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母者不得出家

造浴室的功德

      本經文是從《律部》選譯出來的比丘戒律典故,佛陀有制戒:「若有人出家時應先詢問他可曾犯下殺母重罪?如果有,就不可讓他出家;如果沒有事先詢問便讓此人出家,得越法罪。」

    殺母乃五逆重罪之一,如果犯下殺母的重惡業,此人死後一定要親赴地獄走一遭,連佛陀也沒有辦法救贖。準此,如果有任何經典說有某某咒語念誦之後可消除五逆重罪,諸君便可自行憑理智判斷此說是否為佛說?佛陀既然是實語者,要嘛默然不語,若開口就是真實語,且絕不會自我打臉、自我矛盾,同一件事這裡說A,那堳o又說非A

    雖然善惡不能相抵,然而佛陀在《中阿含經》的《鹽水喻經》(等同《中部》)中也告訴我們廣大無量的善行仍可沖淡、稀釋過往的惡業,猶如阿闍世王犯下殺父重惡業,當生雖無法證初果,且死後仍需下地獄,但他生前深切懺悔,且大力護持佛教,因此佛陀也預言他死後將墜入拍毬地獄,當地獄的報應消失之後,阿闍世王將六度一一轉生於六層欲界天,且二十小劫不墮惡趣,最後一生將出家當沙門,修成辟支佛(見《增壹阿含經》)。又如本經的男主角,生前犯下殺母重惡業,然因生前曾替僧團建造一間浴室,他死後雖下無間地獄,卻又緣此功德得以生天,且見佛聞法而證初果。

選譯自《一切有部毗奈耶》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21/4/5

    這是發生在古印度室羅筏城的事。在古印度有一位長者,娶妻沒多久便誕下一個男嬰。

    有一天,這位長者對他的妻子說:「老婆,養這個孩子的開銷很大,我必須去遠地做生意賺錢養家。」於是,長者便帶著貨物前往外國作貿易賺錢,可是,竟然一去不復返。

    結果,妻子成了單親母親,只好含辛茹苦獨力承擔起撫養兒子的義務,期間她也拜託其親友協力照顧。時光荏苒,歲月如梭,這個男孩漸漸長成少年,有一天,他與朋友一起出遊,來到某長者家作客,這位長者有一個年紀很輕的女兒,少女一見此少年,情竇初開,便以隨身的花鬘丟擲給少年作為定情之物。

    之後,少年的朋友見狀,便問少年:「你會跟那個少女約會嗎?

    「會呀。」

    他的朋友警告他:「這家的長者個性非常苛刻,脾氣很壞,我勸你不要招惹麻煩。」

    少年的朋友為了不使他作出糊塗事,便從早到晚守著他,並跟他一起回家,然後私下跟他的媽媽說了這件事,還警告他的媽媽到了晚上要好好看管他,以免他作出糊塗事。

    少年的母親表示很感謝,便將少年關在房間內,於房中安放水瓶及盆子,只要少年想走出房間,他的母親便能聽到,然後又於房間的門外擺上一張床,睡在房門外看守。

    到了後半夜時分,少年於床上情慾高漲,輾轉反側難眠,性衝動驅使他想去找白天見到的少女,少年敲著門大聲咆哮:「快給我開門,我要出去!

    母親當然不開門,少年大怒。

    母親堅決地說:「你白天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今天就是死,也絕不會開門!

    凡是被欲火攻心之人,理智都被蒙蔽,更何況少年血氣方剛,賀爾蒙作祟,導致他一時衝動,像一頭野獸一樣破門而出,並拔劍殺了母親,這位可憐的單親母親便當下橫屍於地。

    少年跑到了長者的家,見到了少女,但因為他殺了母親,情緒未能平復,身體一直顫抖,少女見狀,以為少年害羞,於是安慰他:「別怕!這裡只有我在,沒有別人。」

    少年覺得自己既然愛上了少女,為她作這麼大的犧牲,就應該要把他殺母的事跟她說。於是,少年說:「少女,我為了妳,我把我的母親給殺了!

    少女聽後杏眼圓睜,驚訝不已,問道:「你殺的是生母?還是養母?」

    「是我的親生母親。」

    少女非但沒有因此感動,反而很害怕,心想:「此人因瞋怒連自己的親生母親都敢殺,可見其冷血兇殘至極,泯滅人性,更何況會對我手下留情呢?

    於是,少女便假意應付少年,說道:「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到樓上去拿個東西。」

    少女上樓之後,便大聲呼喊:「有賊啊!快來抓賊!

