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皇寶懺

 

『「梁皇寶懺」是南朝梁武帝為皇后郗氏所作的。緣起是皇后郗氏在往生後的數月,有一天梁武帝正要就寢時,聽聞外面有騷亂的聲音,於是出去一看,竟然是一條大蟒蛇,而且睜大眼睛望著他。這時候武帝大驚不已,不知如何是好,便對蛇說:「朕的宮殿嚴警,不是你們蛇所生之地,想必定你一定是妖孽。」蛇於是對武帝說:「我是你的皇后郗氏,妾因為生前喜歡爭寵,而常懷瞋心及嫉妒心,性情慘毒,損物害人,所以死後墮入蛇身。現在沒有飲食可吃,又沒有洞穴可以庇身,而且每一片鱗甲中有許多蟲在咬,真是痛苦萬分。由於深感皇帝平日對臣妾的厚愛,所以才敢顯現醜陋的形貌在您的面前,希望能祈求一些功德,脫離蟒蛇之身。」蛇說完之後就不見了。

武帝將這個情形告訴誌公禪師,禪師對梁武帝說:「必須要禮佛懺悔才能洗滌罪業。」武帝於是請誌公禪師搜尋佛經,摘錄佛的名號,並且依佛經來撰寫懺悔文,總共寫成十卷。然後武帝就依照懺本為皇后禮拜懺悔,有一日,突然聞到異香遍滿室內,久久不散。武帝抬起頭來,看見有一個人,容儀端麗,對他說:「我是蟒蛇的後身,因為承蒙皇帝為我作功德,所以現在已經超生忉利天,今天特來致謝。」言畢就不見了。

從這樣的紀錄看起來,還真的是功德無量,神奇的不得了吧?但是,讓我們再看看佛門另一段最有名的「公案」,就是達摩祖師和梁武帝之間的對答 。西元527年,就是梁朝大通元年,菩提達摩從印度坐船來到中國。九月二十一日從廣州上岸,這時中國的梁武帝是個非常喜歡佛教的皇帝,十月一日,達摩受梁武帝之邀來到首都南京。
  

梁武帝問:「我自即位以來,供養佛僧,建造寺廟,抄寫佛經,這究竟有多大的功德?」

達摩說:「這根本沒有功德可言。你所說的只是世俗的小果報而已,談不上真功德。真功德是最圓融純淨的智慧,它的本體是空寂的,你不可能用世俗的方法去得到它。」

結果,梁武帝聽了非常不高興,就不願再和達摩談下去----

十月十九日,達摩自知與梁武帝法緣不合,就渡江到北魏去了。

之後,在河南嵩山少林寺,面壁九年,終究沒有再理會梁武帝-------

想想看;如果連梁武帝一生崇信佛教,大舉供養佛僧,大肆建造寺廟,拼命抄寫佛經,自己還四度打算剃度出家,這樣都被達摩祖師認為「毫無功德」,那麼一個小小的「粱皇寶懺」又有什麼功德可言呢?

所以,如果,達摩祖師說的是真的(至少佛教界從來沒有人懷疑過達摩祖師這樣的說法吧?),那由於梁武帝為已故的皇后郗氏作了「粱皇寶懺」水陸法會,因此就能夠讓她脫去蛇身並且超生忉利天,那不只是神話,更是天大的謊話了。

當然在佛教中,類似這樣自相矛盾的事還多著呢,只不過,這事的重點在於如果連「粱皇寶懺」法會的本身都是謊話時,現今各地寺廟公開標價出售「總功德主」、「副功德主」、「壇主」、「副壇主」的作法, 試想又會有什麼「功德」呢?

我們來看看中國正史中對梁武帝的記載:

南朝時期,佛教鼎盛,信佛之風彌漫全國,由於戰爭頻仍,災禍、死亡隨時會降臨到人們頭上,人們惶惶不可終日。而佛教的因果報應之說,使人們得到慰藉,於是迅速傳播開來。梁武帝蕭衍在襄陽初起兵的時候,曾默許部下毀銅佛以鑄錢。但他稱帝之後,卻崇佛不移了。於是,大造寺廟、誦經許願之風席捲大江南北,佛教的傳播出現了空前盛況。

梁武帝,姓蕭名衍,字叔達,漢相蕭何二十四代孫。于西元502年代齊而立,建立梁朝。 梁武帝原來信奉道教,但稱帝三年後,便下詔宣佈自己舍道事佛。並要求王公貴族,文武百官等一起信奉佛教。從此,梁武帝遵照在家居士的戒律修行,禮佛頌經,吃素念佛,廣建佛寺,優待僧人,敕僧譯編佛教典籍。在其大力倡導之下,南朝佛教很快達到極盛,僅京城建康一處,寺院就多達五百餘所,僧尼十萬餘人。他親自敕建的寺院就有大愛敬、智度、光宇、解脫、開善、同泰等等。唐朝詩人杜牧在《江南春》中寫道:『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形象地描繪出南朝佛教的盛況。梁武帝本人也因大力弘揚佛法,『以佛化治國』,而被稱為:「皇帝菩薩」。

