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施白布

根據僧團戒律的規定,比丘身上的衣服必須靠自己縫製及染色,故在家人每當在僧團夏安居結束之時總會供養白布給出家人,好讓他們親自裁剪袈裟。而在家人供養白布給出家人是一件極有意義且功德極大的善行,這種善行必將為自己在今世及來世,乃至生生世世,招來極大的福報。根據經典的記載,佛陀曾說過佈施衣物的其中一項最具體的功德就是感得容貌俊美(男俊帥,女美麗),其餘的福報更是難以計算,深願諸法友都能勤加奉行。

選譯自北傳《雜寶藏經》貧人夫婦疊施得現報品第二十五

優婆塞喬正一譯於西元2007/6/3


我是這樣聽說的:

有一次佛陀在古印度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祇洹精舍裡,圍繞在眾比丘之間為大家說法。當時國內有一位長者,他的妻子懷孕,十月一滿產下一女。這個女娃長得非常的漂亮,她的美貌可說是世間少有。不但如此,在她初生之時還出現一件奇蹟,那就是在她身上有一件細軟的白布裹住她的身體隨之而生。

她的父母感到既驚訝又害怕,立刻找來相師占卜。相師看過相後安慰她的父母:「別擔心,這是非常好的吉相,此女有大福德。」也因此之故,這名女娃就叫做叔離(漢譯為潔白)

叔離長大後,白布也隨她的身體變大。她的美貌國內遠近馳名,引得很多未婚男子競相前來娉求。父母考慮到女兒年紀已達適婚年齡,宜當嫁人,便找工師為她訂作配飾。

叔離不明白父母親的用意,便問父親:「這純金打造的鍛飾,是用來做什麼用的?」

父親回答:「這是給妳當作嫁妝的。」

叔離是有出世善根的女孩,一聽便立即表示:「我想要出家,我不要嫁人。」

父母非常疼愛叔離,也只好順從她的意思,又為她找白布,打算替她裁作五件衣服,好讓她出家後穿用。但叔離表示出家人不需要那麼多的衣服,婉拒了父母的好意。

叔離來到佛陀面前,頂禮後表示出家之來意,佛陀輕聲說道:「歡迎妳加入僧團的行列。」叔離的一頭秀髮便應聲自動墮地,佛陀將她託付予大愛道比丘尼教導修行。

叔離出家後很精進用功,沒不久,便修成阿羅漢道。

阿難尊者對於叔離比丘尼的際遇很感興趣,便問佛陀:「這位叔離比丘尼,過去前生究竟培植了何種功德,能令她出生在長者富貴之家,一出生便有白布裹身俱出。且出家不久,便得阿羅漢道?」

佛陀解釋:「阿難,你仔細的聽好,我現在就為你解釋。」

阿難尊者很恭敬的聆聽。

佛陀說:「在過去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佛陀出現在這個世界上,這位佛陀的名字叫做毘婆尸,他與諸弟子廣度一切眾生。當時的國王、大臣、人民,多設供養。僧團裡有一位比丘,琣磑U化,也常到佛前聽法。那時有一個女人,名叫檀膩伽,極為貧窮,甚至窮到無立錐之地。她與丈夫二人共用一塊布遮身,若丈夫外出乞討,則由他遮身而往,她便裸住坐於草敷內。若妻子披著白布出外求索時,丈夫則裸坐草蓐。」

「有一天,那位比丘挨家挨戶的化緣,來到他們家前,他一看見這個女人,便勸她:『佛出難值,經法難聞;人身難得,汝當聽法。妳應當學習布施,以改變妳目前窮困的窘境。』接著比丘為她廣說眾生因吝嗇及慳貪而招致窮困,布施能招致富貴及快樂的福報。女人聽後大受感動,便請比丘入舍內小坐,等候她丈夫回來。」

「當她的丈夫回來後,便對她的丈夫表示:『我等過去前世,因不肯布施的緣故,致此貧窮。今天當以佈施做為後世的資糧。』她的丈夫聽後便說:『我們家貧困如是,雖有心佈施植福,可是不知能佈施何物?』妻子說:『前世不施,今致是困。今復不種福,後世將不知淪為何趣。你但聽我的勸,我決定要佈施。』丈夫心想:『此婦或許存有私產,我就聽她的話吧。』」

「妻子表示想以家中僅有的那塊白布奉獻給比丘。丈夫一聽大驚:『這是我跟妳共用的唯一一塊布,是出入乞討時遮身之用。如果妳將它佈施給這位尊者,我們倆只好等死。』妻子心意已決,說道:『人本來就有生有死。今天若不再把握機會佈施,有一天我們也總會一死。我寧可因佈施而死,如此後世有望。若喪失這次機會,後世只怕會更加悲慘。』丈夫聽後深受感動,便同意佈施。妻子便對比丘說:『大德請入屋內,我們要佈施。』比丘說道:『如果妳想佈施,應當當面交給我,我會為你們咒願祝福。』妻子說道:『我們夫妻倆所有財產只有這塊白布,沒有其他衣物可遮身。女人身形穢惡,不宜在此地脫衣。』」

