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飲酒戒

    濟公是中國民間神話裡家喻戶曉的傳說人物,他又稱作降龍尊者,這當然是神怪小說的杜撰角色。但諸君可知否,原來佛陀時代真有一位降龍羅漢,他就是本篇律文的主角善來尊者。他受到世尊當眾讚譽為「降龍第一」的榮譽,但飲酒戒也是因他而制定,何以如此?欲知詳情,請看本篇律文。

選譯自北傳律部《一切有部毗奈耶》

譯於西元2004/5/27八關齋戒日

那是發生在佛陀駐錫於古印度室羅伐城逝多林給孤獨園林時候的事。當時在憍閃毘失收摩羅山下有許多聚落,那裡住了一位長者,名叫浮圖,大富多財,衣食豐足。他娶妻沒多久,生了一女,此女顏貌俏麗可愛,人見人愛,至適婚年齡便嫁與給孤獨長者的長男為妻。

浮圖長者沒多久,又生一子,此兒容儀可愛,在他初生之日,其父心生歡喜,高興地唱言:「善來、善來」,親友因此為他取名為「善來」。

但由於這個孩子福薄,所有家產日漸銷亡,甚至父母俱喪,導致他投竄無所。

世態炎涼,人情如紙薄,所有人看見他如此遭遇,非但不予同情,反而給他取個綽號叫:「惡來」。

「惡來」頓失所依,又無一技之長,只好淪為乞丐,以乞討為生。

這時有一個人,是「惡來」父親生前的老朋友,見他如此貧苦,念在與其父的交情上,便施捨他金錢一文,令充衣食。

「惡來」無依無靠,從此離開故鄉,沿路乞討,來到室羅伐城。

「惡來」的姊姊從婢女那裡聽到弟弟的境況,深生惻隱,便遣使者送白布及金錢救濟他。不料「惡來」福薄如紙,他收到的東西全被小偷給偷走了。他的姊姊聽到此事,無奈地感歎:「如此惡業薄福之人,我真不知該怎麼幫助他?」只好對他棄而不問。

當時給孤獨長者正好迎請佛陀及僧眾到家中受供,準備了各種上等美味高級飲食,恭敬地等候佛陀及僧眾的光臨。

「惡來」與所有的乞丐聽說長者設宴款待佛僧,都齊聚設食處等候殘食。

不料長者看見一大堆乞丐集聚門口,擔心妨礙佛陀與僧眾的行進,遂命使者驅趕乞丐。

乞丐們都認為大長者一向對貧苦之人有慈悲心,今天被驅趕一定都是因為受到「惡來」的惡業所殃及,大家都把氣出在「惡來」身上,將他抬舉並丟擲在糞堆裡。

「惡來」被乞丐同伴所欺負,只能於糞堆旁一人哭泣。

這時世尊於日初時分,執持衣缽,在大眾圍繞之下來到長者家門前,但世尊並未進入長者家,卻往「惡來」的方向走去。

世尊指著「惡來」對身旁的所有比丘們說:「你們應當厭離流轉生死六道無邊苦海,也應厭離各種導致生死資生之具。你們且看眼前這位輪迴到最後一生的人,雖將不再流轉生死承受各種苦惱,但尚須因惡業而無以為濟。」遂交代阿難:「你今日要為善來留下半份食物。」

世尊轉身進入長者家就座而坐,長者看見大眾坐定,即以各種高級飲食,供奉佛陀及僧眾,皆令飽足。但由於「善來」宿世惡業過於重大,阿難竟忘記佛陀的叮囑,沒有替「善來」預留食物。

世尊大師時時具足正念,早知阿難會忘記這件事,所以於己缽留下半分食物。

阿難用完餐後才想起世尊先前的交代,心裡懊悔不已。

佛陀安慰阿難:「假設有地球上四大海水這麼多數量的佛陀各說深奧的正法,你也都能受持牢記,不會遺忘,但今日由於善來的福薄,以致令你忘記這件事,你現在可以去叫善來到這裡。」

阿難奉佛所教而去,來到「惡來」面前叫喚:「善來,善來。」

「惡來」自一貧如洗後,已經很久沒有聽到人家叫他「善來」,所以沒有回應。

阿難又再一次叫喚:「我叫的是浮圖長者之子『善來』,不是叫其他人。」

善來聽到後感嘆地說出如下的偈語:「
    我失善來名  今從何所至
    豈非惡報盡  善業此時生
    佛具一切智  一切眾所歸
    由彼愛善言  名善來應理
    我是無福人  諸親皆棄捨
    禍哉眾苦逼  豈名為善來」

