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通與天耳通

        尊者目犍連是尊者舍利弗的好友,彼此惺惺相惜。稍微接觸佛法的人大概都知道尊者目犍連在佛陀的諸弟子中,以神通聞名。

        神通據說有多種,有因今生持戒努力修定而得,有因宿世因緣天賦異稟(gifted)而得,有也因鬼神附身(possessed)顯異而得。

        於佛弟子中,若以神通見著者,莫不皆因持戒清淨、息心靜慮,迨至第四禪出入息皆靜止時,任運發通而得。

        佛陀常常告誡弟子們萬事萬物的生滅變化,莫不脫離「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此生故彼生、此滅故彼滅」的緣生法則。是以任何現象的產生,皆隨順其因緣而有,若任意以神通去改變未來,便是撥亂因果,必將引發邪執,反招惡報!是以佛陀不許其弟子妄顯神通。

        然佛陀卻給予尊者目犍連相當大的空間去發揮運用神通,甚至於許多場合中,常常稱讚尊者目犍連為神通第一,可見得佛陀在讚許尊者神通的同時也間接地肯定了尊者的智慧,因為要能妥善運用神通,非有大智慧是不足以堪任的。

選譯自北傳雜阿含第五○三篇

譯於八關齋戒日

   

我是這樣聽說的:

        有一次,佛陀駐錫在古印度舍衛國一個叫做祇樹給孤獨園的精舍堙C

        當時,尊者舍利弗、尊者目犍連、及尊者阿難則共住在王舍城的一間房子堙C當晚,尊者舍利弗徹夜都聽不到尊者目犍連的呼吸氣息,覺得很奇怪,於是約凌晨兩點到六點的時分,終於忍不住問尊者目犍連:「咦?奇怪!目犍連!我整晚都聽不到您的呼吸聲,您是否整夜都安住於寂滅正定中?」

        尊者目犍連回答:「不是的,舍利弗!我現在所安住的禪定只是第四禪而已,並不是寂滅定。而且我整個晚上都在運用這第四禪所引發的神通與我們的導師世尊在交談。」

        尊者舍利弗問道:「目犍連啊!世尊現正駐錫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的精舍堙A而您現正在王舍城這邊,那邊與我們這裡簡直南轅北轍,相距甚遠,你們是怎麼交談的呢?難不成您是用神足通到世尊那裡去?還是世尊以神足通來到我們這兒?」

       尊者目犍連回答:「我並沒有用神足通現身於祇樹給孤獨園,同樣地,世尊也沒有用神足通來我們這裡現身。世尊與我除了神足通以外,還有天眼通及天耳通,我們就是用這兩種神通彼此隔空交談。」

        尊者目犍連繼續說:「至於我們談話的內容大致如下:

        我問世尊:『什麼是殷勤精進?要怎麼做才是殷勤精進?』

        世尊回答我:『目犍連啊!如果一個比丘能夠在白天、初夜、後夜等時分,都努力經行、禪修,使自心保持念念分明;在中夜時分睡眠時,向右脅而臥,左腿疊於右腿之上,入睡前作光明想,保持正念不失,即便睡著了也能正念相續。目犍連啊!這樣修行就是殷勤精進。』」

        尊者舍利弗聽後便讚嘆說:「法友大目犍連啊!您真不愧是以神通聞名。尊者目犍連啊!我和您相比,就像有人拿小石頭往大山投擲一樣地微不足道。又好比世間凡夫都喜歡頭戴乾淨漂亮的裝飾品,尊者目犍連啊!您的功德、神通是值得世人及天神以頭觸地向您頂禮。如果有人有幸能遇到您,同您交往,對您以恭敬心供養的話,那麼這個人必將獲得不可思議的大福報!今天我有幸能與您交往,已經從您這兒獲得了不少的好處。」

        尊者目犍連也謙虛地以類此的話推崇尊者舍利弗。

 

(五○三)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

孤獨園。爾時。尊者舍利弗.尊者大目揵連.尊

者阿難在王舍城迦蘭陀竹園。於一房共

住。時。尊者舍利弗於後夜時告尊者目揵

連。奇哉。尊者目揵連。汝於今夜住寂滅正

受。尊者目揵連聞尊者舍利弗語。尊者目揵

連言。我都不聞汝喘息之聲。尊者目揵連

言。此非寂滅正受。麤正受住耳。尊者舍利

弗。我於今夜與世尊共語。尊者舍利弗言。

目揵連。世尊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去此

極遠。云何共語。汝今在竹園。云何共語。汝

以神通力至世尊所。為是世尊神通力來

至汝所。尊者目揵連語尊者舍利弗。我不

以神通力詣世尊所。世尊不以神通力來

至我所。然我於舍衛國王舍城中聞。世尊

及我俱得天眼.天耳故。我能問世尊。所謂

慇懃精進。云何名為慇懃精進。世尊答我

言。目揵連。若此比丘晝則經行.若坐。以不障

礙法自淨其心。初夜若坐.經行。以不障礙

法自淨其心。於中夜時。出房外洗足。還入

房。右脅而臥。足足相累。係念明相。正念正

知。作起思惟。於後夜時。徐覺徐起。若坐亦

經行。以不障礙法自淨其心。目揵連。是名

比丘慇懃精進。尊者舍利弗語尊者目揵連

言。汝大目揵連真為大神通力.大功德力。

安坐而坐。我亦大力。得與汝俱。目揵連。譬

如大山。有人持一小石。投之。大山色味悉

同。我亦如是。得與尊者大力大德。同座而

坐。譬如世間鮮淨好物。人皆頂戴。如是。尊者

目揵連大德大力。諸梵行者皆應頂戴。諸有

得遇尊者目揵連交遊往來。恭敬供養者。

大得善利。今亦得與尊者大目揵連交遊

往來。亦得善利。時。尊者大目揵連語尊者舍

利弗。我今得與大智大德尊者舍利弗同座

而坐。如以小石投之大山。得同其色。我亦

如是。得與尊者大智舍利弗同座而坐。為

第二伴。時。二正士共論議已。各從座起而去

雜阿含經卷第十八

回上一頁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