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非親里比丘尼處取衣

    本篇《律部》的經文內容是比丘戒律中的其中一條,這條戒律產生的來龍去脈都在這篇經文中。

    本篇的盜賊首領供養豬肉給神通第一的蓮華色比丘尼,而蓮華色接受之後又轉供養給諸上座長老,由此可知,佛陀與僧眾並沒有吃素。

選譯自《四分律》第6卷三十捨墮法之一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19/11/19農曆十月二十三日布薩八關齋戒日

    某一個深夜,被佛陀譽為比丘尼中神通第一的蓮華色獨自一人在森林裡禪修,當時她入甚深禪定,對外界的動靜渾然不覺。

    而這座森林並不安全,裡頭藏有一處山寨窩,因此經常有盜賊出沒。

    當時,就有一群盜賊也經過森林,他們看見了蓮華色正在林間的樹下禪坐。

    然而,難得的是,這群盜賊不但沒有對蓮華色起色心,相反的,他們看見一個女性出家人敢深夜一人在森林裡禪修,心想就算是一般的男子也沒有這個膽識,於是他們對蓮華色都生起極大的恭敬心。

    盜賊的首領曾經獲得很多的猪肉,他們的豬肉還剩下很多,盜賊首領便將剩下的豬肉用布包裹好,然後把它懸掛在樹枝上,心裡對蓮華色比丘尼虔誠地默禱:「此林中若有具足大神通的沙門、婆羅門,請您將樹枝上的這包豬肉拿去吧,這是我對您虔敬的供養。」。

    這時,蓮華色比丘尼在禪定中以清淨的天耳聽聞到盜賊首領的默禱聲,以清淨的天眼看見了那一包以白布裹著的猪肉懸掛在樹枝上。

    黑夜結束了,黎明拂曉,蓮華色比丘尼對跟隨她的式叉摩那、沙彌尼說:「你們前往林中的某處,那埵酗@棵大樹,樹上有一包用白布包裹的猪肉,請妳們把它給取來!」

    式叉摩那與沙彌尼便將那包豬肉取來給蓮華色比丘尼。

    蓮華色比丘尼對佛陀與僧眾非常地恭敬,她請人將這包豬肉給煮熟,到了僧眾托缽與用餐的時間,她親自前往耆闍崛山上,將這包豬肉供養給諸上座比丘食之。

    當時,有一名穿著破舊的補納僧伽梨的比丘,蓮華色比丘尼看見這位比丘,心生同情,即問這位比丘:「大德!為什麼您的衣服這麼破舊?」

    「大姊啊!因為這件僧服我已經穿了很久了。」

    於是,蓮華色比丘尼將身上的一件昂貴的僧伽梨給脫下,對這名比丘說:「大德!我這件衣服跟您身上的那件交換,好嗎?

    比丘開心地回答:「當然好!」隨即脫下身上的僧伽梨給比丘尼,蓮華色便穿上比丘的破舊衣。

    之後,有一次,蓮華色比丘尼穿著這件破衣前去頂禮世尊,世尊明知而故問:「為什麼妳穿的衣服如此破舊?」

    蓮華色比丘尼隨即將始末經過都一一跟世尊報告。

    世尊說:「蓮華色!妳不應該這麼做!我允許妳們比丘尼保有五衣,其餘的衣物則聽由在家人隨意清淨布施給妳們。為什麼我會這樣規定?因為婦人穿著好看且質料好的衣服猶尚不夠莊嚴,更何況穿著破舊的衣服呢?