在阿難的牽引下,善來來到佛前,頂禮佛足後,退坐在一面。

佛陀交代阿難給他預留的半食,阿難取缽授與善來。

此時善來看見這一半的食物,想到過去悲慘的人生,感受到佛陀的慈悲與溫暖,竟流下了眼淚,對佛說:「真的很感謝世尊,雖佛世尊為我留下這半分食物,不過恐怕也難以解除我的飢苦。」

世尊知道善來的意思,安慰他:「就算你的胃寬如大海,任你吃也吃不完眼前這半分食物,你儘管安心的吃吧!」

善來盡情的享受眼前的美食,吃飽後心生歡喜。

世尊問說:「你的衣角藏的是什麼東西?」

善來解開一看是一枚金錢,對佛說:「這一枚金錢是父親生前的朋友見我貧苦送給我的,因為我福薄,所以忘記這件事。」

世尊建議他:「你可以持此金錢去買青蓮花來供僧。」

善來離去後,佛及僧眾也回到住處。

善來聽佛的建議,來到賣花人藍婆的住處,進入花園中。園主一見立即驅趕他:「惡來,你快點走,不要來我的花園。千萬不要因為你的惡業使我園中的花草樹池乾枯!」

善來委屈地說:「是世尊叫我來買青蓮花的。」

藍婆一聽是佛的使者,立即心生敬仰,說了以下的偈語:「
    牟尼大寂靜  天人咸供養
    汝為佛使者  須花任意將」

善來給付金錢後,抱著許多的青蓮花來到佛前,世尊交代他:「善來,你可以把這些蓮花分給僧眾。」

善來把花從佛到僧眾依次供養,剛開始所有比丘都不敢接受。

佛陀說:「你們應對這位施主心生憐愍,應當受用。而且所有香花皆有益眼根,嗅之無過。」所有比丘便接受供養。

一朵朵青蓮花逐一綻放,善來看見青蓮花,回憶起自己過去前世曾於諸佛面前修習過青處觀(註:十遍處觀的其中一種業處),過去多生的影像歷歷現前。

世尊乘機演說法義,闡示教教法,令善來心生歡喜,因而見諦,這時善來已獲初果,便說了一段偈語抒發自己的歡悅:「
    佛以方便勝罥索  牽我令住於見諦
  
 於惡趣中興愍念  如拔老象出深泥
    我於昔時名善來  後時人號惡來者
    今是善來名不謬  由住牟尼聖教中」

善來從座位起身,頂禮佛的雙足,對佛表示:「世尊,我想要於如來善說法律之中,出家離俗修持梵行。」

世尊以梵音聲回答:「善來比丘,快到如來門下修梵行。」

善來正式出家,鬚髮自落,身著法服,具足近圓,成為一名比丘。善來出家後,發大勇猛心,守堅固心,於初夜及後夜都思惟忘倦,很快的斷除結惑,親證阿羅漢果,說出以下的偈語表達自己已獲解脫知見成就:「
    昔於諸佛所  但持瓦鐵身
    今聞世尊教  轉作真金體
    我於生死中  更不受後有
    奉持無漏法  安趣涅槃城
    若人樂珍寶  及生天解脫
    當近善知識  所願皆隨意」

「譽滿天下、謗亦隨之」。打從佛世尊開始度化舍利子、大目乾連、大迦攝波、畢鄰陀伐蹉等優秀的社會菁英賢達,就已有不信敬的人毀謗世尊:「沙門喬答摩是偷盜世間珍寶之賊,只要是人中龍象,悉皆竊取誘拐,令其出家,當作自己的僕人使用。」

後來佛陀也曾度化如尼他、小路、牛主勝惠、河側五百漁人及善來等人,還是有人如此譏謗:「沙門喬答摩貪求弟子的供養,真是毫不知足。像這些貧賤愚癡一類之人,竟亦度他們出家作為自己的使者。」

世尊聽後對這些愚痴之輩心生悲憫:「我大弟子品德妙高,這些無知眾生動輒口出輕賤,無故招罪,自害其身。我今應令善來尊者表現殊勝之神德。」於是轉告阿難:「我現在要去失收摩羅山,如果有比丘樂於隨行者可持衣缽一同前往。」

