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人  五  衰

日本大文豪三島由紀夫寫過一本小說,名叫「天人五衰」,這個書名是出自佛經的典故。所謂「天人五衰」就是指天界中的天神並不是傳說中的天壽無疆或永生不死。他們也受限於無常之法,在天壽將盡之際,會先出現五種衰敗的徵兆,分別是:一者頭上所戴的花冠已自行枯萎,二者身上所穿的天衣竟沾染塵垢,三者腋下開始流汗,四者於自己的寶座開始坐不安穩,五者平時服侍自己的天女開始一一離 棄。

本經的重點是說天神死後仍有下墮三惡道的危險,唯有皈依佛法僧,成就初果,才是脫免三惡道的正途。

選譯自北傳《增一阿含經》第二百八十一篇

喬正一譯於西元2010(佛曆2554年)/3/27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說的:

    這是發生在古印度羅閱城中的迦蘭陀竹園林裡的事,而佛陀與五百位已經得道的大比丘就住在園林中。

    當時,三十三天的天界裡有一位天神,身形竟出現天神即將死亡的五種徵兆,這五種徵兆分別是:一者頭上所戴的花冠已自行枯萎,二者身上所穿的天衣竟沾染塵垢,三者腋下開始流汗,四者於自己的寶座開始坐不安穩,五者平時服侍自己的天女開始一一叛離。

這位天神發現自己離死期不遠,心生恐懼,非常的煩惱,獨自搥胸哭泣,唉聲歎息。

這時,天主釋提桓因聽說此事,便來到這位天神的面前問候他。

這位天神哭說:「天主啊!你看我已經出現天人五衰的徵兆了,你教我怎能不難過?我現在所居住的七寶宮殿即將消失,平時圍繞在身旁的天女們也都一一離我而去,我平時所吃的甘露,如今已無氣味。」

釋提桓因勸慰這位天神:「你難道沒有聽過佛陀說過的偈語?

一切行無常,生者必有死;
不生則不死,此滅為最樂。

既然一切無常,若欲天長地久,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你又何必如此難過?」

天主的這番話,雖然沒錯,而且也是出於善意,但聽在即將死去的天神耳裡,就像是風涼話一般,實在不是滋味,所以天神回說:「天帝啊!你說的是沒錯,可是你看我原本天身清淨無瑕,身上所散發的光華如日月一般,靡所不照;但如今我即將死去,而且下一生將投生到印度羅閱城中的一隻母豬的腹胎中,出生當豬,終生都吃屎,死時為刀所宰割啊。」

釋提桓因突然想到解救的方法,便勸道:「對了!你可以去歸依佛、法、僧,那麼你就不會下墮三惡道了。」

天神回說:「真的嗎?只要皈依三寶這麼簡單,就可以不墮三惡道?」

釋提桓因非常篤定的說:「真的,天子!佛陀曾經說過此偈:

諸有自歸佛,不墮三惡趣,

  盡漏處天人,便當至涅槃。」

天神問釋提桓因:「那麼佛陀現在在何處?」

釋提桓因說:「佛陀與五百位大阿羅漢現在正住在人間印度摩竭國羅閱城中的迦蘭陀竹園林裡。」

天神回說:「可是,我現在非常的虛弱,根本沒有能力去拜見佛陀。」

「沒關係,你只要右膝著地,雙手合掌,向著下方界,而作是說:『唯願世尊善觀察之,今陷垂窮之地,願您垂愍!我今自歸三尊,如來無所著。』」

天神立即照著釋提桓因的話做,沒多久,便於天界消失,但不再投生至豬胎中,反投生到人間印度的一位非常有錢的長者家中。

長者的妻子自知已有身孕,十月已滿,便生一男兒,此兒非常的可愛俊俏,可謂世之希有。

匆匆十年一閃即過,小男孩已經十歲了,釋提桓因便來到小男孩的面前提醒他:「你不要忘記你前生所發的誓願:『我當見佛。』現在正是時候,你可以去見世尊了,如果你不去,日後必當後悔!」