    於是,世尊以此因緣召集比丘僧集會,明知而故問那個與蓮華色交換衣服的比丘:「你是否跟蓮華色比丘尼拿過衣服?」

    「是的。」

    世尊便當眾呵責這個比丘:「你的所作所為實在很不應該,非威儀、非沙門法、非淨行、非隨順行。你怎麼可以跟比丘尼取衣?」

    世尊呵責之後,對在場的諸比丘說:「這個愚癡人的煩惱太重,從現在起,為了保護僧團的名譽,為了讓在家人能尊敬僧伽,為了降伏天魔外道,為了使正法能在世間久住,我必須為你們制定戒律如下:如果比丘從比丘尼取衣者,便觸犯尼薩耆波逸提。」

 

原文/

時有眾多比丘尼在空閑處住,時蓮華色比丘尼別在一林中坐思惟。蓮華色住處有賊帥常在中住,蓮華色比丘尼執持威儀禮節庠序,彼賊見已即生善心。後異時賊帥大得猪肉,食噉之餘裹之懸著樹枝言:「此林中若有沙門、婆羅門,有大神力者與之持去。」而心為蓮華色比丘尼。時蓮華色比丘尼天耳聞聲、天眼清淨,即見以白疊裹猪肉懸著樹枝上。夜過已語式叉摩那、沙彌尼:「汝往彼某處樹上,有白疊裹猪肉,取來!」即往取來與蓮華色比丘尼。蓮華色比丘尼勅令煮,至食時自往耆闍崛山上,與諸上座比丘食之。時有一比丘著弊故補納僧伽梨,蓮華色比丘尼見已發慈愍心,即問比丘言:「大德!何故乃著此弊故僧伽梨耶?」答言:「大姊!此盡法故弊壞耳。」蓮華色比丘尼著一貴價僧伽梨,語比丘言:「大德!我持此衣與大德,大德所著衣可與我不?」比丘答言:「可爾。」即脫僧伽梨與比丘尼,彼取比丘弊故衣著之。後於異時,蓮華色著此弊衣往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立。世尊知而故問言:「汝所著衣何以弊故?」蓮華色比丘尼即以因緣具白世尊。世尊告言:「汝不應如是。蓮華色!聽汝畜持五衣完堅者,餘衣隨意淨施若與人。何以故?婦人著上衣服猶尚不好,何況弊衣。」世尊以此因緣集比丘僧,知而故問彼比丘言:「汝實從蓮華色比丘尼取衣耶?」答曰:「實爾。」世尊以無數方便呵責彼比丘言:「汝所為非,非威儀、非沙門法、非淨行、非隨順行,所不應為。云何從比丘尼取衣?」呵責已,告諸比丘言:「此癡人!多種有漏處,最初犯戒。自今已去與比丘結戒,集十句義乃至正法久住,欲說戒者當如是說:若比丘從比丘尼取衣者,尼薩耆波逸提。」

 如是世尊與比丘結戒已,諸比丘皆畏慎,不敢從親里比丘尼取衣。佛言:「自今已去聽諸比丘從親里比丘尼取衣。何以故?若非親里亦不籌量,不能知可取、不可取,若好、若惡、若故、若新。若是親里籌量,知有無,可取、不可取,若好、若惡、若新、若故。自今已去當如是結戒:若比丘從非親里比丘尼取衣者,尼薩耆波逸提。」如是世尊與比丘結戒。 時祇洹中二部僧得施衣共分,時比丘尼衣比丘錯得,比丘衣比丘尼錯得。時比丘尼持衣至僧伽藍中語比丘言:「我持此衣與大德,大德衣與我。」諸比丘報言:「佛不聽我等取非親里比丘尼衣。」時諸比丘以此因緣具白世尊。世尊告諸比丘:「自今已去若貿易衣聽。欲說戒者當如是說:若比丘從非親里比丘尼取衣,除貿易,尼薩耆波逸提。」

 比丘義如上。

非親里者,非父母親里,乃至七世非親里也。親里者,父母親里乃至七世是親里也。

衣者,有十種,如上。

貿易者,以衣貿衣、以衣易非衣、或以非衣貿衣,或以若鍼、若筒、若刀、若綖、若小叚物乃至一丸藥貿衣。若比丘從非親里比丘尼取衣,除貿易,尼薩耆波逸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