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術又稱厭勝之術,所謂「厭勝」意即「厭而勝之」,是用法術詛咒或祈禱以達到制勝所厭惡的人、物或魔怪的目的,為現今降頭術的一種,這種邪術不論古今中外皆有傳聞。在中國歷史上,常見因厭勝之術而發生政變或宮廷鬥爭,最有名的例子分別是東漢末年漢武帝的巫蠱政變,以及唐高宗時代王皇后及蕭淑妃以厭勝之術詛咒武則天。

    巫蠱之禍是漢武帝晚年發生的一場宮廷政變,也稱作巫蠱之獄。巫蠱事件對漢武帝來說,可謂一生揮之不去的夢魘,他遇到的第一起巫蠱事件是皇后陳阿嬌由於失寵,於是找來了巫師去詛咒那些受漢武帝寵幸的嬪妃。此事敗露之後,陳阿嬌被廢,漢武帝便立新寵衛子夫為皇后。但或許是因果循環,因巫蠱事件登上后座的衛子夫,在漢武帝晚年竟也因巫蠱之禍而被迫自殺,更慘的是衛子夫的兒子劉據,也因這個巫蠱之禍與父親兵戎相見,釀成了父子相殘的人倫悲劇。

    漢武帝晚年的時候,由於生理及心理的因素,脾氣越來越壞,疑神疑鬼,只要稍有微恙,便疑心是有人謀害自己,終日杯弓蛇影,寢食難安,老懷疑有人用巫蠱咒他,於是巫蠱的悲劇便在歷史上揭開了序幕,漢武帝首當其衝懷疑起丞相公孫賀。自此之後,漢武帝已成驚弓之鳥,他的佞臣江充更藉此誣陷太子劉據,令劉據百口莫辯。劉據不得已鋌而走險,先殺死江充,發兵起事,最後自縊而死。

    在唐高宗時代,因武則天深受高宗的寵愛及信任,令王皇后及蕭淑妃嫉妒不已,於是她們請來巫師至後宮舉行厭勝之術詛咒武則天,但可能是因王皇后平時為人刻薄寡恩,不得人心,因而事跡敗露,被逮個人贓俱獲,王皇后及蕭淑妃也因此被打入了冷宮,卻同時奠定了武則天在皇室的地位,將她更推向了女皇的寶座。

    本文的蠱術即現今通稱的「降頭術」,是一種類似中國茅山法術的巫術,通常流傳在南洋一帶,如:印尼,越南,泰國,馬來西亞等地,在中國雲南貴州一帶則被稱為「蠱術」,相傳苗疆女子為防止漢人男子負心而下的「情蠱」,以及黑心商人為求快速致富所培養的「金蠶蠱」,都是降頭術的一種。而在南洋(星、馬、泰、印尼等地)一帶的蠱術,內容更是豐富,有許多涉及召喚驅使鬼魂,有的屬於法術的範疇,一律皆可歸納為降頭術。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現今有數不清的超自然現象都是科學所無法解釋的範疇,人類應該要謙卑。而降頭術是以超自然的力量違反自然的定律,即屬逆天而行,撥亂因果,縱然靈驗,也必有其侷限性,因為連神通都不敵業力,更遑論是區區的低級降頭術?又倘施術者心術不正,必遭天譴(註:現世報)。

    本文是出自中國唐代宗時代的《廣異記》,作者為戴孚,內容是他記述唐玄宗天寶年間所發生的一起有關巫蠱的離奇事件。

選譯自中唐《廣異記》
作者/戴孚
喬正一白話譯於 中華民國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星期三