    少年一聽少女出賣自己,趕緊跳進河水中潛水逃脫。

    少年回到自己的家中,把刀丟在地上,為了掩飾自己的罪行,少年便將殺母的罪行偽裝成他殺,便大聲喊道:「有盜賊殺了我的母親!有盜賊殺了我的母親。」

    眾人不疑有他,之後,少年便依世間的禮法火葬其母。

    但少年內心的罪惡感卻日益嚴重,他沒有一刻安寧,經常惴惴不安,惶惶不可終日。

    過了幾年,少年已成年,他開始向宗教求助,跑遍當時印度有名的宮廟,向宮廟裡的住持詢問:「我該怎麼修行才能滅除重罪?」

    有的人說:「應當投入火中。」

    有的人說:「應當從懸崖上跳下去自盡。」

    有的人說:「應當投水自盡。」

    更有人說:「上吊自殺。」

    總之,他聽到的不管是哪一種說法,都是叫他去死。

    他灰心喪志,有一天,他行經給孤獨園林,無意間聽到有比丘在念誦經文,他聽到比丘在唸頌一首偈語

「若人作惡業,  修善而能滅;

    彼能照世間,  如日出雲翳。」

    他一聽,猶如在黑暗中長期摸索,卻陡然乍見曙光,於是他便打定主意加入佛教的僧團出家,冀求能滅除自己犯下的殺母重罪。

    他來到僧團,求見比丘,表明出家的意願,比丘便引度他出家,並為他授出家戒。

    他出家之後,精懃讀誦,於三藏經教悉皆具解,辯才無礙,且善能論答。

    這時有其他的比丘對於他如此精進感到很好奇,便問他:「尊者!為什麼您如此精進?難道您有何特別的求願?」

    他回答:「我如此精進是為了消除重罪。」

    「哦?您犯了何罪?」

    「殺母。」

    比丘一聽,非常驚訝,又問:「是親生母親?還是養母?」

    「是親生母。」

     比丘聽後詫異不已,趕緊將此事跟佛陀報告,世尊知悉後便對諸比丘說:「若有人殺母,然後前來求出家,如果讓此人加入僧團,必當敗壞我的教法,此人必須立即擯棄,逐出僧團。從今之後,於我法律之中,若有人來求出家者,定當須先問他:『你有沒有犯下殺母重罪?』,若不問者,此比丘便得越法罪!

    後來,這個曾犯下殺母的比丘便被僧團擯棄,被逐出僧團,但他仍不想還俗,於是依然穿著僧袍,然後到遠方居住,繼續修行。

    被逐出僧團的男子,外表雖穿著僧袍,卻非如法如律的佛教沙門,他來到遠地,此地沒有人認識他,自然不知他過往的黑歷史。

    他來到此地之後,憑著他通曉三藏及善於說法的本事,很快便感動了一位當地的長者,這位長者便為他建造了一間寺院。

    後來,諸方客侶皆來此寺聽他說法,並跟著他修行,在他的教導與帶領之下,竟然有很多弟子證得了阿羅漢果。

    終於,有一天,這個曾犯下殺母並被逐出僧團的假比丘身染重病,當時醫師用諸根菓莖葉等種種藥草替他治病,仍不見好轉。

    這個假比丘自知時日不多,便交代他的弟子替他在寺院中建造一間浴室。於是,諸弟子依其指示打造了一間浴室。

    後來,假比丘臨終前說了一首佛教的偈語:

「積聚皆消散,  崇高必墮落,

    合會終別離,  有命咸歸死。」

    假比丘說完說此偈頌之後,便嚥下最後一口氣,一命嗚呼,死後直接下墮無間地獄中受折磨。

    假比丘的諸弟子有很多人證得阿羅漢,且具備三明六通,他們很想知道老師死後往生何處?於是入定諦觀,他們先於諸天宮尋找,卻遍尋不著;又觀人間及畜生趣,甚至餓鬼道中,仍找不到他們的老師,最後他們去觀察地獄,竟然發現他們的老師正在無間地獄中受苦。

    諸弟子很詫異,心想自己的老師在生之時持戒多聞,以法攝受,怎麼可能墜入地獄之中?而且還是最深層的阿鼻地獄?

    於是,諸阿羅漢以宿命通去找答案,他們發現原來他們的老師曾犯下殺母重罪,即便後來他努力修行,且弘揚佛法,然而善惡不能相抵,他犯下的殺母重罪成為他解脫的重大業障,且必須在他死後下地獄去受報,無法救贖。

    假比丘在地獄中被猛火逼身燒烤,痛苦難耐,忽然間他想起生前他曾替僧團造過浴室的功德,於是即喊道:「浴室、浴室,熾熱猛火正在焚燒我。」

    這時,守門獄卒以杵打他的頭,罵道:「無福罪人,這裡是無間地獄,哪來的浴室?你為什麼在喊浴室?

