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法第一的富樓那尊者

    富樓那尊者又名滿慈子,為世尊的十大傑出弟子之一,因辯才無礙,善說法要,在《增壹阿含經》中被世尊讚譽為聲聞弟子中「說法第一」。在《中阿含經》中的《七車喻經》中描述其皮膚白皙,以及有如鸚鵡嘴般的高隆鼻子,應可合理推知富樓那尊者很可能有歐洲白種人的血統。

    從本經中可知,富樓那尊者不但與佛陀的出生年月日相同,連出生的時辰也一樣,換言之,富樓那尊者的生辰八字與悉達多太子相同,可是,悉達多太子最後成佛,而富樓那尊者成為阿羅漢,兩人的命運雖不相同,但命運的走勢卻很雷同,也就是他們都是在同一個晚上離家出走,而且都出家修行,並在今生都了生脫死,不再有下一生。只不過,悉達多的成就是成佛,而富樓那的成就是聲聞阿羅漢果,他們除了解脫成就這一點完全相同以外,兩者間其餘的成就仍有很大的差別。

    這不禁使我想起一則有關中國明朝始祖朱元璋的鄉野傳說。傳說,朱元璋當了皇帝之後,因害怕跟他生辰八字一樣的人也當皇帝,只要是任何對朱氏江山社稷有威脅的人,他都暗自決定斬草除根,永絕後患。

    於是,他派人出去查訪,結果還真的在江陰找到了一位跟他的八字相同的人,朱元璋非常好奇,很想看一看對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以及從事什麼職業。

    那個人被帶到了皇宮,朱元璋發現他原來只是一個很普通的老頭,朱元璋和他閒聊,問他如何謀生。

    老人說:「我養了十三籠蜜蜂,我的職業是販售蜂蜜。」

    朱元璋這才恍然大悟,哈哈笑道:「你有十三籠蜜蜂,而我有十三個布政司。說起來,我是把布政司當成了蜂籠。」

    就這樣,朱元璋放心了,收起了殺心,還賜給養蜂人大批的金銀珠寶讓他回鄉養老。

    以上只是一個無稽的鄉野傳說,沒有任何史實根據,僅供諸法友茶餘飯後消遣罷了,大家切勿認真。

選譯自《佛本行集經》第四十品《富樓那出家品》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23/8/24農曆七月初九布薩八關齋戒日

    古印度的憍薩羅國有一座名叫迦毘羅婆蘇的城市,離城市不遠處有一處村落,村中有一戶高貴種姓的大婆羅門。這一位大婆羅門是釋迦族淨飯王的國師,家中巨富,多饒財寶,他的豪宅猶如欲界四天王天北方毘沙門天王的天宮殿無異。

    這一位婆羅門有一個兒子,他的名字叫富樓那彌多羅尼子,漢譯為滿慈子。富樓那的條件非常優異,要長相有長相,要身材有身材,以現代的角度來看,就是一個超級男模特大帥哥,是一個高富帥。

    更難能可貴的是,富樓那絕非空有外表的草包,他生來絕頂聰明,心思細膩細心,博通古印度當時的一切世間學問,受過當代的高等教育,擁有很高且亮眼的學歷。

    悉達多太子出生的那一天,也是富樓那的生日。富樓那的個性很特殊,他生性厭離世間,志求解脫,於煩惱中琣傅憍ヾA心常寂定。為什麼他的個性如此?這絕非偶然,一切都有因有緣,因為富樓那在往昔過去前生累世就已曾見過諸佛如來,並跟隨諸佛邊種諸善根,也曾供養佛僧作多福業,因累世薰習其心,善根深厚,他的宿世波羅蜜在今生已成熟,故而志在涅槃門,不樂五欲煩惱。

    有一天,富樓那獨坐思惟:「我的父親是淨飯王的國師,國事繁多,常須代替國王決斷大事。又淨飯王的兒子悉達多太子將來肯定當轉輪聖王。如果我的父親將來不再當國師,那麼將來我肯定就要當悉達多轉輪聖王的國師。我的父親當小王的國師都已經這麼忙碌,不得暫時片刻閑時,又更何況當轉輪聖王的大國師?到時,我肯定像一個陀螺一樣忙到無法休憩,我這樣忙碌空過一生又有何意義?我一定要趕緊想辦法,看來,為今之計,我只有捨家出家一途才能逃離塵世間的庸碌繁忙。」