失收摩羅山那裡有一條毒龍,盤踞在菴婆林中,靠近山邊的所有穀稼常被損傷,此山居民聽聞佛即將來到,都蜂擁雲集到佛前尋求庇護,大家頂禮佛足後恭敬地退坐在一面。

世尊為眾人眾演說妙法,示教利喜後默然而住。

有人從座位起身,頂禮佛足後說:「世尊,唯願哀愍,明日到舍下接受我微薄的供養。」

世尊默然接受。

眾人等知佛接受後從座位起身離去,當夜立即準備各種上妙飲食,第二天一到便差使者前往請佛。

世尊於日初時分執持衣缽,在大眾圍繞之下來到供養處,便於眾首就座而坐,山下人民有婆羅門等款待供養,等佛及眾僧都飽足後,各自來到佛前隨處找一地方坐下。

佛陀為大家說法,令深心歡喜。隨後有人起身請求佛陀:「世尊,我們常聽聞世尊善能調伏各種窮凶極惡的夜叉,譬如曠野夜叉、箭毛夜叉、驢像夜叉等一類凶神惡煞。又譬如女夜叉亦皆能調伏,譬如阿力迦訶利底等(註:鬼子母神)。又如種毒龍亦皆降伏,譬如難陀、鄔波難陀、阿缽羅龍王等。世尊,現在這座山下有一條菴婆毒龍在此興風作浪,常對我們枉作怨讎,橫為損害,每日三時口吐毒氣,令附近方圓百里所有禽獸,一聞其毒氣全部命終。所有男女等臉色因而黧變,盡無光彩,唯願世尊哀愍我們降此毒龍。」

世尊聽到祈請後,告訴阿難:「你去問大眾比丘有誰自願去降伏這條龍?」

大眾比丘竟無人自願前往。

世尊即命善來:「就由你去為民眾降伏這條菴婆毒龍。」

善來尊者聽到佛陀的任命,便於第二天日初時分執持衣缽,進入村落中巡行乞食。用過餐後便前往菴婆龍所居住之處。

這時龍王遙見善來尊者走進其勢力範圍,大發瞋恚,騰雲吐霧,令白晝昏暗。又擺動龐大的身軀,雷霆震地,又展現神通降下大雨雹,想要傷害善來尊者。

這時善來尊便深入慈心定,令所有風雨降注之物,全都轉變成沈水香粖、栴檀香粖、耽摩羅香粖,一一從空中而下。

菴婆龍一見傷不了善來,更加盛怒,又施展神通降下劍、輪、矛、槊等物,但這些利器一到善來頭上無不變化成天上才有的美妙蓮花,一一從空中而下。

毒龍又施放毒煙,善來亦放煙。

毒龍又放猛烈的毒火,善來立即入火光定,以神通之力身如火聚,附近龍宮及其餘住處都被火焰充塞。

這時毒龍看見大焰火不斷焚燒,心裡非常害怕,寒毛遍豎,想要逃竄,但是四處遍佈猛焰,無處可逃,唯有善來尊者的地方寂靜清涼。

毒龍只好頂禮善來雙足求饒:「求你救我,求你救我。」

善來教訓毒龍:「你於前世作出垢穢惡業,所以今世墮入畜生道中。你今時又不作善業,惱害眾生,命終後定當墮入地獄。」

毒龍對善來懺悔:「幸蒙大德恩賜言教,我現在該怎麼辦?」

善來說:「你應當受三歸依,並受五戒。至盡形壽要小心不犯戒。」

毒龍乖乖地在善來面前受三歸五戒,頂禮善來後忽然消失。

善來降伏了毒龍,完成任務,回到佛前頂禮佛足,對佛報告:「世尊,這條毒龍已被我降伏了,我也為它授三歸及五戒學處。」

佛陀當眾讚譽善來:「我所有弟子聲聞之中,善能降伏毒龍第一者,唯善來尊者是!」

此時失收摩羅山遠近所有婆羅門等,知道毒龍已被降服,不再出沒惱害眾生,都歡天喜地,各持香花供養之具,來到佛前表達他們的歡悅。

民眾頂禮佛足後,各坐一面,對佛說:「世尊,幸蒙聖力,除掉這隻毒龍,我們要供養您,願您納受。」

佛陀對所有婆羅門居士男女解釋:「你們可知,這條毒龍乃是浮圖長者之子善來比丘,令其改惡,授其三歸五戒,並非是我的神力。你們應持此諸物供養善來尊者,以報恩德。」

眾人聽從佛的指示,便持供養之物前往善來尊者面前,頂禮其足,感謝地說:「聖者,您於我們降大慈悲,
施以無畏,能令毒龍穌息。我們願聽從您的指示,不知有什麼地方可令我們為您效勞?」

