所有二十九部《大護衛經》後,全體僧眾再次走進帳幕,誦《應作慈愛經》等並以《隨喜功德》作結。最後居士們再次念誦三皈五戒,作迴向功德,結束《大護衛經》的念誦儀式。次日早上,信徒們往往會設齋供養比庫僧團。

-------------------------------------------------- --------------------------------------------------

編輯附錄:部分巴利三藏記載關於禁止持頌咒語的內容

<律藏>

    爾時,佛世尊在沙瓦提城揭達林給孤獨園。其時,六群比庫尼學畜生咒。諸人譏嫌非難:「何以諸比庫尼學畜生咒耶?宛如在家受欲者。」諸比庫尼聞諸人之……非難。諸比庫尼中少欲者……非難:「何以六群比庫尼學畜生咒耶?」……乃至……「諸比庫!六群比庫尼實學畜生咒耶?」「實然!世尊!」佛世尊呵責:「諸比庫!何以六群比庫尼學……耶?諸比庫!此非令未信者生信……誦此學處-------- 任何比庫尼,學畜生咒者,巴吉帝亞。」

二(一) 「任何」者,……比庫尼之意。

a 「學」者,由句而學者,句句巴吉帝亞。由字而學者,字字巴吉帝亞。

a`「畜生咒」者,系外道所用,無益之〔咒術〕。

(二) 學文字、學憶持、為守護而學咒文,癡狂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律藏>

    爾時,佛世尊在沙瓦提城揭達林給孤獨園。其時,六群比庫尼教畜生咒。諸人譏嫌……〔巴吉帝亞四九.一。 「學」換為「教」〕……誦此學處--------任何比庫尼,教畜生咒者,巴吉帝亞。 」

二 「任何」者,……比庫尼之意。

a 「教」者,由句而教者……〔巴吉帝亞四九.二。 「學」換為「教」〕。

a`「畜生咒」者,……最初之犯行者,不犯也。

<增支部>

    諸比庫!世間有一類,謂求於外,凡為苦所克服,為心所捕捉而憂愁、疲勞、悲哀、椎胸而哭、陷於迷亂。或又凡為苦所克服,為心捕捉,誰知滅此苦之一句[]二句[之咒文]耶?諸比庫!我名為以迷亂為異熟或以求為異熟之苦。

<長部>

    '諸比庫!凡夫如是讚嘆如來:'或有沙門、婆羅門,受食信施而生活,[彼等]依無益徒勞之橫明(畜生)而過邪命生活。例如占卜手足之相、占前兆[吉凶]、占夢、佔體[全身]相、佔鼠所咬、火護摩、杓子護摩、谷皮護摩、糠護摩、米護摩、熟酥護摩、油護摩、口護摩、血護摩、肢節明、宅地明、剎帝利明、濕婆明、鬼神明、地明、蛇明、毒藥明、蠍明、鼠明、鳥明、鴉明、命數豫言、防箭咒、解獸聲法等。沙門苟達馬遠離如是等任何無益徒勞之橫明。 ’

<長部>

    諸比庫!凡夫如是讚嘆如來:'或有沙門、婆羅門,受食信施而生活,[彼等]以無益徒勞之橫明過邪命生活。例如[]嫁娶、和睦分裂、貸入、貸出、[以咒術令)開運、遇禍、墮胎、啞口、不能言、舉手[不下]、耳聾、問鏡、問童女、問天神、拜太陽,奉祭大[梵天]、口吐火、奉請吉祥天等。沙門苟達馬遠離如是等任何無益徒勞之橫明。 ’

<長部>

    又有某沙門、婆羅門,受食信施而生活。彼等依無益徒勞之橫明(畜生)而過邪命生活。例如占卜手足之相、占前兆[吉凶]、 占夢、佔體[全身]相、佔鼠所咬、火護摩、杓子護摩、谷皮護摩、糠護摩、米護摩、熟酥護摩、油護摩、口護摩、血護摩、肢節明、宅地明、剎帝利明、濕婆明、鬼神明、地明、蛇明、毒藥明、蠍明、鼠明、鳥明、鴉明、命數豫言,防箭咒、解獸聲法等。遠離如是等任何無益徒勞之橫明。此亦為比庫戒之一份。

<長部>

    又有其沙門、婆羅門,受食信施而生活。彼等以佔無益徒勞之構明過邪命生活。例如佔:娶、嫁、和睦分裂、貸入、貸出、[以咒術令]開運、遇禍、墮胎、啞口、不能言、[舉手]不下、耳聾、問鏡、問童女、問天神、拜太陽、奉祭大[梵天]、口吐火、奉請吉祥天等。遠離如是任何無益徒勞之橫明。此亦為比庫戒之一份。

<相應部>

    “諸比庫!於此處乞食者,乃諸活命中之下端。於世間如是禁咒,謂汝乞食者,手持缽遊方。諸比庫!然而知如是義趣,諸善男子之到此,乃緣於有義趣。非為王所強迫,非為賊所強迫,非為負債之故,非為苦於活命,我等沉沒於生、老、死、愁、悲、苦、憂、惱,沈於苦,為苦所圍,不知盡此純一之苦蘊。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