    本來他的惡業如果沒有消失,照理他應該還會重生於地獄繼續重複受折磨,可是假比丘被打頭時突然發起善心念,想起生前替僧團造浴室的功德,於是當他的頭被獄卒打爆時,立即死亡,並沒有再重生於地獄,反而立即投生於四天王宮之中。

    凡生天者,都會升起三種心念,分別是:第一、是我從何處轉生而來?第二、我現在生在何處?第三、我因何種業緣得以升天?

    這個天神發現祂自己是從無間地獄中死亡,重生於四天王宮,緣作浴室給諸比丘洗澡的功德善業而得以生天。

    這時,天神又想:「我緣世尊的善方便故令我生天,我不應貪圖天界的安逸,我應當把握時間趕緊去禮拜世尊,以報此恩。」

    天神瞬間移動,出現在佛陀的面前,他聽聞佛陀對他說的妙法,便證得初果。祂得見聖諦之後,歸還天宮。

    天神生前的上首弟子是阿羅漢,當僧眾要吃飯時,他於上座的位置盤坐著,他的小弟子為僧伽打水,當他的小弟子在這位長老的缽倒進水,長老以指頭去觸摸水,覺得水極冷,便心想:「我今於此飲用此冷水,可憐我的老師卻正在地獄之中飲燒燙的鎔銅汁。」

    於是,這位已證阿羅漢的長老以天眼去觀看地獄中的老師,卻遍尋不著他老師的蹤影;復觀人間、畜生、鬼道,皆不見老師的蹤跡。最後,他觀看天界,看見他的老師投生在四天王天宮之中,復於佛前聽法而證初果。

    這位長老非常欣慰,於是微笑,說道:「是佛、是法、是僧的不可思議功德,能令此殺母的極重業且墮於地獄的老師,最終得生於天上。」

    那位替他打水的小弟子看見長老微笑,很好奇問他:「您是因為師祖死了,能繼位住持,為此感到歡喜笑嗎?」

    長老不多做解釋,只淡淡說道:「比丘,你問得不是時後,等僧伽集會時,你再來問我這件事,我一定當眾為你解釋我在笑甚麼。」

    後來,當僧伽集會時,這位年輕比丘果然又問長老:「大德!之前我問您為何而笑?難道您是因為師祖過世,能登上上座大位之故感到開心而笑嗎?」

    這時這位長老便將他為什麼笑的緣故一五一十對諸比丘解釋,諸弟子聽後皆大歡喜,皆讚嘆稱「佛法僧三寶是大勝利,我們的師祖造此殺母重罪業,最後得以生天。」

 

原文/

緣在室羅筏城。有一長者,娶妻未久便誕一
息,資以乳餔。爾時長者告其妻曰「賢首!生此
子者雖用我財,亦能代我償諸債負。」作是語
已,便將貨物詣往外國興易取利,便沒不
還。其妻以自身力及託諸親,種種養育,年
漸長大。爾時此兒與諸童子相隨而往,至餘
長者家。時彼長者有一少女,見此童子,便以
花鬘擲彼童子。時諸童子問曰「汝於此女有
期會耶?」答言「有。」諸童報曰「此之長者為性嚴
惡,汝莫為斯事,損害於汝。」諸餘童子乃至日
暮守此童子,不令非法,便共相隨至於母
處。私報母曰「此小童兒,與某長者少女,欲為
非法。我等勸諭,制不聽為。我今歸去,於此夜
中宜應遮止。」母曰「汝等既能共相勸諭,甚為
善事。」其母即令童子入房安置,又於房中安
觸瓶水及以觸盆,母自當門安床而臥。至夜
半後,子告母曰「與我開門,出外便易。」母即告
曰「房中已安觸盆,可應便易。」須臾之頃,其子
復告「與我開門。」母亦不開,子遂瞋怒。母曰
「汝所去處,我先已知。我今寧可於此受死,終
不為汝開門。」凡欲火染心,無惡不作、不避惡
業,遂於此時拔劍殺母橫屍於地,即詣長者
家。既至彼已,見其少女。身形戰掉,女曰「汝
勿生怖,惟我獨住更無餘人。」童子念曰「我今
應報令知已殺於母。」告言「少女!我已為汝殺
母命根。」女曰「汝所生母?為是嬭母?」報言「是
我所生母。」其女念曰「此人瞋怒尚殺親母,況
我餘人。」作是念已,報言「汝應且待,我暫昇
樓。」女上樓訖,高聲唱言「此中有賊。」彼人聞
已,於水竇中潛身而出。到己宅內,擲刀於
地,高聲唱言「賊殺我母。賊殺我母。」作是唱
已,便依世法燒葬其母。內自思忖「深是惡
人,造極逆罪。」情懷戰懼不自寧心,遂向處
處祠天,隨處告問「修何業行而滅重罪?」或有
說言「應當入火。」或有說言「自墜高巖。」或有說
言「投身溺水。」或有說言「自縊其身。」各各說
言所作方便,皆令自死,無有出路。復於後
時往逝多林,乃見苾芻念誦經論,聲中頌

