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節:完結篇

作者/喬正一

    「唉!周公啊,周公。休要怪我不義,若不是你如此逞強好勝,硬是要跟我鬥法,一再地搬弄方術,非得拼個你死我活,幾度逼我陷入生死交關的險境,我也不致出此殺手鐗反擊。」桃花女目送著彭大公離去,心中無限的感慨。

    彭大公腰間繫著斧頭,緩緩地走出城門,打東南角上一望,只見茫茫蕩蕩,一剗都是荊榛草莽,根本不見什麼小桃樹在那堙C他趨前探望,發現原來桃花樹是被一個荊棘遮著。

    「哇!這周公還真有兩下子,果真有一棵桃樹。好,我就依照桃花女的囑咐,只砍上半段,不曉得桃花女是不是真的會一命嗚呼了?我得趕緊回去瞧瞧。」彭大公執起腰間的斧頭,一股狠勁地砍去桃樹半截。

    彭大公回去後,赫見桃花女已倒地氣絕,身體冰涼,毫無氣息,儼然已死去,不禁大驚喊道:「唉呀!果然死了。桃花啊,妳好可憐啊!周公,你好狠!對了!我記得桃花曾說她死了以後,將這桃枝往門限上敲一下,周公家死一口,敲兩下死兩口,敲三下死三口。不知是真是假,待我叫周公出來試驗一下。」

    「周公快來!桃花女死了啊。」彭大公往屋內高聲喊道。

    周公、增福、臘梅等一家人都走了出來。

    只見周公臉上露出陰險的冷笑,自言自語說道:「死丫頭,妳今日終於死了也。彭祖,快去買具棺木來裝了她,幫我抬到牆邊。」

    彭大公為人雖愚蠢軟弱,但再也按耐不住性子,暗自咒罵道:「這老頭兒一家子真狠,我現在就去敲!」

    彭大公不理會周公的吩咐,拿起手邊砍斷的半截桃枝,轉身往門上敲一下,只見臘梅立即應聲倒地,氣絕身亡。

    「呀!怎麼女兒死了?」周公大驚。

    彭大公又敲了第二下,接著增福跟著死去。

    周公嚇壞了,對著增福的屍體哭喊:「呀?怎麼孩兒也死了?你莫非是因為沒了媳婦,傷心欲絕?沒關係,老爹我替你另娶一個好媳婦。」

    彭大公敲了最後一下,這一次輪到了周公。

    「哇!全家都死了也。只是這桃花女要怎麼活過來呢?唉呀!我這老糊塗,我記得了,她教我等周公死後,到她耳朵邊,高叫三聲『桃花女,快甦醒』,她便會活起來,我現在就去叫她!」

    彭大公依著桃花女生前的指示,對她喊了三聲,只見桃花女彷彿是睡醒了一般,起身伸了個懶腰,笑吟吟說道:「真是一覺好睡啊。」

    經過這麼一場驚心動魄的鬥法,轉眼間已是日落黃昏。

    桃花女輕盈的走到周公的屍體旁,說道:「哼!這周公老頭的《易術》真是幼稚膚淺可笑,枉費他砍折這小桃紅樹。他以為天底下就只有他一人能推算陰陽,怎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那點伎倆遠不如我推轉陰陽妙無窮。他道他是英雄,卻狠心要把我殘命送。我如今將計就計,讓他親嚐現世報。」

    彭大公念在與周公主僕一場的三十多年交情,替周公向桃花女求情道:「桃花啊,妳就大發慈悲,救救周公一家人性命吧!這也是妳的功德啊!」

    「可是,他這麼狠毒,本來就該死,也算是死有餘辜啊。」

    「對對,那周公是該死,可是這增福與臘梅,根本就不關他們的事,他們可不該死,你們之間的恩怨及鬥法,不該殃及無辜吧。」

    「照你的意思,你是要我救活他們囉?」

    「他死了,我這工錢跟誰去討啊?唉呀!慈悲的桃花仙女,妳就救活他們一家人吧。」

    「好吧,伯伯,你去取一盞淨水過來。」

    彭大公立即取水,桃花女接過水,用手捏訣念咒,只見躺在地上的周公悠然轉醒。

    彭大公喜道:「唉呀!真的活了耶!」

    桃花女調侃道:「公公啊,您還要繼續乾、坎、艮、震嗎?」

    周公已是桃花女的手下敗將,像是個喪家犬一般,整個氣勢都沒了,羞赧地說:「妳就別挖苦我了,媳婦啊,都是我的不是,我跟妳道歉,妳就可憐,救活我那兩個孩兒吧!」

    桃花女轉身用手捏訣念咒,增福與臘梅一一轉醒。

    臘梅醒後,第一句話就是責怪周公:「爹爹啊,都是你的什麼乾、坎、艮、震,害得我連走了兩次鬼門關!」

    算是喜劇收場了,彭大公喜道:「全家都活了,這喜酒我有的吃哩。」

    喜宴間,周公對桃花女說:「不是我誇口說,你做我家媳婦,包你一生豐衣足食,決不虧待妳。」

    桃花女不屑地回嗆:「周公啊,我說你真是機關算盡,反而算計了自己。你還不明白嗎?我根本就不希罕你家的財富,我不過是見招拆招而已。」

    「媳婦啊,你也不要怪我了。當初這洛陽城中,只有我的陰陽算卦的名聲高。誰料到兩番都被妳破了我的法,可不有了你,就不顯了我?因此我心中有瑜亮情節,忿恨難平,故決意要跟妳一較高下,拼個妳死我活。如今百般的被妳識破機關,何況我一家三口眼睜睜都是妳救活的,擺明已是技不如人,我認輸了,怎敢再來算計妳?我則今日臥翻羊,窨下酒,教彭祖去請那任二公,及石婆婆母子兩個,都到我家堥茼Y慶喜筵席,妳說好不好?」

    彭大公一旁幫腔:「是啊,昨日你們家這一場親事,新人都還未一同拜天地,也不曾拜見公公,親眷們也不曾接來參加,喜酒也不擺幾桌,沒酒沒漿,根本就不成喜宴,也不怕被人笑話。老官人,你今日說的才是個人話,我這就去請客去。喔,對了,媒婆也要請來,好扶新人拜堂。」

    周公說:「說的是,你去一同請了來罷。」

    任二公、石婆婆、石留住、媒婆都一起到場。

    增福與桃花女更換了新衣,正式拜了堂。

    周公對賓客說道:「今日是兒子、媳婦的喜事,待老夫讚歎幾句,列位親眷都要吃一個爛醉。」

    周公端起酒杯,說出心中的感想:「我老夫在洛城算卦多年,我敢說論陰陽靈驗從無敵手。聽聞有桃花女的妙法更通玄,因此想跟桃花女鬥法,比個高下。下聘成婚配,無非是我心生毒害心,故意選凶時煞日,實則是要與桃花女比個高下,試試她的道行。果然,她的六壬卦術都在我之上,料事如神,事事都能搶先機,我是輸得心服口服,我在這邊向她正式道歉。我想想這也是我周公家道當興,長江後浪推前浪,才能得這好兒孫後輩超前輩。今日草堂中羊酒大張筵,願諸親與我開懷吃個不醉不歸。」

    任二公聽後大受感動,起身喊道:「親家說得好,我一定吃的爛醉,盡興方歸!」

    大家也都端起酒杯,祝福新人百年好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