沒多久,舍利弗尊者著衣持鉢,走入羅閱城中乞食,挨家挨戶漸漸來到這位長者家門前,站在門外,默然而住。

這時,小男孩看見舍利弗的容貌端正殊特,便走到舍利弗的面前問道:「你是誰?是誰的弟子?是修什麼法?」

舍利弗說:「我的老師是出身自釋迦貴族,青年出家學道。他號稱:如來、至真、等正覺,我就是跟隨他修行解脫煩惱法。」

小男孩聽到舍利弗這麼說,便問道:「那麼,您站在我家門前有什麼事嗎?還是您要找誰?」

舍利弗說:「我今天登門造訪,不是為乞食而來,而是為你而來。你聽我說,你前生在天界曾發過誓,說若轉生為人,必當見佛。所以,我特地前來提醒你,佛陀出現在人間是非常的難得,他的教法也彌足珍貴,尤其人身難得猶如曇花一現,你應當把握良機隨我去見佛,佛陀一定會引導你走向解脫。」

小男孩聽後若有所悟,便到父母面前表示要去見佛。

他的父母也同意他去見佛,並為他準備白布及香花,讓他隨舍利弗離去。

他們一起來到佛陀的面前,舍利弗對佛說:「這小男孩住在居羅閱城中,但卻不認識三尊,唯願世尊為他說法,令他得度解脫!」

小男孩看見世尊的威容非常端正,諸根寂靜,有三十二相、八十種好,莊嚴其身。就像須彌山王,面如日月,視之無厭。

他走向前,跪在地上,額頭觸地,頂禮佛足,然後起身站在一旁。

接著,他將手上的香花送給佛陀,復奉上新的白布。

世尊開始循序漸進,深入淺出,為小男孩說法,內容大致為: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愛為不淨,煩惱是大患,出家為正途。

這時,世尊已知小男孩心開意解,便進一步為他解說四聖諦:苦、集、滅、道。

小男孩聞法後便於座位上,諸塵垢盡,得法眼淨,無復瑕穢,自證初果。

小男孩從座位起身,跪在地上,額頭觸地,頂禮佛足,對世尊表示:「唯願世尊允許我出家,得作沙門!」

世尊說:「我佛法戒律有明定,若父母不同意,不得作沙門。」

小男孩對佛說:「我一定會回去徵得父母親的同意。」

世尊祝福他:「好!祝你順利。」

小男孩告別佛陀以後,回家告訴父母他要出家的意願。

但他的父母就他這麼一個獨子,非常的不捨,便說道:「我們只有你這麼一個寶貝兒子,我們家大業大,這麼有錢,你放棄一切出家行沙門法,是非常的不易啊。」

小男孩回說:「但是如來出世,須歷經億劫才有,可遇不可求,就像傳說中天界的優曇鉢花,不是說隨時想看就能看得到,如今我已遇上,機會難得,千載難逢,我不想放棄!」

小男孩的父母見兒子的意志竟是如此的堅定,因愛子心切,只好嘆息,說道:「好吧!既然如此,我們也不阻止你了。」

小男孩得到父母的同意後,立刻趕回佛陀的面前,對佛說:「我的父母已經同意了,懇請世尊允許我出家!」

世尊轉告舍利弗:「那麼我就將他交付給你,就由你為他剃度,帶領他學作沙門。」

「我知道了,世尊!」舍利弗聽從佛陀的指示,為小男孩剃度,讓他作沙彌,並於日日教誨他。

小沙彌在悠閒安靜的地方,刻苦修行,沒多久已修成阿羅漢。

小沙彌證果以後,便來到世尊的面前,額頭觸地,頂禮佛足,對世尊說:「我已見佛聞法,完全沒有任何疑惑了。」

世尊說道:「喔?你說你完全沒有疑惑了,看來你已經修行有成,不妨將你的修行心得說出來與大家分享吧!」

小沙彌說道:「所謂一切有形之物,皆屬無常,無常卽是苦,苦者是無我,無我即是空,空者非有、非不有,亦復無我,其他如:受、想、行、識,亦是如此。此五盛陰皆屬無常、苦、空、無我、非有,且多諸苦惱,不可療治,恆在臭處,不可久保。我就是觀照無有我,今日觀察此法,就是見如來。」

世尊聽後稱讚小沙彌:「善哉!善哉!小沙彌!我要當眾稱讚你為大沙門。」

小沙彌聽到佛陀的稱讚,非常的高興!