「比丘瞭解後便入屋內,夫妻倆便將白布脫下授與比丘。比丘便為他們咒願祝福迴向,隨後將那塊白布拿到佛陀面前,佛陀親自接受這塊帶有垢污的白布。當時有許多王公貴族都在與會上,他們心裡都瞧不起這塊骯髒的白布。佛陀以神通知悉大家的想法,便當眾宣告:『我發現在會中所佈施之物,沒有能勝過於這塊白布!』」

「大眾聽後,莫不悚然。許多貴夫人都大受感動,立即紛紛脫下己身所著的配飾、瓔珞、寶衣,分送與陀膩羈。國王亦心生喜悅,脫下身上的衣服,送與其夫。毘婆尸佛也趁那次機會,廣為大眾說微妙法。當時與會大眾,因此得度者非常的多。」

佛陀告訴阿難:「你可知當時的那位貧窮女人陀膩羈是何人嗎?她就是今天的叔離比丘尼的前身,由於她當時以清淨心佈施白布的緣故,這份功德使她九十一劫所生之處,常與白布同生,而且民生物資無所乏少,隨意悉得。又因為她於佛前聞深妙法,發願解脫,今世便能遇到我,成阿羅漢。是故汝等,應勤精進,聞法布施。」

佛陀說到這裡,因此得道者非常的多,大家莫不歡喜,頂戴奉行。
  

 

貧人夫婦疊施得現報品第二十五(丹本為三十六)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祇洹精舍。與大比丘眾。圍繞說法。
爾時國中。有一長者。其婦懷妊。月滿生女。
端正姝妙。容貌少雙。其初生時。細軟白疊。
裹身而生。父母怪之。召師占相。師曰甚吉。
有大福德。因為作字。名曰叔離(秦言白也)
叔離長大。疊隨身大。此女瑰瑋。國內遠近。
競來娉求。父母念言。女年已大。宜當嫁處。
即使工師為作瓔珞。叔離問父。鍛是金銀。
用作何等。父告之言。汝年已大。欲嫁處汝。
故作環玔。女白父言。我欲出家。不樂嫁去。
父母愛念。不違其志。尋為出疊。欲作五衣。
女見復問。欲作何等。告言。為汝作衣。
白父母言。我此所著。悉已具足。更不須作。
唯願聽我。時往佛所。父母即將。往詣佛所。
頭面作禮。求索出家。佛言善來。頭髮自墮。
所著白疊。尋成五衣。付大愛道。
為比丘尼。精進不久。成阿羅漢道。阿難白佛言。
叔離比丘尼。本種何功德。生長者家。
生與疊俱出。出家不久。得阿羅漢道。
佛告阿難。諦聽善思。吾今說之。阿難言唯然。佛言。
過去久遠。有佛出世。名毘婆尸。與諸弟子。
廣度一切。時王臣民。多設供養。
作般遮于瑟。有一比丘。琣磑U化。
令詣佛所聽法布施。時有女人。名檀膩伽。極為貧窮。
夫婦二人。共有一疊。若夫出行。則被而往。
婦便裸住坐於草敷。若婦被疊出外求索。
夫則裸坐草蓐。勸化比丘。次至其家。見是女人。
因勸之言。佛出難值。經法難聞。
人身難得。汝當聽法。汝當布施。
廣說慳貪布施之報。女人白言。大德小住。還入舍中。
語其夫言。外有沙門。勸我見佛聽法布施。
我等先世。不布施故。致此貧窮。
今當以何為後世資。夫答之言。我家貧困如是。
雖可有心。當以何施。婦言。前世不施。今致是困。
今復不種。後欲何趣。汝但聽我。我決欲施。
夫心自念。此婦或能少有私產。我當聽之。
即可之言。欲施便施。尋曰。
我意欲以此疊布施。夫言。我之與汝共此一疊。出入求索。
以自存活。今若用施。俱當守死。欲作何計。
婦言。人生有死。今不施與。會當歸死。
寧施而死。後世有望。不施而死。後遂當劇。
夫歡喜言。分死用施。婦即還出。白比丘言。
大德可止屋下。我當布施。比丘答言。
若欲施者。汝當面施。為汝咒願。叔離白言。
唯此被疊。內無異衣。女形穢惡。不宜此脫。
即還入內。遙於向下。脫身上疊。授與比丘。
比丘咒願。持至佛所。佛言比丘。持此疊來。
比丘授佛。佛自手受此疊垢污。時王眾會。
微心嫌佛受此垢疊。佛知眾心。而告之言。
我觀此會清淨大施。無過於此以疊施者。
大眾聞已。莫不悚然。夫人歡喜。
即脫己身所著嚴飾瓔珞寶衣。送與陀膩羈。王亦喜悅。
脫身衣服。送與其夫。命令詣會。毘婆尸佛。
廣為大眾。說微妙法。時會大眾。得度者眾。
佛告阿難。欲知爾時貧窮女人陀膩羈者。
今叔離比丘尼是。
由於爾時以清淨心疊布施故。九十一劫所生之處。
常與疊生無所乏少。隨意悉得緣於彼佛。聞深妙法。
願解脫故。今得遇我。成阿羅漢。
是故汝等。應勤精進聞法布施。佛說是時。
得道者眾。莫不歡喜。頂戴奉行。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