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苦後樂  

 

 

 

 

 

 

   不論是讀書、工作、或創業,甚至是婚姻的維繫與經營,剛開始時肯定會因陌生而千頭萬緒,甚至感到徬徨、無助、與恐懼。這都是因為萬事起頭難,只要有耐心、有恆心,循著正確的方法度過摸索磨合期,必將熟能生巧,倒吃甘蔗,漸入佳境。

世間法如此,出世間法亦如是。本經文是佛陀說明不論是世間法或出世間法,一開始都會因陌生而倍感艱辛,但只要下定決心,循著正確的方法堅持不懈,必能像倒吃甘蔗一般,品嚐甜蜜的滋味。

選譯自北傳《增壹阿含經》

喬正一譯於中華民國一○一年一月十五日星期日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聽說的:

  這是發生在古印度佛陀時代的事。當時,佛陀是住在古印度的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林內。

   有一次,波斯匿王一大早便召集四種軍隊,搭乘皇室專用的寶羽之車,來到給孤獨園林拜見佛陀。

   波斯匿王見到了佛,跪在地上,額頭觸地,頂禮佛足,然後起身,恭敬的坐在一旁。

   世尊先開口問道:「陛下,看您風塵僕僕,又召集軍隊,聲勢如此浩大,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波斯匿王解釋:「世尊,跟您報告,因為國內接連發生了數起盜匪作亂的案件,昨晚半夜,我興兵一舉擒獲了這些盜匪,身體感到很疲累,正欲班師還朝之際,突然想到應該先來拜見世尊,然後才回宮。因為徹夜未眠,所以看起來比較憔悴。但又因抓到了亂賊,所以心裡非常的開心,如果不是昨夜立即興兵抓賊,這些賊一定很難抓到!」

   世尊說道:「沒錯!陛下!誠如陛下所言,有四件事情是先苦後甘、漸入佳境的。這四件事情分別是:

一、一大清早起床,會覺得很睏倦,但只要保持清醒,沒多久睡意及疲倦的痛苦感覺便會消失,接著就能感到神清氣爽;

二、生病時服用藥物,因良藥苦口,所以一開始服用時一定會覺得很難受,但只要忍住,便能藥到病除,獲得健康安樂;

三、創業維艱,萬事起頭難,但只要堅定意志,找到正確的方法,必能倒吃甘蔗,漸入佳境;

四、婚嫁娉娶的往來迎送,因為婚禮習俗的儀式非常繁雜,相當辛苦,但只要挨過冗長的婚禮儀式,就能享受洞房花燭之樂。」

波斯匿王附和道:「世尊說得真好,這四件事我都親身體驗過,的確都是先苦後樂,如倒吃甘蔗一般。」 

佛陀接著為波斯匿王開示微妙的佛法,令國王法喜充滿,國王聽完佛法以後,便起身告辭離去。

就在波斯匿王離去後沒多久,世尊對所有的比丘們說:「除了我剛剛對波斯匿王所講的四件事以外,在修行方面也有四件事是先苦後樂,這四件事分別是:

一、修梵行;

二、誦習經文;

三、坐禪念定;

四、數出入息。」

    佛陀接著解釋:「若有比丘勤於修行以上四種沙門之法,遠離欲、惡、不善法,念持喜樂與輕安,遊心於初禪,便能獲得沙門之樂。接著,有覺、有觀息,內有喜心,專精一意,無覺、無觀,念持喜樂輕安,遊於二禪,就是獲得第二沙門之樂。再者,無念遊心於護,琣裗悸鴃A覺身有樂,諸賢聖所喜望者,護念樂,遊心於三禪,就是獲得第三沙門之樂。最後,苦樂的覺受已盡,已經沒有憂慼之患,無苦亦無樂,護(捨)念清淨相續,遊心於四禪,這就是第四沙門之樂。」

「比丘們!若有比丘因修行沙門之法,一開始吃盡辛苦,然後如倒吃甘蔗一般,漸入佳境,獲得沙門四樂之報,便能接續斷除三結網(註:所謂三結係指:身見、戒禁取、疑結。),成就初果即須陀洹不退轉法,此初果聖者必將正向解脫,趨向涅槃。」

