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 壽 第 一  

 

 

 

 

 

 

俗話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美國一名男子埃里克(Eri orrie)即有這樣的經歷。據了解,埃里克不僅曾被雷劈過,還被有劇毒的毒蛇咬過,甚至近日被鯊魚襲擊並咬傷,但都幸運的存活下來,數次逃出「鬼門關」。

根據美國Fox News報導,美國佛羅里達州一名男子埃里克,一直遭遇攸關生命的難關,但仍都倖存下來。報導稱,埃里克在經歷雷擊、遭毒蛇咬傷後,上個月與家人到巴哈馬群島度假時,又遭到鯊魚攻擊,但所幸送醫治療後平安無事,再度大難不死。

另一則也是美國有關大難不死的有趣新聞,2012/8/16一名住在美國印第安那州密西根市22歲名叫達瑞爾.席(Darryle Jacob See)的男子邊走路邊戴著耳機聽音樂,未注意周遭的路況,於該日近午時分出門散步時,行經火車鐵軌,竟遭一列時速177公里的火車從背後衝撞,他整個人摔飛在6公尺外的野草堆中,卻大難不死。更不可思議的是他被撞飛後竟還能坐起來和警察說話,僅受到輕微的骨折和割傷,沒有生命的危險,只須接受脊椎和頸部手術,而手術也相當地順利。

像上開類似稀奇的案例其實在佛教中也可以看得到,世尊在世時有一位名叫薄拘羅的尊者,南傳巴利經典中譯為五戒尊者,他在世尊的諸聖弟子中被佛譽為壽命第一,他能享有這樣的善名是因為他過去前生世世都嚴格持守不殺生等五戒,以及曾供養一顆呵梨勒果給一位阿羅漢治療頭痛,所以能獲有五種不遭橫死的福報。這五種福報分別是:1、火燒不死;2、沸水煮不死;3、水淹不死;4、(鯊魚)魚咬不死;5、刀槍殺不死。

一般的小孩出生時都是呱呱墜地,哭鬧不止。但薄拘羅卻異於常人,他出生時竟嘻嘻地笑,他不但笑,還雙腿結跏趺坐,一直嘻嘻哈哈對著他的母親笑,可把他的媽媽給嚇壞了,以為生出了一個妖怪,於是把他丟到火爐中用滾火煮了三、四個小時,但也沒把他給煮死,他依然雙腿盤坐,嘻嘻哈哈地笑。

他媽媽一看不得了,更加確信他是個妖怪,於是又把他丟到大海,但他命大沒被淹死,卻被一條大魚給吞了下去。

後來,大魚被漁夫給打撈上網,漁夫用刀剖開魚的肚子,薄拘羅依然雙腿跏趺坐,嘻嘻哈哈地笑著,沒被刀給割死,後來被一位長者收養。以上就是他的五種不遭橫死的善報。

看來,新聞中的美國男子埃里克(Eri orrie)及達瑞爾.席(Darryle Jacob See)的前生應該都是嚴守不殺生的善男子吧!

薄拘羅尊者是大約在八十多歲的時候才遇到世尊,當時世尊剛剛成佛沒多久,直到世尊在八十歲入滅時他依然健康如昔,據說他活到了一百六十歲的高齡才捨壽入滅。

薄拘羅尊者成為阿羅漢以後,非常的低調,沒有公開說法過,以致有人誤會他口才不好或沒有智慧,但其實這位尊者具備四無礙辯,智慧超群,只是性喜淡泊,遠離人群的喧囂,樂居森林修頭陀行,而且已經有其他很多優秀的大尊者在弘法,故而未向世人說法。

本經就是敘述三十三天的天主帝釋起先也誤以為薄拘羅尊者不會說法,但後來才發現他不是不能說法,是不主動說法。

選譯自北傳《增壹阿含經》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13/8/21農曆七月十五日中元節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說的

那時,佛陀與五百位大比丘一起住在古印度的羅閱城耆闍崛山中。當時,有一位名叫婆拘盧的尊者獨自一人住在一山腰,正在縫補破舊的衣服。

而三十三天的天主釋提桓因從天界遙見人間的婆拘盧尊者一人在山中縫補舊衣,便心想:「嗯….,這位婆拘盧尊者已成阿羅漢,諸縛已解,長壽無量,琣菢陞顐迨f意,思惟無常、苦、空、非身,不貪染執著世俗之事,但也不為他人說法,就像一名外道的修行人寂默自修。不曉得他到底能不能為他人說法呢?難道他是沒有能力與智慧說法嗎?這樣吧,不如我下凡去試一試。」

於是,天帝釋便從三十三天消失不見,瞬間出現在耆闍崛山,走向婆拘盧尊者的面前,他跪在地上,額頭觸地,頂禮尊者的雙足,然後起身站在一旁。

釋提桓因開口說以下的偈語:

「智者所歎說,  何故不說法?
   