    富樓那打定主意,就在悉達多菩薩於深夜逃出宮殿出家之時,富樓那於同一時間在夜半時分大家都熟睡之際,他沒有告知父母,便相約其朋友包括他自己一共三十個人一起離家出走,加入當時的外道波梨婆遮迦教派,並居住在雪山中,苦行求道。這三十個年輕人勇猛精進,不暫休息,因為宿世善根及慧根深厚,很快都獲得四禪定及五大神通。

    這時的富樓那已經是一位很有道行的苦行仙人,有一天他心想:「我應該要觀察一下悉達多太子是否已登基成為轉輪聖王?」

    富樓那以天眼觀察,他沒看見悉達多太子當轉輪聖王,反而發現他已成佛,並在波羅柰鹿野苑中演說《三轉法輪經》,轉動無上微妙的法輪,為諸天神分別說法。

    富樓那得知這個天大的好消息之後,興奮不已,趕緊告訴他的好友們,並邀請好友們一同去拜見佛陀。

    於是,富樓那等三十位苦行仙人一起施展神足通,從雪山飛昇,猶如鷹王帶領一群老鷹飛騰於虛空之中,他們三十位仙人飛到了波羅柰鹿野苑的上空,然後緩緩下降於平地,一起走向佛陀。

    富樓那等三十人來到佛前,一起跪地頂禮佛足,並以兩手執世尊的雙足摩挲頂戴,舉頭以口親吻如來的雙足,這是古印度人對聖者最高的禮敬之法,然後他們一起在佛前單腳跪在地上,以如下的偈語讚歎佛:

 「昔在兜率陀天上,  正念化作白象形,
  託身欲入摩耶胎,  來至釋種家作子。
  如妙蓮花不著水,  在於母胎不污身,
  彼母受樂無量歡,  不貪五慾唯樂法。
  唯行善行捨諸惡,  觀尊在胎如鑄金,
  歡喜踊躍不知厭,  看不知足更復覩。
  尊在胎內常說法,  諸天人起慈悲心,
  皆悉歡喜飲法膏。  世尊初生發妙語,
  我脫眾生生死苦,  右脇出已七步行,
  無畏猶如師子王,  我是如來終滅苦。
  世尊初生浴池水,  水不冷煖彌岸平,
  浴訖塗香莊嚴身,  空中自然蓋拂現,
    世間希有見此事,  是故我等頂禮尊。」

    當富樓那等眾仙人說完之後,便一起乞求出家:「唯願世尊!哀愍我等!我等心願,欲得出家,懇請慈悲憐憫我等,度脫我等。」

    這時,佛陀說:「富樓那啊!你們快起身,我允許你們加入僧團出家當如來的弟子,我成全你們的心願。」

    富樓那等人得到如來的允許之後,一起求受具足戒。他們三十位尊者出家受具足戒之後,各自用心精進,獨臥獨行,獨坐獨立,勇猛精進,行坐空閑阿蘭若(森林山丘)處,各別行用心謹慎,不曾放逸,琣磲韃~。

    沒多久的時間,這三十位尊者都斷除了一切的煩惱,證得了阿羅漢果。富樓那尊者尊者證阿羅漢果之後,便展開弘法利生的說法大業,利益了無量的眾生。

    世尊也當著諸比丘眾的面前讚譽富樓那:「比丘們!我聲聞弟子中說法第一者,即此富樓那是也。」

   

原文/

富樓那出家品第四十

 「爾時憍薩羅聚落,去迦毘羅婆蘇都城邑其間不遠,有一村陌,彼村有一大婆羅門,為淨飯王作於國師,其家巨富,多饒財寶,乃至屋宅,猶如北方毘沙門天宮殿無異。彼婆羅門,有於一子,名富樓那彌多羅尼子(隋言滿足慈者),極大端正,可喜少雙,為諸眾人之所樂覩。巧智聰慧,細意細心,能誦一切韋陀論徹,既自解已,復能教他。具解三種韋陀舊解尼乾陀論,[*]輈婆論,解破字論,又能宣說往昔諸事五明之論,一句半句,一偈半偈,皆能分別,亦復通解受記之論,於世辯中,悉皆具解六十種事,有大人相。