「比丘們!若能斷此三結,接下來心中淫(貪)、怒(瞋)、癡(邪見無明)便漸漸稀薄,成就二果即斯陀含,只要再一次人間或天上的轉世,必能斷盡一切苦際。」

「比丘!若有比丘能斷除五下分結【註:所謂五下分結係指「身見」、「戒禁取」、「疑」、「貪」、「瞋」】,成就三果即阿那含,此人必將於色界最高的淨居天證得涅槃,不再輪迴降轉至欲界。」 

「比丘們!若有比丘斷除一切的煩惱,成就無煩惱心解脫、智慧解脫,於現世中身作證而自在遊戲:我此生已是歷劫生死輪迴的最後一站,我已成就最高的梵行,我該修的目標已達到,這一世死後不會再有來生,他能如實的知道。以上就是比丘在修行時,一開始萬事起頭難,但若能堅定意志,持續不懈,必能像倒吃甘蔗一般,漸入佳境,最後獲得沙門四果之樂。」

「所以,比丘們!你們應當依循正確的修行方法,起先忍受艱辛,一定能先苦後樂。就是這樣,你們應當如此學習!」

比丘們聽聞佛陀所說的法,都心生歡喜,並依法奉行。

 

原文/

(六) 聞如是: 一時,
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王波斯匿清旦集四種兵,
乘寶羽之車,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
爾時,世尊問大王曰:「大王!
為從何來?又塵土坌體,集四種兵,有何事緣?」
 波斯匿王白世尊曰:「今此國界有大賊起,昨夜半,
興兵擒獲。然身體疲惓欲還詣宮,
然中道復作是念:『我應先至如來所,然後入宮。』以此事緣,
寤寐不安;今以壞賊功勞有在,歡喜踊躍,
不能自勝,故來至拜跪覲省。
設我昨夜不即興兵者,則不獲賊。」 爾時,世尊告曰:「如是。
大王!如王所說。王當知,此有四事緣本,
先苦而後樂。
云何為四?清旦早起先苦而後樂;設服油酥先苦而後樂;
若服藥時先苦而後樂;家業娉娶先苦而後樂。是謂,大王!
有此四事緣本,先苦而後樂。」 爾時,
波斯匿王白世尊言:「世尊所說誠得其宜,
有此四事緣本,先苦而後樂。所以然者,
如我今日觀此四事,如掌觀珠,皆是先苦而後樂義。」
 爾時,世尊與波斯匿王說微妙之法,
發歡喜心。王聞法已,白世尊言:「國事猥多,
欲還歸所在。」 世尊告曰:「宜知是時。」 時,
波斯匿王即從坐起,頭面禮足,繞佛三匝,便退而去。
王去未久,是時世尊告諸比丘:
「今有此四事緣本,先苦後樂。
云何為四?修習梵行先苦而後樂;誦習經文先苦而後樂;
坐禪念定先苦而後樂;數出入息先苦而後樂。是謂,
比丘!行此四事者,先苦而後樂也。
其有比丘行此先苦而後樂之法,
必應沙門後得果報之樂。 「云何為四?若有比丘勤於此法,
無欲惡法,念持喜安,遊心初禪,
得沙門之樂。復次,有覺、有觀息,內有喜心,
專精一意,無覺、無觀,念持喜安,遊於二禪,
是謂得第二沙門之樂。復次,無念遊心於護,
琣裗悸鴃A覺身有樂,諸賢聖所喜望者,
護念樂,遊心三禪,是謂獲第三沙門之樂。復次,
苦樂已盡,先無有憂慼之患,無苦無樂,
護念清淨,遊心四禪,是謂有此四沙門之樂。
「復次,比丘!
若有比丘行此先苦後獲沙門四樂之報,斷三結網,成須陀洹不退轉法,
必至滅度。復次,比丘!若斷此三結,淫、怒、
癡薄,成斯陀含,來至此世,必盡苦際。復次,
比丘!若有比丘斷五下分結,成阿那含,
於彼般涅槃,不來此世。 「復次,比丘!
若有比丘有漏盡,成無漏心解脫、智慧解脫,
於現法中身作證而自遊戲:生死已盡,梵行已立,
所作已辦,更不復受胎,如實知之。
是彼比丘修此先苦之法,後獲沙門四果之樂。 「是故,
諸比丘!當求方便,成此先苦而後樂。如是,
諸比丘!當作是學。」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
歡喜奉行。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