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  得  嚇  人 

 

 

佛陀時代僧團裡的比丘並非全是四雙八輩的聖者,其中的成員也是賢愚不等,甚至有人會裝鬼嚇佛陀。

這件事被三十三天的天主帝釋所知悉,帝釋甚感詫異,故而問佛陀僧團裡怎麼會有這樣的比丘。佛陀則秉持有教無類的慈悲平等心,對天神解釋這類比丘雖然現下滑稽,但將來必成解脫,所以不應輕視他們。 而後來這位比丘也果真證得了阿羅漢。

但這類行徑畢竟會遭人輕視與譏嫌,為維護僧伽的名譽及法存續的因緣,同時避免在家人因毀謗僧伽而招致惡報,故而制定這條戒律。

選譯自北傳《四分律》

喬正一譯於中華民國一○一年五月十二日星期六八關齋戒日

 

    這是發生在古印度波羅梨毘國的事。

當時,那迦波羅比丘充當世尊者的侍者,伴隨世尊的左右,隨時供給所需。

有一天的夜晚,下著微微細雨,佛陀正在經行,於是吩咐那迦波羅比丘:「你替我去拿雨衣來,我想要到經行的地方繼續經行。」

那迦波羅比丘立即拿雨衣給世尊。

世尊接受雨衣以後,便獨自一人來到經行處經行。

當晚,忉利天的天主釋提桓因為了暗中保護世尊,便以神通變化出一條黃金的經行堂,然後他站在世尊的面前很恭敬的合掌說道:「我世尊經行,我善逝經行。過去諸佛的慣例,若經行時,供養人必須站在經行道的一端站立侍候。」

這時,那迦波羅比丘依照過去的佛制站在經行道的另一端守候,就這樣初夜已過,他開始覺得不耐煩,很想睡覺,於是對世尊說道:「世尊啊!很晚了耶,現在已過初夜時分囉,我可不可回房睡覺?」

但世尊默然不回應。 

那迦波羅比丘見世尊不搭腔,便不敢再說話。

就這樣中夜、後夜時分一一過去,天空的一角已漸露曙光,眾鳥開始鳴叫,天即將明亮了。

那迦波羅比丘已經很不耐煩了,於是他對世尊抱怨道:「世尊啊,初、中、後夜都已過,現在天已亮了,願世尊回房歇息一下吧!」

但世尊還是默然不回應。

這時那迦波羅竟異想天開,打算裝鬼嚇佛陀,他認為佛陀應該會被嚇跑回房間,這樣他就可以回房去睡覺。

於是,那迦波羅比丘以白布反披,套在身上,在佛陀的面前跳出來,並裝鬼聲叫道:「嗚…..我是鬼…..。」

世尊看到那迦波羅比丘如此白目的行徑,嘆道:「唉!當知此愚人,心亦是惡。」

世尊立即喝叱道:「荒唐!如來早已止息一切貪瞋癡,又怎會心生恐懼怕鬼?」 

而釋提桓因一直隱身在旁保護佛陀,這滑稽的一幕全都盡收眼底,他實在感到太詫異,也太爆笑了,他不解怎會有人想要去嚇佛陀?於是他問道:「世尊啊,怎麼僧團裡也會有這樣的人啊?」

佛陀對釋提桓因解釋:「僧團裡並不全都是聖者,也參雜閒愚不等的比丘,你不要見怪,這些人雖然滑稽,但於此生中當得清淨之法。」

這時釋提桓因便以如下的偈語讚佛:

聖獨步不放逸  若毀譽不移動
聞師子吼不驚  如風過草無礙
引導一切諸眾  決定一切人天

釋提桓因說完後,便頂禮佛足,然後隱形離去。

第二天一早,世尊集合所有的比丘僧,將昨晚發生的事向諸比丘說明。

接著,世尊以無數方便呵責那迦婆羅比丘,並告訴諸比丘:「從今起,為了正法存續的因緣,我要正式制定以下的戒律:若比丘不管是以何種手段或方式嚇其他比丘者,犯波逸提。」

 

 