善來說:「你們可以各隨自己的經濟能力供養三寶。」

婆羅門等由於善來的緣故,恭請佛及僧於七日中接受設食供養。

佛陀默然接受,眾人等知悉佛已接受,頂禮佛足後離去,當夜立即備辦各種上妙飲食,敷設座褥,第二天清晨差遣使者前往請佛。

世尊於日初時分帶領大眾比丘前往施主家設食之處。

所有婆羅門居士等見佛僧坐定後,即以各種上妙飲食供佛及僧。

佛陀與僧眾皆飽足後,大眾便於佛前聽聞法義。第一日如此,乃至第七日也是一樣。

有一位婆羅門過去是善來父親生前的老朋友,雖通曉咒術,但仍不敵毒龍,因害怕龍的迫害,遂往室羅伐城躲避,隱姓埋名,後來被勝光王聘為大臣。有一天因公事來到山下,聽說善來能降伏毒龍,心生大歡喜,前往善來面前頂禮雙足後說:「聖者,我輩因害怕毒龍的迫害而逃避。今聞大德興悲愍心為民除害,不勝欣喜,我們欲申供養,願降哀憐,明日到舍下就食。」

善來並不接受,婆羅門又重新再次邀請:「若不肯的話,唯願大德返城之日先接受我的供養。」

善來因哀愍婆羅門之故,遂接受邀請。

此時山下所有施主,供佛僧眾滿七日後,一起頂禮佛足,聽佛說妙法。

世尊為大眾說法要,示教利喜,許多聽眾即於座上除疑獲致初果。

佛與僧眾返回室羅伐城。

給孤獨長者聽說佛陀歸來,便來到佛前,頂禮佛陀雙足,在一旁坐下。

世尊為長者說法後默然而住。

長者從座位起身對佛說:「世尊,願佛及僧明日到我家接受我微薄的供養。」

世尊默然接受。

長者知世尊同意後作禮而去。

這時婆羅門來到善來面前提醒說:「聖者,別忘了您先接受我的邀請,若到本城應先接受的我供養。」

善來對佛說明此事,佛陀說:「既然你已先答應別人的邀請,你就應該去接受人家的供養。」

第二天善來到這位婆羅門家中,婆羅門以各種高級的飲食至誠供養,令善來飽食。

婆羅門為了使善來能夠快速消化食物,便以些許的酒滲入於飲料中。

善來不知飲料滲有酒類,喝下去後便嚼齒木(刷牙),漱口後離去。

回程中,走到半路,竟日曬引發酒醉,不支躺臥於地。

諸佛世尊於一切時刻不失正念,便於善來躺臥之處以神通變化出一間草庵,蓋覆其身,不令眾人看見善來狼狽的樣子。

世尊於長者家中吃過飯,為長者說法後來到善來躺臥之處,對比丘們說:「你們好好看清楚善來現在的樣子,他過去於江豬山處能降伏菴婆毒龍,現在就連條小魚也沒辦法掌控。比丘們,凡飲酒者,就會有這種大過失。」

這時世尊即以無量百千網鞔輪相福德殊勝莊嚴之手,撫摸善來的頭,溫柔的輕喚:「善來,你怎麼會這麼的不小心,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狽?」

善來稍微清醒,隨從佛陀身後回到逝多林。

佛陀洗過雙足後,在座位上告誡諸比丘:「你們應當觀察所有飲酒者有此過失,應讚歎持戒。我現在為僧團的十種利益,為諸弟子制定戒律如下:『若有比丘飲諸酒者,犯波逸底迦。』」

佛陀進一步解釋飲酒戒的構成要件如下:「所謂比丘者,譬如善來。所謂所有酒者,譬如米麴酒、或以根、莖、皮、葉、花、果等相和釀製成酒。只要此等酒類飲時能令人惛醉,一旦飲用,譬如吞咽,成罪如前。若比丘飲諸酒時,能因此酒醉者,犯波逸底迦;若不醉者,惡作罪。若比丘明知諸酒有酒色、酒氣、酒味,若能醉者,犯波逸底迦;若飲而不醉者,得三惡作。若比丘飲諸酒時有酒色、酒氣,若能醉者,犯波逸底迦;若飲而不醉者,得二惡作罪;若比丘飲諸酒時只有酒色,若能醉者犯波逸底迦;若不醉者,得一惡作罪。若食酒糟而醉者,犯波逸底迦;若不醉者,得惡作罪。若食麴塊者,得惡作罪。若比丘食諸根、莖、葉、花、果等能醉人之物,皆得惡作罪。」

佛陀告誡諸比丘:「你們若以我為師者,凡是諸酒不應自飲,亦不可與人,甚至不以茅端渧酒而著入口中,若故意違逆者,得越法罪!若比丘飲醋之時雖有酒色,飲之無犯。若飲熟煮酒者,此亦無犯。若是醫師令含酒或塗身者,亦無犯。又無犯者,尚包括制戒前第一次初犯之人。」