壞結成聖行,  何為寂然住?」

帝釋是在問尊者為何不說法。

尊者婆拘盧便以偈語回答釋提桓因:

「有佛舍利弗,  阿難均頭槃,
   
亦及諸尊長,  善能說妙法。」

    婆拘盧尊者的意思是說已經有佛陀、舍利弗、阿難等很多優秀偉大的尊者們在弘法,所以應該已經不需要我再出馬了。

釋提桓因又問尊者婆拘盧:「但眾生的根器智慧千差萬別,世尊也曾說過眾生的種類多於地上的塵土,所以光是靠其他尊者弘法還是不夠啊,尊者婆拘盧為什麼還是不為他人說法?」

婆拘盧說:「眾生的種類、根器都很難察知,雖然世界、國土都非常的不同,但不管怎樣眾生總不出貪著我所、非我所。我今觀察到這個真相以後,所以不與他人說法。」

釋提桓因曰:「希望尊能為我解說什麼是我所、非我所的意義。」

尊者婆拘盧說:「我們的壽命,不管是男或是女,都是依此生命而得以生存。但是,帝釋!世尊也曾對我們說過:『比丘當知,當自熄滅一切的煩惱,不要生起邪法,亦當保持賢聖默然。』我觀察此義後,故而學習保持默然。」

這時,釋提桓因遙向世尊合掌,以此偈讚佛:

「歸命十力尊,  圓光無塵翳,
   
普為一切人,  此者甚奇特。」

尊者婆拘盧問:「帝釋啊!你剛剛最後一句『此者甚奇特』是什麼意思?」 

釋提桓因解釋:「我是想到我曾經問過世尊:『天神、人類各有什麼樣的思想心念?』(譯按:請自行參閱北傳的中阿含《帝釋所問經》)。

當時世尊是這樣告訴我的:『這個世界有若干種,各各大不相同,根源也不同。』

我聽聞這樣的話以後,便思惟:『沒錯,世尊說世界有若干種,各各大不相同,假設能為所有的眾生說法,大家都信受奉持的話,一定都會有成果。』所以我才會說:『此者甚奇特!』

沒想到我今天也聽到尊者婆拘盧也跟世尊一樣說:『世界若干種,各各不同。』」

釋提桓因這時已明白婆拘盧尊者有足夠的能力與智慧可以為人說法,而不是不能。

於是,釋提桓因即從座位起身,向尊者行過禮後,飛升而去。

釋提桓因聽聞尊者婆拘盧所說的法以後,心生歡喜並依法奉行。

回上一頁

回首頁

原文/

(二) 聞如是: 一時,佛在羅閱城耆闍崛山中,
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 爾時,
尊者婆拘盧在一山曲,補納故衣。是時,
釋提桓因遙見尊者婆拘盧在一山曲補納故衣,見已,
便作是念:「此尊者婆拘盧已成阿羅漢,諸縛已解,
長壽無量,琣菢陞鞢A思惟非常、苦、空、非身,
不著世事,亦復不與他人說法,
寂默自修如外道異學。
不審此尊能與他說法?為不堪任乎?我今當與試之。」 爾時,
天帝釋便從三十三天沒不現,來至耆闍崛山,
在尊者婆拘盧前住,頭面禮足,在一面立。爾時,
釋提桓因便說此偈:
「智者所歎說,  何故不說法?
壞結成聖行,  何為寂然住?」
爾時,尊者婆拘盧復以此偈,
報釋提桓因曰:
「有佛舍利弗,  阿難均頭槃,
亦及諸尊長,  善能說妙法。」
爾時,釋提桓因白尊者婆拘盧曰:
「眾生之根有若干種,然尊當知,世尊亦說眾生種類,
多於地土,
何故尊者婆拘盧不與他人說法?」 婆拘盧報曰:「眾生之類難可覺知,
世界若干,國土不同,皆著我所、非我所。
我今觀察此義已,故不與人說法。」 釋提桓因曰:
「願尊與我說我所、非我所之義。」
 尊者婆拘盧曰:「我人壽命,若男、若女士夫之類,
盡依此命而得存在。然復,拘翼!世尊亦說:『比丘當知,
當自熾然,無起邪法,亦當賢聖默然。』
我觀此義已,故默然耳。」 是時,
釋提桓因遙向世尊叉手,便說此偈:
「歸命十力尊,  圓光無塵翳,
普為一切人,  此者甚奇特。」
尊者婆拘盧報曰:「何故帝釋而作是說:
『此者甚奇特』?」 釋提桓因報言:「自念我昔至世尊所,
到已,禮世尊足,而問此義:『天、
人之類有何想念?』爾時,世尊告我曰:『此世界若干種,
各各殊異,根原不同。』我聞此語已,尋對曰:『如是,
世尊所說世界若干種,各各不同,
設與彼眾生說法,咸共受持有成果者。』我以此故說:
『此者甚奇特!』然尊者婆拘盧所說,亦復如是。
世界若干種,各各不同。」 是時,
釋提桓因便作是念:「此尊堪任與人說法,非為不能。」是時,
釋提桓因即從坐起而去。 爾時,
釋提桓因聞尊者婆拘盧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