    這是發生在中國唐玄宗天寶年間的一段離奇的事件。

    當時,有一位原籍為陝西武功,姓名為蘇丕的楚丘縣令,他的女兒嫁給了一個姓李的人家。

    可是,他們夫妻感情不佳,這個姓李的與他的婢女通姦,婢女心懷不軌,很想成為正室,於是她請巫師施行魘蠱之法,詛咒蘇女。

    他們的方法是以邪符埋於家中的廁所內,然後剪了七個與蘇女形貌相似的彩色紙人,以細繩綑綁,每個紙人約一尺多高,他們將紙人藏於院內東牆的土窟裡,並用泥土堵上。

    自此之後,姓李的男子與婢女每日按時唸咒催法,欲使降頭巫術早日生效。

    所謂玩蛇者必死於蛇毒,役鬼者必死於鬼祟。這對姦夫淫婦或許是因為太過陰毒,遭到天譴,先遇上現世報,過了幾年後,蠱術尚未成功,他們反而先成仁了。

    又過了四、五年,可能是蠱術開始奏效,常常有僕人在晚上看見彩色的紙人猶如鬼魅一般出沒於庭院,非常的駭人,蘇女也因此被嚇到精神耗弱,渾身無力,彷彿大限將至。

    但由於李男與婢女都已死去多年,所以根本就沒有人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也不知該如何解決。

    蘇女遍訪當時的名醫,但均藥石罔效,群醫也束手無策。她也找了很多的術士,仍無法使自己的病情好轉。

    後來,蘇女決定靠自己想辦法解決,便在入夜之後,率領數十名僕人躲藏於後花園,只要看見有彩色紙人出現,便一擁而上捉住。他們發現那紙人的眉眼及四肢都具備,且與蘇女相似,在手中還扭動不已。

    大家對這種超自然的詭異現象都很害怕,於是有人抽刀去砍,彩色紙人竟然還會迸出鮮血,血都流到地上。

    蘇女於是命人堆積木材,將紙人燒掉。沒想到這一燒,竟引來其他六個紙人,這些紙人見同伴被燒,均放聲齊哭,哭嚎聲不斷飄盪盤旋於空中,大家還聞到皮膚被烤焦的氣味。

    第二天,其餘六個紙人不再穿著彩衣,而著白色素服,猶如鬼魂一般飄盪於空中,哭嚎聲不斷,彷彿是在為被燒掉的同伴哀悼,這種詭異嚇人的情形,經連數日。

    就這樣折騰了半年,大家已經不再害怕了,在蘇女的率領下,眾僕人陸續逮住其餘的六枚紙人,結果逃掉一個,其他五個都被焚燒。

    那枚逃掉的紙人,在眾人的追趕下,躲到廁所裡。

    大家進廁所內搜索,將糞土深掘七八尺後,雖沒發現紙人,但卻意外找到一個桃木符,上面用硃砂寫的紅字依稀可見,載道:「李男與婢女咒魘蘇女,作紙人七枚,藏於院內東邊牆壁的土龕之中,九年後生效。」等幾個字。

    蘇女於是帶人直奔東牆,命人鑿壁後赫然發現那枚逃逸的紙人,當場立即焚燒,結果蘇女的病竟不藥自癒,健康如昔了。

原文/

武功蘇丕天寶中為楚丘令,女適李氏。李氏素寵婢,因與丕女情好不篤,其婢求術者行魘蠱之法,以符埋李氏宅糞土中,又縛彩婦人形七枚,長尺余,藏於東椓]內,而泥飾之,人不知也。數歲,李氏及婢,相繼死亡,女寡居。四五年,魘蠱術成,彩婦人出遊宅內,蘇氏因爾疾發悶絕。李婢已死,莫知所由。經一載,累求術士,禁咒備至,而不能制。後伺其復出,乃率數十人掩捉,得一枚,視其眉目形體悉具,在人手中,痚吨ㄓ謘C以刀斫之,血流於地,遂積柴焚之。其徒皆來焚所號叫,或在空中,或在地上。燒畢,宅中作炙人氣。翌日,皆白衣,號哭數日不已。其後半歲,累獲六枚,悉焚之,唯一枚得而復逸,逐之,忽乃入糞土中。蘇氏率百餘人掘糞,深七八尺,得桃符,符上朱書字宛然可識,雲:“李雲婢魘蘇氏家女,作人七枚,在東壁上土龕中。其後九年當成。”遂依破壁,又得一枚,丕女自爾無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