諸比丘在此事件之後,心中仍有疑惑,請問世尊:「善來比丘過去曾作何業,能生富樂之家?後來遭遇貧苦,淪為乞丐,被人稱作惡來?甚至被乞丐同伴丟到糞坑裡?又是因為何業,能逢值世尊,斷諸煩惱得阿羅漢?」

佛陀解釋:「你們仔細的聽好,過去遠古時代無佛出世,有一位獨覺聖者出現世間,心懷哀愍,但口不說法。那時有一位長者,在花園中歡戲。

那位獨覺尊因身染疾病,為了乞食及醫藥,穿著麤弊的衣服來到園中。長者一見便起瞋恚,對他的僕人這麼說:『這個「惡來」不要讓他進來。』

僕人因心生悲愍,沒有立即上前驅趕。

那位長者很生氣的抓起尊者的脖子推到糞坑裡,又罵聖者:『你為何不去乞丐那裡跟他們做朋友?』

尊者為悲愍長者所犯的錯,施展神通,猶如鵝王騰空,作出十八種神變。

凡夫一見神通者,立即生起悔心,如大樹崩倒於地,遙禮尊者雙足,說道:『善來聖者,真實福田,願您縱身飛下,哀愍我這個無識之人,接受我的懺謝,勿令我永劫受苦沈淪。』

尊者見其誠心,遂飛回地上。

長者禮謝後,立即辦妥各種高級飲食及花香供養獨覺,懺悔除惡業,並發弘誓願:『今我所作供養善根迴向,於未來世都能出生在大富之家,又能遇到勝上導師,承事無倦,開悟於我趣向解脫之門。』」

佛陀接著說:「比丘們,過去那位長者即是今日的善來,過去他曾於獨覺聖者所做出的惱害惡行,又喚聖者為惡來,還推聖者入糞坑,由此惡業,於五百生中常為乞丐,被人喚作惡來,又被諸同伴棄於糞坑中。但又由於過去供養及發願之力,故能生於大富之家,且能於我教法之中出家,斷惑成阿羅漢。比丘們,自己所作的業,還須自受果報,不會亡失。所以你們當修善行,勿為惡業!應如是學習!」