爾時佛在波羅梨毘國。
爾時尊者那迦波羅比丘。常侍世尊左右供給所須。
佛語那迦波羅。汝取雨衣來。我欲至經行處經行。
即受教取雨衣授與世尊。
世尊爾時受雨衣已。至經行處經行。爾時釋提桓因。
化作金經行堂已。合掌在世尊前白言。
我世尊經行。我善逝經行。諸佛常法。若經行時。
供養人在經行道頭立。爾時那迦波羅比丘。
在經行道頭立。知前夜已過。白世尊言。
初夜已過可還入房。爾時世尊默然。
時那迦波羅知中夜後夜過明相已出眾鳥覺時天欲明了。白世尊言。初中後夜已過。明相出。
眾鳥覺時天欲明了。願世尊還入房。
爾時世尊默然。時那迦波羅心自念言。
我今寧可恐怖佛使令入房耶。爾時那迦波羅即反被拘執。
來至佛所作非人恐怖聲。沙門我是鬼。
世尊報言。當知此愚人心亦是惡。
時釋提桓因白佛言。眾中亦有如此人耶。
佛告釋提桓因言。眾中有如是人。語釋提桓因言。
此人於此生中當得清淨之法。
爾時釋提桓因。以偈讚佛。
 聖獨步不放逸  若毀譽不移動
 聞師子吼不驚  如風過草無礙
 引導一切諸眾  決定一切人天
爾時世尊。以偈報言。
 天帝謂我怖  故說此言耶
爾時釋提桓因。即禮佛足隱形而去。
爾時世尊。夜過已清旦集比丘僧。
以此因緣具向諸比丘說之。此那迦波羅癡人。
乃欲恐怖我。爾時世尊。
以無數方便呵責那迦婆羅比丘已告諸比丘。
此癡人多種有漏處最初犯戒。自今已去與比丘結戒。
集十句義乃至正法久住。欲說戒者當如是說。
若比丘恐怖他比丘者波逸提。比丘義如上。
恐怖者。若以色聲香味觸法恐怖人。
云何色恐怖。或作象形馬形。或作鬼形鳥形。
以如是形色恐怖人令彼見。
若恐怖若不恐怖波逸提。以如是形色恐怖人。
前人不見者突吉羅。云何聲恐怖人。
或貝聲鼓聲波羅聲象聲馬聲駝聲啼聲。
以如是聲恐怖人令彼人聞。恐怖不恐怖波逸提。
若以如是聲恐怖人。彼不聞突吉羅。云何香恐怖人。
若根香薩羅樹香樹膠香皮香膚香葉香花香果香若美香若嗅氣若以此諸香恐怖人彼人嗅香若怖以不怖波逸提。
若以如是香恐怖人前人不嗅者突吉羅。
云何味恐怖人。若以味與人。
若醋若甜若苦若澀若[*]若袈裟味。
以如此味恐怖人令彼人嘗味。怖以不怖波逸提。若作如是味恐怖人。
彼不嘗者突吉羅。云何觸恐怖人。
若以熱若以冷若輕若重若細若麤若滑若澀若軟若堅以如是觸恐怖人令彼人觸。
怖以不怖波逸提。以如是觸恐怖人。
彼人不觸者突吉羅。云何以法恐怖人。語前人言。
我見如是相。若夢汝當死。
若失衣缽若罷道。汝師和上阿闍梨亦當死。
失衣缽若罷道。若父母得重病若命終。
以如是法恐怖人。彼知怖不怖波逸提。
若以如是法恐怖人。彼不知者突吉羅。
若比丘以色聲香味觸法恐怖人。若說而了了者波逸提。
說而不了了者突吉羅。比丘尼波逸提。
式叉摩那沙彌沙彌尼突吉羅。是謂為犯。不犯者。
或闇地坐無燈火或大小便處。遙見謂言。
是象若賊若惡獸便恐怖。
若至闇室中無燈火處大小便處。
聞行聲若觸草木聲若謦咳聲而怖畏。若以色示人不作恐怖意。
若以聲香味觸與人不作恐怖意。
若實有是事。若見如是相。或夢中見。
若當死或罷道若失衣缽。若和上師當死失衣缽罷道。
若父母病重當死。便作如是語。語彼言。
我見汝如是諸變相事。
若戲語若疾疾語若獨語夢中語。欲說此乃錯說彼一切無犯。
無犯者。最初未制戒。
癡狂心亂痛惱所纏(五十五竟)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