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於法句經中說過,如果我們傷害無辜的人,甚至是聖人,只要對方愈無辜,品德修行愈崇高,那麼加害人必將於今生,遭受十種現世惡報。

凡人撲打    不打人者,    以及傷害    不害之人;

彼必迅速    招致罪罰,    於十報中    必獲其一;

或為劇痛    晚景淒涼,    又或失去    生命活力,

或得沉重    可怖疾病,    或為瘋狂    之所攫捕,

或因王命    慘遭奇禍      或運乖舛    飽經誹謗,

又或目睹    親故凋零      或富資財    一時俱盡,

或者大火    起於俄傾,    房舍屋宇    悉成灰燼,

及其死後    肉身銷散      在彼地獄    愚者復生。

選譯自北傳《雜寶藏經》(一九)離越被謗緣

喬正一譯於西元2010(佛曆2554年)/4/5八關齋戒日

在過去罽賓國這個地方,有一位名叫離越的阿羅漢,在山中坐禪。當時有一個人弄丟了牛,便追逐牛的蹤跡,徑來到其住所。

恰巧離越尊者正在煮草染衣,其僧衣自然變作牛皮的顏色,而染汁變成為血色,所煮的染草不仔細看會讓人誤以為是牛肉,所持的缽盂也讓人誤會是牛頭。

牛主看見後,誤會尊者是小偷,不分青紅皂白將尊者捉住並綑綁,並帶到法官面前指控他偷牛。

尊者也不為自己做任何的辯護,所以法官便判他十二年的徒刑。

在十二年的牢獄裡,尊者擔任飼馬及除糞的工作。

離越尊者的弟子中,有修得羅漢者,共有五百人。他們以神通觀覓其師的下落,但因尊者的惡業,使他們也無法找到其師究竟身在何處。

十二年已過,有一弟子,某日意外發現其師在罽賓的監獄中,立刻報告國王:「我師離越,現正在牢獄中,懇請國王重新審理,以免冤獄。」

國王立即遣人,就獄檢校。

官員赴獄,只看見有一人面色憔悴,鬚髮極長,正在飼馬及除糞。

官員回到宮中向國王報告:「獄中並無沙門道士,唯有獄卒比丘。」

離越尊者的弟子紛紛央求國王:「懇請國王特赦,令所有比丘,悉聽出獄。」

國王立即下令,所有的修道人,悉皆出獄。

這時,離越尊者的惡業終於消盡了,他於獄中,以神通令鬚髮自落,袈裟著身,踊身在虛空中,作出十八種神變。

國王見此奇蹟,歎未曾有,立刻跪在地上,五體投地,向尊者懺悔:「請尊者接受我的懺悔。」

尊者便即時飛下來,接受國王的懺悔。

國王問道:「尊者啊,您究竟是因何業緣,而身陷於冤獄中,承受囹圄之苦經十二年之久?」

尊者回答:「我於前生,也曾遺失過牛,當時我也隨逐牛的蹤跡,走進一山中,看見有一位辟支佛正獨處坐禪,當時我也是不分青紅皂白就誣陷聖者偷牛,歷經一日一夜。以此因緣,死後墮落三惡道,受盡無量苦毒,迄今餘殃未盡,就算修得阿羅漢,猶被他人誹謗偷牛,且受冤獄之災。」

 


昔罽賓國,有離越阿羅漢,山中坐禪。
有一人失牛,追逐蹤跡,徑至其所。
爾時離越煮草染衣,衣自然變作牛皮,染汁變成為血,
所煮染草變成牛肉,所持缽盂變成牛頭。
牛主見已,即捉收縛,將詣於王。
王即付獄中,經十二年,甯偕遣吽A飼馬除糞。
離越弟子,得羅漢者,有五百人,觀覓其師,
不知所在,業緣欲盡。有一弟子,
見師乃在罽賓獄中,即來告王:「我師離越,在王獄中,
願為斷理。」王即遣人,就獄檢校。
王人至獄,唯見有人,威色憔悴,鬚髮極長,
而為獄監,飼馬除糞。還白王言:
「獄中都無沙門道士,唯有獄卒比丘。」弟子復白王言:
「願但設教,諸有比丘,悉聽出獄。」
王即宣令諸有道人,悉皆出獄。尊者離越,
於其獄中,鬚髮自落,袈裟著身,踊在虛空,
作十八變。王見是事,歎未曾有,五體投地,
白尊者言:「願受我懺悔。」即時來下,受王懺悔。
 王即問言:「以何業緣,在於獄中,受苦經年?」
尊者答言:「我於往昔,亦曾失牛,隨逐蹤跡,
經一山中,見辟支佛獨處坐禪,
即便誣謗,至一日一夜。以是因緣,墮落三塗,
苦毒無量,餘殃不盡,至得羅漢,猶被誹謗。」

 

回上一頁

回首頁