 
佛在室羅伐城逝多林給孤獨園。
時憍閃毘失收摩羅山。於此山下多諸聚落。有一長者。
名曰浮圖。大富多財衣食豐足。
娶妻未久誕生一女。顏貌端正人所樂觀。至年長大。
娉與給孤獨長者男為妻。浮圖長者未久之間。
復誕一息。容儀可愛。初生之日父見歡喜。
唱言善來善來。時諸親族因與立名。號曰善來。
由此孩兒薄福力故。所有家產日就銷亡。
父母俱喪投竄無所。時諸人眾見其如此。
遂號惡來。與乞丐人共為伴侶。以乞活命。時有一人。
是惡來父故舊知識。
見其貧苦遂與金錢一文令充衣食。從此離別漸至室羅伐城。
其姊從婢見而記識。歸報大家曰。
我適出外逢見惡來。非常貧窶。其姊聞已深生惻隱便。
令使者送白疊金錢權充虛乏。彼薄福故便被賊偷。
姊聞此事而嗟歎曰。
我今何用如此惡業薄福人耶。即棄而不問。
時給孤獨長者請佛及僧就舍而食。備辦種種上妙香饌。
瞻望佛僧渴仰而住。是時惡來并諸乞侶。
聞長者設供冀拾遺[*]。遂共相攜詣設食處。
長者遙見貧人命使者曰。佛僧將至驅出貧人。
時諸乞伴各生此念。斯大長者先有悲心。
我等孤獨常為依怙。何故今時苦見驅逐。
豈非惡來惡業之力殃及我等。即便共舉擲之糞聚。
惡來既被同伴所輕。遂於糞聚啼泣而臥。
長者令使往白時至。爾時世尊於日初分執持衣缽。
大眾圍繞往長者家欲詣食所。
爾時世尊由大悲力引向惡來處立。告諸苾芻曰。
汝等當厭流轉諸有無邊苦海。復厭生死資生之具。
汝等觀此最後生人。更不流轉受斯苦惱。
不自支濟。即告阿難陀曰。
汝於今日為善來故應留半食。爾時世尊入長者家就座而坐。
長者既見大眾坐定。即以種種淨妙飲食。
供佛及僧皆令飽足。時阿難陀由彼善來惡業力故。
所許半食忘不為留。
世尊大師得無忘念知阿難陀忘不留食。即於己缽留其半分。
時阿難陀食已生念。我於今日情有擾亂。
違世尊教。佛告阿難陀。
假使贍部洲四至大海滿中諸佛。然此諸佛各說深法。
汝悉受持無有遺忘。今由善來薄福力故。令汝不憶。
汝今可去喚彼善來。時阿難陀奉教而去。至彼告曰。
善來善來。彼不自憶善來之名。默爾無對。
阿難陀復更唱言。是浮圖之子先號善來。
非餘人也。善來聞已作如是念。說伽他曰。
 我失善來名  今從何所至
 豈非惡報盡  善業此時生
 佛具一切智  一切眾所歸
 由彼愛善言  名善來應理
 我是無福人  諸親皆棄捨
 禍哉眾苦逼  豈名為善來
時阿難陀即引善來往詣佛所。
禮佛足已在一面坐。佛告阿難陀。與其半食。
阿難陀取缽授與。是時善來見半食已遂便流淚。
作如是語。雖佛世尊為我留分。
但唯片許寧足我飢。世尊了知善來所念。以慰喻言告善來曰。
假令汝腹寬如大海。噉一一口摶若妙高。
隨汝幾時食終不盡。汝今應食。
勿起憂懷善來便食。食已歡喜。世尊告曰。
汝之衣角是何物耶。即便開解見一金錢。白佛言。
此一金錢是父知識。見我貧苦持以相贈。
由薄福故忘而不憶。世尊告曰。
汝可持此金錢買青蓮花來。善來去後佛及僧眾俱還本處。
是時善來奉佛教已。遂詣賣花人藍婆住處入彼園中。
園主見已報曰。惡來可去莫入我園。
勿由汝故樹池枯燥。善來報白。
世尊使我買青蓮花。說伽他曰。
 我於青蓮花  其實無所用
 大師一切智  遣我買將來
爾時藍婆聞是佛使心生敬仰即說伽他曰。
 牟尼大寂靜  天人咸供養
 汝為佛使者  須花任意將
是時善來與金錢已。多取青蓮花還詣佛所。
世尊見已告言。
善來汝可持此蓮花行與僧眾。善來持花從佛及僧次第行與。
時諸苾芻皆不敢受。
佛言於此施主生憐愍心當為受用。然諸香物皆益眼根。嗅之無過。
時諸苾芻悉皆為受。花乃開敷。善來既見青蓮花已。
憶昔前身曾諸佛所修青處觀影像現前。
世尊復為演說法要。示教利喜便證見諦。
是時善來獲初果已。即說伽他自申慶讚。
 佛以方便勝罥索  牽我令住於見諦
 於惡趣中興愍念  如拔老象出深泥
 我於昔時名善來  後時人號惡來者
 今是善來名不謬  由住牟尼聖教中
說是頌已即從座起。禮佛雙足白言。
世尊我今欲於如來善說法律之中。
出家離俗修持梵行。世尊以梵音聲告言。善來苾芻。
汝修梵行。說是語已即便出家。鬚髮自落法服著身。
具足近圓成苾芻性。是時善來從此已後。
發大勇猛守堅固心。於初後夜思惟忘倦。