「若人作惡業,  修善而能滅;

彼能照世間,  如日出雲翳。」

爾時此人便作是念「出家釋子有除罪法,今
我應當出家,修諸善業而滅其罪。」即詣苾芻
處白言「聖者!我欲出家,願見哀愍。」時此苾
芻便與出家并授近圓。既出家已,精懃讀誦,
於三藏教悉皆具解,辯才無礙善能論答。別
有苾芻問彼人曰「具壽!何因苦行精懃?有何
別求?」彼人答曰「我為消重罪故。」問言「汝作
何罪?」答曰「殺母。」又問「是親生母?為當乳母?」
答曰「是親生母。」時諸苾芻以緣白佛。爾時世
尊告諸苾芻曰「若人殺母,便求出家,與出家
者當壞我法,即須擯棄。從今已往,於我法律
之中,若有人來求出家者,當須問言『汝非殺
母不?』若不問者,得越法罪。」

其人被眾擯已,便自念曰「我今不可還俗,應須遠去邊境而住。」
便往邊境之處化一長者,長者於此苾芻乃
生信敬,為造一寺。諸方客侶皆來此寺,來者
皆為說法,多有證阿羅漢果。復於異時,身有
病患,用諸根菓莖葉種種藥草,療治不差。漸
漸困篤,餘命無幾。告弟子曰「當造浴室。」時諸
弟子依教,便造浴室。爾時師主說伽他曰
 
「積聚皆消散,  崇高必墮落,

合會終別離,  有命咸歸死。」

說此頌已,便即命終,墮無間地獄。然諸弟子
證阿羅漢者,入定諦觀,鄔波馱耶當生何處?
於諸天宮,諦觀不見;復觀人間及傍生趣并
餓鬼中,悉皆不見。復觀地獄,乃見在於無間
地獄中。爾時弟子共作是念「我鄔波馱耶生
存之時,持戒多聞,以法攝受。曾作何業墮於
無間?」又復諦觀,乃見殺母之業。既被地獄猛
火逼身,意想將是所造浴室,遂即唱言「浴室
浴室。熾熱猛火極燒於我。」是時當門獄卒以
杵打頭,告言「薄福罪人,此是無間地獄,云何
言是浴室。」被打頭時乃發善心,即便命終,生
四天王宮。凡生天者,起三種念我從何來?今
生何處?復緣何業?作此念時,乃見我從無間
獄死,生在四天王宮,緣作浴室洗浴苾芻,乘
斯福力而生此天。是時天子復作是念「我緣
世尊善方便故令我生天。不應安住,當須詣
世尊所,以報此恩。」既至佛所,聽聞妙法,便證
初果。得見諦已,歸還天宮。時彼上首弟子是
阿羅漢,眾欲食時,於上座處坐。其小弟子為
僧伽行水,是時上坐鉢中受水,指頭觸水,覺
水極冷,便作是念「我今於此飲斯冷水。鄔波
馱耶在地獄之中飲鎔銅汁。」便觀地獄,遍皆
不見;復觀人間、傍生、鬼趣,皆悉不見。即觀天
上,乃見生在四天王宮,復於佛所而證初果。
見已微笑,語言「是佛、是法、是僧大淨妙事
不可思議。此極重業,墮於地獄;有勝功能,得
生天上。」彼行水者白尊者曰「鄔波馱耶死,得
為上坐,歡喜笑耶?」告曰「具壽!汝今所問,非正
是時;若僧伽集時,可問斯事,當為汝說。」

後於異時,苾芻僧伽集。其小同學眾中問曰「大德!
前見何事,歡喜為笑耶?為見鄔波馱耶死,得
為上座故,歡喜笑耶?」于時眾首對於僧伽廣
如上說,時諸弟子皆大歡喜,咸稱「佛法僧寶
是大勝利,我鄔波馱耶造斯罪業而得生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