(二八一)(98)
  聞如是:
  一時,佛在羅閱(99)城迦蘭陀竹園所,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
  爾時,三十三天有一天子,身形有五死瑞(100)應。云何為五?一者華冠自萎,二者衣裳垢坌(101),三者腋下流汗,四者不樂本位,五者玉女違叛(102)。爾時,彼天子愁憂苦惱,搥(103)胸歎息。
  時,釋提桓因聞此天子愁憂苦惱, *搥胸歎息,便敕一天子:「此何等音聲,乃徹此間?」
  彼天子報言:「天王(104)當知:今有一天子,命將(105)欲終,有五死 *瑞應:一者華冠自萎,二者衣裳垢 *坌,三者腋下流汗(106),四者不樂本位,五者玉女違*叛。」
  爾時,釋提桓因往至彼欲終天子所,語彼天子言:「汝今何故愁憂苦惱,乃至於斯?」
  天子報言:「尊者因提(107)!那得不愁憂苦惱?命將欲終,有五死怪:華冠自(108)萎,衣裳垢膩,腋下流 *汗,不樂本處,玉女違叛(109)。今此七寶宮殿悉當忘(110)失,及五百玉女亦當星散,我所食甘露者今無氣味。」
  是時,釋提桓因語彼天子言:「汝豈不聞如來說偈乎?
  「一切行無常,生者必有死;
   不生則不死,此滅為最樂。
  「汝今何故愁憂乃至於斯,一切行無常之物,欲使有常者,此事不然。」
  天子報言:「云何,天帝!我那得不愁憂?我今天身清淨無瑕穢,光喻日月,靡所不照;捨此身已,當生羅 *閱城中豬腹中生,生恆食屎,死時為刀所割。」
  是時,釋提桓(111)因語彼天子言:「汝今可自歸佛、法、眾,若當爾時,便不墮三惡趣。」
  是時,天子報言:「豈當以歸三尊(112),不墮三惡趣乎?」
  釋提 *桓因曰:「如是,天子!其有自歸三尊者,終不墮三惡趣也。如來亦說此偈:
  「諸有自歸佛,不墮三惡趣,
   盡漏處天人,便當至涅槃。」
  爾時,彼天問釋提 *桓因:「今如來竟為所在?」
  釋提 *桓因曰:「今如來在摩竭國羅 *閱城中,迦蘭陀竹園所,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
  天子報言:「我今無有此力,可得至彼覲省如來。」
  釋提 *桓因報言:「天子當知:右膝著地,長跪叉手,向下方界,而作是說:『唯願世尊善觀察之,今在垂窮之地,願矜愍之!今(113)自歸三尊,如來無所著。』」
  是時,彼天子隨釋提 *桓因言,卽便長跪向下方,自稱姓名,自歸佛、法、眾,盡其形壽為真佛子,非用天子。如是,至三說此語已,不復處豬胎,乃當更生長者家。
  是時,彼天見此緣已,卽向釋提 *桓因而說此偈:
  「善緣非惡緣,為法非為財;
   導引以正道,此者尊所歎。
   蒙尊不墮惡,豬胎甚難因;
   自察生長者,因彼當見佛。」
  是時,天子隨時壽長短,生羅 *閱城中大長者家。是時,長者婦自知有娠(114)。十月欲滿,生一男兒,端 *正無雙,世之希有。是時,釋提 *桓因以(115)知此兒向十歲,數數往告:「汝可憶(116)本所作緣本,自言:『我當因彼見佛。』今正是時,可見世尊,若不往者,後必有悔!」
  是時,尊者舍利弗到時,著衣持鉢,入羅 *閱城乞食,漸漸往至彼長者家,在門外靜然而住。
  爾時,長者子見舍利弗著衣持鉢,容貌殊特,見已,便往至舍利弗前,而作是說:「汝今是誰?為誰弟子?為行何法?」
  舍利弗言:「我師出釋種,於中出家學道。師名如來、至真、等正覺,恆(117)從彼受法。」
  是時,小兒卽向舍利弗,而說此偈:
  「尊今靜然立,持鉢容貌整;
   今欲求何等?與誰在此住?」