斷除結惑證阿羅漢果。說伽他曰。
 昔於諸佛所  但持瓦鐵身
 今聞世尊教  轉作真金體
 我於生死中  更不受後有
 奉持無漏法  安趣涅槃城
 若人樂珍寶  及生天解脫
 當近善知識  所願皆隨意
從佛世尊度舍利子大目乾連大迦攝波畢鄰陀伐蹉等已。諸世間人不信敬者。
便生嫌議作如是語。沙門喬答摩是盜世間珍寶之賊。
於大地內時有如斯。人中龍象間出於世。
悉皆竊誘令其出家以充給侍。
佛亦曾度尼他賤人小路牛主勝惠河側五百漁人及善來等。不信敬人復生譏謗。
沙門喬答摩貪覓弟子無有休息。世有貧賤愚癡之人。
亦度出家以為走使。世尊聞已作如是念。
我大弟子德若妙高。時眾無知輒為輕忽。
無故招罪自害其軀。今我宜應發起善來殊勝之德。
世尊法爾諸弟子中實有勝德。
人不知者佛即方便彰顯其德。爾時世尊為欲發起善來德故。
命阿難陀曰。我今欲往失收摩羅山。
若諸苾芻樂隨逐者可持衣缽。
廣說乃至到失收摩羅山。時彼住處有一毒龍。於菴婆林依止而住。
近此山邊所有穀稼常被傷損。
此山諸人聞佛來至。悉皆雲集行詣佛所。
頂禮佛足在一面坐。爾時世尊為諸人眾演說妙法。
示教利喜默然而住。時諸人眾即從座起。
禮佛足已白言。世尊唯願哀愍明當就舍受我微供。
世尊知已默然而受。
時諸人等知佛受已從座而去。
即於其夜備辦種種上妙供養。并貯水器敷設既訖。
旦令使者往白時至。世尊於日初分執持衣缽。
大眾圍繞往設供處。便於眾首就座而坐。
山下諸人婆羅門等具設供養。
佛及眾僧各飽足已。乃至俱詣佛所隨處而坐。
佛為說法深心歡喜。白佛言。世尊。
我等常聞世尊善能調伏極惡藥叉。謂曠野藥叉。箭毛藥叉。
驢像藥叉等。又女藥叉亦皆調伏。謂阿力迦訶利底等。
又諸毒龍亦皆降伏。謂難陀。鄔波難陀。
阿缽羅龍王等。世尊。然此山下菴婆毒龍。
常於我等枉作怨讎橫為損害。
每日三時琣R惡氣。齊至百里所有禽獸。聞其毒氣皆悉命終。
諸男女等形色黧變盡無光彩。
唯願世尊哀愍我等降此毒龍。爾時世尊聞是語已。
告阿難陀曰。汝可將籌行與大眾。
能伏龍者當可取之。于時大眾竟無取者。世尊即命善來曰。
汝可取籌為眾伏彼菴婆毒龍。
是時善來聞佛命已。即便取籌於日初分執持衣缽。
入聚落中巡行乞食。飯食訖往菴婆龍所住之處。
時彼龍王遙見善來入其住處。
發大瞋恚騰雲晝昏。雷霆震地便下雨雹欲害善來。
是時善來便入慈定。所有風雨降注之物。
悉皆變成沈水香粖。栴檀香粖。耽摩羅香粖。
從空而下。時菴婆龍轉更瞋發。
復下劍輪矛槊等物。至善來上無不皆成天妙蓮花。
從空而下。龍復放煙善來亦放煙。
龍復放火善來即便入火光定。以神通力身如火聚。
周遍龍宮及餘住處火焰充塞。
時彼毒龍見大焰火心極驚怖。身毛遍豎便欲逃竄。
遂見餘方猛焰俱遍。唯善來處寂靜清涼。
毒龍遂往禮善來足作如是語。願為救護願為救護。善來告曰。
汝於前身作垢穢業墮傍生中。
復於今時更為惱害作眾不善。
從此命終當墮何處欲何所依。必墮地獄此不須疑。
是時毒龍白善來曰。大德幸賜言教。我於今時欲何所作。
善來答曰。當受三歸并五學處。
至盡形壽要心莫犯。是時毒龍即受三歸并五學處。
至盡形壽不殺生不偷盜不欲邪行不飲酒不妄語。
為要契已頂禮善來忽然不現。
爾時善來既伏毒龍。往詣佛所禮佛足已白言。世尊。
彼之毒龍我已伏訖。為受三歸并五學處。
佛告諸苾芻。我諸弟子聲聞之中。降伏毒龍善來第一。
爾時失收摩羅山遠近諸人婆羅門等。
見伏毒龍眾無惱害。皆大歡悅得未曾有。
各持香花供養之具。往詣佛所以申慶悅。
禮佛足已各住一面。白言。世尊。幸蒙聖力除彼毒龍。
欲申供養願垂納受。佛告諸婆羅門居士男女。
汝等當知。
彼之毒龍乃是浮圖之子善來苾芻。令其改惡為受歸戒。非是我力。
汝等宜應持此諸物供養善來以申報德。
是時諸人奉佛教已。便持供養詣善來所。頂禮其足白言。
聖者。仁於我等降大慈悲。
施以無畏能令品彙并皆穌息。願垂教命欲何所為。
善來告曰。各隨所依供養三寶。
時婆羅門等由善來故。請佛及僧七日設食。佛默然受。
時諸人等知佛受已禮足而去。
即於其夜具辦種種上妙飲食。敷設座褥。旦令使者往白時至。
供養備辦願佛知時。
爾時世尊於日初分將諸大眾。