最值得一提的,是梁武帝曾四次捨身同泰寺的故事。

同泰寺建于大通元年(西元527年),梁武帝幾乎每天早晚都要去該寺禮佛誦經,給全國臣民消災祝福。有一天他到同泰寺後沒有回宮。他對隨從說,他已決定捨身為僧,不打算再當皇帝了。可是國不可一日無主,群臣只好天天去寺媕筐D武帝回宮。結果梁武帝僅在寺院住了四天,便在大臣們的苦苦哀求下,回到了皇宮。

二年後,梁武帝第二次到同泰寺捨身事佛。按當時的風俗,只有用金錢才能贖身。大臣們集資一億錢,替武帝贖了身。

第三次是在西元546年,八十三歲的梁武帝再一次捨身。這一次更苦,他連自己、宮人、國土都佈施出去了,這一次大臣們用了兩億錢才把武帝贖了回來。

過了一年,也就是西元547年,梁武帝第四次,也是最後一次捨身同泰寺。這一次他出家時間最長,共37天,文武大臣依例又用一億錢把他贖了出來。

據說梁武帝天監十四年(515年),高僧寶志死後,梁武帝曾出20萬枚銅錢買下寶林寺前的獨龍阜埋葬他,還建了開善寺,墓上建有一座五層寶塔,塔頂嵌有從國外進口的無價琉璃珠寶,所以又名『玩珠塔』。527年,梁武帝在雞籠山創建同泰寺,並將寺的南門正對著宮城的北門,出入非常方便。寺埵@有六座大殿,十餘座小殿和佛堂,還有七層的大佛閣和九層的寶塔,供奉著非常壯麗的十方金像和十方銀像等。據記載,這時僅京城建康周圍地區就有寺廟七百多所,後來有名可考的有226座之多,僧尼多達10萬。全國人口中,寺廟僧尼幾乎占了一半。他們不輸租、不納稅。此外,還有一大批養肥了的寺院地主和皇族世家,造成百姓的沈重負擔,把國家弄得山窮水盡。

這時,權臣侯景與蕭正德勾結乘機起兵,攻破台城,史稱『侯景之亂』。太清三年(549年)三月,台城被破時,侯景縱兵掠婦女珍寶,殘殺百姓。八十六歲的蕭衍被囚禁於台城淨居殿,據說,梁武帝病中嘴媯o苦,想吃蜜糖,侯景拒絕供應,蕭衍口喊「荷荷」而死。這就是梁武帝餓死台城的故事。

即使當時的史籍裡也記載了對於梁朝時代舉國迷信佛教的描述:
  『……家家齋戒,人人懺禮,不務農桑,空談彼岸。……都下佛寺五百餘所,窮極宏麗,僧尼十餘萬,資產豐沃。所在郡縣,不可勝言。道人又有白徒,尼則皆畜養女,皆不貫人籍,天下戶口幾亡其半。而僧尼皆非法,養女皆服羅紈。』

這樣的描述不僅讓我們感到非常熟悉,不正是我們台灣的現況嗎;不僅同樣有著政治勢力對峙的情形,台灣民眾對於宗教的耽迷以及寺廟的窮極宏麗,各地辦法會次數的頻仍,規模之盛大,花費的驚人,即使在戶口上肯定也有類似的情形,因為台灣空有很好的戶籍制度,但是,有警察會去寺廟裡清查戶口嗎?如果真的有不識時務的警察敢去一些大廟裡徹底清查,保證可以找到一大堆失蹤人口;

我這樣說是有根據的;因為照規定,離家外出旅遊,住在飯店旅館都需要報臨時戶口,那麼幾年前在中部某大廟「突然」被偷偷摸摸剃度,又被窩藏起來的年輕僧尼,怎麼可能會讓一大群家長因為遍尋無著,找的呼天搶地,叫罵抗議呢,只要到所屬轄區的派出所查一下臨時戶口申報單,就知道有沒有藏身其中了,為什麼不這樣做呢?

答案不正和梁武帝時代一樣,因為這些寺廟裡的僧尼是根本不用去理會國法的,而警察單位明明知道有這種情形,也不敢去管,不能去管,否則不只是會被抨擊是干涉宗教自由,甚至還有可能被當成不識時務的祭品,因為別說小小的警員,連警政署長、法務部長、司法院長或者總統遇見這些佛教的大師都還要雙手合十,甚至為了選票,還要去頂禮請益呢?

但是,以古鑑今,梁武帝的例子不正好給了現今狂熱過度的社會風氣一記當頭棒喝嗎?如果台灣的社會大眾不能記取這樣的教訓,歷史的悲劇是會一再重演的。

至於「功德」--------梁武帝得到的「福報」是活活餓死!

那麼現今這些肯出一百萬,數十萬白花花鈔票的「總功德主」、「副功德主」、「壇主」、「副壇主」又會得到什麼樣的「福報」呢?』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