  是時,舍利弗復以偈報曰:
  「我今不求財,非食非服飾,
   故來為汝故,善察聽我語。
   憶汝本所說,天上言誓時,
   人中當見佛,故來相告耳!
   諸佛出興難,說法亦復然,
   人身不可獲,亦如優曇花。
   汝今隨我來,俱(118)覲如來容,
   必當為汝說,至要之善趣(119)。」
  是時,長者子聞舍利弗語已,卽往至父母所,頭面禮足,在一面立。是時,長者子白父母言:「唯願聽許,至世尊所,承事禮敬,問訊康強(120)!」
  父母報曰:「今正是時。」
  長者子卽集香花及好白[*](121),共尊者舍利弗,相隨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住。
  爾時,舍利弗白世尊言:「此長者子居此羅 *閱城中,不識三尊,唯願世尊善與說法,令得度脫!」
  是時,長者子遙見世尊威容(122)端正,諸根寂靜,有三十二相、八十種好,莊嚴其身。亦如須彌山王(123),面如日月,視之無厭。前進禮足,在一面住。爾時,長者子卽以香華散如來上,復以新白 *[*]奉上如來,頭面禮足,在一面住。
  是時,世尊漸與說法,所謂論者: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為(124)不淨,漏為是大患,出家為要。是時,世尊 *以知小兒心開意解,諸佛世尊常所說法:苦、集(125)、盡、道,是時世尊盡與彼長者子說。
  是時,長者子卽於 *座上,諸塵垢盡,得法眼淨,無復瑕穢。是時,長者子卽從*座起,頭面禮足,白世尊言:「唯願世尊聽使(126)出家,得作沙門!」
  世尊告曰:「夫為道者,不辭父母,不得作沙門。」
  是時,長者子白世尊言:「要當使父母聽許。」
  世尊告曰:「今正是時。」
  爾時,長者子卽從 *座起,頭面禮足,便退而去,還至所在,白父母言:「唯願聽許,得作沙門!」
  父母報言:「我等今日唯有一子,然家中生業饒財多寶,行沙門法,甚為不易。」
  長者子報言:「如來出世,億劫乃有,甚不可遇,時時乃出耳!亦如優曇鉢華時時乃有耳!如來亦復如是,億劫乃出耳!」
  是時,長者子父母各共嘆息而作是言:「今正是時,隨汝所宜。」
  是時,長者子頭面禮足,便辭而去,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立。爾時,彼長者子白世尊言:「父母見聽,唯願世尊聽使作道!」
  爾時,世尊告舍利弗:「汝今度此長者子使作沙門。」
  舍利弗對曰:「如是,世尊!」爾時,舍利弗從佛受教,度作沙彌,日日教誨。
  是時,彼沙彌在閑靜處而自剋修,所以族姓子出家學道,剃除鬚髮,修無上梵行者,欲得離苦。是時,沙彌卽成阿羅漢,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白世尊言:「我今已見佛聞法,都無有疑。」
  世尊告曰:「汝今云何見佛聞法而無狐疑?」
  沙彌白佛言:「色者無常,無常者卽是苦,苦者是無我,無我者w是空,空者非有、非不有,亦復無我,如是智者所覺知;痛、想、行、識無常,無常者是苦,苦者無我,無我者是空,空者非有、非不有,此智者所覺知。此五(127)盛陰無常、苦、空、無我、非有,多諸苦惱,不可療治,恆在(128)臭處,不可久保。悉觀無有我,今日觀察此法,便為見如來已。」
  世尊告曰:「善哉!善哉!沙彌!w聽汝為大沙門。」
  爾時,彼沙彌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