往施主家設食之處。諸婆羅門居士等見坐定已。
即以種種上妙飲食供佛及僧。皆飽足已。
便於佛前聽說法要。初日既然。乃至七日悉皆如是。
有婆羅門。是善來父先舊知識。能咒毒龍。
為怖龍故遂往室羅伐城。改名而住。
時勝光王立為主象大臣。此人因事來至山下。
既聞善來降毒龍已生大歡喜。
往善來處禮雙足已白言。聖者。我輩有怖多並逃避。
今聞大德興悲愍心為除怨害。不任欣喜。欲申供養。
願降哀憐明當就食。善來不受。
時婆羅門重更請曰。若不肯者。唯願大德還城之日先受我供。
是時善來哀愍為受。是時山下諸施主等。
供佛僧眾滿七日已。俱禮佛足聽說妙法。
爾時世尊為說法要示教利喜。
即於座上無量有情除疑獲果。佛與僧眾漸至室羅伐城。
時給孤獨長者便往佛所。禮佛雙足在一面坐。
爾時世尊為說法已默然而住。
時彼長者即從坐起白言。
世尊願佛及僧明就我家為受微供。世尊默然為受。長者知已作禮而去。
時婆羅門詣善來處白言。聖者。我先已請。
若至本城先受我食。善來白佛。佛言汝已先受。
今宜赴請。善來詣彼婆羅門舍。
時婆羅門以上妙飲食至誠供養。令飽食已。
欲使善來食速消化。便以少許飲象之酒置飲漿中。
善來不知飲此漿已。尋嚼齒木澡漱而去。
既至中路被日光所炙醉臥于地。
諸佛世尊於一切時得不忘念。便於善來臥處化為草庵。
蓋覆其身不令人見。爾時世尊於長者舍。飯食訖。
為說法已還至善來處。告諸苾芻曰。
汝等當觀善來所作。昔於江豬山處降伏菴婆毒龍。
豈復今時能調小[*]。汝諸苾芻若飲酒者。
有斯大失。
爾時世尊即以無量百千網鞔輪相福德殊勝莊嚴王手。摩善來頂告言。
善來何不觀察受斯困頓。爾時善來得少醒悟。
隨從佛後至逝多林。
佛洗足已於如常座就之而坐。告諸苾芻曰。汝等當觀。
諸飲酒者有斯過失。讚歎持戒。廣說乃至我觀十利。
為諸弟子制其學處應如是說。
若復苾芻飲諸酒者。波逸底迦。
若復苾芻者。謂是善來。餘義如上。
言諸酒者。謂米麴酒。
或以根莖皮葉花果相和成酒。此等諸酒飲時令人惛醉。飲者。謂吞咽也。
釋罪如前。此中犯相其事云何。
若苾芻飲諸酒時。
能令人醉波逸底迦若不醉人飲得惡作罪。若苾芻見彼諸酒有酒色酒氣酒味。
若能醉者波逸底迦。若不醉者得三惡作。
若苾芻飲諸酒時有酒色酒氣。
若能醉者波逸底迦。若不醉者得二惡作罪。
若苾芻飲諸酒時但有酒色。若能醉者波逸底迦。
若不醉者得一惡作罪。若食酒糟醉者波逸底迦。
若不醉者得惡作罪。若食麴塊者得惡作罪。
若苾芻食諸根莖葉花果能醉人者皆得惡作罪。
佛告諸苾芻。汝等若以我為師者。
凡是諸酒不應自飲。亦不與人。
乃至不以茅端渧酒而著口中。若故違者得越法罪。
若苾芻飲醋之時有酒色者。飲之無犯。若飲熟煮酒者。
此亦無犯。若是醫人令含酒或塗身者無犯。
又無犯謂初犯人。廣說如上。
時諸苾芻見是事已咸皆有疑。請問世尊。
善來苾芻先作何業生富樂家。
後遭貧苦常為乞丐。號曰惡來。被諸同伴棄之糞聚。
復由何業逢值世尊。斷諸煩惱得阿羅漢。
佛告諸苾芻。汝等善聽。乃往古昔無佛出世。
有獨覺者出現世間。心懷哀愍口不說法。時有長者。
詣芳園中欲為歡戲。有獨覺尊身嬰疾病。
為乞食故。著麤弊服來入園中。
長者見已便起瞋恚。生不忍心告使者曰。此之惡來勿令進入。
使者愍念未即前驅。
長者自起扼尊者頸推之糞聚。告言汝何不往乞丐人中以為朋類。
爾時尊者為愍彼故。
猶若鵝王騰身空界作十八變。凡夫之類見神通者。
疾起悔心如大樹崩。遙禮尊足唱言。善來聖者真實福田。
願縱身下哀愍於我無識之人。
為受懺謝勿令永劫受苦沈淪。時彼尊者見其至心。
即放身下。長者禮已為辦種種上妙飲食花香供養。
悔除惡業發弘誓願。今我所作供養善根。
於未來世生大富家。得勝上導師承事無倦。
開悟於我趣解脫門。
汝等苾芻昔時長者即善來是。曾於獨覺尊所為惱害事。
喚作惡來推之糞聚。由斯業故於五百生中常為乞丐。
人名作惡來。被諸同伴棄於糞聚。
由昔供養發願力故。生大富家。
於我法中出家斷惑成阿羅漢。汝諸苾芻自所作業。
還須自受果報不亡。是故汝等當修善行勿為惡業。
如是應學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