 「淨飯大王悉達太子當生之日,其彌多羅尼子亦共同時而生。彼人本性,厭離世間,志求解脫,於煩惱中,琣傅憍ヾA心常寂定。往昔已曾見諸佛來,彼諸佛邊,種諸善根,作多福業,薰習其心,志涅槃門,不樂煩惱。於一切有諸生死內,皆悉遠離,已作於行,諸纏壞爛,取因為力,至成熟地,到聖法故。時富樓那,獨坐思惟:『我父既為輸頭檀王而作國師,須多經營,備多種技,處王法中,代王斷事。又復其兒悉達太子,決定與彼輸頭檀王一種無異,應當必作轉輪聖王。我父若無,我身決定與彼悉達轉輪聖王而作國師。我父既為小王國師,今以如是無暫閑時,況復欲作轉輪聖王大國之師,普於國內,辨事有閑,終無是處。我今預前,當作何事?當作何計?我今唯有捨家出家。』

 「時富樓那如是念已,當菩薩夜出家之時,夜半默然,不諮父母,共其朋友,足三十人,從家而出,逕往至於波梨婆遮迦法之中,請乞出家,居在雪山,苦行求道。彼等諸人,勇猛精進,不暫休息,其三十人,一時成就,獲得四禪并及五通。

 「時富樓那苦行仙人,自思惟言:『我今應可內自觀察悉達太子受聖王位時節至未?』而富樓那以天眼觀,覩見世尊在波羅[*]鹿野苑中,證得無上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轉無上微妙法輪,為諸天人分別說法。見已即至諸朋友邊而告之言:『汝等今可生歡喜心作大踊躍,今彼悉達大聖太子出家,已證無上菩提,證菩提已,已轉無上清淨法輪。世尊今日,現在於彼波羅[*]城鹿野苑內,為諸天人說法開示,汝等今可共我相隨至於彼邊行於梵行。』是時,彼等諸朋友輩,歡喜報言:『仁語善也,我等順從。』

 「時,富樓那苦行仙人,舉身即共三十朋友,從雪山下,飛昇而行猶如鴈王騰於虛空,至波羅[*]鹿野苑下,往詣佛邊。到佛所已,頂禮佛足,以兩手執世尊之足摩挲頂戴,舉頭以口嗚如來足,起在佛前胡跪,以偈讚歎佛言:

「『昔在兜率陀天上,  正念化作白象形,
  託身欲入摩耶胎,  來至釋種家作子。
  如妙蓮花不著水,  在於母胎不污身,
  彼母受樂無量歡,  不貪五慾唯樂法。
  唯行善行捨諸惡,  觀尊在胎如鑄金,
  歡喜踊躍不知厭,  看不知足更復覩。
  尊在胎內常說法,  諸天人起慈悲心,
  皆悉歡喜飲法膏。  世尊初生發妙語,
  我脫眾生生死苦,  右脇出已七步行,
  無畏猶如師子王,  我是如來終滅苦。
  世尊初生浴池水,  水不冷煖彌岸平,
  浴訖塗香莊嚴身,  空中自然蓋拂現,
  世間希有見此事,  是故我等頂禮尊。』

 「說是偈已,富樓那等若干仙人,舉聲從佛,乞求出家,如是白言:『唯願世尊!哀愍我等!我等心願,欲得出家,慈悲怜故,度脫我等。』

 「爾時,佛告富樓那言:『汝富樓那!今可速起,當隨汝意,我與汝等,從心所願。』時富樓那得如來聽其出家已,乞受具足,及其朋友二十九人。彼長老輩,既得出家受具戒竟,未久之間,各各用心,獨臥獨行,獨坐獨立,勇猛精進,行坐空閑阿蘭若處,各各別行用心謹慎,不曾放逸,琣磲韃~,時節不久。若善男子,求大利故,正心正信,捨家出家,為欲求於無上梵行,已盡慾邊,見諸法相,欲修諸通,即證彼法,已斷諸生,得梵行報,所作已訖,不受後有。彼等一切,諸長老輩,既證知已,悉成羅漢,以心善得一切解脫,皆成大德,一切皆悉能作大事,利益眾生。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作如是言:『汝等當知!說法人中最第一者,即此富樓那彌多羅尼子是也。』而有偈說:

「『世尊在於波羅[*],  微妙語告諸眾言,
  此是滿足真比丘,  說法人中最第一。』

 「爾時,世間一切合成九十一阿羅漢,謂佛世尊,并五比丘,長老耶輸陀,及耶輸陀波羅[*]國同時所生有四朋友最勝長者,勝中復勝諸善男子,謂毘摩羅、善臂、滿足并及牛主;又耶輸陀,在家估客,行賈商人,五十朋友;次善男子長老富樓那彌多羅尼子,并及知舊二十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